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天賦魔殿需要的乃天賦,主人必須祭出自己的天賦才行。」

  • Home
  • Blog
  • 「天賦魔殿需要的乃天賦,主人必須祭出自己的天賦才行。」

「什麼天賦都行?」

「當然不是,這個天賦必須是親愛的突破極限時那個天賦,其他的可不行。」

突破極限時那個?

葉凡頓時懵逼,看著眼前巨大的門戶,他很難想象自己要用特殊神劍如何去撬門。

尼瑪!

葉凡很是鬱悶,他總不能持劍去戳眼前巨大的門戶,這也太那個傻啥了。

當然了,葉凡不會真傻到去用神劍戳門,這又不是真讓人這樣去做,一切都看自己的能力而定。

既然需要出劍,葉凡也不會藏著掖著,他閃電間抽劍出……好吧,他並沒有將劍抽出來,只不過是往前一頂,那一刻媲美中級神靈劍招的恐怖威力出現。

劍光異常的璀璨,閃電間轟中眼前巨大門戶。

劍光完全是由劍氣所化,轟中門戶時爆出驚天響聲,那感覺好像一口神劍出鞘,正釋放出最為恐怖的鋒芒,似能將世間的一切都斬殺。

這一劍絕對兇悍,如果面前站著的乃是一尊中級神靈,怕也要被這一劍轟殺。

「轟!」

劍光轟中門戶,巨大的門戶竟紋絲不動,那劍光已經爆炸,似乎在轟中門戶的瞬間就已解體。

葉凡的臉色忍不住一變,全力一劍居然沒有留下任何痕迹,這著實讓人費解。

只是葉凡的臉上剛剛露出吃驚,眼前的門戶突然紫金光芒大作,原本布滿大門表面的紋路開始發光,那亮度刺得他的眼睛都感覺痛。

終於有了變化,這對葉凡來說可是真正的大好事。

紫金光芒異常的亮,葉凡自然不可能真正去看,就在他邊上雙目的一瞬間,門戶開了,巨大的聲響打破了這片世界的靜謐。

門戶開了,原先的紫金光芒也隨著消失,這片世界全都是被紫金光芒照亮,此時隨著光芒的消失,世界重新歸於黑暗中。

葉凡的視線並未因為紫金光芒的消失而失去,門戶洞開,內里一團柔和的光芒射出來,讓原本因為璀璨紫金光芒弄得刺痛的雙目傳來溫暖的感覺,似乎這種柔和的光能夠滋養他的雙目。

這裡是天賦魔殿,任何進入魔殿的生靈都有機會獲得這裡的天賦傳承。門戶洞開,屬於幽影族的天賦魔殿正是向著葉凡敞開,這一刻他彷彿嗅到了無數頂級天賦秘典或者天賦能力出現。

茵茵好奇的看著不遠處洞開的門戶,顯得有些猶豫,這倒不是她在猶豫是否進入其中,她真正考慮的就是如果自己進入天賦魔殿,是否能夠得到裡面的天賦傳承。茵茵很清楚,自己斌不是那種天然孕育而成的女神,她是由獸巣製造出來的妖獸,未來會如何根本難以知道。

韶光未泯 跟著葉凡進入禁制中的那些人尚未見到身影,他們應當還被困在禁制中,也不知道他們是否能夠穿越過來。葉凡沒時間去等候這些人,他迫不及待的走進魔殿,當腳步踏足這座龐大的魔殿時,他能夠清晰感受到那種屬於魔之力的神髓跟陰冷。

這是屬於魔的聖地。

葉凡的心中忽然冒出這樣的念頭來,非常的突兀,讓他有些錯愕,不過更多的還是平靜。葉凡也難以明白自己這個時候的心情,他感覺魔殿中似乎有一種非常特殊的力量,踏足魔殿的那一刻開始,身心內有什麼東西在蠢蠢欲動,似乎即將被釋放出來一樣。

面對這種奇怪的感覺,葉凡的心情反而異常的平靜,似乎這根本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天賦魔殿並沒有什麼危險,這裡乃傳承之塔留下的東西,主要的目的就是為了給葉凡考驗,而這個真正的考驗從進入禁制區域開始就有了,同樣打開門戶也有。在魔殿內並沒有什麼武士守關,葉凡很是輕鬆的就找到了真正傳承天賦能力的魔殿。

這座屬於幽影族的傳承魔殿跟葉凡以前遇到的傳承魔殿有很大的差別,當他進入專門用來傳承的大殿時,發現這裡與的只是一面鏡子,這東西晶瑩剔透,看上去就如同一塊璀璨奪目的寶石。

葉凡來到鏡子前,他是第一次見到,自然不清楚使用,不過鏡子既然是這裡唯一的東西,那自然就是真正的天賦傳承之地。

如何傳承?

葉凡上下將鏡子打量,這東西體表沒有任何灰塵積壓,甚至就連特殊的神紋都看不到,不管從那一點來看似乎都不是什麼用於傳承的東西。可是當葉凡下意識的將手掌至於鏡子之上時,整個鏡子卻突兀的一震,那一刻他感覺自己被電流電到了一樣,只讓他不能的想要將手收回來。

不過讓葉凡感覺吃驚的事情很快出現,他的手掌就像磁石一樣,被直接吸在鏡子上,不管他如何用力,都難以將手掌抽回,這不得不讓他感到吃驚。

鏡子很快閃爍著光芒,這不是紫光,而是一種非常神聖的光輝,這在一座魔殿中出現還是給葉凡一種怪異的感覺。

鏡子開始發熱,很開帶給葉凡一種被灼傷的感覺,那情形宛若他的手掌被融化了一樣,似乎有什麼東西從鏡子鑽入他的手中,那種感覺實在是太難受了。

「轟!」

葉凡身體忽然猛地一震,那一刻他的眼中射出驚駭之色,顯然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不過這些還僅僅只是開始,很快葉凡發現自己手背上開始浮現銀光,緊接著無數的詭譎銀紋浮現,從手背向著整條胳膊蔓延,隨貨又想著前身各處蔓延過去。位置總會讓人感到恐懼,詭異銀紋的出現並沒有讓葉凡感到有什麼不妥的地方,反而他直覺自己是在吞噬某種力量,自身的境界控制不住想要像更高一層邁進。

葉凡吃了一驚,這種突如其來的變故肯定是不正常的現象,只是第一次遇到的他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身體的變化還在繼續,葉凡的眼中閃爍著紫光,對於自身的變化不聞不問,他始終在調整對於整個事情的控制。

忽然!

葉凡身體一震,那一刻他感覺自己的血脈震動起來,非常的激烈,那強度讓他的臉色都為之一變。不過很快,這種震動就消失了,葉凡感覺全身每一個地方都傳來酥麻的感覺,一種強烈的蛻變居然強行出現,讓他渾身難受到極點。

怎麼回事兒?

葉凡這一刻才真正關注自己身體的變化,一看之下他頓時目瞪口呆。

這是什麼情況?

葉凡瞪大眼睛,以為他發現自己身上的衣物不知何時被撐爆了,屬於他的獨特神劍居然昂然拔劍,衣物就是被它撕裂。這些變故都只是表象,葉凡發現自己的神劍變得非常奇怪,一股恐怖的鋒芒似乎已經超越初級神靈的門檻,正式邁入中級神靈行列,哪怕他現在還達不到這一步,但是自身擁有一口中級神劍,會對自己的實力起到難以估量的作用。

身體的變化終於停下來了,看著猙獰示威的神劍,葉凡臉上的神情很是古怪,這檔次蛻變他的特殊神劍似乎完成了一次質的飛躍,不僅實力擁有一絲對抗中級神靈的可能,往後根本不用他去操心。

脫變終於結束了,葉凡知道這是一種天賦能力傳承,他的臉色很是古怪,面對變得極度猙獰的特殊神劍他很是無語。說實話會有這種變化完全出乎葉凡的預料,進入天賦魔殿從一開始就有了答案,激活什麼天賦,並晉陞,接下來早就已經註定。

你舅舅拐跑了我小姨 擁有了真正強悍的中級神劍絕對是一件大喜事,雖然這不是整個肉身的蛻變,但是自從上回擁有媲美中級神靈的肉身開始,這回算是全方位的晉陞。葉凡發現這種晉陞絕不僅僅只是肉身的精神,似乎連帶劍道屬性也跟著晉陞,讓他成為真正的肉身劍體。

無雙霸劍的晉陞對葉凡實力的提升是巨大的,他感覺就算不依仗其他手段,碰上中級神靈,他或許也可以保命逃走。是不是真的如此,葉凡自然說不上,這種事情沒有真正親身試驗過,是很難得出最準確的答案。

僅僅提升無雙霸劍是不夠的,葉凡還需要整體性提升,最好一次性讓自己的劍道晉陞到真正的劍神級別。

要做到這一步,自然需要將飛劍打造成神劍,這需要葉凡自己去做,如今時間過去這麼久,在失去試煉夢境的時候,他要想做到這一點需要耗費更多的時間。葉凡並沒有這麼的時間去修鍊,所以對於劍神的修鍊陷入瓶頸中。

進入天賦魔殿最大的目的就是天賦傳承,無雙霸劍晉陞中級神靈層次,這就是整個魔殿的功勞。可這些對於葉凡來說遠遠不夠,他所需要的乃整個劍道體系的晉陞,這需要將所有劍道天賦能力提升上去。

魔殿內非常空曠,這裡只有一面鏡子,它佔據了最中心的區域,第一次進入這裡,葉凡自然不會清楚這面鏡子到底是什麼。

來到鏡子前,讓自己的身影出現在鏡子中,葉凡研究了一會兒,可惜他什麼都沒有發現,不管如何看,這東西似乎就是一件普通的傢具,雖然他不知道是什麼加劇,但是只要知道這一點足夠了。

照鏡子這只是最為普通的一件事情,所以葉凡選擇照時根本沒有太多想法,或許認為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根本不可能發生什麼。葉凡很是沮喪,鏡子找了很多遍,可惜什麼反應都沒有,這讓他不得不焦急起來。

到底在哪?

葉凡始終盯著眼前的鏡子,他感覺秘密就在這面鏡子中,就算不是也跟鏡子有關。只是隨著時間推移,葉凡還是無法發現鏡子有什麼特殊,更別說從中發現隱藏的秘密了。

如果找不到真正秘密所在,那麼就算裡面有什麼不可思議的東西,那對於葉凡來說都是一句笑話。現在的情況似乎就是在應徵這句,如果葉凡找不到真正隱藏在什麼地方,對於他來說真的就是一句笑話。

葉凡嘗試了所有的方法,可惜始終打不開鏡子,思來想去,他感覺或許就是因為他沒有找到鏡子的真正秘密所在。

真正的秘密?

鏡子看上去非常的普通……

一般這種東西應當都是神器才對,滴血或許能夠讓鏡子的秘密顯露,不過非常高你可惜,這面鏡子沒有這樣的特點。

按照傳統的方法發現不了鏡子的特點,葉凡頓時明白,鏡子要開啟肯定不是傳統法,或許最大的可能就是需要用天賦來激活。

其實這一點葉凡早就該想到了才是,只不過直到現在他都沒有去嘗試,這不得不說是一種疏忽。

葉凡很快開始嘗試,讓他非常鬱悶的就是數種劍道天賦能力連番轟炸下,鏡子毫無動靜,而當他最後祭出無雙霸劍說,鏡子再度亮起奪目亮光。對於這種情況,葉凡只能表示自己非常的無語。

鏡子釋放出奪目的光芒,閃念間直接將葉凡籠罩,那一刻讓他有種自己要被鏡子直接抓攝進入鏡子的感覺。

鏡子的秘密到底是什麼?

鏡子的秘密其實非常的簡單,作為天賦魔殿的物品,鏡子的作用就是天賦傳承,而所有的天賦都來自於幽影族。

幽影族曾今絕對是能夠凌駕於御天族之上的超級神族,他們掌控無數個宇宙國。鏡子的傳承很簡單,這是直接將葉凡拉近一個天賦空間,在這裡有無數幽影族特殊天賦能力,至於要如何獲得,這都需要看他自己的機緣。

「歡迎來到天賦魔境。」

一道甜美的聲音出現,只讓葉凡心神為之一振,尋聲看去,他很開就看到一個仙袂飄飄,如仙如神的絕色美女飛臨。

「天賦魔境?這是什麼地方?」

美女異常的美麗,給人一種如夢似幻的感覺,凝注著她的臉盤,會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彷彿這一切都是在夢中一樣。

「天賦魔境乃幽影族天賦傳承空間,你是無數個額紀元以來第一個進入天賦魔境的傳人,我對你充滿期待哦。」

美女飄到葉凡身邊,淡淡的馨香沁人心扉,她給人的感覺絕不是什麼虛幻的產物,遠比初見時那種縹緲不真實更加的貼近現實。

葉凡眼睛瞬間就亮了,他能夠聽出來,天賦魔境乃幽影族非常重要的東西,肯定只有最頂級的血脈者才能從中獲得傳承,如今他作用天賦魔境,豈不是說可以得到曾今強大無邊的幽影族最頂級的天賦能力。

「如果我要向得到天賦能力,需要什麼條件?」

「要想獲得天賦魔境的天賦能力,首要條件就是必須具備最純凈的幽影族血統,這一點你非常符合,不過這只是一個前提,能否真正獲得天賦能力,還需要看你的能力跟運氣,如果你的運氣特別背的話,可能什麼都難以獲得哦。」

美女輕飄飄的,說話的感覺彷彿要鑽入葉凡的心靈,這種感覺讓他有些不適應,似乎自己最大的秘密都要被她窺探到一樣。

「你說吧,只要能夠獲得天賦能力,我一定照做。」

「要想獲得幽影族的天賦能力,首先一點,你需要將自己身體中的天賦能力協調,要不然太雜太亂,會影響你獲得天賦能力的幾率。」

美女的話讓葉凡一愣,他還是第一次聽說天賦太多會變得駁雜,這種道理自然有,可他沒想到在天賦能力上也適應。

「這個要如何協調?」

「很簡單的,你只需要進入天賦融合器中,你所有的天賦能力就會進行融合,最終會成為什麼樣子,就算是我也清楚,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天賦融合一定是所有天賦最強的一面融合,最終獲得一個全新的強悍天賦,它會將所有天賦的能力加進去。」

「聽上去很厲害啊。」

葉凡的眼睛瞬間就亮了,他的天賦能力非常多,僅僅劍道天賦能力就有不少,如果能夠將這些天賦能力融合成一個,對他的好處自然難以估量。

「當然厲害,天賦融合只有在天賦魔境中才能夠進行,同時還需要融合者自身擁有兩種以上的天賦能力。你的天賦能力很多,有不少檔次算得上神品,這在最核心的幽潛力者。」 葉凡輕咳一聲,急忙穩住心神,這一刻他發現自己的天賦神劍居然不受控制的想要發威,那一刻一股凌厲到極致的劍意勃發,似乎隨時都要從體內衝出來一樣,那感覺真的就像出鞘的絕世神劍一樣。

狐女眼睛很亮,靠的近了,她自然能夠感受到一股濃郁道極致的鋒芒畢露的劍意,那感覺讓她一顆心都忍不住變得火熱起來。

「咯咯!師弟原來最強的並非肉身,師姐好驚喜哦。」

狐女眉開眼笑,一雙媚眼彷彿要溢出水來,她這表情讓人覺得如果這裡不是有這麼多人,她或許會將葉凡拉到沒人角落裡用強。

「咳!」

狐女的表情讓周邊有人看不過眼了,這是葉凡大師兄的女人,她生得很是漂亮,修鍊的乃是劍道,一雙眼睛就像劍一樣,射出的目光要比劍意還凌厲。

「注意形象,還有很多人看著了。」

狐女並不懼怕葉凡的師嫂,她抿嘴笑道:「李師姐沒聽說過戀愛自由嘛,我看上師弟又不是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

李雲燕冷哼一聲,對狐女的態度很是不爽,不過她也那狐女沒有什麼辦法,所以看向葉凡道:「葉師弟,這女人出了名的吃人不吐骨頭,你千萬不要被她給騙了。」

葉凡有些茫然道:「這位漂亮的師姐會吃人嗎?那我還是離得遠一點比較好。」

狐女嗔道:「李師姐真是討厭,人家可還是沒有嫁人了,哪能如此說人家。」

李雲燕冷哼一聲,對狐女很是不屑。

這時候滅天魔尊身邊一位女子冷冷哼了一聲,她不滿的看向狐女道:「你這丫頭,一邊老實待著去,不要在這裡丟人現眼。」

說話的女子聲音有些冷,不過她的外形讓人很難將之當做嚴厲。如果說狐女非常的妖的話,那麼跟她一比就有些不夠看了。

這是一個狐女!

葉凡目光只是一接觸,心神立時就是一震,他發現女子的美麗超乎想象,就算是她所遇的那些女神中能夠比得上的也沒幾個。

這讓葉凡很是吃驚,要知道葉凡遇到的那些女神全都是美麗的化身,能夠跟她們媲美,足可見眼前的狐女有多美麗了。

女子上下打量著葉凡,臉上的笑容不由露出來,只見她點頭道:「師兄還真是找了一個好徒弟,這等天資陪我們神狐一族的女人最合適不過了。」

滅天魔尊笑眯眯的道:「這麼說師妹已經同意了?」

「我絕對沒有問題,可要是你們把持不住怎麼辦?這可不是師弟危言聳聽,就拿這位師姐來說,如果不是這裡場地不合適,師姐認為她會不會霸王硬上弓?」

葉凡一臉的無奈,看著盯著自己,目光異常火熱的女狐有些心驚肉跳。

離嬋嘴角抽搐一下,她知道這絕不是葉凡危言聳聽,從女狐的表現來看,只要有機會,她絕對會霸王硬上弓。

真是丟人啊。

離嬋異常的惱火,對於女狐這個師妹充滿怨念,狐很多時候都給人不好的印象,認為她們天生喜歡魅惑人,根本不是什麼好東西,是真正的壞女人。離嬋認為世人之所以誤會她們狐族的女人,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師妹這樣的狐女不懂得潔身自好,將狐族的名聲徹底敗壞了。

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離嬋瞬間一臉惱火的看向狐女,她語氣異常嚴厲道:師妹,記住一點,葉師弟乃小師妹的夫婿,你可不能亂來,如果這事小師妹生氣了,師傅哪裡肯定不會好過,你自己好自為之。」

思嫣低笑道:「師姐緊張了,小師妹還沒有享福,我這做師姐的哪有先上的道理。」

離嬋冷哼一聲,顯然對思嫣的話根本不信,她甚至感覺如有機會,師妹肯定會偷吃,說不定還想要霸王硬上弓。

不行!

一定要派人緊盯著才行。

離嬋很快就有了決定,她必須派出一個弟子盯著,不為別的,千萬在小師妹歷練回來前不能讓其他狐女給捷足先登。

葉凡有些疑惑的在兩個狐女身上掃過,他很是好奇,這些狐女為何對於誰是第一個看得如此重,難道有了第一次之後,其他狐女就解禁了?

葉凡很不理解狐族的習俗,他也沒有詢問這兩個狐女的意思。滅天魔尊跟天狐離開了,他們的出現似乎專門就是為了葉凡跟那位未曾謀面的狐仙兒訂婚,至於天賦傳承,他們並不是很關心。

天賦傳承自然有專門的人負責,作為殿主的二師兄親自主持。天賦傳承當然不會是小事,這次進入天賦魔殿的有很多弟子,這可不僅僅只有神靈級別的核心弟子,像不少天賦卓絕的半神級別弟子也有機會就進入天賦魔殿,甚至只要天資足夠出色,不到半神也是有資格的。當然了,這個級別的弟子非常少,迄今為止,據說整個宗門也就一個人有此待遇。

葉凡在所有弟子中絕對是最特殊的,首先一點,他乃滅天魔尊的親傳弟子,這在魔尊殿那就是太子一個級別的存在,根本沒人敢惹。其次作為第一批進入傳承魔殿的弟子中,他的境界是最低的,就連神境都不到,可他的實力絕對不會弱,根據魔尊殿內部排名,他絕對能夠進入所有弟子中的前三。

進入天賦魔殿前,思嫣一直幽怨的沖葉凡拋媚眼,似乎要他來安慰自己受傷的心靈,這是怨怪他不久前將她給賣了。

葉凡沒有理會思嫣的眼神,這女人就是一個妖女,真要搭上關係,他感覺根本甩不掉對方,所以還是不要招惹的好,小心給自己招惹天大的麻煩。

作為滅天魔尊的親傳弟子,葉凡就算不想要收到優待都不行,就好比進入天賦魔殿,他就是第一個進去的,居然就連那兩位排名要在他之前的弟子也沒有意見。

葉凡現在應當還是很有壓力的,畢竟所有人都在關注他,有傳言他的天賦太過驚人,就連宗主都驚動了,聽說也會來觀摩。

壓力山大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