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城主小子,你什麼意思?」

  • Home
  • Blog
  • 「城主小子,你什麼意思?」

「這個……」

被錘火吹鬍子瞪眼這麼一問,洛奇就更加尷尬了,他知道自己接下來要說的話錘火肯定不願聽,但這些話他卻必須要說:「錘火大師,你設計的這套戰甲……我、我不太滿意……」

撓了撓頭,洛奇無奈的說出了實話,對於錘火設計的這款新式陸戰專用戰甲,他並不滿意,不,應該說是很不滿意!

總裁的報復遊戲 「什麼!」

結果他這話剛說完,錘火就不出意外的炸了!

「城主小子,你是沒看懂我畫的設計圖吧?這款戰甲比現在的陸戰專用戰甲強了不止十倍!十倍!你懂嗎?!」

昂著頭,瞪圓了眼睛,錘火一邊咆哮一邊揮舞著自己的小拳頭,激動的不行。

「你這矮子,吵吵什麼,自己設計的戰甲不行,還不準別人說了?」

當錘火憤憤不平的沖洛奇瞪眼時,一旁的奧頓就嘿嘿嘿的笑了起來,並且一邊說著,一邊走到了洛奇身邊,低頭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設計圖。

可是看了看設計圖之後,奧頓卻皺起了眉頭,緊跟著也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將阿尼耶和珀萊雅也叫了過來,讓他們也看了看設計圖。

等到阿尼耶和珀萊雅也將設計圖看完后,臉上就出現了和奧頓一樣的表情。

「怎麼樣!我設計的這款戰甲沒毛病吧!」

見奧頓他們也看完了自己的設計圖,錘火就憤憤不平的問到,那感覺就彷彿要讓三人給自己評理一樣。

而這一次,就連奧頓也不在打趣了,因為他也覺得這款新式陸戰專用甲設計的很不錯,不但大幅提高了陸戰戰甲的作戰能力,並且還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缺陷,確實是一塊相當優秀的作品,阿尼耶和珀萊雅也是同樣的想法,兩人都不覺得這款戰甲有什麼問題。

所以這之後,四個人就同時望向了洛奇。

「洛奇,你覺得這款戰甲哪裡不滿意?」

這一次開口的是阿尼耶,他當然沒有向錘火一樣對洛奇吹鬍子瞪眼,而是很好奇的問到。

豪門前妻:總裁,請負責 據他所知,洛奇不是那種什麼都不懂,就知道胡攪蠻纏的城主,他已經跟在自己這些人身邊半年多時間了,對於很多地方比一般的學者還要了解,在這種情況下既然能說出不滿意三個字來,那必然是有理由的,阿尼耶很想知道這個理由是什麼。

「對,你說說哪裡不滿意!要是說不出來我可不饒你!」

這時錘火也在一旁連連點頭,彷彿一定要跟洛奇將這件事掰扯清楚一樣。

「這個……」

被阿尼耶這麼一問,洛奇就看了看錘火,然後又看了看奧頓等三人,然後一邊撓著頭,一邊開口說道:「我覺得……這款戰甲的設計思路太保守了……」

「保守?」

錯愛成真 聽到這話,奧頓、錘火、珀萊雅、還有阿尼耶四人就微微一愣,顯然沒有想到會得到這樣一個答案,所以四人在互相看了彼此一眼后,就同時望向了洛奇,臉上都出現了很古怪的表情。

四人的表情當中有些笑意,也有一絲絲的不解,但更多的則還是好奇。

「洛奇,說說你的想法,詳細說說。」

看了他一眼,阿尼耶就繼續問到。

「這個……」望著四人,洛奇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就開了口:「那我就說了。」

「錘火大師設計的這款戰甲本身並沒有問題,我之所以不滿意,並非不滿意這款新戰甲,而是不滿意現在所有的陸戰專用甲。」

當洛奇將這句話說完后,奧頓等人就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睛,因為洛奇的話顯然又一次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也讓他們目光中的好奇更盛。

而這個時候,洛奇則是繼續說道:「在我看來,現在的陸戰專用甲的設計思路完全就是錯的!」

說到這裡,洛奇就看了一眼錘火:「我記得錘火大師曾經說過,空魔戰甲之所以被設計成人形,一來是方便操作,二來則是因為人形戰甲在各方面都趨於平衡,使得戰甲在製造出來后可以兼備力量、防禦、機動性等等。」

「但陸戰專用甲由於用途特殊的原因,卻不得不打破這種平衡,為了能夠對抗惡魔,尤其是對抗成群結隊的惡魔,陸戰專用甲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的強化裝甲,同時又要在戰甲內塞入足夠多的武器,進而在保證防禦力的同時兼具火力,這樣一來,就使得戰甲不得不放棄了機動性。」

「這種設計思路本沒有錯,但是既然已經放棄了機動性,為什麼還要保持人形戰甲這個形態呢?」

說完這句話,洛奇就看向了奧頓等四人,發現四人聽到自己這句話后臉上的表情就都變了,變得眉頭緊鎖。

「你繼續說,說的詳細一點,把自己的想法都說出來,不要顧忌。」

見洛奇停了下來,眉頭緊鎖的阿尼耶就沖著他點了點頭,鼓勵他將自己的全部想法都說出來,別有什麼顧忌。

而既然阿尼耶都這麼說了,並且從四人現在的反應來看,洛奇就知道自己的思路應該是正確的,所以也就不再猶豫,無論對還是不對,將自己的想法都說了出來。

「我覺得,陸戰專用甲之所以沒有普及,和其始終在沿用傳統設計思路,導致戰甲設計畸形有很大關係,試想一下,一款臃腫到和小山沒有區別的戰甲,真的適合與惡魔戰鬥嗎?」

「這麼臃腫巨大的一款戰甲,在戰鬥中原地成為一座炮台外,還能幹什麼?別說機動性了,就是在戰鬥中被惡魔撞翻了,這種戰甲想要站起來都困難。」

面對四位大師,洛奇舉了一個極為淺顯的例子,但話糙理不糙,這種直白的例子也恰恰將當今陸戰專用甲的缺點說了出來。

陸戰專用甲在第四代戰甲的時候就已經開始研發了,可即便是到了第五代戰甲成為主流,第六代戰甲也正在研發的今天,卻依舊沒有普及開,究其原因就是這種戰甲的實用性太差。

就好比洛奇所舉的例子,這種題型臃腫龐大的戰甲在實戰中就算摔個跟頭,自己都站不起來,這哪裡能有實戰的可能?

而在舉完了這個例子后,洛奇就說道:「所以,我覺得陸戰專用甲的整體設計思路是沒有問題的,利用強悍的防禦力和強大的火力對抗惡魔這種想法本身並沒有錯,但是卻沒必要糾結於傳統的設計思路。」

「就好比錘火大師設計的這款新式戰甲,雖然說在各方面都比現今的陸戰專用甲有了大幅強化,但終究沒有改變本質上的缺陷,因為即使是這樣一款戰甲,也不能保證其在實戰中的發揮,於其如此,不如徹底拋棄原有的設計理念,專門設計一款和所有戰甲都不一樣的,一款嶄新,專門用於陸戰的戰甲。」

滔滔不絕間,洛奇將自己的想法一股腦的都說了出來,然後就趕忙看向了四人,發現奧頓他們正用一種古怪的眼神望著自己。

幾個人就這樣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了好一會,期間誰也沒有說話,直到洛奇感覺氣氛有些尷尬了,才不得不說了一句:

「我、我說完了……」

當他尷尬的表示自己已經講完了以後,對面的奧頓等人就同時哈哈大笑起來。

「小子,沒想到你腦子裡還是裝了點東西的。」

邁步來到洛奇面前,奧頓笑的最為開心,一邊說一邊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就回頭對錘火等人說道:「看到沒有,這就是我教出來的弟子,都是我教出來的!」

「你教了個屁!和你有什麼關係。」

白了奧頓一眼,錘火這時候也不在吹鬍子瞪眼了,而是一邊說著一邊爬上了旁邊的凳子,又藉由凳子坐在了桌子上,然後就看向了洛奇:「城主小子,你剛才說的那些很好,不過既然你說傳統的陸戰專用甲從思路上就錯了,那麼你覺得新一代的戰甲應該用何種思路來設計?」

「沒錯。」當錘火問完這個問題,阿尼耶就點了點頭,並看向了洛奇:「洛奇,你既然覺得傳統戰甲有設計缺陷,那麼你應該已經有新的想法了吧?」 司洋的話一直縈繞在耳邊,強烈的不甘瞬間襲來,徐沐謙有些恍惚,也有些猜疑。

許久,徐沐謙轉過頭,靜靜地看著畏縮在後座上的霍莞伊,平靜地問道:「你昨晚和霍恩彥一起睡的?」

霍莞伊微微一愣,隨即點了點頭。

一陣劇烈的疼痛從心口處傳來,徐沐謙強忍著痛苦,認真地問道:「你愛他?」

「嗯!」霍莞伊小聲地答道,心底一陣疑惑。

那一聲「嗯」猶如一把尖刀,狠狠地扎在徐沐謙的心臟上,徐沐謙無力地倚在靠背上,迷茫地看著前方,思緒,飄回了那個櫻花飛舞的季節。漫天的粉色花瓣中,那一抹俏麗的身影清晰地凸現在腦海中……

直到現在,徐沐謙都不明白,當初吸引自己的到底是什麼,或許,是那靈動的身影,或許,是那純真的面容,又或許,是那清澈的雙眸。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那一瞬間的心動,自己從未有過!

心口,疼的厲害!連呼吸都是痛的!徐沐謙捂著胸口,一臉痛苦:莞伊明明說過自己是唯一的,也說過和自己在一起是一件幸運和幸福的事情,還說過想和自己共度春夏秋冬、共享歲月靜好。可是,她當初選擇的前提卻是因為自己和霍恩彥很像。現在,那個她一直仰望的男人卻和她沒有絲毫的血緣關係,那個一直令她引以為傲的男人卻突然可以像自己一樣光明正大地去愛她、娶她……

「我想回家!」見徐沐謙半天沒發動車子,霍莞伊怯生生地小聲說了一句。

回家?徐沐謙的臉色突然暗淡下來。從第一次見到霍莞伊的那天起,他就開始計劃建造屬於兩個人共同的莊園。那片自己一手設計、親自監工的莊園還沒竣工,莊園的女主人卻愛上了別的男人!

霍莞伊見徐沐謙一直不說話,以為他沒聽到,壯著膽子又說了一遍:「我想回家!」

徐沐謙沒有理會霍莞伊的話,直白地問道:「你以前和我說過的話還算數么?」

霍莞伊愣了許久,疑惑地問道:「什麼話?」

呵呵!徐沐謙冷笑兩聲,心口一陣絞痛:她居然忘了!她說過的每一句話自己都記得,她自己居然忘記了!

霍莞伊惴惴不安地看著徐沐謙,小心翼翼地輕聲問道:「以前說過的哪句話?」

徐沐謙神色複雜地盯著戰戰兢兢的霍莞伊,數十種想法在極短的時間內從腦海中一一穿過,不管是哪一種想法,自己終究是無法放棄霍莞伊,既然無法放棄,那就緊緊抓住,不惜任何代價地去抓住她!

霍莞伊看著徐沐謙的俊臉逐漸變得冷冽,打了一個激靈,一雙驚恐的大眼睛直直地瞪著徐沐謙,大氣不敢出。

徐沐謙冷冷地盯著霍莞伊,微微眯著疏離的冷眸,低聲緩緩說道:「我會讓你想起來的!」

霍莞伊一愣,滿頭霧水。

徐沐謙直直地盯向前方,彷彿看得很遠,語氣凌厲:「霍莞伊,你給我記住:我徐沐謙這輩子非愛不可!」

「?」霍莞伊更加疑惑,一臉納悶地看著徐沐謙的側臉,想著徐沐謙的幾次兇狠舉動,心有餘悸,不敢多問一個字。

一絲陰狠在徐沐謙深邃的雙眸中一閃即逝,好看的嘴角微微揚起,鎮定自若地發動車子,猛踩油門,閃電般地衝出了停車場…… 洛奇的一番想法,可以說是讓奧頓等人相當驚訝。

一來是他們沒想到洛奇會對戰甲的設計有如此不一樣的見解,他的這番見解或許還談不上多深奧,但確實和一般人的想法完全不同。

二來,也是因為洛奇所說的一切,對奧頓等人很有啟發性,比如說他認為在陸戰專用甲的設計上,現在的思路太過保守了,說難聽點就是太過僵化了,仔細想想,似乎真是這麼回事。

陸戰專用甲畢竟是專門用來進行地面戰鬥的,既然是專門用來進行地面戰的,那麼在設計思路上就可以,也應該和正常的空魔戰甲有所不同,但是現在所有型號的陸戰專用甲都沒有做到這一點。

當今的陸戰專用甲,在設計思路上還是沿用正常戰甲那一套,區別只在於添加了更多的裝甲,配備了更多的武器,結果卻讓這種戰甲成為了臃腫的四不像,既不能像正常戰甲那般在空陸自由且靈活的戰鬥,也不能在陸地上具備真正的實戰意義,以至於這麼多年來都沒有普及。

在這一點上,洛奇的話可以說是讓奧頓等人茅塞頓開,立刻就打開了新思路。

不過幾人雖然是打開了新思路,但是他們也能看出來,洛奇既然產生了如此獨特的觀點,那麼他對於陸戰專用甲到底應該是個什麼樣子,也應該是有想法的。

所以在這之後,錘火跟阿尼耶就接連問到。

而被他們一問,洛奇果然點了點頭,他確實對於自己想要一套怎樣的新式戰甲,有了思路!

只不過洛奇現在面對的畢竟都是大師,每一個人都是各自領域內的權威,這就讓他難免還是有些緊張和拘束,在想了好一會兒后才開口:

「我覺得,既然是陸戰專用甲,就乾脆將飛行系統去掉算了。」

「什麼?」

「你大點聲,我沒聽清?」

隨著洛奇說完這句話,奧頓等人就先後瞪大了眼睛,不是驚訝,而是不敢相信!

確實,洛奇的這個想法,至少對於這個世界的人來說有些太過震撼和不可思議了,因為空魔戰甲之所以被稱為最強單兵武器,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於擁有自由飛行的能力,而如果沒有了飛行能力的空魔戰甲,還能叫空魔戰甲嗎?!

在這種情況下,洛奇一句話說完,奧頓幾人就愣住了,根本就難以理解他是怎麼想的。

而對於他們的反應,洛奇倒是早有預料,這很正常,畢竟空魔戰甲自誕生以來就具備了飛行能力,甚至可以說人們就是為了能夠在空中飛行,在空中戰鬥,所以才研發出了空魔戰甲,所以空魔戰甲必須具備飛行能力這一點,已經成為了一種慣性思維,成了一種傳統的觀念,而洛奇的想法,恰恰是在挑戰這種觀念。

但是,無論慣性思維也好,或是傳統觀念也罷,卻不一定是對的。

因此面對奧頓等人的不理解,洛奇也沒有多解釋,因為根本不需要,他僅僅反問了一句:

「對於陸戰專用甲來說,飛行系統真的必不可少嗎?」

在場的都是何等人物?奧頓他們四個人的智商加在一起都快突破天際了,所以根本不需要向他們多解釋什麼,僅僅是一個反問就足以讓他們想明白洛奇究竟是什麼意思。

其實仔細想想也對,既然是陸戰專用甲,飛行系統真的有必要存在嗎?

這就好比現今的陸戰專用甲,飛行能力倒是保留了,可既飛不高,也飛不遠,更飛不快,可對於任何空魔戰甲來說,飛行系統都是最消耗魔能的,因此現今的陸戰專用甲就等於是白白消耗了大量魔能,卻一點實際用途都起不到么。

況且既然是陸戰專用甲,那就是專門用來對付陸地目標的,要飛行能力幹什麼?如果說飛行可以增加戰甲的機動性,那麼換成其他方式,比如說滑行和跳躍,增加戰甲這些方面的能力也一樣可以做到相同的效果啊!

所以洛奇認為如果按照自己的標準來設計,陸戰專用甲首先就要去掉飛行系統,這樣一來就節省出了大量魔能,可以能用來強化戰甲的其它方面。

「你接著說……」

而當他的一句反問過後,奧頓等人就陷入了沉思當中,幾個人的腦袋此時正在飛速旋轉,正在考慮著無數種可能,因此都沒有說話,直到好一會過後阿尼耶才眉頭緊鎖的擺了擺手,示意洛奇繼續。

見奧頓他們都回過了神,洛奇也就繼續開口說道:

「在去掉飛行系統的同時,我想將陸戰甲的移動方式也改變一下,保留人形戰甲的上半身,但下半身改為底盤式設計。」

「底盤?馬車那種底盤,用輪子來移動?」

聽到洛奇這句話,錘火就在一旁皺著眉問了一句。

「可以這麼理解,但也不完全對,因為這種設計不是用輪子來直接移動,而是通過履帶。」

「履帶?」

從洛奇嘴中聽到這麼一個陌生的詞語,不僅是錘火愣住了,就連奧頓和阿尼耶還有珀萊雅也都愣住了,四個人在隨後就齊齊向他看了過去。

對此,洛奇也沒有過多解釋,而是直接走到了研究室的小黑板前,將上面原本寫著的各種公式都擦掉后,用粉筆在黑板上畫了一個履帶,然後就指著履帶說道:

「這就是履帶,只是我簡單構想的樣子,大概就是一種由幾個輪子進行驅動的軟性鏈環。」

「這東西……」

當洛奇將履帶的大致樣子畫出來之後,錘火就從桌子上跳了下來,就走到了黑板前,並爬上了他專用的小梯子,站在梯子上仔細看了看。

看了一會兒,他就從洛奇手中拿過了粉筆,然後在黑板上刷刷的畫了一個履帶的結構圖出來!

「你的意思,是這樣吧?」

「對!對!就是這樣!」

沒想到錘火竟然如此聰明,自己僅僅簡單說了說履帶的構造和用途,他就馬上明白了,並且連結構都想通了,這讓洛奇馬上點頭,並且立刻說道:「這種履帶如果裝在底盤上,用魔能進行驅動,就可以代替車輪,這樣一來無論是在平地還是山地,甚至是在沙地里都可以快速移動。」

「我就是想用這樣一個構造……」

怕錘火不理解自己的意思,洛奇趕忙一邊說著一邊在黑板上將自己的想法畫了出來,他的繪畫能力自然很差,所以畫出來的東西也談不上多好看,連多形象都談不上,但大致樣子卻出來了。

被他畫出來的新式路戰甲,有著坦克一樣的地盤,但上半身卻是人形,不,也不能說是人形,只能說很像人形,因為洛奇將戰甲的手臂直接改成了炮筒,就彷彿蒙特所穿戰甲左手的魔能炮一樣,並且在肩膀上也同樣扛著兩個炮筒。

當他將這幅圖畫出來之後,奧頓等人也圍了過來,一同聽洛奇解釋到:

「我想象中的新一代陸戰專用戰甲,就是這個樣子,這樣設計的好處有幾點,第一就是行動更加方便,有魔能作為動力,履帶移動的速度甚至可以遠比馬車還要快很多,現今的陸戰甲跟這個根本沒法比,這樣一來就解決了機動性的問題。」

「還有就是由於去掉了飛行系統,戰甲的魔能也就被節省下了一大部分,可以將這些魔能用於防禦系統,形成更加強有力的防禦網,這樣一來也就不用裝備太過厚重的裝甲了。」

「同時我覺得這種戰甲也不許要裝備太多的武器,只要武器的威力足夠,那麼只需要裝備遠中近三種實用性強的武器就可以了,比如這個肩扛式魔能炮,就是遠距離轟炸用的,而手部連發魔能發射器則用於白刃戰,到時候再裝備上一款中距離的武器,就齊活了。」

「用這種戰甲配合士兵們一起進行推進或者防守,就相當於有了一座真正可以在戰場上迅速移動,並且還能及時夠提供火力輸出的炮台,比現在的陸戰甲要實用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