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天吶……這,這真的是一個墓嗎?我怎麼覺得這裡就像是另外一個世界啊!」

  • Home
  • Blog
  • 「天吶……這,這真的是一個墓嗎?我怎麼覺得這裡就像是另外一個世界啊!」

這一行人正是紀羽他們,來到這個地方之後他們就不斷的見到各種魔獸,這讓他們無比的鬱悶……這好端端的,怎麼會有魔獸出現在這裡呢!

這完全跟他們的想象差了十萬八千里,原本只認為所謂的大墓,應該是陰森黑暗的才是,誰想這個明亮,甚至還有不少的生命存在。

「能做出這樣的墓的一定是神人!」紀羽嘆了口氣,懶貓都已經說了,這是一個小世界吧。

但如果是這樣的話,屍體……又在哪呢?

「唉我不想跑了,還是小心點吧,這裡的大傢伙怎麼都這麼凶啊!」林仙兒氣喘吁吁,非常的鬱悶,這裡的魔獸遠比他們想象的要凶得多了,比起外界的魔獸更加可怕。

「這裡天地能量濃郁啊,別浪費了修鍊的機會。」林磊在一邊說道。

紀羽感覺有些興奮,這種地方,如果不闖闖就實在是對不起自己了。

「快看!前面有一個建築!」此時,在一邊默默流汗的林涵忽然開口了,他指了指不遠前的一處,有些驚訝的說道。

「看上去好像是古建築啊!」紀羽他們同樣看了過去,有些驚訝。

進入這大墓之後他們見到的人都少了許多,不知道他們到底去了什麼地方。

「我們去看看。」

這座建築看上去是非常古老了,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階梯上皆是青苔,甚至於牆壁上都有不少,已經有一段時間沒人居住了啊。

「啊呸!有誰會住在墳墓裡面的!」紀羽想到這裡,忽然反應過來……這裡可是墳墓啊!

他們慢慢的靠近這座建築,越來越感覺到宏偉,大概就有一個家族那樣的大小,主要是大門之前的一塊牌匾,牌匾上的字跡早已經看不清了,但卻依舊散發出那種王者的氣息,讓人倒吸一口涼氣,他們知道,這是那位王者留下來的!

「這裡不只我們,還有其他人!」林涵吃驚。

紀羽他們也看到了,在各個方向都有人朝著這裡聚集,有很多他是沒有見過的。

為了不成為眾矢之的,紀羽他們想後退幾步。

惡魔烙印:總裁我咬你 但此刻,一個不冷不熱的聲音傳來了:「這位道友,既然來了,何不再靠近一些看個清楚呢?」

聲音來自一個青年,他身後有幾個同行的人,年紀大約也是在二十歲左右,實力並不弱,其中有幾位是在戰師級別的,而說話的這位青年,正是他們當中最強的一個,戰師二階,剛好在這大墓的允許範圍之內。

青年如眾星捧月般站在人群的中央,旁邊的幾個年輕男女都一幅以他為主的樣子。

「沒興趣。」紀羽眉頭微微一皺,不知怎麼的,他總是能感覺到來自那青年身上的敵意,他不客氣的說道。

「哼!好一個不識好歹的傢伙,我們青師兄好聲好氣的跟他說話,他竟然還敢冷言相對!」

「還真以為自己有幾分斤兩了嗎?」

沒等青年開口,他旁邊的幾個男女皆是對紀羽投來不滿之色。

「這位道友,我們修士要成大道,又怎能缺少機遇呢?如今有一個大好機遇在你面前,難不成你真的要放棄?」

那青年說話很奇怪,似乎很想紀羽捉住這機遇,進入這座建築當中。

此刻,來的人也已經是越來越多了,他們皆是來自西北域不同門派的人,有人看見了跟紀羽他們對峙的一群人,不禁發出了一聲驚叫。

「快看!是青岩!青家的人也來了!」

「不會吧……竟然是那個可怕的青岩!要是他跟我們爭奪怎麼辦啊!我們有機會逃跑嗎?」

「不知道……只不過他現在好像在針對別的人,那個人怕是沒什麼好下場了。」

一個個的討論傳出,紀羽都聽在耳中,青岩?他從來沒有聽過此人的名字,真的很厲害?

一世護紅裝 他感覺到了一邊林磊的推打,轉頭一看,卻見林磊一臉謹慎的樣子。

「怎麼了?」

「他是青岩,我們可能要讓步了。」林磊低聲說道。

「為什麼?你不是四大家族的公子嗎?難不成這青岩還敢向你發難不成?」紀羽傳音。

「你有所不知,西北域看上去似乎是以四大家族三大宗派為主,但實際上卻還是一些不出山的老怪物,他們會收各種徒弟,開創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門派,但他們的弟子絕對各個都是強者,放在你四大家族也絕對不差,而這個青岩,據我所知便是一位王者的弟子,如果我們現在在這裡跟他對上了,那平白無故便會多出一個恐怖的敵人。」林磊解釋道。

紀羽一怔,旋即有些釋然,西北域這麼大,自然不可能只有四大家族三大宗派這麼點天才弟子,其中定然也還有些不出世的年青一代。

但這種時候退避,卻不是他的性格……

「既然你一直強調要捉住機遇,那我便給你這個機會,進去吧!」紀羽看向那青岩,淡淡的道,一幅無所謂的樣子。

此刻,青岩臉上還是帶著笑容,但那笑容卻非常的冷,陰森。

「快看!青岩的臉色變了,他要殺人了!」馬上就有修士驚呼道。

所有熟悉青岩的人都知道,只要青岩臉色一變,那便是死亡的開端,尤其是他那招牌的陰森臉色,額頭上會不自覺的出現一道黑影。

紀羽自然也警惕到了,這傢伙可真……說變臉就變臉啊!

青岩旁邊的幾個人已經走開了,他們一臉幸災樂禍的看向紀羽他們。

「敢違背青岩的意思,那就是你們自己找死了!」其中還有人說道。

「這是病,得治!」

躊躇了片刻之後,紀羽卻忽然說出了這麼一句話,使得所有人都啞然……

他說什麼?病?要治?這什麼跟什麼啊!

「難道我有說錯嗎?你們看看他,天靈蓋發黑,不是病是什麼?這跟普通人完全不同了嘛!」紀羽笑著攤了攤手,道。

眾人皆是無語,這是青岩發怒時的標誌,雖然他們也搞不懂這是為什麼……但他們卻知道,這樣的青岩,很可怕。

「呵呵呵呵,既然你說是病,那就給我治治看吧!」

青岩笑了,那笑聲,有著入骨的陰森。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這是哪來的娃啊!難道連死字怎麼寫都不知道嗎?

霎時間,人群一片沸騰,來的人大都是一些小家族的修士或者小勢力的,至於那些大勢力的修士們已經不知道跑哪去了。

他們都一臉無語的看著紀羽……這傢伙竟然還敢說出那樣的話?神經未免也太大條了一點吧。

當然,雖然紀羽嘴上是這麼說,但實際上他可是一點也不敢怠慢的,戰師二階,是他目前能夠達到的極限,如果大意了,那結局恐怕就不太樂觀了。

青岩明顯是憤怒了,他頭上的黑氣越來越濃。

這讓紀羽感覺無比的奇怪,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人……生氣了還寫在臉上?這樣怎麼能留得青山在呢?

「你要戰,我不懼你。」紀羽向前踏了一步,道。

林磊他們後退了一步,雖然有些無奈,但也沒有辦法,更何況他們的確沒有惹對方,只是對方惹上門來的而已。

許多人都聚攏了,想要看看這場戰鬥。

然而,就在此時……

「吱呀!」

一陣略微刺耳的聲音傳出,那是開門的聲音,吸引了所有的人。

一陣冰冷至極的氣息忽然散發了出來,使得眾人皆是倒吸一口涼氣。

「門開了?」

「門自己開了!怎麼回事?」

這建築的門自動打開來了,外界一片明亮,然而,從外往裡看,那裡卻無比的陰暗,生生的讓人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紀羽跟青岩也都停手了,青岩額頭上的那一團黑氣消失不見了,顯然也已經將注意力從紀羽身上轉移了。

「怎麼回事?它怎麼自動開了?」紀羽有些好奇。

許多人都圍在那門檻之外,他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沒有一個人敢向前一步。

從外邊望去,那實在是太陰森了……沒有一點生人的氣息,讓所有人都止步。

他們都在猶豫,到底要不要進去一觀。

「我聽說但凡這種擁有小世界的墓地,都一定會有魁寶的存在,說不定裡面就有一件寶物。」這時,有一個小小的聲音忽然開口了。

眾人面面相覷……這話,是真的嗎?

紀羽也怔住了……說話的人竟然是懶貓!

「真的有瑰寶的氣息嗎?」紀羽不禁問道。

「我怎麼知道,這裡的王者氣息太濃厚了,我的靈識被壓制的厲害!」懶貓翻了翻白眼,但很快它又說道:「只不過一般來說……都是存在的,我隱約之間能感覺裡面有一些非同一般的東西,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麼。」

紀羽頗有興緻的朝著那黑暗深處看出……但他還是沒有動,他可不願意去做這個小白鼠。

「滾!」

忽然,他感覺到一些不妥,冷哼了一聲,一手朝著旁邊拍去。

竟然是青岩,在這個時候對他動手,想要他進去,最後被他一掌將這股力量拍開。

青岩面色微微一凝,旋即冷笑一聲。

很不幸的,這股力量被紀羽拍到了另外一個人的身上,那人忽然便不受控制一般朝著屋內衝去。

「啊啊啊!不要啊!我不要進去!不要啊!」那人瘋狂大喊,他只是一個小勢力的弟子,哪裡敢隨便闖這些地方。

所有人眼睛都睜得大大的,看著那人走了進去,那殺豬的叫聲還不斷的傳出來。

片刻之後,聲音消失了……眾人心中一沉,該不會裡面有什麼恐怖的東西吧?

而就在此刻,一個興奮的聲音傳了出來:「哈哈!沒事!我竟然沒事!哈哈哈!」

劫後餘生的興奮,所有人都聽出來了,進去……沒事!

「靈石!好多的靈石!哈哈哈哈!發了!我發了!」

這時,那個聲音又再傳出來了。

所有人臉色一變,旋即他們便一臉興奮了起來。

有靈石?竟然有靈石的存在!

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充滿了火熱,甚至連紀羽都有種驚訝……

靈石?

靈石是什麼?靈石是修士界中的一種交易物品,相當於凡人用的金幣。

雖然現在紀羽他們依舊是用金幣,但實際上只是因為在西北域沒有靈石礦,靈石實在是太過稀少了,甚至在東方域,靈石也不見得有非常多。

現在他們卻聽到裡面傳來的聲音,一堆靈石!怎麼能不眼熱。

「不行,我要進去,被搶光了就麻煩了!」有人忍耐不住了,一下子便沖了進去。

「滾!我先!」

「艹!都是我的!」

所有人都發了瘋似的衝進那間古建築,如果不是門檻夠結實的話,怕也是已經被踏破了。

「走,我們也進去看看到底有什麼,為什麼會是一片黑暗!」紀羽很快也決定進去了。

此時,青岩先他一步,沖了進去,紀羽一怔,冷笑一聲,後腳也跟著走了進去。

我的008男友 他沒有貿然行事,這裡定然有古怪,只是未曾被人發覺而已。

一進去,他的意念之力便迅速展開,將周圍的一切都探查了一遍。

「這是?」

穿過一片黑暗之後,他們看到了昏暗的光芒,仔細朝著周圍一看,卻發現到處都是油燈,油燈不知道燒了多長時間,一直都沒有被澆滅。

閃著昏暗的光,照亮這奇怪的地方,但總給人一陣陰陰森森的感覺。

「我覺得全身有雞皮疙瘩起來了。」林仙兒走到紀羽旁邊,不自覺的顫抖了一下。

林磊跟林涵他們臉色也不大好,這裡的氣息實在是太沉悶了……讓人感覺無比的不舒服。

火靈變慢慢的擴散在全身周圍,紀羽小心翼翼的朝著周圍望去。

「這地方……不像是什麼建築了,雖然從外邊看上去是一個古建築……但我直覺告訴我,這裡更像是一座墓地!」紀羽深呼吸了一口,旋即緩緩說道。

深不見底的昏暗長廊,讓人不寒而慄,到處都是極為陰森的氣息,恐怖。

「其他人又跑哪去了呢?」

此時,林磊忽然開口問道。

他們進來的時候明明是有一群人的,但現在……卻只有他們幾個人,這又是怎麼回事?

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不斷的在心頭蔓延,紀羽總是感覺,自己像是走進了某一個陷阱當中似的。

「為什麼這裡是墓地,而外面卻不像……難道其他地方也是這樣嗎?」

他喃喃道。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傳來……

「咔擦……咔擦!」

「什麼人!」

紀羽臉色大變,頓時,他感覺到自己脖子后一陣冰涼,讓他毛骨悚然……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一種危機感從紀羽內心深處慢慢浮起,霎時讓他起了層疙瘩。

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