loader

「嗷!」

  • Home
  • Blog
  • 「嗷!」

血紋黑虎咆哮一聲,就對著他殺來。

玄女使者隨手一會,長鞭抽擊,抽在血紋黑虎身上。

「嗷!」

一聲慘叫,血紋黑虎被抽的在地上一滾,同一時刻,秦少孚身上亦是出現一道可怕的鞭痕。

獨特功法,擊打神武魂,就等於在擊打擁有者本人。

這就是御獸訣的可怕,神武魂和異武魂擁有者面對他時,根本無力反抗。

「畜生,還敢張牙舞爪!」

玄女使者虛空一指,將血紋黑虎亦是定在空中,瘋狂抽打。每一擊都用了巨大的力道,暴戾殘忍。

片刻之間,就打的血紋黑虎神魂震蕩,將要崩潰一般,秦少孚亦是遍體鱗傷,血肉模糊,慘不忍睹。

瘋狂抽打了半個時辰,眼見秦少孚和血紋黑虎都是奄奄一息,將要氣絕。

「就這點東西,真是讓我太失望了,去死吧!」

玄女使者一鞭抽下,這一次卻是抽向秦少孚。

「砰!」

一聲脆響,秦少孚渾身一震,更為凄慘,但同一時刻,他體內卻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擊破了一般。

「呼呼!」

四周一靜,突然狂風大作,咆哮喧囂。

小劍仙頓時臉色大變,厲聲喝道:「你這蠢貨,做了什麼?」

他分明感覺到秦少孚的氣息在急速提升,竟是在這個時候做出了突破,踏入了玄天位境界。

「嗷!」

一聲咆哮,血紋黑虎突然裂開,從那軀體之中慢慢升起一團能量,猶如一直巨大的深藍色眼睛,冷漠的凝視著世間一切。

這一次,則是玄女使者面色大變了。

不僅僅是驚訝,還帶著恐懼,顫聲道。

「怎麼可能……幽熒!」 昔日秦少孚在獸人的神殿,因為得了盤古開天圖的玄妙,又因為鮫珠和竹心功的緣故,一度力量急速提升,卻是被姜岩給封住。

之後在魔界的魔淵,通過魔王神魂術得了上一代魔神皇的力量,正常情況下亦是會晉級玄天位,但又是被姜岩給封住了。

以姜岩的本意,是讓秦少孚通過不斷提升自己的力量,最終掙脫身上的束縛,進而做出突破。

如此一來,他便等於將那龐大的能量盡數自己消化,將成為自己的力量,更為融會貫通。

可惜,不曾想會遇到玄女使者,而且此人還有仙域手段。在御獸訣力量的擊打下,終於是將秦少孚體內的兩個大封印盡數擊碎。

在龐大的真氣能量,和因為血紋黑虎吞噬靈魂得來的恐怖精神力雙向作用下,秦少孚的氣息急速提升,身上的傷勢也開始恢復,變得比之前更為恐怖。

廢柴嫡女要翻天 玄天位,功法通玄,到了這個境界,舉手投足,便可散發出玄幻之力,非武者能及,因而以玄字命名。

而且到了這一境界,奇經八脈盡數通透,人體開始發生改變,向仙人體質進化,肉體的恢復能力將會提升一個巨大的層次。

所以玄天位和太天位之間,有著巨大的差距。秦少孚在小天位斬大天位並非什麼很難的事情,可大天位斬玄天位,那就不是隨隨便便能做到了。

而他自己到了玄天位后,因為鮫珠之力,恢復能力更是快了好幾個檔次,玄女使者的力量都無法壓制。

小劍仙忍著體內疼痛,大聲喊道:「你在幹什麼,蠢貨,快殺了他!你現在已經不是無敵的了!」

玄女使者昔日被軒轅黃帝算計,被迫捨棄了肉身,雖然留下了不死的靈魂,但最終還是被鎮壓。

沒有了肉身,做很多事情都不方便,包括很多力量都無法使用,玄女使者接受了小劍仙的建議,奪舍了一具肉身。

雖然使用力量更加隨心所欲了,但同樣的也無法再如曾經一般對這個世界的力量免疫了。

從曾經的一面倒壓制,到後來的要費一番手腳,再到今天的勢均力敵,他是親眼看著秦少孚這麼一步步強大過來的,所以比任何人更清楚那個人體內蘊藏的潛力。

一旦讓對方突破到玄天位境界,不敵的可能不僅僅是自己,還有玄女使者自己。

可惜,玄女使者卻是好像被什麼東西徹底震驚到了,不斷的念著:「幽熒,怎麼可能是幽熒,怎麼可能……」

等到小劍仙再是大喝了幾聲,他這才反應過來,深吸一口氣后,一臉猙獰的吼道:「就算是幽熒,我也不相信你能完全操縱他的力量。」

話音一落,凝聚真氣,化作一刀刀玄光對著秦少孚殺了過去。這次不再是戲弄,而是真正的殺意衝天。

幽熒,傳說中的太陰聖尊,與太陽燭照同是荒獸帝皇,在他的那個世界,是等同九天玄女一般的存在,甚至比九天玄女還要古老強大,屬於先天神祗,擁有吸收世間陰暗力量的神力。

這樣的存在,又是靠著獸性本能活動,更重要的是還能窺視所有人內心的陰暗力量,自然引起各方神祗的忌憚,最終在整個仙域的合力之下終於將其殺死。

本以為這個存在已經永遠消失在世間,沒想到居然在這個低階的位面重生了,太可怕了。

此時的秦少孚根本無法閃避這些攻擊,瞬息間便是被玄光擊中,穿體而過。但這並不能殺死他,眨眼間,傷勢又開始急速回復,竟是比之前還要快。

「必須死!」

玄女使者凝聚一道劍光,握在手中,身形閃動,到了秦少孚身前,一劍對著他丹田刺了過去。

電光火石之間,秦少孚突然睜開眼睛,凝聚刀光,轉手就是一刀,直接劈在了劍光上。

「砰!」

一聲大響,雖然是將劍光擋住,但還是猶如流星一般飛了出去。

「哈哈!」

玄女使者頓時大笑:「就算得到了幽熒的附體又如何,你體內終究還有白虎之力的血脈,受我御獸決的壓制。天賜良機,只要奪舍你的身軀,我就能得到幽熒之力,假以時日,便可重臨仙域,還是以聖尊姿態。」

笑聲猖狂,彷彿將要完成千秋萬載之溯源。

說話間,手上卻是不停,連連出手,玄光飛射,如同劍氣凌冽,打的秦少孚節節敗退。

縱然他此刻已經蘇醒,身體的傷勢已經恢復了八九成,可惜,正如玄女使者所言,他體內終歸有秦家血脈的白虎之力,便是無法逃脫被御獸決壓制。

面對玄女使者的強力攻擊,別說還手,便是防守都極為吃力。

金身罡氣、魔神之翼、霸凌天兵、青幽腐靈術……各種魔神皇家族的蓋世神通一一使來。

此前,他深知魔族功法一旦施展會帶來怎樣的後果,所以儘可能的不用。一般也就用了魔神之翼和金身罡氣,畢竟那也可以勉強用東荒的功法來解釋。

直到之前情勢所逼,才使用了補天術,但也僅僅如此。

而此時此刻,強大的求生欲,讓他已經豁出去了一切,只要能保住性命,即便化身為魔又如何。

功法雖強,卻是被血脈連累,面對御獸決,連五成力量都無法發揮,完全一面倒的被壓制著挨打。

一旁的幽熒,猶如一顆巨大的眼睛俯視蒼生,但不知何故,卻是並沒有出力相助,只是看著,似乎在等待什麼。

「給我倒下!」

一陣陣猛攻,秦少孚終於難以支撐,玄女使者大喝一聲,就準備將其拿下。

等到玄光及體,將要爆發的時候,突然所有人耳中聽到了一陣「嗡嗡」之聲,彷彿音爆在耳邊出現,隨即便見得幽熒藍光大盛,一瞬間,遮掩了天幕,將太陽之光都壓了下去。

「啊!」

玄光之中,聽到秦少孚一聲狂吼,猶如野獸一般的聲音,極為可怕。

隨即便聽到一聲悶哼,玄女使者如同飛石一般被擊退飛出。

在一片飛揚塵土中,秦少孚走了出來,一雙赤紅眼睛,猶如惡魔凝視四方。

周圍所有的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氣,驚呼道:「魔族!」

此時的秦少孚,頭生雙角,背生骨刺,一身鱗甲,哪還有人族模樣,分明是個魔族。 看著自己的手掌,被黑色骨頭包裹,猶如鎧甲一般,堅不可摧,秦少孚知道自己身上已經發生了始料不及的變化。

之前的猜測已經成真,他體內不僅僅有母親帶來的秦家白虎血脈,還有父親一方帶來的魔族血脈。

這麼多年來,魔族血脈之力一直被壓制,從沒表現。可通過魔王神魂術得到上一代魔神皇的力量后,魔族血脈之力就開始急速增長。

今日與玄女使者一戰,當體內的白虎血脈之力被無限壓制后,魔族血脈之力終於抬頭。竟猶如竹心功一般的效果,這麼多年積攢的力量,在一朝爆發,一瞬間就登峰造極。

此時的秦少孚,身高超過了兩米,頭生雙角,背生骨刺,一身鱗甲,遍體渾黑,身上的肌肉雖然不是孔武有力模樣,但能讓人感覺蘊藏了可怕的力量。

幽熒光芒大盛,俯瞰天地萬象,照遍所有人的內心,負能量源源不斷的湧來,猶如汪洋大海,讓秦少孚瞬間力量沖頂,玄天位五星。

這一刻,他感覺到了一種虛擬無敵的心境,放眼天下,除了魔神皇、姜岩、張七魚還有蜀山劍派內那個許久沒有再出過手的劍仙,他想不出還有誰能擊敗自己。

哪怕是一旁的皇甫光明,擁有天龍真印都只是過去了,不成威脅。

傲慢與黑化 一手猶如龍爪的五指虛握,感受著體內的磅礴力量,秦少孚看著玄女使者輕道一聲:「感謝你,助我掙脫了束縛,我會給你一個全屍。」

就算玄女使者還如曾經一般,不受這個位面力量的影響,他也無懼了。

這一瞬間,他接受到了很多關於自己神武魂的訊息。幽熒,乃是仙域的先天神祗,別說一個小小的玄女使者,哪怕是九天玄女自己都萬分忌憚。

它的力量,玄女使者不可能免疫,受之便可殺死。

「不可能!」

玄女使者大吼,不可置信,也不敢相信:「你只是區區一介凡人,怎麼可能真正掌握先天神祗的力量,怎麼可能!」

秦少孚沒有回答他,只是抬手一拳,直接轟了過去。

「你是凡人,我可是仙!」玄女使者大吼一聲,傾盡一身力量凝聚一道劍光迎了上來。

縱然他沒有了自己的肉身,縱然他如今也掉落了一個大境界,不過玄天位,但他是仙……

這是他心中的執念,他無法接受自己會輸給一個凡人。就好像真龍就是真龍,哪怕弱小的時候,也斷不能輸給老鼠。

可惜,他此刻的面對的並非老鼠,而是老虎,一頭暴虎。

秦少孚這一拳,凝聚了金身罡氣,神武魂之力,皇極經世功,盤古開天圖……力量內斂,卻是帶著可怕的威力。

一拳轟過去,摧枯拉朽一般將玄女使者的劍光擊碎,再一拳轟在玄女使者身上,將他直接轟飛,口吐鮮血,猶如流星,在空中留下一片赤虹。

小劍仙終於再沒有老神在在表情,對著吳征威大喊一聲:「撤!」

「嗷!」

但秦少孚豈會放過,大吼一聲,仿若凶獸,身上各處急速長出骨刺,一根根,變得猶如利劍。

抬手間,凝聚氣刀無數,猶如牡丹花開,一瓣瓣綻放,殺向四面八方。

諸多神功在身,他本就真氣渾厚,同境界無人能及,如今到了玄天位,便是大寒朝的皇帝陛下都不如他了。

這一陣刀光,比曾經強了不知多少,皆是如神兵利刃,別說一般士兵,便是赤龍神甲都無法抵擋。

沖入恆國大軍之中,化作殺人死神,瘋狂殺戮。

「好!」

皇甫光明撐著站起來,大聲狂笑:「不虧是我大寒朝定遠侯,所有人聽令,跟隨定遠侯,殺,殺,殺!」

「殺,殺,殺!」

一陣陣狂吼響應,大寒朝軍隊士氣大震,猶如火山噴發,便是那數千殘兵,此刻也好像打了雞血一般,奮不顧身。

這一刻,前方不再是望而生畏的無敵軍團,而是戰功,皆是戰功。只要割了足夠多的人頭,將軍封侯都不是夢想。

結束內戰……這一刻,秦少孚心中突然生出的執念。

既然和談無用,那便殺了對方最強軍團,之後的戰爭就可以一蹴而就了。

秦少孚拋下了那些普通軍團,直接追著赤龍神甲而去。

「該死的!」

小劍仙心中驚怒,已經看出秦少孚目的,但此時此刻,卻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再看了一眼掙扎爬起來,便頭也不回逃走的玄女使者,又是忍不住大罵一聲:「廢物。」

恆國和大寒朝的戰爭,已經進入一個關鍵期,看似極好的戰局,但皇甫光明才是最大的威脅,所以他才想辦法助玄女使者,想利用他來對付皇甫光明。

也因此派出了所謂的使團來拖延時間,不曾想最後卻是得了這樣一個結果,簡直吐血。

當即強提真氣傾盡全力發出一道劍氣,意圖拖延秦少孚的腳步。

竹心功配合太白遺風,本是天下屈指可數的頂尖攻擊法門,可惜,面對現在的秦少孚,卻是沒有幾分效果。

但見秦少孚隨手劈出一道氣刀,便將將其攻擊擊潰,不過三四成戰力的小劍仙面對高了一個大境界的他,根本構不成威脅。

見此情況,小劍仙徒呼奈何,只能傳音給吳征威,讓他率軍撤退。

只是秦少孚此刻真是殺氣衝天,豈會放過,一路窮追猛打,氣刀無數,竟好像傳說中的頂尖劍道神通,萬劍歸宗。

一路殺去,赤龍神甲士兵死傷無數,留下一地屍體。受傷者也來不及逃走,馬上就被追上來的大寒朝士兵殺死。

一場戰爭,變得再無懸念。

戰場往東一百裡外一座小山。

玄女使者一路拚命奔逃,終於再也看不到那顆可怕的眼睛。只是靠在樹上喘氣的時候,彷彿間還能看到,心驚膽戰。

「該死的獸奴,我定要將你挫骨揚灰!」

輕呼聲中,帶著濃濃恨意,他難以接受發生的這一切。

「你說的獸奴是秦少孚嗎?」

一旁突然有人開口說話,讓玄女使者渾身寒毛都豎了起來,尋聲看去,乃是一個中年模樣的男人,頓時心驚:「你是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