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她的傷口要儘快處理,否則會造成大出血……」有個醫護人員好心幫忙包紮,不過被蕭伊敏大力推開,險些跌倒在地。

  • Home
  • Blog
  • 「她的傷口要儘快處理,否則會造成大出血……」有個醫護人員好心幫忙包紮,不過被蕭伊敏大力推開,險些跌倒在地。

蕭老夫人看得膽戰心驚,迅速走上前,「小敏,我是媽媽,你別再亂動了,趕緊讓醫生幫你包紮一下……傷口再崩開的話會有危險的。」

蕭伊敏回過神,認清眼前的人後便激動地說道:「媽,我就知道你會來見我的。你告訴爸爸,我不想再坐牢了,如果再把我送進那種鬼地方,我寧願去死!」

蕭老爺子的心裡猛地「咯噔」了一下,莫名覺得眼前這個女人好陌生。

東方玉卿眸光微閃,也算印證了自己的猜測。

只見蕭伊敏臉上裹著一層紗布,手腕上的血弄得渾身上下到處都是,整個人顯得狼狽至極。完全沒有了昔日的貴婦氣質,反倒像極了市井潑婦。

看到女兒變成這樣,又說出這麼不靠譜的話,蕭老夫人難免痛心疾首,連忙說,「你……你就別逼我跟你爸了,現在是法制社會,我們也是沒有辦法啊!」

別看老太太剛才還在秦菲面前哭鬧,其實她心裡跟個明鏡似得。她女兒在兩年前就接受了法律的制裁,怎麼能中途被赦免罪責呢?

蕭伊敏見蕭老夫人一副優柔寡斷的樣子,趁熱打鐵,「媽,你就去跟我爸求情,我可是你們的寶貝女兒……我要再被關進監獄可就真的暗無天日了。」

「反正你們不救我出去的話,我就不活了。你們就等著白髮人送黑髮人,讓人在背後戳脊梁骨吧!」

說完,蕭伊敏顫抖著伸出手,再次將手腕上的繃帶全部給拽掉了。

她很清楚,這是唯一逃離監獄的機會,否則之前的那些血就真的白流了。

東方玉卿眼中泛著涼意,覺得他還是低估了蕭伊敏。

以死相逼自己年邁的父母,還真是連眼睛都不眨一下,可見她這個人有多自私!

蕭伊敏見蕭老爺子也在,卻站在醫護人員的後面,多少有些失望。

不過她繼續刺激蕭老夫人,「媽,我這一次是真的不想活了,你們真的忍心見死不救嗎?當真不怕日後做噩夢?」

蕭老爺子神色突變,卻又不能當眾斥責口無遮攔的蕭伊敏。

倒是蕭伊敏諷刺地說,「爸,你怎麼站那麼遠,是嫌棄女兒給您丟臉了嗎?」

蕭老夫人急忙替老伴打圓場,「小敏,你誤會了,你爸這幾天心臟不好,血壓忽高忽低的,他其實很擔心你。」

「既然擔心我,就儘快想辦法把我撈出去。東方家是外人,這些年我跟東方溢的關係不好,你們又不是不知道……莫非就忍心看著我死在牢里嗎?」

「可是當初是你執意要嫁給東方溢的,我們勸你又不聽。」

「我這不是因為看上東方家族的顯赫地位嘛!我嫁給東方溢之後,肚子也不爭氣……原本想母憑子貴的,結果我什麼好處都沒得到,現在他們還一心向著秦菲。要不是那個小賤人,我的睿兒怎麼會不認我這個母親?」

蕭伊敏這麼一席話,簡直是愚蠢至極,蕭老爺子和蕭老夫人的臉色頓時變得慘白。

兩人歉意地看向東方玉卿,覺得他們的女兒怎麼會變成這樣?

當初分明是她跟蕭景睿和白倩倩聯手算計了秦菲那丫頭,還蓄意拿刀戳向秦菲的腹部……若不是東方玉卿及時擋了一刀,那可是一屍三命啊!

好在東方溢不在,否則還不知道該怎麼收場。

眼看著兩個老人沒有要救她出去的意思,蕭伊敏掙扎這要下床,向牆壁撞去,「你們如果不管我的死活,那麼我只能再去死一次。」

「小敏,不要啊!」

蕭老夫人大驚失色,見蕭伊敏真的撞了牆,額頭上也滿是鮮血,嚇得趕緊抱住了蕭伊敏。

「媽,你們要是不想辦法把我救出去,就讓我撞死算了!」蕭伊敏為了演的逼真,一副要視死如歸的架勢。

蕭老夫人被蕭伊敏的舉動嚇壞了,連忙答應下來,「好,我們想辦法,只要你不尋死覓活的,媽媽就是砸鍋賣鐵也會託人把你弄出來。」

蕭伊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整個人由著蕭老夫人摟在懷裡,眸底閃過一抹稍縱即逝的譏諷。

她這個母親還真是愚蠢!

蕭老爺子恨鐵不成鋼地看向老伴,「你這是做什麼? 原來是惡魔啊 早在兩年前就已經判刑了,如果能想到辦法的話,當初也不會眼睜睜地看著小敏去勞改啊!」

「老蕭,我也知道自己有錯,但我實在無法接受失去女兒的痛苦……你趕緊出去求求秦菲,讓她想辦法放了我們的女兒。」

「瞎胡鬧!」蕭老爺子顯然被氣得不輕,額頭上青筋暴起,就連垂在身側的手也緊緊地攥成了拳頭。 屈創勉強在虛空穩住身體,他沒有回應胡貴等人的問話,而是突然抬頭看向前方。

看的是九月城,又好像看的是九月城背後虛空,虛空深處的某一個世界,某一個地方。

「對不起。」屈創突然輕喃。

胡貴等人都能聽得清楚,但知道這一句對不起絕對不是對他們說的。

「小心……」屈創突然大吼,竭盡全力,似乎想提醒小心某個人,然後小心之後是什麼他說不出來,他突然抱頭,痛苦無比,身體無法再維持就從虛空掉下去。

胡貴四人身形一閃就要去接屈創,但他們很快就發現屈創消失了。

「咦?」

胡貴四人雙眼一下子眯了起來。

之前蕭準的屍體是他們丟入虛空,消失時他們沒有看出什麼。

但現在屈創好像還沒有死卻突然消失,是屈創的手段?剛才的一切是演戲,是為了脫身?

嗖嗖……!

胡貴四人飛身閃動站在了屈創消失的位置。

沒有任何發現。

他們不甘心,聯手出手,殺招席捲,如果屈創是施展隱身術的話這等殺招席捲之下絕對會被逼出來。

可是屈創沒有出現。

「奇怪……」胡貴四人感到奇怪,怎麼也無法找到屈創。

找了一會,四人重新聚在一起,對視了一眼后突然全速朝九月城的方向飛射而去。

穿書後我成了攝政王的心肝 先是蕭准,再是屈創,他們知道有人暗中針對了。

屈創的突然消失確實可疑,然而他們現在當務之急就是先回到城裡,只有活著回去才有可能找出屈創消失的原因,找到是誰針對他們。

如果死了,那一切都沒有意義。

方昊天暗中跟著,見他們突然全速回城,忍不住暗暗點頭。

胡貴四人的實力與機智,確實讓人放心了。

當然,前提就是要揪出九月城那隻深潛的黑手。

「我成功殺了伊丹,讓那黑手感到不安了。如果我還活著,他還會忌憚我的實力而不得不繼續潛伏,但我死了,他的不安就會讓他鋌而走險,畢竟城主和薛總管的實力並沒有凌駕於所有虛空神之上的實力。」

「現在蕭准和屈創的出現便是蛇出洞的前跡了。」

「但從屈創的情況看來,他肯定是被什麼秘術控制了。」

方昊天整個人與虛空融合,魂幻界是越來越神奇了。

一路跟隨,直到胡貴四人平安回城後方昊天才放心,身形一閃便坐在了城牆之上,但沒有人能夠看得到他。

他的面前,屈創暈迷而睡。

方昊天看著屈創,在苦思著。

控制屈創的手法很高明,明知道是一種靈魂手法,然而方昊天竟然都感到束手無措,似乎這種手法並非是他現在的能力所能解開。

但屈創還活著,又有心將某人供出,這可是最好的機會,方昊天希望從屈創這裡找到突破口。

相顧時光里 「你是誰……唐龍?你,你……」屈創突然醒來,看到方昊天時先是一驚,隨後更加震驚的從地上跳起來。

他的胸骨雖然碎了,但他可是虛空神的存在,這點骨頭碎了並不算是什麼致命傷。

「我沒死,很意外吧?」方昊天笑道,「以你的聰明,想必現在就能猜到我為什麼假死了。」

屈創身軀微震,再度坐下,然後他沉默了下來,徑自就進行療傷。

方昊天見此他閉上眼睛在一旁候著,沒有阻止屈創療傷。

許久后,屈創突然說道:「看來你們已經察覺到了什麼,但我幫不上你們的忙。」

方昊天搖頭道:「只要你有這樣的心就等於幫到忙了,如果我能解開控制你的靈魂手法,想必我就能夠知道那道背影是誰。」

屈創猛地一震:「你見過背影……」

話沒說完,就痛苦抱頭,很明顯背影對他來說都是禁忌。

但方昊天卻從蕭准死前的靈魂記憶中看到了那道背影,道:「我知道你們也從來沒有見過他,見到的只是背影,所以你們就算能說估計也說不出什麼,想查出那背影是誰,解開控制你的靈魂手法是一個機會。」

屈創漸漸平息,他沒有說什麼,但他輕輕點頭,顯然是贊同方昊天的話,可見他真的想擺脫控制了。

見屈創如此,方昊天更加有了信心,道:「你剛才點頭時並沒有任何痛苦,可見控制你的手法只限你不能說一些不能說的話,並沒有完全控制你的意志。」

屈創再度點頭。

「這算是破綻?」方昊天心裡驟動,一縷靈魂力滲入了屈創的腦海中。

屈創猛地瞪大雙眼,因為他在腦海中竟然看到了方昊天。

「我需要你的配合。」方昊天有了頭緒,「過程你可能會多次承受痛苦,或是說你極有可能因此死去,但能成功的話我就能破開控制手法,甚至從此手法查出更多的東西來。你,肯真心與我配合嗎?」

屈創再度點頭。

「很好。」方昊天道,「現在你嘗試著說一些你不能說的話,記住,只需要嘗試就行了,不要強行說,我們慢慢來。」

屈創靜默小會後突然開口,想說他不能說的事。

世子很皮 但他的嘴剛張開,一個句字都還沒臁出來就痛苦抱頭,嚇得他不敢再多說一個字。

方昊天在盯著屈創靈魂深處的那一團混沌黑霧,就在屈創剛才想說什麼時,有一縷黑霧飛射而出擊中了屈創的大腦一條細小的神經。

「高明啊!」方昊天忍不住驚讚,這絕對是他見過控制人的最高靈魂手法,比他會的還要高。

但方昊天並不會因此氣餒與放棄,因為手法雖高但他現在面對的只是施此手法者留下來的殘識,並非是本人。

「再度試試。」方昊天考慮許久后再度開口。

屈創臉上雖有驚色,但他還是配合了。

方昊天第一時想阻止那混沌黑霧擊打屈創的大腦神經,但還是慢了。

「並不是固定攻擊一個點,這黑混沌黑霧仿若自有靈智……」方昊天細細分析著,也給屈創恢復。

現在方昊天就在屈創的靈魂中,所以屈創的痛,方昊天能感受得出。

等屈創恢復后再來。

方昊天和屈創聯手配合,不斷嘗試。

一個月後。

「嗤!」

一道繼小的劍光突然先一步擋住了混沌黑霧的攻擊。

「繼續……」

方昊天大喜,他終於看出了混沌黑霧的規律了,只要屈創不受到痛苦襲擊他就能夠將話說出。

「八角巷!」屈創終於說出了這三個字。

顯然對屈創來說,這三個字是最重要的,所以他在配合中一直都想說這三個字,現在終於成功了。

「嗡!」

混沌黑霧突然炸開,顯然屈創說出這三個字讓混沌黑霧覺得他已經完全背叛,所以要來殺屈創的靈魂。

方昊天早就有防備,靈魂凝聚大手,將混沌黑霧抓住。

但還是低估了混沌黑霧。

突然有一縷黑霧從方昊天的手指縫裡滲出化為了利劍。

「嗤!」

屈創的大腦有七條神經斷開。

屈創當則就撲倒在地,變成了沒有思想但還沒著的人。

「可惡。」方昊天憤怒,瘋狂煉化這團黑霧,但煉化后發出黑霧沒有任何意識殘留。

如此一來,屈創付出了變成白痴的大代價,只給方昊天換來了三個字的收穫。

但這三個字很重要。

「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接回這七天神經讓你醒來。」方昊天對屈創道,「如果我能查出那背影是誰,將這個潛在九月城的黑手除去,你屈創居功至偉,是九月城的大恩人。」

方昊天將屈創暫時收進劍世界中,然後他飛身回城。

他直奔八角巷。

很快,他站在了八角巷的巷子口。

巷子很幽深,簡直不見底。

當然,這隻對於目力的說法,像方昊天的靈魂感應力,三千米長的巷子還不算是什麼距離。

「這條巷子是什麼秘密?」方昊天舉步走進去,走的很慢,就跟普通人一樣,而他的靈魂感應力一直專門籠罩這條長巷,觀察著住在這條長巷中的任何一個人。

「嗯?」

方昊天突然停下,他站在了一間小院子的大門口。

這家小院子沒有人居住,但方昊天卻看到了小院子一個很隱秘的地窯里有一個他很熟悉的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