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如果是那樣,你恐怕就要失望了。」冰火劍王頓了一下,繼續道。

  • Home
  • Blog
  • 「如果是那樣,你恐怕就要失望了。」冰火劍王頓了一下,繼續道。

「失望?這是什麼意思?」周雲峰不解的問道。

周雲峰雖然更希望知道冰火劍王當初是怎麼得到異火的,但是他非常清楚,除非冰火劍王自己,否則他是不可能知道的,所以他此時心中所想也確實如冰火劍王所言,是在想冰火劍王所得到的異火叫什麼名字。

「原因很簡單,這朵異火在聖元界的歷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換句話,本座所得到的異火是一種新出現的地異火!」冰火劍王臉色突然變的肅然起來,正色道。

「新的地異火!」周雲峰的恐怕猛然一縮,失聲道。

聖元界存在了不知道多少歲月,但是到目前為止只發現了數十種地異火,所以一種新的異火出現絕對是可以讓聖元界轟動的。

「沒錯!否則本座縱橫聖元界無數年,早就被他們發現了身懷地異火,不定就沒有後來的冰火劍王了!」冰火劍王微微的點了點頭道。

「這朵地異火叫什麼名字?」周雲峰瞭然的點了點頭,隨即問道。

「帝寒冷焰!這是本座為它取的名字!」冰火劍王傲然的道,眼神中隱隱有著一些得意之色。

「帝寒冷焰!」

周雲峰和炎都低聲重複著這個名字,這個名字確實非常陌生,就算是對異火有一定了解的周雲峰對此都非常陌生,現在周雲峰也相信了冰火劍王的話,他所得到的異火確實是以前沒有出現過的。

冰火劍王身懷異火,他肯定會異火非常了解,以他本源後期巔峰的實力,在聖元界內讓他都不能接觸到的東西已經少,已現的地異火有哪些,他心中非常清楚。

更重要的是,以冰火劍王的高傲,他也不屑去撒謊。

「這個名字倒是非常貼切!」周雲峰笑了笑道。

雖然還沒有看到異火,但是從山谷、山洞的怪異元氣周雲峰已經能感受到這朵地異火的氣息,所以對於冰火劍王取的這個名字覺得非常貼切。

除了名字貼切之外,周雲峰還從名字中感覺到了這朵異火的不凡,因為異火的名字中帶了一個「帝」字。

就算是在聖元界,「帝」也是非常尊貴的字,在武者中只有不朽期強者才能被封帝,而冰火劍王給這朵異火的名字中冠一個「帝」字,冰火劍王是本源後期巔峰強者,他是不會隨便取名字的,而且還是他自己的地異火。

所以這些就只能明一個問題,冰火劍王手中的地異火絕對不簡單,而同時也因為這個名字,周雲峰對這朵地異火更加好奇了。

隨後人就開始聊起來,雖然是在聊,其實就是兩問一答,周雲峰和炎問,冰火劍王回答。

對於周雲峰和炎的問題,冰火劍王都是全部給與回答,沒有絲毫的隱瞞,包括周雲峰最敢興趣的他當初是如何得到地異火。

聽了冰火劍王的講述之後,周雲峰心中不得不佩服冰火劍王當年的好運。

當年冰火劍王發現帝冷寒焰完全是一個意外,在見到帝冷寒焰時,冰火劍王第一反應是驚喜,但是驚喜很快就被理智澆醒了。

他雖然是火系體質,能夠煉化、收服地異火,但是他當時的實力低,根本沒有資格去打地異火的主意,哪怕是最低等級的地異火。

本來冰火劍王已經打算放棄,他打算退走,然後將這個消息賣出去,他相信將這個消息賣給那些丹藥師或者煉器師,他一定能得到不菲的報酬,但是在他正好離開的時候,他卻發現了一些端倪,而也正是這些端倪讓他留了下來。

冰火劍王發現帝冷寒焰居然正在進化,而且好像進入了虛弱狀態,這一發現頓時冰火劍王已經冷下去的血液瞬間就沸騰了起來。

能見到一朵地異火已經是大的幸事,而對於一個實力不高的人在看見一朵地異火時,還發現這朵地異火居然還陷入了虛弱期,這種心情已經完全無法用激動來形容。

雖然在虛弱狀態的地異火仍然不可視,但是富貴險中求,地異火的誘惑實在是大,所以冰火劍王決定搏上一搏。

雖然這個決定讓冰火劍王最後九死一生,好在幸運的是他最後成功了,他成功的煉化、收服了這朵地異火,這也讓他為自己以後的修鍊開闢了另外一條道。

有了這朵地異火,冰火劍王的實力大增,修鍊的速也大大增加,最後甚至突破到了本源期,成了一代封王強者,而且還是一位本源後期巔峰的封王強者。

……

「好了,兩個傢伙,你們想要知道的都已經知道了,我們剛來談談你們此行的目的了。」冰火劍王笑了笑,道。

「劍王前輩,我們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知道了啊!」炎道。

「傢伙,那你還想知道什麼?」冰火劍王看向炎,問道。

「前輩為什麼會隕落了?」炎想都沒有想,直接問道。

炎的問話頓時讓整個山洞內的氣息一滯,周雲峰看向冰火劍王的神色也多了一絲凝重,他不清楚炎的問話是否會激怒冰火劍王。

「這個等一下會告訴你們的,現在我們還是先談一下其他的事情!」冰火劍王神色一陣變化之後,沉聲道。

「這個山谷十萬年來經歷了不少的魔獸,而其中佔據時間最長的就是剛剛被你們殺了的那隻寒焰雙頭獅,這頭獅靠著這個山谷達到了永生圓滿,但是想要達到本源就比較困難了。」不待周雲峰和炎話,冰火劍王繼續道。

「我這個的東西就只有件,但是每一件都足以引起無數人的爭奪,就算是本源強者甚至不朽強者,都會垂涎不已!」冰火劍王繼續道。

對於這一點周雲峰和炎都沒有絲毫的懷疑,件東西現在已經知道了兩種,插在石台上的王聖器利劍和冰火劍王空中的那朵地異火——帝冷寒焰,這些東西確實能讓本源強者甚至不朽強者眼饞,特別是帝冷寒焰。

「除了這柄赤炎劍和帝冷寒焰外,還有就是我的乾坤戒,乾坤戒中有著本座的畢生收藏,一位本源後期巔峰強者的畢生收藏應該不會讓人失望!」冰火劍王微笑道。

「前輩,你直吧,我們需要做什麼才能得到你的這件東西?」冰火劍王將這些東西出來顯然不會沒有目的,周雲峰也不想浪費時間,直接開口問道。

「年輕人就是心急,既然如此,本座也不廢話了。」冰火劍王戲謔的道。

「要得到本座的這件東西並不難,只要你們能答應為做兩件事。」冰火劍王正色道。

「前輩請!」周雲峰知道終於到肉戲了,於是正色道。

「以你們兩人的資和背景,成為本源強者並不難,甚至有很大的幾率突破到不朽期,成為帝級強者,成就不在本座之下,第一件事就是在你們將來強大之後能照顧一下本座的家族。」冰火劍王沉聲道。

「你家族在哪裡?有什麼樣的實力?」周雲峰並沒有貿然答應,在沉吟了片刻之後,看向冰火劍王沉聲道。

「本座的家族在重巒域,以前只是一個遠古級勢力,而因為本座成為了古級勢力,家族中除了本座外,還有一名本源強者。」冰火劍王沉聲道,眼神中有著濃濃的擔憂。

「我們可以答應你,當是這有一個前提,那就是你的家族還存在!」周雲峰想了一下,正色道。

「這個當然!」冰火劍王微微點了點頭,沉聲道。

「另一件事啦?」周雲峰問道。

「另外一件事就要簡單的多了,那就是幫本座殺一個人,當然這件事情也不是你們現在能做的。」冰火劍王眼中閃過一道寒芒,冷聲道。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個人應該和前輩的隕落有關,能讓前輩隕落的人,此人的實力至少是本源後期巔峰。」對於冰火劍王提出的第二件事,周雲峰沒有感到意外,而是神色淡然的問道。 ?第三十二章「交情」不淺

如果是其他人,冰火劍王的東西就不是三件了,而是四件,還一件東西就是冰火劍王的傳承。

帝少掠愛成癮 對於別人來,這也許是一場非常大的機緣,但是冰火劍王知道,他的傳承在周雲峰和炎眼中並沒有多大的吸引力。

雖然周雲峰和炎都身具火系體質,但是炎是魔獸,冰火劍王的傳承對他毫無用處。

而周雲峰雖然是人類,但是周雲峰所用的兵器是槍,雖然本源後期巔峰強者所修鍊的功法和戰技有著不的誘惑力,但是以周雲峰的資,他肯定不會缺少修鍊的功法、戰技。

所以周雲峰不可能為了修鍊冰火劍王的功法戰技而放棄槍,而改修劍,況且冰火劍王已經知道周雲峰是多系體質,而他所修的功法戰技只是火系而已,所以他才沒有將他的傳承納入其中。

「他是誰?屬於哪個勢力?」周雲峰看向冰火劍王,眼中帶著好奇之色的問道。

在戰宗幾十年,周雲峰見過了不少的本源強者,而見到的不朽期強者卻少之又少,除了他的師父外,他只見過兩名不朽期強者。

能致使本源後期巔峰修為的冰火劍王隕落的人,此人的實力絕對不弱,極有可能是不朽級強者。

從冰火劍王的態度來看,周雲峰知道這個人應該不來至戰宗、嘯月狼族以及妖龍族,但是周雲峰還是需要問清楚。

「哈哈!你們不用擔心,他不是來至你們背後的勢力。」冰火劍王笑道,隨即臉色一冷,寒聲道:「如果你們是和他來至同一個勢力,在你們進來的時候就已經是死人了!」

冰火劍王的殺意毫不掩飾,雖然冰火劍王已經隕落,眼前的冰火劍王也只是一道殘魂而已,但是周雲峰和炎都不懷疑他著這樣的實力。

畢竟這山洞內還有一柄頂級的王聖器以及那讓無數人都垂涎和忌憚的地異火,只要有這兩樣東西在,恐怕就是本源強者進入山洞也休想討到好。

「此人叫司空驁,修為和本座相當,是血海宮的一名長老,十多萬年過去了,司馬老賊也許已經突破了本源期。」冰火劍王眼神中殺意閃動的道。

「哈哈!血海宮!」司空驁是誰周雲峰和炎都不知道,但是血海宮他們可是清楚地的很,而且「交情」還不淺,所以炎不由的笑了起來。

「怎麼?你們和血海宮也有交情?」見周雲峰和炎都露出了戲謔的表情,不由的好奇的問道。

「交情?當然有,而且還非常深,在不久前,我們在腐毒之澤中殺了血海宮的兩名最才的弟子,兩人分別名列聖元界合道榜第三、第四。」炎冷笑道。

「聖元界合道榜第三、第四!看來血海宮還真是人才輩出,只不過他們的運氣不好,這兩人死了!」冰火劍王深深的看了周雲峰和炎一眼,隨即微笑道:「你們和血海宮的交情確實不淺!」

手眼通天 「這兩人只要不隕落,將來必然能成為血海宮的支柱,你們殺了這兩人,就算是你們的背景不弱,血海宮恐怕也不會善罷甘休吧!」冰火劍王戲謔的道。

「他們當然不會善罷甘休,在腐毒之澤一戰,我們可不只殺了兩個人,我們一共殺了一百多人,其中除了血海宮的這個兩個傢伙外,還有蒼雲門、邪聖宗一些勢力的人。」炎冷笑道。

「順便一句,你這個洞府的地圖被分成了兩半,而兩半地圖就是分別從血海宮的那兩個人身上得到的。」周雲峰插口道。

「哦!真是我的不幸,要是來的是他們兩人,本座還可以泄泄憤,可惜了!」冰火劍王微微一愣,眼中閃過一道寒芒,隨即淡淡的道。

「哈哈!也許吧!」周雲峰淡淡的笑了笑,道。

「看來本座看你們了,只不過你們以後的麻煩可會有不少,不定這些麻煩還會要了你們的命!」冰火劍王戲謔的道。

「不用等以後,在進入你這裡之前,我們剛剛將各勢力的第一批追殺者清除了,血海宮領頭的是一名永生圓滿修為的護法,聽到這個你也許會高興一點。」周雲峰一聳肩,笑道。

「哈哈!聽到這個消息,本座的心情確實好了不少,但是這還遠遠不夠,如果將來你們能將血海宮給滅了,本座才是真正高興!」冰火劍王大笑道。

從冰火劍王話語之中流露出來的濃濃殺意,不難看出他對血海宮的恨意。

周雲峰笑了笑沒有回答,他和血海宮雖然有仇恨,但是這也只是門下弟子的恩怨,還沒有升級到關係血海宮整個宗門,所以不要周雲峰現在沒有那個實力,就算有那個實力,他也不會去滅掉血海宮。

「前輩,你這兩個件事我們可以答應你,但你也應該知道,要達成這兩件事有三個前提:第一、你的家族還存在,第二、司空驁還活著,第三、我們有足夠的實力。」周雲峰正色道。

「子,你很誠實,你能如實出這些,充分明你確實認真考慮過的,而不是信口齒黃。」冰火劍王點頭沉聲道。

「你放心,本座還期望著你們為本座報仇和照顧本座的家族,不會強迫你們去以卵擊石的,」冰火劍王繼續道。

「這麼,我們的交易已經達成。」周雲峰看向冰火劍王,微笑道。

「沒錯,我們的交易已經達成了。」冰火劍王點頭正色道。

「唉!本座的這道殘魂已經在赤焰中殘踹了十幾萬年,好在老待本座還算不錯,等到了理想的人。」冰火劍王感嘆的道。

「本座的乾坤戒就在那個石盒內,你們去取過來,乾坤戒本座設下了禁制,本座為你們解開。」 錦鯉神醫有空間 冰火劍王將目光投向石室最裡面的一張石桌,上邊有著一隻不大的石盒,淡淡的道。

「嘭!」

周雲峰轉頭看向石盒,身形一閃就出現在了石桌前,手一揮,一道元力射出,石盒隨即被打開,一枚古樸的乾坤戒出現在周雲峰是眼前。

周雲峰取出乾坤戒,轉身向冰火劍王走去,到了石台前將手中的乾坤戒跌了過去。

冰火劍王並沒有伸手去接乾坤戒,或者他現在的身體都只是他的殘魂,是由靈魂力凝聚而成的,伸不伸手都一樣,使用的都是靈魂力。

冰火劍王分出一道靈魂力讓乾坤戒懸浮在身前,隨即靈魂力就將乾坤戒包裹了起來,不到一息時間,冰火劍王就收回了靈魂力,乾坤戒又落到了周雲峰手中。

「好了,在乾坤戒上禁制已經解除。」冰火劍王淡淡的道。

「那我們現在是該收到我們的第二份禮物了,不知道前輩要先給我們哪一件?是你身下的赤焰聖劍,還是帝冷寒焰?」周雲峰將乾坤戒收起后,看向冰火劍王微笑道。

「這個山洞是我在未突破到本源期之前在萬重山歷練時開闢的,如果正面戰鬥,司馬驁是殺不了我的,只是我太相信他了,在足夠的利益面前,什麼都是虛妄的。」冰火劍王並沒有回答周雲峰,而是無比心痛的道。

「但是我冰火劍王也不是那麼好算計的,雖然最後還是因為他的偷襲而身死,但是他也沒討到好,就算他是血海宮的長老,沒有數萬年的修養,他也休想恢復。」

「我的這一道殘魂之所以能逃脫,是因為隱藏在帝冷寒焰中,帝冷寒焰包裹著赤焰和乾坤戒僥倖的逃到了這裡,利用所剩不多的靈魂力製作了一張地圖,布下了這個山谷內的一切。」

「布置好這一切后,我將殘餘的本源靈魂力一分二,其中的一道在帝冷寒焰中,另外一道則是在赤焰中滋養,否則我是堅持不到現在的。」

「前輩,這也就是如果你將帝冷寒焰和赤焰聖劍給了我們,你的靈魂就將沒有棲身的地方了。」周雲峰臉色一變,急忙問道。

「沒錯。」冰火劍王點頭道。

「能將我的東西交給你們,我放心,我相信你們會完成自己的承諾,所以我這道殘魂已經沒有再殘喘下去的必要了,塵歸塵土歸土,執念沒有了,我也該消失了!」不待周雲峰話,冰火劍王繼續道。

咻!

冰火劍王的話剛落,他身下的火紅色劍就從石台上飛了出來,劍在冰火劍王的身前停頓了一下,在冰火劍王不舍的神色飛向了周雲峰。

「你們兩人都不使用劍,希望你們不要埋沒了赤焰,為它找一個好主人。」冰火劍王看著已經被周雲峰握在手中的赤焰聖劍,沉聲道,語氣之中隱隱有著一絲懇求之意。

「前輩放心,我保證絕對不會讓赤焰聖劍埋沒,會為它尋找一個合適的主人。」周雲峰正色道,言罷,就將赤焰聖劍收了起來。

「三件東西他已經收下了兩件,是不是帝冷寒焰就歸你了?」冰火劍王轉頭看向炎,道。

「不,我不要帝冷寒焰,老大是丹藥師,帝冷寒焰在他手中才能發揮更大的作用。」炎想都沒有想的搖頭道。

「什麼?你是還是丹藥師?」冰火劍王有些意外的看向周雲峰,驚詫的問道。

「沒錯。」周雲峰點頭道。

「幾星?」冰火劍王問道。

「六星。」周雲峰迴答道。

…… ?第三十三章準備煉化

「不但修鍊賦驚人,同時還是一名賦極高的丹藥師,如果讓你成長起來,絕對是你那些敵人的惡夢!」冰火劍王戲謔的笑道。

「也許吧!」周雲峰無所謂的道。

「能看出你們不是一般的搭檔,能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抵禦住誘惑,你們之間的關係讓人羨慕,希望你們能珍惜!」冰火劍王看了周雲峰和炎一眼,不無羨慕的道。

言罷,冰火劍王就向旁邊一飛,原本用於插赤焰聖劍的那一塊石台瞬間碎裂,無數的白色火焰從裂縫間竄出,很快這些碎石就被焚燒城了灰燼。

在將石台徹底焚燒之後,一團籃球大的火團就飛到了空中,白色的火焰熊熊燃燒,卻帶給人一種寒意,就連整個山洞、整個山谷也因為它的出現而溫度突降。

冷!

雖然已經適應了山洞內的溫度,但是在白色火焰出現后,周雲峰和炎的身軀都不由才打了一個寒顫,瞬間就讓兩人感覺到了什麼叫冷。

「這就是帝冷寒焰?」看著懸浮在空中的火焰,周雲峰心中激動不已,激動的情緒難以壓制,急忙問道。

「沒錯,這就是帝冷寒焰!」冰火劍王點頭道。

「我觀你**強度遠超於你的修為,看來你在煉體上有著不弱的造詣,再加上你是丹藥師,靈魂力強度和控制力就更不用了,這對你煉化、收服帝冷寒焰有不的幫助。」冰火劍王看向周雲峰微笑道,眼神中還有著一絲讚賞之色。

痞子國王的冷血女王 「戰宗還真是好運氣,周雲峰這子簡直就是一個全才,元力修鍊、煉體、煉丹他都有著不弱的造詣,既然是丹藥師,在陣法上應該也有所涉獵,如果不夭折,他必然能成為攪動聖元界風雲的存在。」冰火劍王心中感嘆道。

「可以看出,一人一獸都是極重感情的人,將事情託付給他們,本座也能放心了!」冰火劍王欣慰的想到,臉上也露出了放鬆的神色,好似一塊石頭落地了一般。

「司空驁,本座為你找的這個對手,你一定不會失望的!」冰火劍王眼神一冷,一道殺意閃過,心中暗道。

「怎麼回事?冰火劍王眼中有殺機,難道他有什麼陰謀不成?」察覺道冰火劍王眼神中有殺意閃過,周雲峰眼神一凝,心中暗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