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小寧兒,今晚少爺去你房間?」蕭寒也彎下腰,輕輕的咬了一下那粉嫩嫣紅的耳垂小聲道。

  • Home
  • Blog
  • 「小寧兒,今晚少爺去你房間?」蕭寒也彎下腰,輕輕的咬了一下那粉嫩嫣紅的耳垂小聲道。

「嗯。」舒寧臉頰嬌艷如火,待蕭寒在她完美的翹臀輕輕的揉捏了幾下離去之後,才酥軟倒在地上,胸口輕微的起伏,檀口不斷的往外吐露了誘人的蘭香。

蕭寒走了出去,大口呼吸了一下,平息了一下小腹的慾火,反正人有跑不掉,白日宣淫的事情他是做不出來的。

「小銀,昨天晚上死了哪兒去了?」蕭寒看到小銀搖頭晃腦的,不知道是從哪兒快活回來了,確是氣大不一處來!

「少爺,看你這模樣,昨天晚上一定欲求不滿吧?」小銀得意洋洋的道,狼臉上那股春qing昭然若揭!

「你這頭色狼,昨天晚上出去禍害多少母狼了?」蕭寒瞪了它一眼道。

小銀昂起頭來,嘿嘿笑道:「不多,也就三四十隻吧!」

「靠,你是種狼呀!」蕭寒低聲罵了一句。

「可惜沒有一個入的本狼王的眼,也就湊合一下,解決了一下生理需要!」小銀嘆息一聲,狼頭搖晃道。

「你這頭色狼!」蕭寒沒好氣的罵道。

「嘿嘿,主人今晚上不也是嗎?」小銀淫蕩的一笑道。

「你這頭色狼,居然偷聽少爺我說話?」蕭寒有些微怒了,這畜生有了人的智慧還真是不好管了。

「沒有,只是風聲不小心飄進我的耳朵而已。」小銀趕緊賠笑解釋道,這做魔寵可要比人類還要懂得上下尊卑,不然吃虧的可是自己。

「今天晚上可我看好了,不準偷聽,小心我拔光你的毛做毛筆!」蕭寒惡狠狠的丟下一句話,然後心情大好的,一路哼著小調走開了。

小銀渾身一顫,拔光自己的毛?太惡毒了,少爺,我鄙視你!

蕭寒沒有看到小銀在他背後伸出狼爪指的模樣,否則非的氣的將它暴打一頓不可!

「小銀,你家少爺呢,剛才我還看到他跟你在一起的?」雪影劍聖那淡藍色的倩影飄然而至,劈頭就問。

「少爺正上火呢,雪影姐姐,估計你要等幾天才能跟少爺比武了。」小銀胡謅道,連「姐姐」都叫上了。

雪影劍聖也不在意,反正小銀的不正經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小銀,你說你家少爺要是比武贏了,他會不會娶我?」雪影劍聖問道。

哇,這個雪影劍聖太瘋狂了,居然哭著喊著要嫁給自己那個外表道貌岸然,背地裡男盜女娼的主人,這世界太沒有天理了,我看以後還是找一頭美女狼好了,人類的心思太複雜了!

「這個,這個,這個我也不知道!」小銀撒腿一溜煙的就跑了,這種問題還是不回答的好,免得引火燒身!

夕陽西下,雪影劍聖那孤獨的倩影拉的老長!

門扉虛掩,柔和的魔法燈光透過那條縫隙在青色的台階上投下一條明亮的光線。

蕭寒心裡火熱火熱的,想到今晚就將完成昨夜未能完成的壯舉,小腹下那團烈火已經熊熊燃燒起來。

舒寧,不管你抱著什麼目的,今夜過後你就是我蕭寒的女人!

沐浴后的舒寧穿了一身白色寬大的睡衣靜靜的依靠床背坐在床上,濕漉漉的長發自然垂於胸前,小腿彎曲至於那柔軟的錦被上,美臀微翹側卧,晶瑩足窠閃動著誘人的光澤,那對白玉無瑕的小巧金鈴更是完美到了極致。

今晚,他會來嗎?

他的溫柔是蒼茫大陸上男人所沒有的,當她在最絕望的時候,正是這個男人挺身而出,用千萬巨資將自己救下,甚至並不在意立刻就解除自己的奴隸契約,還自己的自由,這樣的奇男對大陸上山所有智慧種族一視同仁的思想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慢慢的相處啊一段時間后,不知不覺,蕭寒的才情和那不拘一格的為人處世方式都深深的吸引著自己。

難道說自己喜歡上少爺了?

舒寧的心有些亂,又有些期待,絕美的臉龐上頓時緩緩的升起一絲紅暈,不由的想的有些痴了。

蕭寒本打算先敲門再進來的,但是當他從們縫隙看到舒寧坐在燈下沉思之美,暈黃的魔法燈下,佳人如同仙一般高貴素雅,心激蕩不已,自己何其幸運,既然能讓著絕色佳人甘願獻身?

驀然抬頭,舒寧驚呼一聲,她看到一雙明亮清澈的眼神正對著她,柔情萬分。

「少爺!」舒寧沒有想到自己居然坐著愣神,沒有發現蕭寒已然來到她的身側。

「我的小寧兒,剛才你太美了,美的少爺我都看的痴了。」

舒寧臉上霎時浮起兩朵醉人的紅霞,由於是剛剛沐浴過,那淡淡的處幽香縈繞著整座房間,那沁人心脾的味道令蕭寒更是心動不已。

如此美人兒,豈能不好好摟在懷蜜憐疼惜一番。

燈下觀美人,那是別有一番趣味。

望著那一雙如同羊脂白玉般的秀美玉足,那微微露出的一截蔥白小腿,蕭寒忽然有一種衝動,想要將她們抓入手慢慢把玩。

哎呀,羞死人了,少爺怎麼朝人家那兒看,感受到玉足上傳來一道熾熱,舒寧眼波流轉之間,真好看到了蕭寒那入迷的目光。

「寧兒,你這一雙玉足,真是讓少爺喜歡的緊。」蕭寒實在忍不住那折磨人的誘惑,直接伸過手去將那一雙完美的玉足納入手,細細把玩。

「少爺?」舒寧的一雙杏眸頓時升起一陣氤氳,一道膩人的聲音從那兩片微啟的紅唇傳來,顯然是從來沒有遭遇過如此刺激。

女兒家的一雙玉足被一個年輕男納入手把玩。

自己什麼時候有了這變態的嗜好,蕭寒心惡寒,雖然是緊跟著就放下那對完美的玉足,但手上還是忍不住輕輕的捏了幾下,那柔膩的感覺如同吃了鴉片似的,刺激著蕭寒指端的神經末梢。

舒寧心如小鹿亂跳,滿面通紅,明亮的雙眸,細長的眼睫毛,瓜型的臉頰,加上那櫻桃似的小嘴,更顯的幾分的嬌媚。

昨兒個雖然是淺嘗輒止,但那**蝕骨的滋味已經深深的印在了兩個人的心頭。

凝視半刻,四片嘴唇便迫不及待的黏在了一起。

蕭寒雖然算不上的情場高手,不過也勝的上是理論豐富,實踐出真知嘛!

舒寧一個處,雖與那三皇成輝訂有婚約,平時見面卻是受禮之極,便是那成輝想要摸一下小手都是不得,又豈的有現在這樣大肆親吻,如痴如醉之舉動!

若不是看到舒寧面色潮紅,眼神迷離,有要缺氧的機率,蕭寒幾乎捨不得放棄那柔軟滑嫩的香舌。

反正來日方長嗎?

蕭寒慢慢的將舒寧置放於繡花緞面的被褥上,溫柔的注視著身下緊閉雙眸小妖精,大嘆造物主神奇,怎麼就能夠將一個女人塑造的如此美麗呢?

褪去那最後一道遮羞布,除去一切束縛,蕭寒健碩的身軀直接壓了上去。

「舒寧,我來了!」

「嗯。」

「少爺,舒寧的心這輩只屬於你一個人!」隨著下身刺痛的傳來,舒寧美麗的雙眸溢出了晶亮的淚珠,同時也在心裡發了一道誓言!

被浪翻紅,干chai烈火,落紅點點,說不出的繾綣,道不完的柔情,良久之後漸息! 從龍震天這裡出來之後,蘇沐並沒有回到自己的房間之中休息,今晚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雖然說邱慎季會去處理。但真的說起來,整件事情的起因也是有著蘇沐的影子在,蘇沐是不會想著讓自己置身在這種,無從掌握的處境之中的。

所以很多事情,蘇沐現在必須去安排必須去處理。

「領導,真的是對不起,我沒有想到童貫竟然會做出這樣的舉動來。」段鵬低聲道。

「這和你是沒有任何關係的,畢竟你們也不能夠未卜先知不是。但這卻是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在這商禪市內,還是有著一股力量存在著不說,並且是能夠影響到很多事情的。」蘇沐緩緩道。

「領導,你說的是?」段鵬疑惑著。

「白莎酒店!」蘇沐淡然道。

「白莎酒店?」段鵬心思急轉,「你說這個白莎酒店是有著問題的,是隱藏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嗎?」

「難道不是嗎?」蘇沐自信著道:「像是韓韻這樣的人,如果說不是有人給她撐腰的話,你以為她敢那樣囂張跋扈嗎?在明明知道我的身份之後,還敢說出那樣的話,做出那樣的舉動來。

就沖著著一點,我就能夠肯定韓韻的背後是有人的。我不想著能夠主宰商禪市,那樣的想法實在是再為愚蠢不過的,也是沒有可能通過這種方式實現的。

但我卻也不會允許有人敢這樣對我。所以說段鵬你們接下來的任務就是從殷玄縣將重心轉移過來。重點發展在商禪市內的眼線,還有公司的分部不就是在這裡嗎?就拿這裡進行經營便是。

這段時間的話。我會想辦法給你們聯繫下,爭取將商禪市內的銀行護送任務給你們拿下來。然後可以的話,你們還可以在這裡組建起來一個培訓基地。」蘇沐慢條斯理的說著。

每句話的說出來,都是有著很強的針對性。千萬不要認為蘇沐這樣做是在危言聳聽著,是在故意的故弄玄虛著。

任何時候你想要知道更多的信息,就必須有著一個前提,這個前提就是你的人脈網路足夠的寬廣。只有這樣,你才能夠進行著更多範圍的接觸,才有可能獲悉到你想要的任何消息。

「是,我這就進行安排!」段鵬說道。

乾龍保安公司創建的目的就是在於為蘇沐服務。既然是蘇沐的要求。段鵬便會是無條件的執行著。

說這些話的時候,慕白是沒有留在這裡的。蘇沐不是不相信慕白,而是有意識的進行著迴避。因為有些事情是能夠讓你知道的,但有些事情卻是你不知道的為好。

就在蘇沐這邊剛想著和段鵬繼續聊下去的時候。他的手機突然之間響起來。看到是誰打過來的之後。蘇沐的臉上湧現出來的是一種皺眉的動作,神情也隨之變的低沉起來。

不過蘇沐倒是沒有果斷的拒接,因為這樣的事情他還真的是沒有辦法做的出來。

「說吧。有什麼事?」蘇沐淡然道。

段鵬早就意識到這是蘇沐的私事,所以便在手機響起的瞬間,便走出去開始準備著車。

「我想見你一面!」裴妃說道。

「有這個必要嗎?」蘇沐平靜著道。

「有,相當的有這個必要。你就算是想要宣判我的死刑,你也最起碼應該給我個解釋的機會吧?再說,你難道就真的不想要看看,到底是誰陪著我一起睡覺的嗎?」

裴妃說著說著,話音之中就帶出一種別樣的味道來。這句話聽在蘇沐的耳里,倒像是一種挑釁般。

我又沒有做錯事情,我有什麼不敢去面對的!

蘇沐想到這裡,便果斷道:「時間,地點!」

「就是現在,就在商禪市的這家叫做清心的茶藝會所中。」裴妃倒是很快也就安排好住處。

今晚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裴妃是必須當晚就解決掉的。因為裴妃是經歷過很多事情的,她知道,有些事情壓根是沒有多大點事。但到最後卻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就變的脫離了軌道。

裴妃不想要自己和蘇沐變成這樣,所以當天事當天解決而已。

清新會所的這家雅間之內。

就在裴妃的手機剛剛掛掉之後,一道嬌嫩的聲音就這樣悄然響起,「你有必要這樣嗎?真的是很沒勁的,為什麼要給他解釋?難道說他就是你所選定的男人嗎?」

「我所選定的男人?」

裴妃莞爾一笑,「他和我還沒有到那種地步那,只是有些事情我不想要被誤會而已。尤其是不能夠因為你這樣的傢伙,而被蘇沐給誤會了。真的要是那樣的話,我會感覺到崩潰的。」

「我說,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不能因為我這樣的人,我這樣的人怎麼了?難道很給你丟面子嗎?」嬌媚的聲音繼續響起著。

「行了,你再這樣的話,我會渾身起雞皮疙瘩的!」裴妃無語的瞪了她一眼。

「咯咯!」

就在這種風情萬千的笑聲之中,一道身影悄然從旁邊的桌案旁走過來,出現在裴妃眼前之後,臉上露出的是一種促狹的神情。

這是個一眼瞧上去絕對會認為是個男人的傢伙,但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她是沒有喉結的,是絕對絕的一個女人。只是這個女人為一頭利落的短頭髮不說,穿著打扮更是走的男人路線。

再加上她那張臉除卻英姿勃發外,更多流露出來的是一種中性的味道,所以瞧上去真的是會讓人產生誤會的。

她叫做裴青。

是的,這個名字乍一聽是人都會想到,裴青是不是裴妃的姐姐妹妹之類,但實際上兩人還真的是沒有任何關係的。純粹的就是因為一個姓,所以兩人在大學的時候就認識了不說,還成為了閨蜜。

真的說起來裴妃和裴青能夠成為閨蜜,那也是經歷了戰火般的考驗,是真正打出來的交情。

只是這個裴青明明是個女子,卻非要喜歡裝扮成男子的模樣不說,更為喜歡藉助著男子的模樣,不斷的對裴妃進行著調戲。

裴青還真的是什麼事情都敢做出來的主兒,曾經就靠著這張臉和這種打扮,在酒吧之內不知道釣到多少夢想著一夜情的女人。

結果那?當然是那些女人都徹底的崩潰,她們怎麼都沒有想到,原本以為是一桿長槍殺四方的傢伙,會變成擁有著秘密花園的女人。

這還真的是最為讓人無語的事情!

裴青為什麼會這樣做?

你要是問裴妃的話,她會是毫不猶豫的回答,因為裴青是個拉拉。沒錯,她就是一個貨真價實的雙性戀。

而且裴青這個雙性戀,對裴妃不是一般的著迷。只是礙於兩人是所謂的閨蜜,所以是一直都沒有辦法下手。

沒辦法下手,就這樣眼饞著,讓裴青是越加心痒痒著。這次裴妃之所以會過來商禪市,完全是因為裴青的邀請。面對著裴青這個閨蜜,裴妃是真的也沒有辦法拒絕的。

陰差陽錯之下,便被蘇沐給誤會了!

「放心吧,稍後的話我會為你解釋的,我總不能夠眼睜睜的看著我的裴妃,就這樣被一個男人給折磨的死去活來。哼,我倒要瞧瞧,是什麼樣的男人,竟然能夠偷走我們家裴妃的心。」裴青撅嘴道。

真的是對的嗎?

裴妃瞧著裴青那種想要惹事的神情,是真的感到有些無語起來。這時候他真的是開始懷疑,自己這樣做到底是對是錯那?別將蘇沐給弄來之後,結果卻變的更加難以挽回。真要是那樣的話,事情就開始糟糕了。

十五分鐘過後!

當蘇沐的身影出現在雅間之內的時候,他瞧見在這裡只是坐著一個裴妃。裴妃瞧著蘇沐進來,趕緊起身站起。

「你來了!」

「我來了,有話說話吧!」蘇沐漠然道。

「咯咯!」

瞧著蘇沐的神情,裴妃是沒有任何受委屈的意思。就像是最初所想的那樣,她已經掌控全局。她瞧著白墨這樣,能夠感受到白墨身上釋放出來的那種濃烈的醋意,她是由衷的感到高興的。

「怎麼?這事在你看來很好笑嗎?」蘇沐冷漠著,瞧著裴妃的神情,說著就要轉身離開。

「你不許走!」裴妃大聲道。

何如當初莫相識 「我為什麼不能走?你又憑什麼將我留下?裴妃,我現在就給你機會,將我所認為是誤會的事情給解釋清楚。你要是解釋不清楚的話,我是斷然不會饒恕你的。」蘇沐果斷著道。

「知道嗎?看著你吃醋,真的是一件值得享受的事情,這說明我在你的心裡還是有些地位的。你所認為的事情,其實壓根都沒有發生。蘇沐,你對我難道就真的沒有一點信任嗎?」裴妃瞪大著眼珠問道。

「我很想要信任你,但我的雙眼卻是不會騙我的!」蘇沐說道。

「有時候你的雙眼也是會騙你的,你的雙眼不可能將所有事情全都看清楚的。今天你所看到的那人並不是你所想象中的那樣,我讓你過來,就是為了將她介紹給你認識的。」裴妃說道。

「是嗎?」

蘇沐神情平靜著,「可惜,我現在沒有想見他的意思,我走了!」

說著蘇沐就要離開這裡,但就在蘇沐的手指剛剛碰觸到房門的時候,房門自動的打開。 有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自從將舒寧從少女變成少婦之後,蕭寒便感覺到自己的春天到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