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她如果對我好,為什麼還想要回我的護身符?那東西她都給了我了,就是我的,她為何覺得如今我安全了,護身符就該還給她?要不是我找借口拖延了還的速度,護身符早被她搶走了!」 雲若惜的聲音帶著聲嘶力竭,雙眼赤紅,就如同一頭瘋狂的野獸。

  • Home
  • Blog
  • 「她如果對我好,為什麼還想要回我的護身符?那東西她都給了我了,就是我的,她為何覺得如今我安全了,護身符就該還給她?要不是我找借口拖延了還的速度,護身符早被她搶走了!」 雲若惜的聲音帶著聲嘶力竭,雙眼赤紅,就如同一頭瘋狂的野獸。

「若惜,你……」玄尊向後退了幾步,目光中滿是震驚。

這樣的雲若惜,他是第一次見到,也超脫了他的想象,讓他的心頭像是被打了一棒。

雲若惜沒有看向玄尊幾人,她低低的冷笑道:「要不是她想要搶走護身符,還搶走了神君,我也不想害她的,玄尊他們已經告訴過我護身符的用途,我怎能再還給她?若是給了她,我之前所得到的好日子就都沒了……你們懂嗎?」

「若惜!!!」

凌尊從最初的震驚中回過神來,又聽到了雲若惜的這一番話,他鐵青的老臉上呈現出一抹怒容,身形一閃就到了雲若惜的面前。

他的兩隻手緊緊的按住雲若惜的肩頭,面容猙獰而瘋狂:「你告訴我,你剛才說的都不是真的,你才是諸天之主,你現在就告訴我!」

雲若惜閉上了雙眼,嬌軀顫抖。

在這神宮內,凌尊是待她最好的人,縱然這份好摻雜了許多東西,但曾經,也確實讓她嘗到過溫暖的滋味……

就在雲若惜將要開口的時候,凌尊突然哈哈大笑了兩聲,笑聲依舊瘋狂。

「其實你說也沒用,事實擺在眼前,我如何在相信你?雲若惜,剛才才是你的真面目?這千年來,你一直是在欺騙我們?」

可笑的是,他才不久前,還聲稱白顏連雲若惜一般的善良都沒有……

但現在,現實就如同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他的臉上,又腫又疼。

王的寵妃 雲若惜抬起淚目,死死的咬著蒼白的唇,聲音顫抖:「凌尊……我……」

「雲若惜,你知不知道你犯了多大的錯?我們把千年的時間都放在你身上,為了你,我們不惜強迫神君娶你,又殺害了白顏,現在神君不回神宮,白顏又是諸天之主,你知不知道,你會讓神界走向滅亡?」

凌尊緊緊的握著拳頭,他的聲音陰沉無比,卻透著沉痛與絕望。

「雲若惜,你就算死一千次,你都難以抹平這次的錯!」

神宮的其他人情緒也是異常的激動,一個個都恨不得將雲若惜誅之而後快。

而在此之前,他們還打算來妖城為雲若惜討一個公道,如今這麼快,就已經變了臉。

雲若惜迷茫的看著眼前這群人,她似乎怎麼也不明白,明明他們之前如此疼愛她,為何現在恨不得殺了她?

就算……這些人對她的疼愛摻雜了其他東西,但好歹也相處了千年之久,他們就真的對她沒有一絲一毫的感情?

就在千年前,他們做下決定要殺了白顏的時候,除了凌尊極其堅定之外,其他的尊者都思考了許久,才決定為了神界捨棄白顏。

為何換到了她身上,他們連思考都沒有思考,就要殺了她?

「凌尊,我沒有害過神界,我沒有,我只是害了白顏而已……」

她的一句而已,讓這些情緒還沒有冷靜下來的尊者各個都勃然大怒。 若不是他們身上都負了重傷,恐怕早已經對雲若惜出手。?隨{夢小◢.1a

偏偏到現在為止,雲若惜還不知道她到底犯了什麼錯……

「白顏是諸天的主人,你為什麼沒有告訴過我們?」玄尊差一點點,就控制不住自己,還好最後他止住了內心的暴怒,冷沉著問道,「你為何要冒充她?」

「我沒有……是她把我諸天給我了,那我就是諸天現在的主人,我沒想要冒充她……」

「呵,」玄尊冷笑一聲,「那我有沒有告訴過你,諸天此生只有一主?可你卻什麼都沒有說,我懷疑你的目的就是毀了我們神界!」

雲若惜懵了,愕然的揚起慘白的小臉。

她只是嫉妒白顏而已,從來沒有想過毀了神界……

是的,她嫉妒白顏。

明明他們青梅竹馬,為何白顏如此優秀,還能讓神宮第一強者收為孫女?而她,卻只能站在她的光壞之外?

神君喜歡她,妖帝暗戀她,神宮的人各個尊敬她……

而她,不但天賦不如她,就連外貌也不及,那些人只當她是白顏收留的丫鬟,從來沒有給過她什麼好臉色看……

直至凌尊他們發現了她之後,她在神宮的日子就變了,有些這些人的維護,其他人就不敢再放肆。

她為了不讓日子回歸到從前,才隱瞞了白顏送她諸天的事情,那她有什麼錯?

王妃是隻貓 「玄尊,我錯了,我知道錯了,你們原諒我好不好,」雲若惜爬到了玄尊的面前,哭的凄慘可憐,「我只是太嫉妒白顏了,才不敢將這些事告訴你,你們知道的,我一向沒什麼心機,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如果是以往,玄尊會對雲若惜的話深信不疑,可現在,當聽到她說到毫無心機這幾個字后,玄尊也僅是冷笑一聲,失望的閉上了眼。

見玄尊沒有理他,雲若惜又爬向了凌尊,抬手抓住了凌尊的衣袖:「凌尊,你一向最疼我,你不會忍心殺我的,對不對?」

「滾!」凌尊的眼裡已從最初的痛苦變為了冷靜,一腳將雲若惜踹飛了出去。

愛之深,痛之切,他太過於喜歡雲若惜,現在得知她的真面目后,才會如此憤怒,更是驚覺自己一直以來都被這個女人給甩了。

這讓向來孤傲的凌尊,如何能忍?沒有親手殺了她,也是因為她需要得到神宮眾人的評判才能夠死。

雲若惜被這一腳踹的渾身都疼,她吃力的抬起頭,眸光掃了一圈。

當看到那些原先疼惜她的人,都用極其陌生的眼光注視著她,她突兀的發出了兩聲笑聲,笑著笑著又哭了出來。

原來,這就是神宮眾人的嘴臉,她沒有利用價值了,就一腳踹開?千年來的疼愛,也不過是偽裝出來個她看的罷了……..

「呵呵,」雲若惜低笑了兩聲,強撐著爬了起來,她的目光緩緩的轉向了暖陽色光芒內的白顏,眼中難掩嫉妒之色,「白顏,其實你不應該回來的,你不回來什麼事都沒有,不過……你也得好好看看神宮這些人的嘴臉,畢竟……那也是你曾經生活過的地方。」 在說完這番話后,雲若惜的目光又轉向了身後的凌尊等人,諷刺的笑了兩聲。

「不管之前是不是我刻意引導,你們神宮都已經做出了傷害她的事情,別忘了,千年前,她就是被凌尊所殺,以至於肚子里的孩子也沒能活成,你以為她還能幫助你們神宮?可笑,哈哈哈太可笑了!」

凌尊的眼中冒出了怒火,厲聲喝道:「雲若惜,你閉嘴!」

雲若惜冷冷的一笑,緩緩的閉上了雙眼,她的睫毛都在微風中顫抖不已,凄楚可憐的神色也已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卻是一片苦澀與痛楚。

她知道,這一次,她失去了所有的東西。

地位,寵愛……還有他……

「白顏……」

玄尊有些尷尬,目光轉向了白顏,他躊躇了半響,才開口說道:「我們之前……確實在雲若惜的引導下做錯了許多事情,我們如今陳懇的請求你原諒,希望你能和我們回去神宮。」

他的眼中滿是內疚,只要一想到雲若惜所做的事情,他就忍不住恨得咬牙切齒,竟是有一種想要將雲若惜碎屍萬段的衝動。

不,即使把她碎屍萬段,也難以彌補她犯下的過錯。

白顏沒有反應,她的手牢牢的握著手中的護身符,面容上籠罩著一層暖洋洋的光芒。

見到白顏沒有搭理他,玄尊越發尷尬,他撐著傷痛的身體想要上前兩步,白小晨小小的身子已經擋在了白顏的面前,伸出兩條手臂,把她護在身後。

「你不許靠近我娘親!」

「我……」

「我娘親討厭你們,我也想要殺了你們!前世是晨兒還沒有出世,才給你們傷害了娘親的機會,這一世,有我護著娘親,你們誰也別想再動她!」

這一世,他拼勁性命,也斷然不再允許這些人傷她分毫!

小傢伙的臉上一片堅毅,明亮的雙眸中透著冷冷的光芒,警惕的盯著玄尊。

神宮的幾個尊者面面相覷,心中後悔不已,如果早知道白顏才是護身符的主人,那他們當年就不會阻止她與神君相結合,也不會……犯下彌天大錯。

更是讓神君恨了他們千年啊!

玄尊的心都在顫抖,痛苦難耐,他慘白的老臉轉向了白小晨。

這一刻,他就算再厚顏無恥,也無法說出一句話來。

當年,他們不但棒打鴛鴦,還打算殺了白顏,導致妖界聖獸為護她而死,她的孩子也是胎死腹中,而帝蒼……也因為她,身體受損,沉睡數百年之久。

發生了這麼多事,他們還怎祈求她的原諒?這些話,根本就說不出口。

「白顏,」凌尊眼眸暗沉了幾下,「我知道神宮帶給了你很大的傷害,但是,我希望你能為神界其他人考慮一下,只要你抵抗了大劫,讓神界安寧,我們幾個……願親自負罪!」

大劫將至,神界將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地,這是他遠遠不想看到的。

相比較神界眾人的安寧,讓他請罪算得了什麼?反正之前他就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 可惜,回答他們的依然是一片平靜……

自從拿到諸天之後,白顏就沒有再給他們任何一句回應,彷彿聽不到他們的聲音似得。

事實上,他們猜的並沒有錯,白顏此刻完全聽不到一點聲音,她的整個周圍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在那黑暗裡,伸手不見五指,黑的猶如深淵。

就在這時……

前方突然傳來一道光亮,她循著光芒前進,很快就進入了那亮光之中。

然而……在那亮光之中,乃是一片高樓大廈。

路上所行的女子穿著涼爽,歡聲笑語停不下來。

這是……華夏?

白顏一愣,這個地方,是通往華夏的道路?

難不成,諸天想要讓她去一趟華夏?

便在白顏的腦子有些懵的時候,她的腦海里響起了一道虛無的聲音。

那聲音在告訴她,若想要打開這護身符,必須得到一個東西,而那東西,則被她遺留在華夏了……

「為什麼偏偏是華夏?既然我本來就是神界的人,又為何會轉世在華夏?難道當年我能投胎前往華夏,也是因為諸天的緣故?只是那次我沒能拿回打開諸天的東西,所以必須再次回去一趟華夏?」

愛你如初 正當白顏沉吟之際,前方一道光芒涌了過來,暖融融的籠罩著她的整個身體……

……

妖城。

城門之外。

白小晨剛轉頭間,就看到白顏的身體在那光芒下變得透明而虛無,像是隨時都會消失,他嚇得小臉蒼白,急忙衝上去抱住了白顏的腰。

「顏兒,晨兒!」

白寧也看到了這一幕,大驚失色,她想要進入光芒當中,只是諸天似乎抵觸除了白顏與白小晨之外的任何人靠近。

哪怕她是白顏的母親,也被攔在了外面。

只是面對著白寧,諸天算是比較溫和了,並沒有傷到她,也不讓她進入這光圈當中……

「外婆,」白小晨扭過頭,看向白寧,「諸天好像要帶著我和娘親去一個地方,我們短時間內沒法回來,你要照顧好靈兒和天天,還有……別放過這些壞蛋,也別幫他們!」

「不!」

白寧的眼中露出驚恐,她幾次想要進入光芒之中,都被光芒排了出來。

淚水模糊了她的美眸,也讓她的身子輕顫不已。

「你們要去什麼地方?別走!你們別走!」

她的聲音帶著聲嘶力竭,想要伸手抓住白顏與白小晨,這兩人的身影卻逐漸的在她眼中消失……

夜空,再次恢復了寧靜。

紫雷消失了。

白顏消失了……

白小晨也離開了。

白寧的身子逐漸癱軟在了地上,緊緊的攥著地上的塵土,她的目光中逐漸出現了赤紅色的光芒,憤怒而冰冷的眼神轉向了神宮諸人……

就在這時,一道痛苦的怒吼之聲從妖城內傳了出來,繼而一道紫色的身影快速的從城內而出。

男人如同一尊妖神,妖邪尊貴,他的鳳眸慌張的四處尋找:「顏兒呢,顏兒去了什麼地方?你們告訴我,顏兒到底去了什麼地方?本王感覺到她回來了,可又消失了,她去哪兒了?」 並且,這一次,連契約的力量都已經不見了。

契約的力量消失,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她強行解除契約,還有一種……她不再了!

一想到不再了這三個字,帝蒼的心彷彿被一把劍給洞穿了,疼的鮮血淋漓,鳳眸中呈現出一片血紅。

「龍炎,你說,顏兒在哪裡?」

龍炎看著帝蒼,沉吟了半響:「我不知道,我們是眼睜睜的看著主人和太子消失不見的,我也不知道他們去了什麼地方。」

「消失?這天大地大,就沒有我帝蒼找不到的人!」帝蒼緊緊的握著拳頭,沙啞的聲音帶著霸氣與堅決,「你們立刻去通知國師,讓他來見本王!」

因為在這妖界內,能幫他找到白顏的,只有國師一人……

……

妖界。

滿地都為血色曼珠沙華。

在那花地之中,一襲雪色長衫,溫柔若仙的男子緩緩的抬起了頭,看向天空那一輪血色的月亮。

「看來是王后出事了……」

他輕輕抿了抿薄唇,寵溺的目光落向了不遠處的池水。

在那雪白色的池子當中,少女赤身裸體的泡在池內,聖潔的池水覆蓋住了她的身體,亦是為她潔白的肌膚更增添一層光輝。

「只要你在這裡呆滿四十九天,你體內的封印就可以解除,而且這裡也很安全,我也可以放心的離開……」

彼時,我們神界再會。

國師撫了撫衣袖,緩步而去,他漫步在花叢中的身影極為仙氣飄渺,讓人一眼就容易動情。

可此時……

在那池水當中的少女有些痛苦的斂眉,漂亮的小臉蛋兒在血色月光的映襯之下,更為蒼白。

解除封印的同時,她回憶起了太多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