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四小姐客氣了,那我先告辭了。」說著起身往外走,「我叫柳絮和小桃進來。」

  • Home
  • Blog
  • 「四小姐客氣了,那我先告辭了。」說著起身往外走,「我叫柳絮和小桃進來。」

走到門口的時候,李麟停下腳步:「以後小姐有什麼事,可以讓柳絮和小桃來找我。」

看著李麟的背影,碧綰笑了笑低頭開始自己吃粥。

重生炮灰大翻身 「小姐,你自己能吃粥了?」小桃進來,看到碧綰自己在吃粥,驚喜的說道。

碧綰只是微微一笑,繼續努力的吃著。

這次醒來,碧綰髮現自己變得快樂了、愛笑了、不再那麼冷漠了。

或許,這是因為感受到了柳絮和小桃的關心,讓碧綰孤獨的心找到了港灣。

在這之後的幾天,碧心院又恢復了平靜。

隨著一天一天的過去,碧綰活動越來越靈活,終於在一個月後,碧綰徹底恢復了正常。

現在碧綰能夠正常行走,正常活動,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自從那次不敵李麟和王遲之後,柳絮意識到,要更好的保護小姐,一定要提升自己的實力。

於是,碧綰的日常照顧都交給小桃,而柳絮將一部分精力放在的修鍊上。

小桃圍繞著碧綰的起居飲食,每天忙併快樂著。

對於如今的生活,碧綰覺得這就是自己一直追求的。

在現代,碧綰一直被華麗的光環圍繞,但是內心的孤獨、責任和使命讓碧綰默默的承受著,虛假的笑容和堅強,讓自己迷失了自己的所愛。

而現在,這種溫馨、自然、輕鬆的日子,讓碧綰一下子就喜歡上了。

這就是自己內心真實的追求,穿越來這,能夠這樣無憂無慮的生活也不是一件壞事。

第一次,碧綰開始慶幸自己的穿越,感謝老天給自己一次重生的機會。

可事實並不如此,正所謂事與願違,就是對碧綰最好的描寫。 如今碧綰恢復了正常,也漸漸適應了這裡的生活——米蟲般的生活。

「小姐,你現在越來越漂亮了……」小桃一邊幫碧綰梳頭,一邊誇讚道。

碧綰看著銅鏡里的自己,只是略略的笑了笑。

現在的自己雖然沒有現代自己的妖艷柔美,但是給人一種清純靈動的美,特別是那雙水靈靈的眼睛,彷彿一潭清泉能震懾人的靈魂。

「小桃,你的手藝是越來越了得了。」碧綰看著小桃梳的髮型,滿意的點點頭。

「小姐,是你漂亮,不然梳什麼都不好看。」

碧綰點點小桃的額頭,打開柜子挑選著衣服。

可是柜子里的衣服不是顏色太過濃艷,就是裝飾太過花哨,滿滿的一柜子衣服沒有一件是碧綰喜歡的。

「什麼時候我們出去逛逛……」

「小姐是有什麼事情要辦?」

「也沒什麼,就是去買買衣服,逛逛街而已。」說著環視了一下自己的房間,紫色的帷幔讓碧綰覺得太過妖嬈嫵媚。

「小桃,把這些紫色的帷幔和床單給我換了,看著不舒服……」

小桃看了看覺得挺好,既然小姐說不好那就按小姐說的辦:「那小姐喜歡什麼顏色,什麼款式,我這就去弄。」

碧綰想了想:「就淡綠色,款式簡單明了的就行。」

「小姐,這是你最喜歡的顏色,現在怎麼要換了?」柳絮從外面回來,正好聽到碧綰的話詫異的問。

「那是以前,現在我覺得重新開始,以前的所有都要打破和封存。」

的確,現在的小姐和以前有很大的差別,不是柳絮一直陪著,一定會誤認為眼前的小姐被掉包了。

現在的小姐多了豪爽和睿智,敢做敢為,一旦接觸久了會被深深的吸引。

要柳絮選擇,現在的小姐更好,現在的小姐才是柳絮希望的。

柳絮覺得這一定是上天恩賜,讓小姐苦盡甘來。

「嗯,小姐能如此想那就太好了,我希望小姐能一直如此。」

說著柳絮和小桃就開始清理屋裡的帷幔和床單被褥。

「啪……」

小桃聽到聲音,尋聲看去,原來是一條鏈子:「小姐,你的鏈子。」

「鏈子?什麼鏈子?」

當小桃將鏈子遞給碧綰的時候,碧綰整個人就愣住了。

「小姐……小姐……怎麼了?」看著愣住的碧綰,小桃輕聲的叫道。

「噢……沒什麼,把鏈子給我……你繼續收拾。」說著碧綰接過鏈子,躺在涼榻上仔細的觀察起來。

沒錯,這條鏈子就是上古鏈。

雖然當時碧綰沒有時間仔細觀察上古鏈就一命嗚呼了,但是這條鏈子給碧綰的感覺和第一眼見到上古鏈是一樣的。

那是一種熟悉親切、心痛和攝魂的感覺。

自己明明是魂穿,那它怎麼會在這裡,它不是應該在現代或是炸成粉末了嗎?

這可能是同一條鏈子嗎?

碧綰開始對自己的感覺產生了懷疑。

如果這條鏈子就是現代的那條,那麼它是怎麼到的這裡?

如果這條鏈子不是現代的那條,難道這上古鏈有兩條? 碧綰彷彿想到了什麼,連忙大聲叫喚著在裡屋整理東西的柳絮:「柳絮……柳絮……過來一下。」

「來了,小姐,怎麼了?」

「你看看這個……」

「這個是什麼?」柳絮看著那乳白色的鏈子問道。

「你不知道這是什麼?我以前的記憶很大一部分因為中毒而遺忘了,怎麼你也忘了?」

現在碧綰將本體缺少的記憶都歸咎於中毒,這讓柳絮對自己的懷疑直接抹殺掉。

「小姐,這個你哪裡來的,我從來沒見過這個?」

「沒見?過真的沒有?」碧綰疑惑的問道。

「小姐,我有必要騙你嗎?你的首飾都是我陪你買的,是不是你的,有沒有我一看就知道。這個真的沒見過。」

碧綰拿回鏈子更是滿腹疑雲。

「小姐,這是哪裡來的?」

「剛收拾房間的時候收拾出來的,你去忙吧。」

「小姐你沒事吧。」看著有些恍惚的碧綰,柳絮關切的問道。

碧綰微微一笑:「沒事,就是覺得這個鏈子挺漂亮,想問問是誰送的。你也不知道,那就算了。」

碧綰一遍一遍摸著鏈子,感覺著它的細膩。

剛才柳絮如此肯定的說之前沒有這條鏈子,那麼事情就變得越來越複雜了。

對了,碧綰突然想起自己死後最後一秒彷彿看到上古鏈發出乳白色的光。

自己能穿越到這裡,一定和上古鏈有著聯繫。

現在自己的毒也解了,恢復了正常,又有了上古鏈,那麼自己回去是不是有希望了。

穿越時空需要一定的條件,上古鏈應該是穿越時空的一個鑰匙,只要找到其中的秘密,相信就能回到現代。

想明白了這些,碧綰開始認真研究起來。

上古鏈由十一顆中空的愛心組成,其中十顆小愛心,一顆大愛心。以大愛心為中心,十顆小愛心左右對稱分佈,整條鏈子看起來典雅大方,通體乳白色,散發著淡淡的幽魅的光。

忽然,碧綰髮現大愛心上有兩個淺淺的字:碧落。

不仔細摸,根本無法發現。

「碧落……碧落……」碧綰默默的念著項鏈的名字,突然一個寒顫,嚇了碧綰一跳。

這項鏈叫碧落,自己又叫碧綰,同樣的碧是不是有什麼聯繫。

自己穿越到這裡來難道就僅僅是巧合?

「柳絮,你知道碧落嗎?」碧綰希望柳絮能夠給自己提供一些線索。

柳絮抱著一大堆紫色帷幔走了出來:「小姐,沒聽說過,是碧家的什麼人嗎?」

「不是,是這條鏈子叫碧落。」

「這條鏈子叫碧落,小姐誰告訴你的。」

「柳絮……」看著有點逗樂的柳絮,碧綰瞪一眼冷冷的說:「是項鏈上刻的。」

看到小姐嚴肅的表情,柳絮收起了臉上的笑容:「小姐,這條鏈子有什麼問題嗎?看你很關心啊。以前你對這些首飾從來是可有可無的。」

「它出現的蹊蹺,所以要調查下。」

柳絮贊同的點點頭:「小姐,的確蹊蹺。這條鏈子是憑空出現的,以前從來沒見過,就是它的名字也沒聽過。莫非和碧家有什麼聯繫,不然也不會叫碧落了。」

柳絮的話點醒了碧綰,自己、碧落、碧家是不是有什麼聯繫…… 「小姐,你可以等家主回來了問問家主,家主見多識廣,或許會知道。」

碧綰同意的點點頭:「對了,關於碧落,你們不能泄露出去。」

柳絮點頭:「小桃那我也會叮囑的。」

「幫我找個香囊或是袋子。」

「小姐,就用這個吧。」說著小桃拿著一個做工精巧的紫色荷包袋子遞給碧綰。

「這荷包做的真精巧,小桃真厲害。」

「不是我做的,是我剛才整理床單的時候發現的。」

「小桃,這荷包裡面本來就是空的嗎?」柳絮見著這個荷包有點眼熟。

小桃點點頭,認真的說:「發現的時候就是空的。」

「柳絮,怎麼了?」

「沒什麼,我只是覺得眼熟,記得小姐之前裝了東西,是什麼一時間想不起來了。」

「荷包一般不是裝香料就是藥材什麼。」

「小桃或許你說的對。」

「那好,這個荷包大小正好。」說著碧綰將碧落裝進了荷包。

之後碧綰將荷包收好,躺在涼塌上小憩,而柳絮和小桃則忙著更換房間的帷幔、床單等。

等碧綰醒來,已接近傍晚,橙紅色的夕陽西斜投射進房間。

碧綰伸了伸懶腰,決定看看柳絮和小桃弄的怎樣了。

原本四周紫色的帷幔變成了嫩綠色,在桌上和茶几上分別放了幾盆翠綠百合蘭和富貴花開竹,讓整個房間一下子就靈氣了許多。

「小姐,有什麼不滿意的你說,我們馬上再改。」小桃抱著素白色的薄毯走了進來。

碧綰看著小桃手中的毯子,白色的毯子上面綉著幾條柳枝,在微風中搖擺,簡約不簡單。

「布置的很好,辛苦了。」

「小姐滿意就好。」 狂傲老公好纏人 小桃聽到小姐滿意,開心的鋪床去了。

而此時柳絮將晚膳拿了過來,擺放好:「小姐,吃飯了。」

「來,你們兩個也跟我一起吃。」

「小姐,這可不行,壞了規矩。」

「什麼規矩不規矩的,在這裡我就是規矩。」

柳絮和小桃裝作沒聽到,一動不動的站著。

「三太太說的沒錯,你們這麼不懂事不聽話,是該把你們換了。」碧綰說著一邊吃一邊自責的說,「我把你們當朋友,可你們……哎……」

「小姐,不是的,我們……」

「你們要麼以後都跟我一起吃,要麼就去其他院落。」說完碧綰不再搭理,埋頭吃起來。

碧綰向來都是自視清高、孤獨慣了,要她開口承認朋友,實在是一件難得的事。

柳絮猶豫了一會,坐的下來,見柳絮坐下后,小桃也輕輕的坐了下來。

見兩人坐下,碧綰微微揚唇,但是依舊低頭吃著,沒有搭理柳絮和小桃。

雖然這頓飯吃的安靜,但是三人的關係有了實質性的改變。

對於碧綰,在心裡徹底接納了柳絮和小桃,把她們當朋友的同時,也當作自己要守護的人。

對於柳絮和小桃,碧綰已經是她們心中最重要的人,比自己生命還重要的人。

之後,柳絮和小桃伺候碧綰躺下后,才關門離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