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小子不錯,短短的半年之內竟然突破到了丹元境,靈魂力量也凝實了很多,戰鬥力也提升了很多,雖然還是一隻螻蟻。」

  • Home
  • Blog
  • 「小子不錯,短短的半年之內竟然突破到了丹元境,靈魂力量也凝實了很多,戰鬥力也提升了很多,雖然還是一隻螻蟻。」

聽到這聲音,秦羽觴心頭大喜,出了戒靈,這個世間也不會再有人如此說秦羽觴了。

「你醒了?」秦羽觴歡喜的問道。

戒靈嗯了一聲說道:「看來我不在你身邊對你倒是一種磨練。」

秦羽觴只感到戒靈的氣勢更加的難以捉摸,看來戒靈的實力恢復了一些。

「你現在是什麼境界?」秦羽觴好奇的問道。

戒靈淡淡的說道:「雖然不及全盛時期的百分之一,但是斬殺丹元境的高手如砍瓜切菜。」

秦羽觴心中大喜,看來戒靈至少已經到了靈海境,這樣的話以後的路就好走多了。

「我想把這古穹的天翻過來看看,你幫不幫我?」秦羽觴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戒靈明顯一愣,他沒想到秦羽觴竟然有這種想法,他沉默了好一會兒才說道:「小子你知道你說出這句話的代價嗎?」

秦羽觴毫不在意的說道:「這個世界的規則不適合我,我想建立一套屬於我自己的規則。」

戒靈又是一愣,沒有說反對,也沒有說支持,好久之後才問道:「你想清楚了?」

秦羽觴堅定地說道:「我已經想清楚了,不管前路如何坎坷,我都要去試一試,我知道我選擇的這條路將會是十死無生,但是我不想放棄,因為這個世界不容我,我也就沒必要容這個世界,我要建立一套新的規則,符合所有人的規則。」

這時候戒靈突然哈哈大笑道:「說得好,既然為世界不容那也就必要讓這個不公的世界存在下去,好小子,我果然沒看錯你,不錯。

日曜煞體就當如此,戰天戰地,斬天滅地,建立屬於自己的規則,這個世界沉寂了太久了,該是掀起一些波浪的時候了,既然要掀起波浪,那就掀起一股滔天巨浪,讓這個世界的陳規陋習全部都毀滅,讓那些自詡為世界大能的人全部都見他娘的鬼去吧。」

「好,就讓那些所謂的至高者都見他娘的鬼去吧,我們要創造屬於我們自己的新規則。」秦羽觴豪氣萬丈的說道。

戒靈算是第二個支持秦羽觴的人,其實戒靈也非常的感激秦羽觴救了他,要不是秦羽觴的話他恐怕隕落了。

「小子,既然你有這個想法,那你打算好怎麼做了嗎?」戒靈提到了問題的關鍵。

秦羽觴搖了搖頭說道:「具體的我還沒有想好怎麼做。」

戒靈想了半天說道:「這樣,你必須要建立屬於你自己的勢力,這樣才算是有了對抗的資格,牆倒眾人推,一個人是難以成事的。」

「我在火域、功域、武域、青域、古域、蒼域都比較熟悉,雖然這幾個域的實力有些低,但是我相信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夠崛起,關於情報方面沒有多大的問題,我已經和一位老人談好了,現在差的就是高手了。」秦羽觴皺著眉頭說道,他對自己這一方的實力很清楚,這也是他笑到最後的關鍵所在。

「實力低沒什麼,只有一路一起走過來的朋友才是最終承的朋友,我們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韜光養晦,如同潛龍在淵,等待時機翱翔九天。」戒靈不在意的說道。

兩人一邊討論著一些問題,一邊朝著另外的地方趕去,秦羽觴已經做好了打算,他想把阮坤拉到自己這一邊。

幾天之後他到了聖城,直接來到阮家把季成子的事告訴了阮坤,阮坤一聽大喜,至此阮家總算是被滅門了,阮坤很感激秦羽觴。

阮坤把自己打聽來的消息說給了秦羽觴,季家在暗中和一些聖地有往來,季武忠暗中受了那個聖地的指使,想要控制整個聖城,沒想到秦羽觴的出現破壞了那個聖地的陰謀。

「青山聖地?」秦羽觴有點吃驚的說道:「青山聖地不是妖域的勢力嗎?怎麼會在古穹?」

阮坤說道:「青山聖地一直是古穹的大勢力,妖域的那個聖地只不過是青山生得的爪牙而已,至於你斬殺的那個青山聖子也只是妖域的青山聖子,真正的青山聖子在古穹,實力非常的恐怖。」

秦羽觴算是明白了,青山聖子看來野心不小。

有了阮坤這麼一提醒,秦羽觴自然有了準備,秦羽觴也明白,阮坤這樣說是想讓秦羽觴幫他們阮家一把,滅了季家,青山聖地肯定不會輕易放過阮家。

這正是秦羽觴想要的,只要把聖城和自己綁在一起了秦羽觴也算是在古穹當中站穩了腳步。

秦羽觴說道:「青山聖地的是你們就別管了,我會處理好的,只是這段時間那你們一定要小心,青山聖地勢力龐大,再說還有一些聖地和青山聖地有一些瓜葛,我們現在實力太弱,不可能和那些聖地對抗,現在要做的就是韜光養晦而已。」

阮坤很贊成秦羽觴的話,其實就算是阮坤不說,秦羽觴也知道自己和青山聖地結下了梁子,斬殺青山聖子對青山聖地來說是**裸的打臉,青山聖地怎會允許有人挑戰他們的威嚴?

秦羽觴所做的這一切只不過是想讓阮坤感覺到自己一直在幫助聖城而已,秦羽觴的這些心思阮坤自然想不到。

秦羽觴離開了聖城,戒靈對秦羽觴的表現很滿意,戒零很難稱讚一個人,但是他對秦羽觴卻是非常的稱讚。

秦羽觴先是去了北州,斬殺了幾名曾經圍殺過他的丹元境高手,然後在北州留下了一道分身,他又趕往南州。

不久之後很多人都趕往北州,秦羽觴是一個香餑餑,很多人都想斬殺秦羽觴。

秦羽觴的本體已經出現在了南州,青山聖地是南州的一大勢力,秦羽觴本和他們無冤無仇,但是既然他們想要斬殺秦羽觴,那秦羽觴自然也不會坐以待斃,更何況青山聖地對秦羽觴來說是一顆定時炸彈,隨之都有可能爆炸,秦羽觴是在不放心,既然已經是敵人了,那就有必要讓隱藏在暗中的敵人浮到水面上來。

轉眼之間秦羽觴已經來到了青山聖地的勢力範圍之內,他已經隱藏了自己的真實身份,根絕戒靈傳授給他的一些移容換貌之法改變了自己的容貌,這可比易容術要厲害得多。

移容換貌之術不光能夠改變一個人的容貌,更重要的事還能改變一個人的體型。

「慈悲慈悲,這位道友何往?」秦羽觴變成了一個道士,攔住一人問道。

「道長慈悲,一些聖子聖女在這裡舉行一場宴會,我正要趕去。」那人說道。

秦羽觴大喜,他最喜歡這種事了,但是他故作鎮定問道:「不知道來的聖子聖女有哪些?」

「有天倫聖子、青山聖女、瑤池聖子以及聖女、華光聖子以及聖女,其餘的人我也不是太清楚,道長也要前往嗎?」那人問道。

秦羽觴笑了笑說道:「既然大家都去貧道也就去湊個熱鬧吧,恭祝施主無量天尊。」

不得不說秦羽觴扮起道士來還有板有眼的,就連戒靈都是一愣。

既然大家都去秦羽觴也前往宴會之處。

人群擁擠,在那擁擠的人群當中,秦羽觴看到了一個胖胖的身形,賊頭賊腦的正往裡面擠。

秦羽觴心中一喜,那不正是方寒那死胖子嗎?秦羽觴有心想要捉弄方寒,大踏步朝著方寒走去。

!! “刷!”

輕輕地將托盤上的紅布掀開,利劍呈現在所有人的面前,雖然只是由最普通的材料打造而成,但在其劍身所篆刻的靈紋襯托下,利劍上靈光流轉顯示着其品質的不凡。

與先前那些拍賣品不同的是,這次在將拍賣品展示出來以後,拍賣會場內並沒有響起竊竊私語的討論聲,反而是異常的安靜,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充滿火熱地死死盯着那柄利劍。

臉上帶着微笑,老拍賣師開始介紹道:“這柄利劍乃是一件一段的附靈寶物,上面所篆刻的力之靈紋紋路清晰、靈力充沛,是出自一位附靈大師之手,如果不是利劍本身的材料差一些的話,完全可以被評爲二段的附靈寶物。”

隨着老拍賣師簡單介紹的聲音落下,拍賣場這才嗡嗡地響起了討論的聲音,幾乎全有人都在驚歎着這件附靈寶物,幾個大家族的家主更是一副對這件附靈寶物勢在必得的架勢。

“這件一段附靈寶物的拍賣底價爲兩百枚金幣,每次喊價不得低於五十枚金幣,現在諸位可以喊價了。”老拍賣師並沒有說太多的廢話,直接便報出了底價宣佈競拍開始。

二百枚金幣!說實話,這樣的價格對於一件附靈寶物來說甚至是低得有些可憐,不過,正常情況下的拍賣最不怕的就是底價低了,在老拍賣師的聲音落下後,一道喊價聲立刻便響起:“五百枚金幣!”

第一個喊價就將價格提升到比底價還高出一倍不止的高度,這讓凌天微微有些驚訝,扭頭朝着喊價的人看去,那是一個身材魁梧的中年人,這個中年人凌天也認識,正是雲楓城三大家族其中一個家族的家主。

從他喊價的氣勢上來看,顯然他對於這件附靈寶物是勢在必得,一開始就將價格給大幅度提升到這種地步,這也算是他對於其他競爭者的一個下馬威。

不過,同時雲楓城的大家族,在勢力上也不分伯仲,另外一個家族的家主和凌鵬飛又怎會害怕呢?隨即便紛紛進行喊價。

“六百枚金幣!”

“七百枚金幣!”

雲楓城的三大家族都喊價了,這無疑預示着這件附靈寶物的競拍將會是非常的激烈,一些雲楓城裏原本準備競拍這件附靈寶物,好讓家族擠身成爲雲楓城第四大家族的小家族家主都紛紛打起了退堂鼓,憑他們的實力根本就沒有和這三大家族叫板的能力。

“八百枚金幣!”

“一千枚金幣!”

……

顯然,也並非所有人都放棄了競拍,從其他城市趕到雲楓城特地來競拍附靈寶物的幾個家主紛紛喊價,他們的實力可一點都不比雲楓城的三大家族差。

於是乎,一場龍爭虎鬥的競爭自然是在所難免的了。

“發了!發了!這次發了!”

聽着節節攀升的喊價,凌天的臉上簡直是笑開了花,心裏更是興奮地大叫着。

“才一千枚金幣而已,看你小子那副樣子?本大爺以前光是一天的消費都得以萬枚金幣來計數。”

對於凌天這種極其不淡定的表現,自然免不了要經受莫邪的一通鄙視,但凌天在這方面的免疫力已經接近無敵,對於莫邪根本就不予理會,而且這種謊話連篇傢伙的話也根本就沒有任何可信性。

“兩千一百枚金幣!”狠狠一咬牙,凌鵬飛出聲大喊道。

此刻,競爭已經到了結尾的階段,很多人都紛紛退出了競拍,最後堅持的就只剩下凌鵬飛、雲楓城其中一個家族的家主和另外一座城市大家族的家主。

而喊出兩千一百枚金幣的價格,凌鵬飛的心裏也非常的肉疼,他們凌家除了在城裏經營着幾家店鋪外,最主要的收入還是前往魔獸森林獵殺魔獸來進行販賣,而一階魔獸全身上下最值錢的魔核也就才值幾十枚金幣而已,而且還並不是每個一階魔獸的體內都有魔核。

再加上一個龐大家族日常的鉅額開銷,他們凌天每年存進庫房的收入才只有五千枚左右的金幣而已,這一下子就花掉近兩分之一,他又怎麼可能不肉疼呢?

“兩千兩百枚金幣!”

而在凌鵬飛話音落下後,雲楓城另外一個家族的家主又將價格提高了一百枚金幣,顯然他也同樣不想放棄這件附靈寶物。

這次,剩下的那位來自其他城市的家主在聽到喊價後,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選擇放棄了,沒有再繼續進行喊價。

競爭者又少了一位,凌鵬飛扭頭看了一眼那位雲楓城另外一個家族的家主,再次舉手喊道:“兩千五百枚金幣!”

價格一下子從兩千兩百枚金幣飆升到了兩千五百枚金幣,在聽到凌鵬飛這霸氣十足的喊價後,拍賣場內響起了很有竊竊私語之聲,凌鵬飛這樣做的目的再明顯不過,是想要告訴對方他競拍的決心。

“哼!”

這次,對方也並沒有再繼續喊價,只是極其不甘地冷哼了一聲,顯然兩千五百枚金幣這樣的價格已經超出了他能夠承受的範圍,只能放棄了繼續競拍。

此刻,老拍賣師的臉上那真可謂是陽光燦爛,兩千五百枚金幣!這樣的價格可是雲楓城這座皇朝拍賣行所拍出的最高價格了,而老拍賣師再過一年也就要退休不再主持拍賣了,能夠在臨退休之前主持這麼一場創下之最的拍賣會,也算是讓他的拍賣師生涯完美落下帷幕了。

“啪!”

等待片刻見沒有人繼續喊價,一聲木錘敲擊的脆響聲響起,老拍賣師出聲宣佈道:“恭喜十四號貴賓以兩千五百枚金幣的價格拍得這件一段附靈寶物,恭喜!”

隨着這最後一件拍賣品的拍出,拍賣會正是落下帷幕,而最後的大贏家凌鵬飛父子臉上卻並沒有任何的笑容,原因無他,因爲這件附靈寶物是凌天委託進行拍賣的,而如今他們凌家竟然要花如此高的價格拍買回去,這樣的事情對於他們凌家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諷刺。

不過,出於家族利益的考慮,就算有些人會借題發揮的散佈出一些言論,凌鵬飛也必須要這麼做,因爲得到這件附靈寶物也就預示着他們凌家距離凌駕於其他兩大家族之上,成爲雲楓城最大勢力的目標又近了一步。

“多謝嘍!”

相比較而言,凌天的臉上則是笑開了花,兩千五百枚金幣這樣的價格已經遠遠超出了他原本的預期,而且花這麼高價錢買下那件附靈寶物的還是凌鵬飛,這讓凌天在離開的時候還專門地向凌鵬飛父子“道謝”一番。

凌天這種舉動無疑是赤果果的挑釁,但是有凌鵬飛在一旁制止,凌輝也就只能不甘地放棄了動手,陰沉着臉轉身離開。 正在拚命往裡面擠的胖子被人從後面拽了一把,他剛剛擠進去,又被人人拽了出來,氣不打一處來。

「誰他媽拽老子?沒長眼啊。」

胖子看也不看的直接張口大罵。

「小兄弟你拿了頻道的東西。」秦羽觴不緊不慢的說道。

當日在天妖鳳族一戰之後胖子就不見了,秦羽觴可不擔心胖子會被人鎮殺,胖子的底細連秦羽觴都看不透,他不相信有誰能殺的了胖子。

再次見到胖子,秦羽觴心中很高興,但是秦羽觴卻有心想要坑胖子一把,胖子是人精當中的人精,出了秦羽觴這個世界上幾乎沒有誰能坑得了胖子。

胖子看到道士氣就不打一處來,他瞪著眼睛罵道:「誰拿你東西了?不要血口噴人,今天胖爺我心情好,就不和你一般見識了,趕緊給我滾蛋。」

胖子罵起人來口無遮攔,周圍的人一下子就被胖子的罵聲給吸引過來了。

秦??觴心中一喜,今天就讓你死胖子好好地給我道歉。

「蒼域大戰的時候小兄弟可沒少拿我的東西,怎麼,現在不認賬了?」秦羽觴故意說道。

胖子一愣,他仔細看了眼前的道士一眼,但是怎麼看都感覺眼前的道士他沒見過,不過他又覺得他在那裡見過這個道士。

秦羽觴已經用戒靈所穿的的移容換貌之術改變了自己的容貌,莫說是胖子,就算是火雲子也未必能夠認出秦羽觴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