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大哥看到沒?」營兵嬉鬧著:「這位小美人喜歡官大的!哈哈…快快!」

  • Home
  • Blog
  • 「大哥看到沒?」營兵嬉鬧著:「這位小美人喜歡官大的!哈哈…快快!」

「真是豪爽女子,軍爺我喜歡!來滿上…」副將伸出酒碗,繼續調戲:「大哥同小娘子飲個交杯酒,如何?」

「交杯酒,交杯酒!」其他營兵高聲起鬨。

酒樓的食客們已氣得放下筷子,搖著頭指指點點,滿是失望痛恨之色。這讓處月林夕萬般痛心,這就是護她子民的月瑩軍,自己的月瑩軍!

「林夕!」

抬手制止冷清芊的話語,處月林夕繼續問:「喝之前想問問,這些威武的軍爺是在哪位將軍麾下?待會,本夫人可去尋他敘敘舊!」

「呦?好大的口氣!」副將嘲笑著,上下打量著面前的兩個女子,恍然大悟:「小娘子與我們高將軍也有舊情?哈哈…兩位美人是在清月樓還是春風樓?大爺們也可去給你們捧捧場啊?」

「你們…」

「芊兒!」強咽怒氣,她端起酒碗自己滿上:「你們可是在高遼麾下?」

「呦呵…還知曉我們老大威名,看來沒少伺候!哈哈…」那營兵獻媚道:「大哥,你可得要嘗嘗滋味!」

「哈哈…那是當然!」那副將伸了手指,朝處月林夕的下巴而去。「伺候好了,大爺有的是錢!」

稍作躲閃,望眼那滿溢的酒碗,處月林夕對準那副噁心的嘴臉,用力潑去。滿堂食客驚呼,紛紛向她投去擔憂與同情的目光。而那群營兵半晌反應過來,罵道:「臭娘們,找死!」

「你們知道她是何人?」冷清芊伸展雙臂以身相擋。「待會,定拔了你們的舌頭!」

那副將抹了抹臉,攔住欲動粗的營兵,不知天高地厚做出下流姿態:「管她是何人!這對兒小辣椒老子要定了!好好調教一番,定乖巧地讓人慾仙欲死!哈哈…帶走!」

「諾!」

「你們敢!」冷清芊高喊道:「她是月瑩長公主,你們月瑩軍的最高統領!」

「竟敢冒充殿下,更得帶走,老子要好好審問!」副將像吃了秤砣,紅著眼斥責著敢怒不敢言的民眾:「再看連你們一起抓!」

伸手摸向懷中,她的防狼電棒該派上用場了。這裡無法充電,若非關鍵時刻,處月林夕還真捨不得用!善心的老掌柜,不知哪來的勇氣,從人逢擠來打著圓場:「各位軍爺,這兩位是良家女子,又是小店的主顧,請各位高抬貴手!酒肉已上桌,請軍爺們繼續享用!」

「滾開!」副將一把將老者推倒在地,威脅道:「多管閑事,老子看你是活膩歪了!」

「哎呦…」

「爹!」小二奔過來抱著老父,憤恨罵道:「你們這群土匪,與被趕走的陽族何異?」

「早就看你小子不順眼,兄弟們給我打!」

「住手!」處月林夕怒吼:「光天化日強搶民女,欺霸百姓強壓商號,如同強盜!大月才剛穩幾日,我月瑩軍在百姓心中的威名,竟由你們幾個老鼠屎毀壞!不治你們,難以平民憤!」

不知怎的,欲動手的幾人,聽著那女子的話莫名恐慌,被那氣勢所驚到,茫然地望著副將:

「大哥?」

「瞧你們那慫樣!長公主出門能不帶護衛嗎?定是假冒!先給我好好教訓那對父子,嘿嘿…待會再好好教訓她們!」

「諾!」

「爹…你們要打打我,不要打我爹!」小二伏在父親身上擋下拳腳,一陣慘叫:「哎呦…啊!」

「公主,怎麼辦啊?」冷清芊急得團團轉:「清兒怎麼還不來?!」

正當處月林夕欲用電棒放倒領頭時,趙計進領兵趕到,站在門口呵斥:「大膽!還不住手!」他大手一揮,嘯威營兵抽刀將幾人團團圍住。

「原來是趙都統!」副將眼看事情鬧大,酒醒七分,硬著頭皮回道:「在下是高遼將軍麾下副將李及,兄弟們正抓捕反賊,不歸您管轄吧?」

「高遼?」趙計進不屑一笑。「呵…京城安危由本都統管轄,就是他來了,此事我也管定了!」

眼看老大名聲不起作用,李及浮上笑臉氣勢轉弱,打著馬虎眼:「哎呦…瞧我這腦子,對不住啊趙都統!一場誤會,咱們就是來吃飯喝酒的,與他們玩笑呢!不信您問老掌柜,你們說是不是?」

就在他轉頭望向老者那刻,臉上浮上兇狠,老掌柜當然不願惹麻煩,吞吞吐吐回著:「是…是!」

「老掌柜莫怕!」處月林夕扶起老者與滿身是傷的小二,問道:「告訴我,他們欠你多少酒錢?」

「啊?算上今日…共三兩!」小二心不甘情不願地回:「沒事…等軍爺方便時再結,也可!」

「聽到沒有?我勸你莫要多管閑事!」李及似笑非笑,雙目狠毒警告著處月林夕。

可威風還未散去,就被趙計進左右狠狠扇了兩記耳光。他雖惱到極點卻只能強忍,擠出絲笑容:「趙都統這…這是幹什麼?同為月瑩軍…」

「還不明白嗎?」冷清芊指著鼻子罵道:「殿下,高遼怎麼回事?怎麼選如此蠢笨的人當的副將?」

「副將狂妄至此,他高遼能是什麼好東西!」

聽了這話,李及似有些明白,惶恐地望向處月林夕,泄了氣地跪倒在地。「真是…殿下?」

「趙計進!」

「末將拜見殿下!」

整堂無人再敢言語鴉靜一片,還是被癱軟地上的營兵聲聲求饒打破:「長…公主…殿下,饒命!是我等瞎了眼。殿下饒命!饒命…」

「小民拜見長公主殿下!」

「大家免禮,快起來!」望著道而樓皆數跪倒的人,處月林夕很是慚愧。她向眾人福福身,自責道:「是月瑩治軍不嚴,給大家賠罪!」

「使不得啊,殿下!」

轉眼又換上冷顏望向地上的人,她問向老者:「先解決個人恩怨!老掌柜,他欠你三兩銀子,以十倍處罰,收他三十兩!外加你兒子傷情賠償,共四十兩。」

「啊?末將給給…給!」李及掏出銀票塞向老者手中。「這是一百兩,剩下的當作咱們向您們父子道歉!」

「這…太多了!」抖落著巨額銀票,老者惶恐地不知該如何。

那出手闊卓,卻讓處月林夕更為痛心!想來月瑩軍成軍僅幾月,一個副將,出門攜帶可購半所宅院的錢財。錢從何而來?讓他們有恃無恐之因又是什麼?問題似乎比她想象中更為嚴重!

「你且收下!」她掏出一塊碎銀,塞到老者手中:「老掌柜,這是我方才的飯錢!」

「長公主,可不能,不能!」

「你若不收,那就拿我與他一般!」她勸道:「收下!」

「那小民就收下了!」

「趙計進!」處月林夕下令:「將高遼,還有他們綁至府尹衙門,讓他親眼看看他的副將,是個什麼德性?也讓京城府尹看看,他管轄的京都,是怎樣的安定?此案公開審理,公開定罪,給百姓一個說法!」

「末將領命!」趙計進吩咐手下:「來啊,綁了送衙門!」

在冷清芊與清兒陪同下,處月林夕走出道而樓,身後是欣慰的民眾恭送之聲:「小民恭送長公主殿下!殿下千歲千千歲!」

「咱們的公主真是為民做主!」

「是啊是啊!」

老掌柜連午,望著手中銀票若有所思,滿面傷痕的連東來湊近了問道:「父親,看來她就是了!」

「你小子有進步!」老者直起腰身,背著手矯健地向櫃檯走去。「挨了這些拳腳,竟能忍住。」

「差點就還了手,呵呵…哎喲!」他捂著扯痛的傷口,那樣子十分滑稽。

「來呀,來抓我呀!」

「嘿嘿,小妖精們,大爺來了!」

春風樓內,一群香艷的女子正嬉笑躲藏,那頭蒙紗巾的高遼衣襟半敞,放浪地四處逐芳。他醉意朦朧腳步蹣跚,臉上掛著幾尺淫笑。但隨趙計進領兵闖入,姑娘們頓時嚇得花容失色,紛紛逃離。

「抓到你了!」高遼一把摟住眼前的人影,不客氣地一通亂摸。對那怪異的觸感頗為不滿,氣惱地地扯下紗巾,抬眼間被眼前男人怔住。「趙都統?」

「高將軍,好興緻!」面前是曾經的手下往昔的兄弟,趙計進實沒想到,一個人轉變如此之快。

「哦…大哥也是來尋歡的?」高遼勾肩搭背,親熱敘舊:「兄弟請客,隨便玩!咱們難時出生入死,圖得不就是天下太平時享樂嗎?」

「趙某無此福氣!來此是有公務,兄弟,對不住了!」

在趙計進示意下,營兵們一擁而上,將拼力反抗的高遼五花大綁。那人趁著酒意自比天大,口吐狂言。「老子犯了何罪?我已不歸你趙計進管轄!」

「瞧瞧你自己,哪裡像個將軍?」趙計進憤怒說教.

「老子以一抵百救得長公主,又斬殺平貌,是大元帥親封的將軍!身上十幾處刀疤就是老子的功績!喝頓花酒,你孫子竟敢綁了我?」

「封將軍就是害了你高遼!帶得一窩匪兵!」此人勇猛卻德行不檢,趙計進甚覺痛惜。「帶走!」

「放開我!趙計進,你給老子等著!」 「叮鈴鈴」。

沒過多久,小雪就抱着一平來到了店鋪。

看到小雪沒有穿着自己喜歡的衣服,木山平安就知道對方是打算來幫忙幹活了。

「小雪,吃了早點嗎?我幫你做碗蛋炒飯。」

因為木山平安打她的電話時,對方還在睡覺,而且離打電話時間沒過多久,小雪就來了。

所以木山平安猜測對方應該是沒有吃早餐就過來了。

帶着笑眼看向木山平安,小雪淡笑道:「好久沒吃到你做的飯了呢。」

聽到越前雪的話,木山平安撓了撓頭就向廚房走去。

蛋炒飯是世界上最簡單的菜,但也是考驗一個廚師手藝的菜。

沒過多久,四碗金燦燦的蛋炒飯就出現在了大家的面前。

因為這不是某當家的世界,所以蛋炒飯並沒有發出耀眼的金光,也沒有憑藉香氣吸引到蝴蝶。

「系統,這沒問題吧?怎麼一點特效都沒有?」

「叮,真正美味的食物往往是樸實無華的,如果不行宿主可以嘗嘗。」

抬頭看了眼正吃的一臉幸福的四人,木山平安也給自己打了碗蛋炒飯。

當米飯送入口中,舌頭感受着米飯那粒粒分明的質感,香氣鋪滿了整個口腔。

「咕咚」還沒來得及多嚼兩下,米飯竟已經被咽了下來。

抬起頭,當木山平安還想說什麼的時候,竟然發現藍波已經淚流滿面。

「太誇張了吧?」雖然嘴上這樣講,但是木山平安的心裏還是很開心的,藍波的眼淚是對自己廚藝的最大認可。」

「叮,請宿主要點臉。宿主的廚藝是啥樣,難道沒有一點心裏逼數嗎?主要是本系統要來的食材好。」

「順便說一句,藍波是被辣哭的,並不是因為好吃而感動哭的。」

聽到木山平安的話,木山平安滿臉問號。

「辣哭?」木山平安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辣椒醬,和正在給藍波遞水的一平,不經搖了搖頭。

看到大家吃的差不多了,木山平安想要將盤子收走。

哪知越前雪一個踱步向前就把盤子搶了過去,說道:「洗盤子的事就交給我了,你安心做飯就好。」

木山平安沒有拒絕,或者說他知道自己爭不過小雪,如果再扭扭捏捏地在那矯情那真的顯得有些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