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姐夫,我這裡有丹藥。」

  • Home
  • Blog
  • 「姐夫,我這裡有丹藥。」

玉紅菱身上的丹藥可不少,一看洛遠現在情況不好,她趕緊拿出一瓶丹藥,然後就準備強行給洛遠喂下去。

「紅菱,我自己來,你也去看看其他人,他們的情況也不是很好。」

作為班長,洛遠要考慮的東西會更多一點兒,特別是要維護全班的團結。

剛才那一場戰鬥大伙兒基本都出力了,受傷的也不止他一個,玉紅菱因為是自己的小姨子,優先照顧自己這大家都可以理解,但是也得對其他人有所表示才行。

畢竟,現在大伙兒可都是夥伴呢。

「好,那姐夫你先休息,我去其他人那裡看看。」

玉紅菱不是傻子,她作為玉家二小姐,這點兒眼力和能力還是有的,只不過因為洛遠是自己姐夫,而且傷得比較重,剛才才有些失態。

「好了,機關徹底被破壞,這下是安全了。」

黛安娜作為第一斥候,剛才沒能更早發現機關獸「假死」讓她有些自責,辛虧瞬剛才就在機關獸這邊,不然的話沒有了任何保護的耶律飛,很可能就會被剛才那一隻蜘蛛腿洞穿身體!

「麻蛋,一隻機關獸,居然還會假死?真特么神奇!」

鐵山罵罵咧咧地踹了機關獸一腳,這傢伙剛才差點殺了他的好朋友,這讓鐵山很不爽。

「此地不宜久留,大家趕緊休整恢復體力,傷員們配合小雯的極限治癒,我們要趕緊找到天王遺物,不然的話,我怕還有機關獸。」

洛遠正服下丹藥療傷,黛安娜接管全班的指揮權,因為機關獸過於強大的戰鬥力,讓眾人不得不加快了休整的速度。

「大姐頭,接下來怎麼走?」

在程雯治療下清醒過來的風雨,不顧身體還有些疼痛,和黛安娜開玩笑。

「沿著這隻機關獸來得的路線走,相信它能帶給我們正確的路線。」

因為風雨是傷員,所以黛安娜也不計較他喊自己「大姐頭」了,現在,儘快找到天王遺物並且護送出去,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邪魅總裁:你只配代孕 等到大伙兒稍微休整完畢,一群人就紛紛起身,然後往蜘蛛機關獸前來的方向走去。

畢竟,如果他們的推測沒有錯,那麼這條路應該就是通往他們要找的天王遺物。

「也不知道天王遺物會是什麼東西。」

洛遠還有點小期待,畢竟從來沒有見過那玩意兒,好奇啊!

「這裡面的應該不是原來的天王遺物了,學院拿出這個秘境,顯然原來的東西已經不在了,現在應該是學院為了考核而特地放進去的偽裝物。」

程峰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在他看來,這裡顯然不會有真正的秘境寶物,不然的話學院得虧死。

「也就是說……假貨?」

洛遠有些驚訝,這樣的話就不好玩了,他原本還指望能利用小鏢的掃描能力尋找到天王遺物然後帶走,現在看來是行不通了。

全特么是假貨,掃描了能有啥用?看看哪一件假貨仿得更真么?

「額……要這麼說的話,其實也對……」

程峰擦了擦額頭的汗,莫名覺得有些心虛。

洛遠不說話了,真是的,白高興一場,原來第一次互送任務送的東西是假貨啊!

「快走吧,一會兒再來一頭機關獸的話,咱們現在的狀態可不一定能打得過。」

在前面帶路的瞬回過頭來和他們說到,現在沒有時間聊天啊,該幹活了都。

「也是,快走快走。」

洛遠搖了搖頭,現在確實別想太多東西,想了也沒用,還不如趕緊趕路呢!

「宿主,秘境地圖已經破解,是否呈現?」

這個時候,小鏢的聲音突然響起,經過這麼長的時間,它終於是把這個地圖破解了!

「呈現!」

破解了不用那還要破解幹啥?洛遠當場就決定讓小鏢把地圖調出來,免得自己一夥兒人誤入歧途。

「了解!」

小鏢快速把破解之後的秘境地圖在洛遠的腦海里呈現了出來,看上去很不錯,還是3D立體的。

「機關獸,唔,還有兩隻,但是離這兒挺遠,密室,靠,居然有這麼多岔路,是認真地的么?小鏢,有沒有地圖定位的自動引導功能?」

「你也是夠了,自己懶得看路么?還要我給你導航……」

雖然小鏢有種很不樂意的感覺,但是它還是地圖上標明了最快捷的路線!

「小飛,等一下,我有話和你說。」

洛遠示意玉紅菱扶著他上前,因為他受傷了,所以在隊伍之中,他從前鋒的位置退到了中間,而且玉紅菱就在身邊照顧他。

所以,這次他才需要上前和耶律飛溝通一下。

只見洛遠對領頭的耶律飛低聲耳語了一陣,耶律飛聽完之後,有些驚訝,但是看著洛遠很堅定的表情,他也鄭重地點了點頭表示明白,然後轉身回到了隊伍的最前方。

「姐夫,你和他說什麼呢?」

玉紅菱有些好奇,自己的姐夫剛才不知道怎麼了,突然間似乎發現了什麼似的,還神神秘秘的不跟別人說,只和領頭的說。

「紅菱,我找到了一條捷徑,但是如果說出來的話,肯定會引起大家太多的好奇,所以,我就讓耶律飛按照那條路線走,這樣子大伙兒就會以為我們是在走機關獸來時的路。」

洛遠壓低了聲音和玉紅菱咬耳朵,他沒有注意到玉紅菱在聽他說話的時間,耳朵都已經紅了。

另一邊,帶路的耶律飛也是很吃驚。

「班長是怎麼知道路線的呢?他的天賦應該並沒有偵查的能力才對啊。」

耶律飛對洛遠剛才給他指的那條路是半信半疑的,畢竟剛才他用自己的暗影天賦也進行了探路行動,但是,卻依然探不出什麼具體的東西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但是,剛才受傷的班長,居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快速找到了一條看上去很正確的路!

看樣子,班長還隱藏了不少呢!

因為耶律飛記住了路線,所以,哪怕是七扭八拐,他也沒有覺得有問題,反而越走越開心。

特別是他一邊走還一邊用自己的天賦進行二次探路,這一句走過來他發現自家班長果然厲害,找得路是完全正確的那種!

「就快要到了,大伙兒加把勁兒!」

在大伙兒的相互鼓勵下,又走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的路,一行人終於順利來到了藏寶室,也就是天王石塔的核心地帶。

「嘖嘖,也沒有想象中得那麼豪華啊,這個天王不會是個窮鬼吧?」

本來還打算見見大世面的鐵山等人紛紛吐槽,這是天王遺迹?也太寒酸了吧,除了正中央擺著一個石桌,上面的放著三個金蛋外,就什麼都沒有了,甚至連照明的設備,都只有屋頂中央那個有些昏暗的發光水晶而已,如果不是他們班有手電筒的話,真得連視野都不太好。

嘖嘖,這種地方住的好意思說是天王遺迹,用家徒四壁來形容怕不是更好點?

「所以,這次的遺物就是三個蛋?我們要互送三個蛋出去么?」

切爾茜和米萊蒂成為班級一員之後,說話就比較少,如果不是今天米萊蒂大發神威一次性石化了一堆東西,恐怕一堆人都會忘記她的存在。

「恐怕沒有那麼簡單,記得么,當時他們是怎麼說的?挑選出天王遺物,並且護送出來。」

「好學生」瞬立馬提出不同的意見,他覺得,這東西肯定是要挑選的,如果不挑選直接護送,那也太簡單了,不像是天英的風格。

但是挑選的話,應該怎麼挑呢?

三個金蛋,每個看上去都差不多,除了表面的花紋不同,就沒有別的不同了。

這種東西,要怎麼挑呢。

一瞬間,大伙兒紛紛圍過來,打量著三個金蛋,試圖找出不同。

「姐夫,你知道真假么?」

玉紅菱皺著眉頭看了一會兒之後,發現自己確實看不出來,於是就向自己的姐夫洛遠求助。

「我,我也看不出來。」

洛遠也是苦笑一下,說實話,如果是一個真貨兩個假貨,那麼讓小鏢掃描一下就可以了,但是現在,三個都是假貨,完全就不知道到底判斷真假的依據是什麼啊。

嘖……這該死的天王遺物,該死的出題老師,你們就不能多給點線索么? 三個一模一樣,只有花紋略微有不同的金蛋擺在你面前,請問你選哪個?

這個問題,不亞於問你三張除了編號不同其他完全相同的RMB擺在你面前然後你選哪張一樣。

用這個問題問洛遠的話,洛遠很想說一句哥能不能全要,做選擇什麼的,實在是太麻煩了。

但是顯然,這次不能。

三選一,這個真有難度。

因為很顯然,萬一選錯了,那麼這一趟他們的任務顯然就失敗了。

「三選一真不好選。」

黛安娜作為隊里的智腦之一,這時候是判斷選擇的主力,但是哪怕她智力逆天,這時候也無可奈何。

因為,這些蛋上面的花紋,雖然有細微的差別,但是,他們這一路過來,並沒有特別注意哪裡有花紋啊。

難道說,花紋隱藏在這裡?或者說,隱藏在路上?

靠,要不要這麼玩人?

「咱們能碰一下做確認么?」

鐵山就準備直接上手了。

「別亂動。」

耶律飛攔住他「這種情況下,碰應該是不可以的,除了最後做選擇的時候,我們應該都不能碰,而且,選完之後,可能連換的機會都沒有。你亂動的話,可能會觸發機關啊啥的。」

「這樣子啊,那我不動了。」

鐵山見自己的好朋友說得的這麼有道理,他也退下去了,既然要動腦子,那他還是不摻和了。

「屋頂有發現!」

雷射和秋葉兩個人拿著手電筒四處晃悠,這不,運氣很不錯,他們在屋頂發現了一些花紋。

「花紋?難道說要把這些和蛋上的花紋比對起來?」

「筋斗雲!」

洛遠二話不說,具象出兩朵筋斗雲,然後拖著秋葉和雷射緩緩飛起來。

「你們要記住上面的花紋,然後下來好比對。」

瞬吩咐兩個曾經的夥伴,確實幹想著沒啥用,看到線索才是王道。

「這裡也有花紋!」

「我這裡也有!」

……

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間,在密室的牆壁四周,都出現了神秘的花紋!而且,花紋的數量還在不斷地增多!

「靠!」

眾人內心都是很奔潰的,什麼鬼?本來找花紋就很難了,結果現在還冒出這麼多花紋,這是要累死人的節奏么?

「抓緊時間,一人記一處地方!」

因為洛遠負傷,所以現在黛安娜接管全班的指揮權,像這種情況她也是第一次遇到,所以只能用最原始的辦法了。

秘境之外。

「我去,這個是誰設計的?好坑人啊!這有點過分了吧?」

麥克風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雖然洛遠他們不是他的弟子,但是,這種「看花紋找真蛋」的手段,確實讓人很想罵人啊!

「沒關係,這也是對他們的考驗。」

不過正牌班主任睡千秋倒覺得沒什麼,這種情況也是一種考驗,他也想看看這群孩子們會怎麼做,特別是那個從來就不準備按常理出牌的傢伙。

「老睡,你是他們親老師么?如果你不要這幫小傢伙的話,要不然咱們兩個換換?」

看到睡千秋這麼無所謂的樣子,麥克風是又好氣又好笑,這個傢伙能不能別動不動就傲嬌,你這樣子會顯得我有種「皇帝不急太監急」的感覺啊!

「你要是能說服他們,那你隨便。」

睡千秋淡淡地說,顯然是一點兒都不擔心這個問題。

「我XX……」

麥克風直接就罵出口了,真特么是混蛋,要不是打不過你,老子早揍你了!

……

秘境內,洛遠他們還在認真地尋找線索,但是一來這種花紋並沒有規律,二來,花紋之間的差別很細微,而且類似三個金蛋上的花紋全都都有,很難判斷到底哪一個才是真得線索。

「這麼找下去可不行啊,小鏢,哪個是真的線索?」

洛遠也是站在牆壁面前,他不得不說設計這個關卡的人厲害,雖然現在還沒有完整的拼圖,但是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這些花紋大部分都是沒用的,真正有用的那些拼湊起來之後,應該就是真金蛋上的花紋。

但是,拼圖什麼的,很麻煩啊!洛遠從前最不喜歡的,就是拼圖了!

「有線索就好說,讓我看看先。」

在有線索的情況下找出真假,這對小鏢來說沒有問題,不過,需要時間。

但是,洛遠突然不想等了,這麼等下去也不是辦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