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嘭!」門一下關上,倪秋月倏然轉過身來勾住張青雲的脖子,一雙嬌艷欲滴的紅唇就逼了過來,兩人又是好一番漏*點長吻!

  • Home
  • Blog
  • 「嘭!」門一下關上,倪秋月倏然轉過身來勾住張青雲的脖子,一雙嬌艷欲滴的紅唇就逼了過來,兩人又是好一番漏*點長吻!

「老公,坐吧!知道你心情不好,我幫你按摩一下!」良久,兩人分開,倪秋月用額頭頂著張青雲的腦袋溫柔的說道。

張青雲暗鬆一口氣。這個女人變化如水,竟然對剛才樓下的事隻字不提,張青雲看得出來剛才在樓下她還是很氣憤的,沒想到短短几十秒中她竟然就調整了過來。

張青雲張口網想說點什麼,心一顫,他敏銳的現了倪秋月眸子內面竟然有了一絲淚痕。眉宇間泛起一絲無限動人的憂傷,有自卑,有傷心,有情動,有不甘,所有的一切揉合成百鍊金網繞指柔的凄美容

情不自禁,真是情不自禁,張青雲將她摟入到了自己的懷中,他感受到了這個女人的淚水沾濕了自己的衣襟,他知道這個女人對自己動真情了,只是她是個理性的人,而且是個有夫之婦,把一切都藏得很深。

但是剛才在樓下她顯然誤會了,不知不覺見她的心破了,深藏在心底的東西也露了出來。感受到懷中的柔軟和溫暖,張青雲心裡只覺得一陣迷茫。

倪秋月的按摩手法很地道,兩人經歷了剛才的事情都有些沉默,屋子裡很安靜,只有她偶爾用手按摩出來的滋滋聲。

「剛才那輛車裡面坐的是趙佳瑤!」張青雲俯卧在沙上道,率先打破了沉默。

感覺背後的了一下滑,他扭頭,卻迎上了倪秋月的笑靨如花,張青雲一瞬間失神。他第一次看到倪秋月笑得如此燦爛,如此自內心,和她往日的風韻完全不一樣,很純真、純粹,就像一個花信少女,)軍沒有理會楊浩的陰陽怪與。劈頭問道!,看你無精覽辦訓,出什麼事了?」

「咱們被人敲竹扛了。」

「敲竹扛了?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昨天晚上的那伙人確實是海盜,現在他們綁走了虹虹和高偉珍,就停在遠處的海輪上,等待咱們交贖金領人。」

「什麼?交贖金領人?」眾人畢大吃一驚。

「是啊,要咱們在三天內籌集二十萬美金,交到海輪上去,否則。 重生之緣來就是你 就要把她們賣到曼哈頓的紅燈區去!」

「我的天啊,咱們上哪去籌集這二十萬美金啊?。眾人的腦袋一個,個都比大頭的還要大。

楊浩白了眾人一眼道:「我說過要籌集二十萬美金去贖人嗎?」

「剛才不明明就是你說的嗎?你怎麼又說沒說過了?。眾人紛紛奇

道。

「那是海盜說的,不是我說的。」楊落又陰陽怪氣了起來。

唐軍一把揪住楊浩的衣領低聲道:「「孟浩」你到底想說什

「我想說的是,我不會籌集這二十萬美金去贖人!」楊浩慢條斯理、一字一頓道。「那你打算怎麼辦?」

「砍樹楊浩手指沙灘後面的樹林道。

唐軍還沒回答,衡其先睜圓了牛眼睛道:「砍樹?這不是風馬牛不相及嗎?」

「是呀,砍樹和救人有什麼關係呀?」

謝可、龍運鵬、朱鳳練的腦袋也湊了過來。

「我的話還沒說完我說的是砍樹、造船!」楊浩的手指鄙視地戮過衡其等人的花崗岩腦袋。

唐軍似乎有點明白了楊浩的意思:「你想造多大的船?」

「最小的一獨木舟!」

「你已經決定了?」唐軍的神色有些黯然。

「是的。」

「那麼,好吧,我知道你一旦作出了決定就不會更改。我也只有全力支持你!」

「謝謝你!」楊潔緊緊地握住了他的手。

衡其等人不解道:「你們兩個打什麼啞謎?」

「沒什麼一好了,大家都到樹林里去休息,不要在這沙灘上招人惹眼,人家的望遠鏡可是看得到這裡的。」楊浩對眾人叫道。

眾人便走入了沙灘後面的樹林。

楊浩又叫道:「張謝生」「胡來」「劉好朋陳一江秦壽生,你們幾個跟我們到那邊去砍樹,其餘的人負責警戒,你們女生把早餐準備好。要熟食,最好是煮點米飯,炒點豬肉」小

眾女生道:「啊?還要做熟食?」

「是啊,咱們好多天都沒吃熟食了,天天吃乾糧,還不把人吃死,啊?今天我們要造船,勞動強度大,必須要做熟食!」

「可是,這些東西哪有啊?」眾女生一齊犯了嘀咕。

「「秦壽生,的背包里有一口小鋁鍋,還有大米和一塊豬肉這是我要小晉特意給咱們準備的。」

「小普是誰?。眾人一時又摸不著頭腦了。

「小晉是楊浩一下掩住了嘴,腦門上也沁出了一點汗珠。

龍芸忙拿出紙巾為楊浩揩去額頭上的汗,一面不解地問道:「怎麼了,緊張得汗都出來了?」

「沒什麼,大概是熱的吧,這天氣太熱了」楊浩的這句話明顯有點誇張了。因為現在才是早上七點多鐘,還相當的清涼,根本就不

「小普是誰呀?」眾人從來沒有聽楊浩提起過這個名字,確實不知道「小晉」是誰。

謝可忽然詭詐地笑叫道:「好啊,可司,你什麼時候又到哪裡泡了新的妞了,連我們都瞞著?。

「是呀,你太不象話了,連我們都要瞞。」眾人一齊叫道。

龍芸也直楞楞地瞪著楊浩道:小晉是誰?」

楊浩只得道出了實情:「你們別亂猜了小晉就是唐老師,這是她的化名咱們每個人都有化名,她當然也有了

「哦,原來如此。」眾人都恍然大悟。

楊浩輕吁了一口氣。對衡其等人道:「好了,咱們去砍樹!」

「等一等,砍樹的工具呢?比方斧子、砍刀、大據龍運鵬忽然叫道。

楊浩一呆,他還真的沒有想到這一點。

「咳,我的背包里有一把電鋸,我一直帶著它,卻從來也沒有用它,實在太冷落它了!」謝可忽然拍著腦袋道。

楊浩大喜道:「這不就成了?」

一行人走進樹林深處砍樹去了,龍芸等女孩子也準備做早飯。她們打開黃跑跑的背包,果然在裡面現了一口十八厘米的平底小鋁鍋,還現了大米和豬肉。

眾女生都眉開眼笑道:「還真的有這些東西啊一「秦壽生,背著這些東西怎麼也不說一聲呢?」

「他那傻樣,給他口袋裡背個金佛,他也不知道呢。」

「好了好了,咱們快做飯吧。」

樹林里,楊浩尋找著適合做獨木舟的材料。群了兩個小時后,終於找到了一棵黃朽,樹榦筆直,直徑足有一米!

楊浩高興道:「就是這棵樹了。」楊浩接著給眾人解釋道,「做獨木舟的材料不能太小。也不能太大。太小了,沒法雕鏤傷愕:太大了」程量大大,耗時又耗棵樹網測可此三

楊浩選准了位置,便拿出謝可的電鋸鋸樹,其他的幾個人則在旁邊幫扶著約莫鋸了個把鐘頭,終於將樹鋸到了,接著又鋸去頭尾,只剩下中間最粗大的一節樹榦,約有四米多長,獨木舟就將用這節樹榦

衡其道:「是不是要把樹榦鑿空,做成船艙?」

楊浩點頭道:「是的一我們先回去吃飯,一會兒去海邊挖些濕泥來,再把鑿樹的工具帶上,今天的任務還繁重得很。」

吃過飯,已經是上午十一點多鐘了。太陽已經到了中天;不過樹林里仍很蔭蔽,眾人總算避免了被毒日晒成烤豬。

因為吃了豬肉的緣故,眾人皆精力十足,拿出匕和小刀子便要鏤樹。

楊浩道:「鑿樹本來需要專門的鑿子、鍥子、鎚子。可是這些東西咱們都沒有,因此只好因陋就簡。在這一點上咱們可以學習古

「怎麼學習古人法?」

「我不是叫你們挖了幾簍海泥嗎?」

「是啊,我們不知道這泥巴要用來幹啥呢。小眾人一齊搖晃著花崗岩腦袋道。

「這就是古人鑿獨木舟的法子處在石器時代的古人,他們沒有金屬工具,只有最簡陋的石刀、石斧,他們製作獨木舟的方法便是將樹榦上不用鑿去的部分塗抹上濕泥巴,然後用火焚燒要鑿去的部分,等那一部分樹榦炭化后,再用石刀、石斧來鑿便要輕鬆許多。」

眾人驚訝道:「是這樣啊一我們還以為你要這些濕泥巴用來做什麼呢

楊浩搖晃著花崗岩腦袋道:「那當然要都象你們這麼不學無術,那咱們「極品戰士,的名號豈不早就倒下了?好了。大家快乾活

眾人便搖晃著花崗岩腦袋按照楊浩所說忙碌起來。

天黑下來后,獨木舟也終於鑿成了。

大家吁著氣,打量著躺在平地上的這個「怪物」一

這其實就是一截將中間鏤空了的粗樹榦,整個節樹榦長約四米,鏤空的船艙長約三米。寬半米,深三十五厘米,兩邊各綁著一支船槳,尾部還裝了一個舵,以便於掌控獨木舟的航向。

楊浩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道:「好了,大功總算告成,咱們現在就把獨木舟拖到海邊去

衡其道:「這艘船太小了,肯定裝不下我們這麼多人。」

楊浩道:「我當然不會裝這麼多人。」

唐軍道:「你打算帶幾個人去?。

「人多了小船裝不下,而且容易暴露我打算只帶兩個人:一個助手,一個翻澤。翻澤就是芸芸,至於助手嘛,你本來是最合適的人選。但是你必須留下來領導留在岸上的人,所以」。

「可司,你就不要說了,這個助手不是別人,肯定就是我」。唐軍忽然堅決道。

楊浩嘆了一口氣道:「好吧,那就是你了。至於留守岸上的領導,就由衡其擔當吧。衡其,你有沒有意見?」

頭上還纏著紗布的衡其道:「沒問題要不是有傷,這個助手肯定是我。」

楊浩又將目光緩緩地掃過營地里的每一個人:「你們一定要聽從衡其的指揮,耐心等待我們的消息,沒事就藏在帳蓬里休息,不要隨便出來走動。萬一我們回不來了,你們要設法和小箐取得聯繫明天就是我們和小普事先商定的聯繫時間,她一定會聯繫你們的。」

龍運鵬道:「可司。你不要說得這麼悲觀,你們一定會回來的!」

楊浩點頭道:「不錯!咱們「極品戰士。連幾個海盜都收拾不了,還怎麼在這個世界上混?還怎麼和更加兇險的「冷槍,去斗?好了,出

海岸邊,獨木舟已經推了一半船身在水裡,另一半還擱在岸上。船尾隨著水波蕩漾著。由於漲了潮,楊浩他們昨天晚上躺著睡了一覺的沙灘已經被潮水淹沒了,因此海濤要比昨天晚上洶湧澎湃得多。這氣勢,讓所有的人心中都有點打鼓。大家都懷疑僅憑這一艘小小的獨木舟,就能駛向波濤洶湧的大海,到達停泊在深海中的海輪?謝可鼓著腮幫道:「可司,我看你還是取消這一次行動算了,我敢保證,這小小的獨木舟肯定會被海浪掀翻,絕對到達不了海輪」。

「是呀,海輪至少停泊在離岸一點五公里的海面上,一點五公里就是一千五百米,三里多路啊!這小小的獨木舟能在海浪福天的大海上航行這麼遠嗎?」龍運鵬道。

「要不,乾脆等到明天和小晉她們聯繫后再想辦法。那時咱們可以乘坐「斑航。到達海輪。」衡其也說道。

「不行,不能等到明天!有一句話叫做「夜長夢多」你們難道不知道嗎?唐軍,你先上船,穩住舵!」楊浩斬釘截鐵地一揮手道。

唐軍面無表情的跳上了獨木舟,穩住了尾般。

楊浩接著對龍芸道:「芸芸,你也上。」

龍芸點點頭,要往獨木舟上爬然而卻又有點猶豫。因為小船晃蕩得實在太厲害了。任誰見了都會有點害怕。

楊浩在心裡嘆息了一聲:「對不起,盯數。我本來不想讓你去里險是我需要個翻澤沁最好的人選萬一你要是有事,你放心,我會陪著你的,哪怕到了陰曹地府,我也會在你身邊!」

雖然楊浩的心裡有千般不忍、萬般心疼,但他臉上的表情卻越加堅定冷漠,甚至有點近乎無情!

他見龍芸上不去,忙伸出手,一把扣住她的腰,將她抱上了船。然後他自己也跳了上去,對衡其、龍運鵬等人道:「你們幫下忙,把船推到海里!」

衡其、龍運鵬、朱鳳練、謝可、黃跑跑五個男子漢一齊用辦,將獨木舟推入了海里。

楊浩操起一支槳,龍芸也操起一支槳,將小船戈了起來。

獨木舟的船身橫擺,楊浩的目光落到了岸上眾人的臉上。只見每個,人的表情都極為低落沮喪,謝燕、姜如蘭、夏紅等女生的臉上還掛著淚滴顯然夫家對他們的這次航行都擔心到了極致。生怕他們就此一去不回,

一向大大咧咧的衡其眼角也濕潤了起來,他忽然儘力吼了一聲道:「可司,你們一定要活著回來!」

楊浩等人深受感動,一齊向岸上的人揮著手」

朱鳳練忽然大聲朗誦道:「風瀟瀟兮海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

黃跑跑則唱起了「散花歌」:「百花園中百花開,散朵仙花度亡魂,人死不知何處去,百花依舊在眼前」

楊浩勃然大怒道:「黃跑跑,你個難日的,怎麼給老子唱喪歌?」

黃跑跑的聲音遠遠傳來道:「可司,你就要葬身在大海中了,我給你唱喪歌也是為了度你啊,你不要不知好歹」

「你楊浩氣得差點被噎住。

其實楊浩他們還是作了精心的準備的,三個人都穿著救生衣小還帶著三塊厚木板,就算落了水,也仍是漂浮在海面上,不會沉到水裡去,就算游泳,他們也能游到海輪那裡。只不過那樣耗費的體力就比較大,不如划船舒服。至於淹死。那是不可能的。

楊浩他們所帶的裝備也仍然是在岸上的那一套:救生衣裡面是禁宮寶甲製作的防護衣,掛一個手電筒,一把黑火槍(楊浩甚至懷疑這把槍根本就用不著),最重要的便是那個既可以作鐵棒又可以作纜繩的金屬套筒了。當然,楊浩還有一件秘密武器,唐金花在把這件武器交到他手裡時,曾說不到萬不得已不要使用。

港灣里的海水也不象楊浩他們估計的那樣惡浪詣天,只是屬於一般的輕浪而已。

俗話說,「無風三尺浪。」就算沒有風,這三尺近乎一米高的浪也夠楊浩他們受的了。三個人開頭還能有個坐著的姿態,到後來就完全在船艙里滾了小船划直簸得非常厲害,有好幾次都差點翻了過來。

楊浩不得不大叫道:「穩住船身,不要亂動!」

三個人此刻根本就沒有辦法划船,只是緊緊地抓住船抑,不讓自己被掀下海,,

掙扎了半個多小時小船總算沒有翻,他們也離開了岸邊數百米,到達了深海中。相對於海浪洶湧的岸邊,深海里的波濤反而要小了一點,船也沒有那麼顛簸得厲害了。

三個人的身上早就被海水澆透了,此刻只是抓著船梆,大口大口地

待心緒平靜下來后,楊浩沖二人微笑道:「你們兩個沒有恨我吧?小。

「當然恨你了,你小子簡直是在拿我們的性命開玩笑呢一不過你放心,我是心甘情願的。」唐軍白了楊浩一眼道。

龍芸恨恨道:「我也恨你。」

「恨我什麼?。

「恨你只是在要用翻澤的時候才想到我,而且還是個,「替補翻譯」要是虹虹姐在,「翻澤。還輪不上我呢」

「芸芸,對不起」。

「別對不起了,你還是把穩點,別掉到水裡去了,我可不想撈「落湯雞龍芸嘴巴一翹道。

又航行了三、四十分鐘,海輪龐大的身軀終於近在眼拼了。

從外形上判斷,這應該是一艘五千噸級的乾貨輪。雖然不算特別大,但也不算小了。它矗立在夜幕下的海面上有如一尊巨大的怪獸。它的甲板上面空空如也,看不到任何貨物,也沒有任何上層建築,唯有尾部,矗立著一座四層樓高的艦樓,那裡應該就是船員和水手的工作區和生活區以及輪船的駕駛區了。估計那些海盜全呆在艦樓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