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好!」陶兒享受的鬆開懷抱,江問面色平淡的向著貂蟬點點頭,接著便離開此地。

  • Home
  • Blog
  • 「好!」陶兒享受的鬆開懷抱,江問面色平淡的向著貂蟬點點頭,接著便離開此地。

貂蟬神色極其複雜,暗自咬著朱唇,「老爺,妾身……」

房舍之中,江問和張仲景各自泡在木桶之內。

張仲景嘆道:「一路走來我所見的家僕儘是不足以自立,連七旬老翁都能看見幾個。」

「我家夫人心善,若是放任這些人不管遲早餓死,就都帶回了府中,平日里幫著打理府中景緻。」

「夫人心善啊。」張仲景說道。

「呂大人,老爺正在裡面沐浴,不能進去!」

「我跟他什麼關係,你府中上上下下誰不知道,再說我跟他都是男人,又會不掉塊肉!」

「砰!」

「宛城安定了就跑回來,把伯符一人丟在那,你這回可真是心善!」

呂蒙其中一條胳膊裹著麻布,吊在自己脖子上,右手拿著剛剛廚房裡搶的雞腿。

四隻眼睛看著自己,呂蒙看了眼江問和張仲景,默默的吃了口雞腿。

空氣一片安靜。

「吐。」一塊雞骨頭吐在了地上。

「出去!」江問陰沉著臉。

「哦,打擾了。」呂蒙立刻轉身就帶好了門,「什麼興趣啊,居然找個男的一起洗澡,你府中又不是沒有姑娘!」

呂蒙故意說的大聲,江問只能苦笑。

「這個潑皮是誰?」呂蒙剛出去,張仲景便出聲問道。

「一位將軍。」江問站起身,迅速走向屏風之後換衣裳。

「還有這麼不講禮數的將軍?」

偏廳之內,筵席之上擺放美酒與佳肴,陶兒攙扶著江浩,坐在了江問的左下側,自己坐於江問右側。

「貂蟬呢?」江問詢問道。

陶兒說道:「姐姐說她的身體不舒服。」

江問說道:「酒宴過後我單獨去找他。」

「諸位,今日之宴只為接風洗塵,簡單樸素點便好。」

酒宴過後,陸敏告辭了江問,拍著呂蒙的後背,嗔怪的說道:「身上帶著傷還喝這麼多酒!」

「嘿嘿嘿,帶著傷怎麼了,看我今晚回去照樣把你給辦了!」

陸敏臉色通紅,在呂蒙耳朵一扭。

「疼疼疼,夫人!」

「要生孩子那也得傷好以後!」

月色朦朧,江問端著飯菜來到西院貂蟬的房舍前,看著遠處亭台一道倩影坐在內。

江問默不作聲的走過去,貂蟬立刻回神向著江問行禮,「妾身見過老爺。」

「吃點吧,我知道你身體並無大礙。」江問將餐盤放在石桌上,「都是陶兒幫你煮的。」

貂蟬嫵媚動人的身影,在月色之下有著凄涼的美,「老爺對妾身是不是一直都有著偏見。」

「是。」江問平淡的說道,將碗筷放好,「吃完后叫下人收拾就行。」

貂蟬玉指緊握,忍不住的說道:「是因為妾身的身份?妾身是與呂布有夫妻之名,卻從未有過夫妻之實!」

江問默不作聲,貂蟬美目死盯著江問,咬著字說道:「老爺可曾對妾身動過情!」

「你的美貌聞名於世,」江問看了眼貂蟬,「而我也很高興,能夠得到這麼美麗的佳人。」

「那為何老爺如此怠慢妾!」

江問近前了一步,貂蟬嬌顏突兀的酡紅,美目看著自己老爺俊逸的臉,有些慌亂,心中一陣陣特殊的暖流經過。

小姝躲在柱子后,死盯著兩人的舉動,「小姐貼上去,貼上去!」

耳朵染上一片紅色,江問輕聲細語的說道:「因為你不是江家的人。」

心裡的那份律動的情愫,如被潑了冷水瞬間冷靜下來,水靈的眼睛漸漸有了霧氣。

江問說完轉身便離去,留下貂蟬一人帶著凄美的笑,「江長蘇,既然如此為何要來娶我!」

張仲景站在門口,看著江問從西院回來。

「見過先生。」江問行禮說道。

張仲景還禮,「明日我便要啟程上路。」

「這麼快,先生不多住幾日?」

「不必了,此事刻不容緩,」張仲景說道,「這些醫書我留在這裡,裡面有我遍布各地醫者得來的藥方,還有我自己所著,好好替我存著,待我回來。」 錦衣見杜夫人過來相扶,說道:“夫人與公子對我有救命之恩,也不知我此生能不能報答一二,這一拜自然是要的。”

吳夫人見她懂得知恩圖報,自是喜歡,扶她起來後招呼錦衣坐。看着吳夫人就座,錦衣卻沒依言坐下,而是說道:“夫人,眼下我的身體已經恢復,今天是想拜謝了夫人之後離開的。”

吳夫人一聽錦衣要走,說道:“你如今還沒有恢復記憶,這麼出去的話,預備去哪裏?”

“這個……”錦衣支吾道,“走到哪裏算哪裏吧。夫人和公子救了我的性命,我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報答了,怎麼還能夠在府上白吃白住。”

偏就不談愛 吳夫人笑着搖頭道:“雖說我們家不是什麼大富大貴的人家,可也不至於會計較多一雙碗筷。你就安心地待在這裏好了。況且你一個姑娘家就這麼出去,孤身一人,舉目無親的,能去哪裏?要是出了什麼事,那我們不是白救你一場。我跟錚兒已經商量過了,既然救了你,自然是救人救到底,等你恢復了記憶之後再送你回去。”

“可我就怕一輩子都記不起了。”錦衣沮喪地道。

“程大夫不是說也有可能很快就能恢復的嗎?你就不要太心急了。”吳夫人安慰道。

錦衣很感激吳夫人的善意收留,聽她再三勸自己,也就放棄了原本的打算,心想就再等等吧,但願能夠快些恢復記憶。從吳夫人屋裏出來,走到庭院裏,看着一池被冷風吹皺的池水,想到還要繼續在這裏白吃白住,心裏總感覺不安。

“娘。”

隨着一聲嬌脆的聲音,吳夫人的屋裏進來一個柳眉杏眼的俏女郎。一見吳夫人便走到她身邊。親熱地替她握拳捶背道:“娘,我回來了。哎呀,累死我了。娘你瞧我多孝順,一回來就來伺候娘了。”這名少女就是小芙口裏說起過的吳夫人之女,吳錚的妹妹吳綺簾。

“你呀,嘴倒是甜得跟抹了蜜似的。”吳夫人橫了一眼女兒,笑嗔道,“什麼時候你能給我安分一點,一個姑娘家,整天就知道往外跑。”

吳綺簾停了給母親捶背的手。走到椅子上一屁股坐倒了道:“娘你又來了。對了,剛纔出去的那個是誰呀?難道就是哥救回來的那個女的?”她過來的時候正好遠遠的看見錦衣出去,所以只看到了她的背影。見母親點頭。她當即秀眉一挑道,“娘,既然她都已經醒了,幹嘛還不讓她走人?”

吳夫人微微搖頭道:“我跟你哥是打算送她回去,只不過卻不知她家住哪裏?”

吳綺簾奇怪母親爲何會如此說。脫口而出道:“娘你是糊塗了吧,一問她不就知道了?”

吳夫人搖頭道:“你這丫頭,說話總是沒大沒小的,你真當你娘老糊塗了?我們是問了,只不過她此番大難不死,好不容易醒過來了。沒想到卻什麼都不記得了,連自己的名字都忘了,哪裏還知道家住哪裏。”

“啊?有這種事?”吳綺簾驚訝地睜圓了雙眼。想了一回又道,“娘,該不會她是故意的吧,想賴在我們家白吃白住。”

吳夫人沉吟了一會兒道:“我看不像這種人。況且程大夫也說了,因爲她的頭部遭到了強烈的撞擊。所以變成這樣也是極有可能的。”

吳綺簾聽後,撇了撇嘴不滿道:“那她要是一直記不起來。娘和哥難道打算養她一輩子?”

吳夫人搖頭道:“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她現在這個樣子,又怎麼放心她一個人出去。”

“娘,你們在談什麼?”吳錚進來時看見妹妹難得靜下來跟母親坐着聊天,笑道,“今天怎麼這麼難得?乖乖地坐着了?”

吳綺簾見兄長進來,喜笑顏開地站起來,過去一把拉住了他道:“我這不是在等哥你回來嘛。”然後把他拉到了座位上。

“娘,你跟長生叔說說吧,不要我每次一去藥鋪幫忙,他就急着把我打發回來。 撒旦熾情:女人,愛我敢不敢? 有時候我看他挺忙的,不忍心,所以纔想着爲他分擔一些。”吳錚無奈地道。

吳夫人卻笑道:“那是他疼你。好了,我會跟他說說的,不過我也保不準他就會聽進去。”

一旁的吳綺簾聽到這裏,嘟着小嘴道:“真不明白長生叔叔究竟是怎麼回事,也沒見他這麼疼我,難道就因爲我是丫頭,他就要另眼相看嗎?等我看到他一定好好跟他理論理論!”

吳夫人和兒子見吳綺簾又來爭風吃醋,相顧一笑。

次日,錦衣早早地起來梳洗過後,就出了門。尋到了廚房的小院時,看見一個丫頭正往井裏打水,她趕緊搶上去幫忙。那丫頭和錦衣一起提上水來後,看向錦衣道:“你是我家公子爺救回來的那位姑娘嗎?”

錦衣點頭道:“是。請問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我正好閒着,有什麼需要你儘管說。”

那丫頭聽錦衣這麼一說,也就不客氣道:“那要不你來幫忙洗菜吧。”

錦衣點頭,跟着這丫頭走到早已準備好的一盆清水前,撩起袖子就麻利地動起手來。洗完菜,放進籃裏瀝乾水,然後將洗乾淨的菜蔬送進了廚房。

廚房裏的廚娘正在忙着煮飯做菜,倒也沒空來看錦衣。錦衣放下菜,見眼下廚房裏自己一時也插不上手,遂走了出來。看見廚房外靠右手邊的牆側堆着一大堆木柴,那丫頭看錦衣看向那堆木柴,隨口道:“劈柴的王大叔家裏有事回去了,所以這兩天竟堆下了這麼多柴沒劈。”那丫頭隨口道。

錦衣聽完,二話不說,走到柴堆邊,找到斧子,就坐在木墩上劈起木柴來。

“呀,你怎麼劈起柴來了?”那丫頭見了道,“這種事情等王大叔回來讓他做好了,你一個姑娘家怎麼幹得了。”

錦衣卻向她笑笑道:“沒事的,你不用管我,你去忙好了。”

那丫頭見錦衣堅持,也就不再勸她,轉身走開了。

這一日,吳錚去母親屋裏,在院裏看見了小芙,遂問道:“你怎麼會在這邊?不是讓你照顧那位姑娘的嗎?”(晚點還有一章) 陶兒幫著江問整理衣衫,「公子此次回來要待多少時日。」

「前方戰事緊急停留不了多久,我回來是要去訪問一人。」

「很大的官嗎?」

「現在只是一介草民。」

陶兒嬌笑道:「什麼草民值得公子親自下顧。」

「諸葛孔明。」

江問送別了張仲景之後,一路來到了校事府,一眾校事向著江問作揖行禮,「恭迎大人!」

「傳喚田七,賈六來見我。」江問走到案台前坐下。

兩位校事單膝跪地,「參見大人!」

「你二人立刻收拾行李啟程,鄧縣有一人名為于吉,此人在鄧縣一地傳教,現已經頗有威望,我不希望看見第二個張角,另外嚴查當地縣令。」

「是,大人!」

「另外我吩咐的東西。」

田七拿出竹簡放在江問案台上,「已查明諸葛亮今日與黃家來往密切,這是諸葛亮今日出行圖及交友。」

江問看著圖冊,「這幾人是?」

「諸葛亮的好友,徐庶,崔州平。」

江問點點頭,「百官最近有何異動?」

賈六彙報道:「近些日子以董承為首的一眾漢臣面見天子極為頻繁,其中包括楊太尉,京兆尹司馬防,長水校尉種輯、將軍吳子蘭、王子服等一眾官員。」

漢獻帝這是要衣帶詔啊!只不過這求助的是曹操還是劉備?漢室早已經丟了神器,這些老臣大多迂腐不堪,只是為了努力恢復一個殘破不堪的朝代。

不過想想西晉,八王之亂,五胡亂華,比之東漢末更加的黑暗動蕩,毫無疑問的失敗朝代。

「加派校事盯緊這些官員,如今丞相征戰在外,這些老臣難免會有所異動,有重大要事可報於尚書。」

江問的心中還算是輕鬆,畢竟此番征戰的是偽帝袁術,這幫大臣再想恢復漢室也絕不會相幫袁術,要是劉備或者曹操的話,那這些大臣可不會這麼坐著了。

萌寵小助理 江問放下了這件事,畢竟秋後算賬也得等丞相歸來,還是先將注意力轉向了諸葛亮。

黃家與蔡家是親家,蔡家老爺子被孫堅兒子氣死,為孝道應當守孝三年。

諸葛亮本應早與黃月英成親,恐怕也因為此事耽擱了,如今停留的話興許還能趕上二人的大婚之日。

江問離開了校事府,回到江府,門口已經停留好了馬車。

陶兒掀開車簾,「公子快些!」

江問點點頭,坐上了馬車。

「老爺夫人坐穩了,駕!」李二嘴裡一聲呼嘯,馬鞭一抽。

陶兒掀開車簾,看著街道,「公子我們去外面哪裡玩?」

總裁賴上我:老婆請笑納 江問捏了捏陶兒的嬌鼻,「昨天不是說了嗎,隨我去拜訪一個人!」

「公子這麼大個官,為何不讓他來拜見?」

江問說道:「此人心高氣傲,卻龍躍鳳鳴,得一卧龍之聲,旁人對其極其不屑,但只有真才實學之人,才能知曉這人非同一般。」

陶兒大眼睛閃爍,「那這人與公子比如何?」

「差距如星芒比之皓月。」

「我就說嘛,公子比那人有才多了!」

「我是星芒,他是皓月。」

臣本布衣,躬耕於南陽,苟全性命於亂世,不求聞達於諸侯……

一首出師表寫出漢丞相諸葛亮畢其一生的抱負,與未達心愿的不甘還有對劉備的忠誠。

是的,是對劉備的忠誠。

諸葛亮其實並不忠於漢室,身負滿才卻隱於南陽,劉備三顧茅廬之後方才請他出山,在他看來天下並不重要,他只想尋得一位能夠寬己待人的明君。

劉備命隕之後,所著之作也多是提及先帝,這也正好說明他忠的是劉備,窮極一生想要完成的也是劉備的心愿。

後世劉備印象給人就是偽君子,但他們不知,被描繪的其智近妖得諸葛亮不也被劉備控的死死的。

就光是這馭人之術,便已經是最不容小視的梟雄,一個織席販履的身份,卻能成為蜀漢的開國皇帝,這可不僅僅是運氣所致。

山村小道氣候宜人格外舒適,第一次出門遊玩,陶兒一路開心極了,四處採摘野花,想來悶在府里太久。

江問看向旁邊一位耕地的老人,「老人家,請問諸葛孔明所居之地在哪?」

「諸葛孔明啊,你往前面走個一兩里路,不過那小子時常吹捧自己,心高氣傲的很,你要是去了多半要吃閉門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