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山裡的路可不好記!」,李長青輕輕地道。

  • Home
  • Blog
  • 「山裡的路可不好記!」,李長青輕輕地道。

瑪麗、艾倫、大衛上自己開來的車,回到谷陽縣城。

「艾倫,路都記下來沒有?」,瑪麗問道。

「放心吧,瑪麗,保證比谷歌地圖還要清楚!!」,艾倫嘴角上揚道。

「要是艾倫的腦袋不好用,還有我呢!」,大衛傲嬌地道。

李長青跟瑪麗等分開后,沒有直接回到鍾南山。

回到家裡,李建國、李大江、李常武等村裡的人都在場地上乘涼。

總裁嫁到,甜妻快跑 「喲,青娃下山啦!你小子可不得了,全國的記者都想採訪你呢!」,李常武道。

「青娃,村裡的人我都叮囑過啦,沒人會給他們帶路!」,李建國道。

「春花啊,聽說有個記者給你五千塊錢,你都沒答應?」,李常武道。

「肯定呀,咱是喜歡錢,也會做能做那種事啊!」

馬春花在李家坳是出名的扣門見錢眼開,此時卻理所當然地道。

「你馬春花能有這覺悟?」,李常武故意誇張地道。

「李常武,你個憨貨!青娃讀的書里不是講了嘛,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咱雖然不是君子,但青娃不想見他們,給再多的錢咱也不能幹啊!」,馬春花潑辣地道。

「青娃讀書的效果不錯嘛,要是放在以前,給三百就有人願意干!」,李建國道。

「嘿嘿,托青娃的福!咱每天挨著青娃的韭菜攤,一天也能掙好幾百塊呢!」

馬春花摸下兜里的鈔票,眼睛笑開花。

「青娃,兄弟打算把早餐店改成飯店,名字都想好啦,就叫『李長青發小的飯店』!」

李三德的早餐生意做得很紅火,想把生意進一步擴張。

「你到是會做生意!」,李長青道。

「哈哈,兄弟不都是沾你的光嘛,開業一定要去喝一杯酒!」,李三德笑道。

「建國叔,等路修好后,咱們村以可以重點發展農業、旅遊業、餐飲業!」,李長青道。

「嗯,青娃,老實說,金珠葯業幫咱們村修路是不是因為你?」,李建國問道。

「幫過金珠葯業一點小忙。」,李長青平靜地道。

「金珠葯業再有錢,也不會無緣無故花幾百萬幫咱們村修路,我一猜就是你,而且一定不是小忙!」

「青娃啊,咱們老李家祖祖輩輩都困在山裡,你是咱們全村的恩人啊!」

李建國站起來握著李長青的手,很激動地說道。

執鞭之士 「建國叔,說哪去了?我也姓李,是份內的事!」,李長青道。

山路是李家坳的坎,其他村民都向李長青投去感激的目光。

「青娃,好樣的,你是老媽的驕傲!」,劉翠娥與有榮焉地道。 「翠娥嫂子,青娃可不止是你的驕傲,也是咱們李家坳的驕傲!」,馬春花道。

「哈哈,春花說話越來越有水平啦!」,李常武笑道。

「青娃啊,繼續努力,爭取再證明個哥德巴赫猜想!」

李大海聽著村民們對李長青的讚賞滿面紅光,腰桿挺得筆直地道。

「呵呵,儘力而為!」

證明哥德巴赫猜想都有三分運氣,李長青可不敢保證能再次解決世界難題。

「青娃,怎麼樣,有人找到你沒有?」,李大江問道。

「有幾個外國記者在山裡遇到一頭孤狼,然後誤打誤撞地跑到小木屋。」,李長青道。

「鍾南上山有狼?」,李建國問道。

「是啊,以前在第六峰見到過腳印,但第一次有狼出現山的外圍。」,李長青道。

「正好,咱打幾十年的獵,就是沒有碰到過狼!」,李常武道。

「狼可不是惹的,以後沒事都不要上山!」

李建國比李常武年長,當年在天熊山見識過狼群的厲害。

「青娃,山上有狼,你就不要上山了,乾脆就住在家裡!」,劉翠娥擔憂地道。

「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李長青可不想說,自己幾句話就馴服孤狼。

「那幾個外國人怎麼樣啊,有沒有受傷?」,李建國問道。

「沒有!」,李長青道。

「那頭狼呢?」,李常武對狼的興趣比外國人要大。

「應該回到山裡去了吧!」,李長青道。

「青娃,你要是想住在山上,等下叔再去給你安裝幾個陷阱!只要狼敢來,保證跑不掉!」,李常武拍著胸脯保證道。

「謝謝武叔,正好有件事需要大家幫忙!」,李長青道。

「青娃,你有什麼事,只要能動的就都去幫忙!」,李建國道。

「咱們村能有今天,可都是青娃的功勞,吃水不能忘記挖井人啊!」,李常武道。

「用不了那麼多人,我打算在小木屋的外面種上些樹苗!」

李長青對村民的舉動頗為暖心,擺擺手道。

「在小木屋外面種些樹苗幹嘛,那也檔不住山裡的野獸啊?」,李大江道。

「樹苗可不是隨便亂種的,具體功效到時候就知道啦。」

李長青在讀歷代先賢對《易經》的闡述時,看到諸葛孔明對八卦陣的詳解。

三國時期,諸葛孔明根據《易經》,按照九宮八卦方位和五行生剋原理布成的作戰陣圖。

禦敵時以亂石堆成石陣,按遁甲分成生、傷、休、杜、景、死、驚、開八門,變化萬端,可擋十萬精兵,曾經困住東吳名將陸遜、魏司馬懿。

李長青想用樹木取代石頭,來布置九宮八卦陣。

以李長青目前的水平用不出八卦陣的變化,但用來當一個迷宮卻是沒有問題。

「青娃啊,讀書做學問叔是比不過你,但這做陷阱捕獵,咱可是行家啊!種樹能有有啥防禦效果,肯定趕不上武叔的陷阱!。」,李常武自傲地道。

「要不二叔給你做一扇門,再用木板把周圍圍起來?」,李大江道。

「你們就不用瞎操心啦,青娃比你們幾個加起來都聰明,還用得著你們說?按青娃說的做就行啦!」,李建國道。

「我家裡地里去年種了一片栗子樹,等下誰跟我一起去挖過來?」,李三德道。

「新栽的棗樹可以不?要是能行的話,咱就貢獻出來!」,馬春花道。

「都可以的,建國叔,你幫我統計一下,看看多少錢!」,李長青道。

「幾棵樹苗怎麼能要你的錢呢,分得這麼清楚,是不是你幫村裡修路,也要咱們給錢啊?」,李建國道。

「呵呵,長青多謝大家啦!」,李長青也不矯情道。

「什麼時候開始動手?」,李建國道。

「最好是今晚,能種好!」

李長青種植樹苗布置八卦陣,可不是為防禦野狼道。

主要是阻止記者們再次闖到小木屋,李長青不想寧靜的讀書生活被打擾。

「李家坳的爺們就都辛苦一下,咱們幫青娃到鍾南山裡去種樹!」

李建國見李長青似乎比較急切,號召村民們道。

「憑啥瞧不起咱們女人,要不要來掰一下手腕啊?」,馬春花道。

「好好,你馬春花算一個爺們!」,李建國道。

村民爆發出一陣笑聲,將睡意驅除不少。

「你們這些大老爺們笑什麼笑,別等下幹活比不過我!」,馬春花道。

「走走走,挖樹苗去,怎麼也不能讓春花小瞧啊!」,李常武道。

「常武叔,先去我家!」,李三德道。

李家坳的壯年勞動力都發動起來,有馬春花帶頭一些婦女也不甘示弱。

幾十位村民風風火火地將自己地里種著栗子樹、棗樹、核桃樹等樹苗都挖起來,帶著鋤頭等抬著到鍾南山上去。

就像是當年實行農村公社的時候,整個村的人一起修水庫的壯觀場景。

各種強光手電筒將深山的黑夜照得如同白晝,一些夜行動物驚慌失措地逃竄著。

「青娃,樹苗都運上來了,你指揮大家接下來該怎麼做!」,李建國道。

「每一棵樹都有固定位置,我在每個點上插一根乾柴,大家將樹苗種在乾柴的點上!」

村民們的無私舉動,李長青覺得自己之前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對眾人道。

「都注意一點啊,千萬要種在青娃指定的位置!」,李建國喊道。

「建國叔,都知道啦!」

李三德將自己家裡種的幾十棵栗子樹都給挖起來,跟村民們合力抬到山上。

李長青以小木屋為軸心,按照《易經》里諸葛亮詳解中的八卦陣圖在點位插上乾柴。

八卦陣學名為九宮八卦陣,九為數之極,取六爻三三衍生之數,易有云: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又有所謂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相,四相生八卦,八卦而變六十四爻,從此周而復始變化無窮。

八卦陣一共有三百六十五個點位,形成周天之數。

如果沒有村民們將自己家的樹苗貢獻出來,李長青想從鍾南山上找到三百六十五棵樹苗可不容易。

而且在固定點位種植三百六十五棵樹苗,也是一項浩大的工程。

但有幾十位村民的幫助后,李長青只需要靜心找准八卦陣中的點位,插下乾柴就可以。 Ps:爻,讀yao,本意是繩結。

天地定位,山澤通氣,雷風相薄,水火不相射,八卦相錯。

陽爻四卦在左,由干到兌、兌到離、離到震逆時針排列而出。

陰爻四卦居北,由干到巽、巽到坎、坎到艮、艮到坤順時針排列而出。

李長青踏著先天八卦步,以小木屋來校準節點的位置。

確認方向無誤后,李長青將乾柴精準在插在點位之上。

村民們在李長青插上乾柴的位置挖坑填土,種上樹苗。

但在山野里確定八卦陣中的點位,非常消耗精神。

即使李長青有浩然正氣滋養,每定六個點就要休息一次。

而村民們種植樹苗則相對簡單許多,李長青定點跟不上村民們種樹苗的速度。

村民們將樹種好后,都圍著觀看李長青定點。

「常武叔,你說青子是在幹啥?」,李三德好奇地問道。

「有點像陰陽先生看風水!」,李常武摸著下巴回答道。

「瞎說啥呢,青娃可是科學家!」,李建國聽著道

「青娃,你要不休息一下?」

劉翠娥見李長青臉色略微有些發白,擔憂地道。

「沒事!」,李長青勉力堅持著,繼續將剩下的點位全都定出來。

「只有幾個點沒種,都交給我吧!」,李三德拿著鐵鍬打算進去。

「三德,我跟你一起去吧」

李長青清楚,一旦將三百六十五個點位都種上樹,將構成完整的九宮八卦陣。

到時候整個樹林就像是一個迷宮,李三德種好最後一棵樹后,就很難走出來。

「青子,你休息一下吧,我一個人就成!」,李三德道。

「三德,你要是一個人進去可就走不來啦!」,李長青道。

「兄弟,這又不是深山老林,怎麼可能走不出來?」

李三德顯然不信,說完拿著樹苗帶著工具走進樹林。

「呵呵,等下你就知道了!」,李長青微笑道。

在樹林里,李三德回頭望一眼,仍能看見李長青的身影。

將樹苗都種植好后,李三德站起身來茫然四顧。

竟分不清楚東南西北,自己究竟身在何方?

李三德想憑著記憶沿著原路返回,但卻看不見來時的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