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好。」

  • Home
  • Blog
  • 「好。」

江遠彥往上拉了拉被褥,確認已經將人牢牢的裹住,這才開口道:「從前有一個公主,長得非常非常漂亮…..」

「這個開頭有些奇怪。」顧南靈皺眉道。

江遠彥置若罔聞,繼續道:「她有一個繼母,繼母手中有一面鏡子,鏡子可以知道很多事情……」

“這個我知道!魔鏡魔鏡,誰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顧南激動的搶答。

江遠彥停下說話,靜靜的看著她。

察覺到江遠彥的視線,顧南靈委屈的噘嘴,「你講得一點都不好玩。」

「那你還聽不聽了?」

「聽!換一個故事吧!小紅帽的故事!」

「…….好。」

江遠彥組織了下語言,再次開頭,「很久很久以前,森林裡住著一個漂亮聰明的小女孩,她……」

「怎麼開頭都是一樣的?」顧南靈無情的吐槽。

江遠彥面無表情的看著她,不說話了。

見狀,顧南靈連忙道:「你說你說。」

江遠彥繼續道:「這天小女孩的奶奶外出,留下小女孩一個人在家,奶奶走的時候,千……」

「她肯定不會被大灰狼吃掉,因為她是主角。」

「……大灰狼敲門的時候,發出了奇怪的聲音,小紅帽……」

「大灰狼真蠢啊!」

「閉嘴!」

「可是……」

「還聽不聽了?」

「聽!」

一縷陽光,懶懶散散的灑在床位,凌亂的被褥,遮擋住糾纏著的兩人。

顧南靈覺得很熱,那種人像是從身體里發出來,不斷地迫使她放鬆自己的身體。

然而炙熱感並沒有消散,漸漸的,顧南靈只覺得越來越熱。

艱難的睜開眼,顧南靈看見那張放大的臉。

江遠彥怎麼會在這裡?

顧南靈疑惑的想著這事,手卻情不自禁的伸向江遠彥。

然而她的手抬到一半,卻被束縛住。

江遠彥將她摟在懷中,順帶的兩隻手也給困在懷中。

顧南靈張了張嘴,發現自己竟然無法發出聲音。

她艱難的推了下江遠彥。

江遠彥悠悠轉醒,對上顧南靈目光的剎那,變得溫柔。

「怎麼樣?還不舒服嗎?」江遠彥問。

顧南靈點頭,將頭靠近他的脖子。

猶如一團火的靠近,讓江遠彥愣了下,反應過來,連忙坐起來,抱著顧南靈往外走。

顧南靈雙手無力的搭在她的脖子上,整個人全靠著江遠彥的力道托著。

恍惚中,顧南靈聽見了林靜和洛安寧的聲音,但是那樣的清明並沒有持續多久,顧南靈很快又失去了意識。

身體猶如在海上,小白兔,她自己無法控制。

雜亂的聲音,一直從耳邊傳來,但是顧南靈卻聽不清她們在說什麼。

也不知過了多久,顧南靈突然睜開眼。

昏黃的陽光,擾亂了顧南靈的思緒。

「醒了?」

「醒了!」

「真的醒了!奇迹啊!」

「快!檢查其它的生命體征!」 「我早看過了。」

「不、不可以……」

可由不得她,封晏直接將她打橫抱起。

「抱住我的脖子,免得摔下去,不為自己着想,也不為孩子着想了嗎?」

她聽到這話,羞恥的面色漲紅,可是真的怕摔倒,只好勾住了他的脖子。

封晏眸光黯淡了一瞬,看來她真的很在乎陸昭的孩子。

封晏先把她放在沙發上,擦拭乾凈換上衣服再抱上病床。

他也簡單的換了一套休閑寬鬆的衣服,上身是淺灰色毛線衣,下身是修飾腿型的休閑風褲子,穿着拖鞋,整個人顯得散漫隨和了很多,身上散發着矜貴而又慵懶地氣息。

他拿來藥膏:「我給你上藥。」

「我可以自己來,男女有別!」

「跟哥哥害什麼羞?聽話,況且都看過了。太瘦了,硌着手疼。」

「你……」

她漲紅臉,一時間都不知道如何反駁。

看她氣得腮幫子鼓鼓的,他突然覺得生活充滿了樂趣。

「乖。」

隨即,他語氣一緩。

短促的一個字,讓唐柒柒的心臟都漏掉一拍。

這話,像是消失后媽媽勸自己喝葯打針一樣,語氣輕柔溫暖,如風一般。

她感覺自己要被蠱惑了。

她一言不發,任由封晏給自己上藥。

封晏看着她添的那些新傷,有些心疼。

指尖溫熱,藥膏冰涼,一點點暈開。

他的動作說不出的溫柔。

突然,封晏開腔,打破沉默。

「為什麼替時清靈做人質?」

「我……」她一時間回答不上來,總不能告訴他,因為時清靈是他最愛的女人,所以自己不想她出事吧?

她不能讓封晏知道自己的心意,不想給他帶來任何困擾。

「我這樣做,你就欠我一個很大的人情。以後,我可是要討回來的。萬一你要欺負我的寶寶,欺負陸老師怎麼辦?」

「你……只是為了讓我欠你人情?」

他神色頓時複雜起來。

讓他欠一個不得不還的人情。

「對……對啊……」她心虛的垂眸,不敢和他對視:「我救了時清靈,你肯定很感謝我。以後也不好意思為難我了!而且時清靈可比我嬌氣多了,我身體強健,我活的勝算大一點……」

「夠了,唐柒柒。」

她的話還沒說完,封晏直接打斷。

「你怎麼了?」

她愣住,有些不解。

他快速斂去所有的負面情緒,面上平靜無波,神色淡然。

「你的人情我記下了。」

他淡淡的開口。

表面穩若泰山,內心……波濤洶湧,恨不得直接堵住她的嘴巴,狠狠地吻上去,給她一點懲罰。

「以後你的事我都會幫,不需要費盡心思的想要我欠下什麼人情。」

「啊?真的假的?」她愣住,什麼時候封晏變得這麼好說話了?

「為、為什麼呀?」她有些疑惑。

「你現在是我的妹妹,是封家的養女,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一覺得,我還能不管你嗎?」

「說的也是哦。」

封晏就算不喜歡自己,但是為了整個封家的顏面,還要顧全老太太,都會善待自己的。

聽到這話,她鬆了一口氣,以後說不定相處的會融洽點。

。 霍老太太深視著霍辰燁半晌,兒子是自己養育而大的,但此刻她真看不出他的話是真是假。

她轉眸,將信將疑地問顧汐:「真的是這樣嗎?」

顧汐目光微微閃爍,昨晚事情的真相,她暫時還不能說。

所以,只能先瞞著老人家了:「是的,對不起,老太太,我剛才沒有明說,只是怕您誤會我和辰燁共處一室,會有什麼。」

別怪她為老不尊,她現在倒是希望他們倆有些什麼!

他們倆要是結合了,那就皆大歡喜。

霍老太太深深嘆了一口氣。

罷了,年輕人的情感糾葛,她想摻和也摻和不了。

「小汐,剛我剛才語氣太重,是我對不起你。」

顧汐連忙搖頭:「老太太,沒關係,您也是關心我們。」

「你和孩子們,今天就搬走嗎?」霍老太太心裡多少仍存一絲希望。

太太心裡仍存在希望。

顧汐:「老太太,我決定好了。」

霍老太太扶住額,悶聲悶氣道:「好,搬吧搬吧,你們的事,我不管了,華嫂,扶我回房間休息吧。」

她昨晚一夜未睡,現在是又累又乏啊。

顧汐深深地鞠了一個躬:「老太太,以後,您要多保重身體,如果您想孩子們了,儘管給我打電話,我會把他們帶回來陪您玩,陪您聊天,如果有什麼是需要我的,也儘管找我,我一定會儘力辦到的。」

霍老太太瞧著顧汐這副恭敬乖順的模樣。

內心複雜。

「好好照顧安安和希希,你記住,你是孩子倆的媽媽,你要做好他們的表率。」她意味深長地叮囑。

顧汐聽得懂老太太話里的意思。

她昨天要求自己,跟霍霆均劃清界線,否則,她便會出手爭奪倆個孩子的撫養權。

「老太太,我會謹記您教誨的。」她鄭重地道。

「媽,小汐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媽媽,這一點您完全可以放心。」霍辰燁開口幫她說話。

霍老太太看了眼兒子,又看看顧汐。

她叮囑霍辰燁:「你和小汐這婚雖然結不成,但孩子們是你親生的,她也是你孩子的母親,他們搬出去,你要好生照看著,不能讓他們在外面顛沛流離,知道嗎?」

霍辰燁:「媽可以放心,我知道怎麼做的。」

霍老太太頜了頜首,對顧汐說:「我就不送你們了,早飯都備好了,你們吃過之後,再去吧。」

顧汐低頭:「謝謝老太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