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對!」

  • Home
  • Blog
  • 「對!」

這下子,陳老姨娘是真的猶豫了。

姚安逸是她目前唯一的孫子,她要真應下了以後不插手姚安逸的事情,那……

萬一老太君以後使壞,那她豈不是使不上力了?

不行,絕對不行。

那可是她孫子,她怎麼可能讓給別人?

只是,陳老姨娘還沒開口,就聽到顧清菱說道:「當然了,我也只是跟你打聲招呼,我想陳老姨娘應該沒忘記你自己是個什麼身份嗎?不過一個姨娘而已,你覺得,你真的有資格做這些『小主子』的主?」

陳老姨娘抬起頭來,頓時與顧清菱冰冷的目光相遇,不知道為何,她打了一個寒顫。

「也就我們家,規矩管得鬆了些,所以三爺、六爺才會養在你身邊,跟你親近了些,可要放在別人家,妾是什麼?妾通買賣,不過一件物件兒……」

「你……」陳老姨娘害怕起來,她不確定這個老太婆是不是想收拾她了,說道,「你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伯爵爺死了,這個家便是我做主,我說什麼就是什麼。即使我不跟你打招呼,我說逸哥兒歸我管就歸我管,你連一根手指頭都插不上。」

「那是我孫子。」陳老姨娘咬牙。

「你跟誰『我』?陳老姨娘,你是不是忘了,妾通買賣,要不是看在你有幾分功勞,替伯爵爺生下了兩個兒子,你以為你還能安穩地站在那裏,當半個主子?呵!就算我把你發賣了,也沒人說我半句。」

陳老姨娘後背一涼,忙道:「不可能,你沒我的賣身契。」

「呵!是啊,我是沒有,當年伯爵爺死時就防着我,所以當着姚家下人的面把賣身契給撕了。可是……」顧清菱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無比無情地說道,「我可以讓你帶着你兩個兒子凈身出戶啊。」

陳老姨娘目眥:「你剛剛不是說,你沒有這個打算嗎?你居然騙我?!」

要不是怕這個老虔婆這樣做,她至於這樣小心翼翼,生怕被這個老虔婆給趕出了姚家嗎?

伯爵爺一死,陳老姨娘就防著顧清菱這個了,每次一有點什麼就鬧大了,搞得姚家在京城都出了名,為的是什麼?不就是為了讓京城的人都記着他們母子幾個,免得悄無聲息的就被某個老虔婆給處理了嗎?

那老虔婆最在意的就是名聲,這要鬧大了,她還有什麼臉面見人?

可現在,他們已經不在京城了,他們在雲陽城。等她鬧大了傳回京城,不說那些人隔着那麼遠八卦有什麼用,就是他們母子幾人,也早就被趕出姚家,傳出再多的話,黃花菜也涼了。

「所以,我讓你選啊,要麼讓我插手,要麼從姚家滾出去。」

「顧清菱,你個老東西,你不是人!你居然跟我搶孫子……」陳老姨娘氣得破口大罵,「你又不是沒有孫子,憑什麼搶我孫子?你個生兒子沒屁股的東西,你……」

陳老姨娘這一罵起來,話就有些不好聽了。

原還想好聲好氣的跟陳老姨娘講道理,沒想到這個老婆子早被原主縱容得不成樣子了,竟然這樣沒把她放在眼裏。

平時鬧就算了,還罵髒話?!

老虎不發威,真當她是病貓嗎?

顧清菱不高興了,直接喊了幾個婆子進來,當場把陳老姨娘的嘴給堵了。

她還把外面的下人都叫進來了,當着大家的面說道:「你們給我聽着,什麼姨娘不姨娘的,只有我說是『主子』,她才是主子,一旦我說不是,她就不是個東西。」

「姚家,我說了算!」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張帥帥真的來了!」

張紫涵在看見張帥帥的瞬間,額頭上,立刻就有冷汗滾落下來。

這個張帥帥,就是地痞流氓。

今天,張紫涵陪著張東來,要去張家,就是被張帥帥帶人攔住了。

當時,張帥帥還拿出一把刀,架在張東來的脖子上。

可把張紫涵給嚇壞了!

張紫涵臉上的巴掌印,就是被張帥帥給打的。

張帥帥他爸,張佑安還警告張紫涵他們。

再敢去張家,就要他們死。

張紫涵和張東來商量后,決定明天去找張佑思。

張佑思是張家家主。

說不定,張佑思能答應,讓他們進張家,祭拜張紫涵的奶奶。

但這種怎麼也沒有想到。

她就出來和孫欣欣吃頓飯,居然會碰到張家的人。

還被他們給針對了!

張紫涵嚇得面無血色,心裡也很擔憂,就怕她會把孫欣欣給連累了。

「張帥帥,你可終於來了!」

張寧一看見張帥帥,頓時底氣就更足了。

她指著李初晨。

又對張帥帥說道,「張帥帥,剛才就是這傢伙在罵你。」

「他說,你沒有資格和他說話。」

「還有,他還說,張家家主,我們的大伯,見了他,還得給他下跪。」

「真是太過分了!」

「他這是不把你放在眼裡,不把我們張家放在眼裡。」

張帥帥聽了張寧的話,頓時就是一肚子火。

他看向李初晨。

聲音冷冷地說道:「小子,你那條道上的?報上名來。」

張紫涵知道,張帥帥的手段狠辣。

她擔心,張帥帥會將李初晨和孫欣欣打傷。

沒等李初晨開口。

張紫涵就急忙站起來。

對著張寧和張帥帥說道:「張寧,張帥帥,這件事情,和他們無關。你們有氣就沖我來,不要為難他們。」

「張紫涵,你居然還敢留在中海!」

張帥帥眼神冷冷地看著張紫涵,又說道,「看來,我那一巴掌,打得還不夠狠。」

「既然你不把我放在眼裡,也不把張家放在眼裡,那就別怪我了!」

張帥帥一指張紫涵。

就對他的手下說道,「把這個女人的衣服,給我扒了。」

「啊……」

張紫涵看他們要動手,就下意識地護住身體,尖叫道,「你們別過來。」

「我看你們誰敢動手?」

李初晨這時,把盼盼交給孫欣欣,他自己,則是擋在張紫涵面前。

冷冷掃了張帥帥的手下一眼。

李初晨又說道,「張佑思不懂管教後輩,我來替他管教你們。」

話音剛落,李初晨就出手了。

他一巴掌抽出,就把為首那個大漢,抽翻在地上。

一個膝撞過去。

又有一個傢伙被撞飛,連帶著還將後面好幾個人撞倒。

李初晨出手不過幾秒鐘。

張帥帥帶來的那些人,就全部躺在地上,哀嚎聲一片。

張紫涵看得都驚呆了!

張寧,張帥帥,他們兩個,也是徹底驚呆了!

「好強!」

張帥帥在心裡暗暗吃驚。

他帶來的這些人,最弱的,也是三星級高手。

最強的,甚至已經是五星級高手了。

可是,這十幾個人,居然不是李初晨的對手。

十幾個手下,全部重傷躺在地上。

張帥帥看見,李初晨一步步向他走過來,害怕被打。

張帥帥就指著李初晨。

威脅道:「你要幹什麼?你別亂來,我爸是張家二爺。你敢動我,你必死無疑。」 見此三人只能向後退出了一段距離,開始恢復法力。

而此時那錦衣青年卻是滿臉的陰霾,眼前的大陣防禦力竟然如此之強,超出了自己的估計,可此時他已經騎虎難下,就此放棄絕不甘心。

再者那赤麟獸關係重大,他也絕不願意就此放棄。

幾人恢復了數個時辰之後,便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攻擊。

而此時的秦沖的法力也已經恢復了六七成的樣子,本來剛剛渡過天劫,金丹初期的修為尚未穩固,秦沖本不想輕易出手爭鬥,可現在看來已經由不得自己了。

隨即便起身走出了洞府,在禁制之內埋伏了起來。

片刻之後,錦衣青年三人仍舊在猛攻禁制,忽然前方卻是門戶大開,洞府的入口竟然敞開。

見此錦衣青年當即便想衝進去,卻是被一名僕從出聲阻止了。

「少爺,小心有詐,不可大意啊。」

「哼,怕什麼,以本少爺的實力還懼怕他剛剛結丹之人?」

隨即便閃身進入洞府之內,而那兩名隨從也急忙緊跟上上去。

當三人進入到洞府之內,並未發覺異常,一切似乎都十分平靜。

但三人的眼前卻是出現了一隻四階妖獸,正是雷火紫電蛟。

「哼,區區一隻四階妖獸也想阻止本少爺,簡直自尋死路。」

錦衣青年隨即便想雷火紫電蛟出手,畢竟是貨真價實的金丹初期修士,看似隨意出手威力也是不俗,龐大的氣息更是讓紫火雷電蛟產生了一股畏懼之感。

可就在此時,一個黑影猛然冒出,竟是一個半人半獸模樣,身高達到三丈左右的巨人,手持一根黑色巨棒猛然朝錦衣青年砸去。

正是施展龍麟訣之後的秦沖,自從他結成金丹之後,龍麟訣也隨即跨出了一大步,直接達到了第一層大成的境界,施展之後秦沖的身軀爆炸了一倍不止。

面對秦沖這突如其來的襲擊,那錦衣青年並未慌亂,反而一招手將之前的攻擊改變了方向,徑直朝秦沖襲了過去。

同時祭出了自己的本命法寶,一柄金光閃閃的巨劍,向秦沖的如意棒迎了上去。

而此時雷火紫電蛟也隨即向那兩名築基後期修士猛撲了過去,和兩人激戰在了一起,但雷火紫電蛟畢竟只有四階的境界,以一敵二明顯落入了下風。

不過那兩人想要擊敗雷火紫電蛟,也要話費一番功夫。

「砰!」

如意棒猛然砸在了金色巨劍之上,巨大的衝擊力讓秦沖不得不退後幾步,手上更是傳來一陣酥麻之感,那金色巨劍的威力果然不俗。

但這一擊還是將金色巨劍擊退,那錦衣青年頓時臉色變成了慘白之色。

金色巨劍雖然並未收到重創,但畢竟此物是錦衣青年的本命法寶,此次猛烈的碰撞讓其心神巨震,體內頓時一陣氣血翻騰。

「煉體之士?你究竟是何人?」

錦衣青年雖然一向囂張跋扈,但此時見到此人乃是法體雙修之人,也知道其實力絕不在自己之下,神色也凝重起來。

秦沖此時變成這幅模樣,錦衣青年自然是認不出他的。

聞此秦沖根本沒有搭理對方,如意棒一陣揮舞,繼續向對方攻擊了過去。

見此錦衣青年身形一閃,一邊避開秦沖這猛烈的一擊,同時將自己的金色巨劍召回,也再次向秦沖發起了攻擊。

這如意棒又一次給了秦沖一個驚喜,此物對上對方的本命法寶,居然絲毫不落下風,足見這如意棒的材料來歷不凡。

而另一邊,雷火紫電蛟逐漸被那兩人壓制了下來,眼看就要不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