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希望事情不是最壞的情況!」

  • Home
  • Blog
  • 「希望事情不是最壞的情況!」

宋濤雙眼微眯,心裡輕輕嘆了一聲。

秘境中,董無靈等人的討價還價依舊在繼續,一直持續了數個時辰,雙方才達成協議。

大魯王朝接下來一年不得探索秘境、獲得利益。

還要向各勢力賠償五百塊上品靈石,二十塊中品天地石,五百塊下品天地石,五級靈藥各五樣。

雖然每個勢力得到的都不是很多,但加起來,也讓大魯王朝狠狠出了一次血。

「各位,這件事既然已定,那就回去等消息吧,查出了幕後主使,我會告訴大家的。」確定下來賠償后,宋庄面色鐵青著憤憤說道。

眾人這時也不介意他的態度,一個個當做剛才的爭吵沒有發生過,若無其事的跟宋庄告辭。

「哼,這群混蛋。」等到眾人離去,宋庄忍不住狠狠罵了出來。

…………

轉眼,又是四個多時辰,董無靈等人早已經第一時間將收穫傳回了宗門。

董恆等人剛收到消息,這邊,宋庄又將董無靈等人請到了大魯王朝營地。

片刻后,十幾人的面色就都變得凝重,目光有些陰沉的望向那遍體鱗傷之人。

「事到如今,也沒什麼好說的了,成不成都只能看天意。」宋庄看了一眼眾人,淡淡說道。

「不錯,不過、誰來?」伍虛雲皺眉道。

「金剛門以體修聞名,意志力、精神力都是極為出色,不如就讓楊兄來吧。」黑水王朝丞相蔡英的一番話,讓所有人都望向了金剛門大長老楊猛。

楊猛眉頭一皺,有些為難道:「我出手一向剛猛,我怕他堅持不了多久、靈智就會毀滅,根本搜查不出有用的東西。」

眾人一聽,暗自點了下頭,忽然,青山派二長老李敏儀主動說道:「罷了,由我來吧。」

頓時,眾人都同意了。

李敏儀是女性,細心溫和些,青山派功法也以溫和為主,由她來很合適。

兩炷香后,董無靈等人面色極為凝重的快速回了各自營地,以最快的速度向自己宗門發出了消息。

董恆收到消息時,正是早上他剛從練功房出來、前去偏殿的時候。

接過消息一看,心中就是不禁一沉,事情還是有些大了。

那姦細的幕後主使者,非常難對付。

略一沉吟,董恆面色依舊平靜威嚴的命令道:「告訴大長老,本座願意在一天後,會面其他六大勢力之主。」

「是。」

方破心裡很沉重,因為這個消息他看過了,也只有看過了消息,他才能根據事情的輕重緩急來決定要不要打擾董恆,在不適合的時候也要將情報立刻給他。

現在,他很清楚靈雲門和那六大勢力,將要面對的是什麼。

方破離去,董恆心裡皺了下眉,返身又回了後殿。

而在另外六大勢力之中,時間相差不多時,那六大勢力之主做出了跟董恆同樣的決定。

(其他打賞的,也會慢慢加更的。)

………………

帝為天最新章節帝為天第一百一十二章質問、會面(為比昂biang加更)網址: 回到後殿,董恆直接來到李天江的住處,雖然對方依舊是重傷狀態,但他還是親自出手、牢牢封印了其全身所有元氣。

隨後才回到偏殿,開始處理門內事務,同時安排起來。

直至傍晚之時,董恆才叫來李文蘇,兩人直向秘境飛去。

一邊飛著,李文蘇心裡儘是疑惑,秘境里出了什麼事?居然能勞掌門親自前去。

不過雖然疑惑,但他沒問,老老實實的做好本分之事,不多問、不多說,這是他現在的處事方式。

而且,他清楚旁邊這位掌門帶著他去秘境,並不是對他多信任,而是為了以防萬一、他與李天江密謀什麼的,所以就將他帶在了身邊。

深夜,董恆兩人才到達秘境所在的那處山崖,三長老齊元真已經等在了那裡。

「參見掌門。」

看見董恆兩人到來,齊元真立刻迎了上去、恭恭敬敬地行禮道。

陣法之下,那百多名七大勢力之人原本因有人來、而升起的戒備神色,也放鬆了下來,不過只是一瞬。

當他們好奇、驚訝的統統望向董恆時,一股沉重的壓力降臨了。

看著那道彷彿頂天立地、身上猶如巍峨山川般沉重的威儀,不容侵犯的威嚴。

他們心裡情不自禁的感覺到拘束,甚至隱隱感到一絲想要俯首臣服的衝動。

所有人立刻老老實實,心裡儘是驚訝、震撼。

靈雲門掌門被一不過數十歲的年輕人繼任,還是在眾目睽睽之下,以實力強勢擊敗老掌門的情況下繼任。

可以說靈雲門周邊各大勢力,無不對董恆感到好奇、震驚。

這絕對是靈雲門、甚至周邊十數勢力千年來第一天才。

所以他們這些人才會好奇、驚訝,想看看這位年輕掌門的樣子。

真看到了,心裡更是感到震撼,光是這般威嚴、威儀,就足以讓現場大部分人沒有出手的膽子了。

甚至就算是靈雲門中的防衛之人一邊行禮著,也一邊偷偷看向董恆,心裡都是震驚和興奮。

因為對於這位大名鼎鼎的掌門,他們有的也是第一次見。

畢竟一來到秘境,就很難出去了。

而今日見到了這般人是自己掌門,心中自然與有榮焉。

「嗯。」輕輕應了聲,董恆目光一掃,就看見除了那些防衛,還有三個氣勢不凡之人,分處三地,也似乎在等人的意思。

見董恆望過來,那三人立刻抱拳微微一禮,心裡對這位靈雲峰年輕掌門,忌憚非常。

略一頷首示意,心裡清楚已經有三位勢力之主來了,他是第四個到達的。

「走吧。」

一聲令下,董恆向秘境光幕走去,齊元真在一旁引路。

看三人消失在光幕中,其餘人紛紛暗中傳音議論起來,就連那三大勢力核心長老級別的人,也是如此。

「這靈雲門新掌門果然可怕,我看要不了百年,我們六大勢力中就再也沒人是其敵手嘍!」其中一人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其餘兩人,率先暗中傳音道。

「是嗎?不過我看你羽翼宗殷掌門,就足以與董掌門相匹敵。」另一人笑笑,看不出絲毫異樣。

最後一人同樣笑笑,「老夫也如此認為。」

各自說了一句,隨後三人就都沒有再說什麼。

他們都想挑起對方對靈雲門的忌憚、甚至敵對,雖然也許做不到,但只是簡單幾句話而已,何樂而不為。

同樣,在心裡、他們三人都是一片凝重和後悔。

可惜、這些年光注意著秘境,居然讓此子徹底成長起來了!

相比較與他們三人,其餘防衛者就沒那麼多心思了,更多的是震撼和絲絲敬畏。

「好恐怖的威勢,我感覺剛才到的碧水宗掌門他們,都沒有董掌門給人的感覺恐怖。」

「嗯,我也這樣認為的,不過聽說董掌門才幾十歲,他是怎麼修鍊的啊?」

「這誰知道?聽說許多人都認為董掌門是周圍十幾個勢力中千年來第一天才,今天見到,我相信了。」

「我也相信,那股威勢,我看比咱家王上還要恐怖。」

「相比這個,我更好奇到底出了什麼事?居然能引得七大勢力之主全部到來。」

…………

…………

外面的議論,董恆並不知道,這是他第一次來到這個秘境。

一踏入秘境,就看到了那一望無際的冰天雪地,也感覺到了向他襲來的兇猛寒意。

不過這些寒意對他來說,絲毫無礙。

三人快速向靈雲門駐地而去。

「恭迎掌門!」

中央大帳外,董無靈帶著二十多位內門長老迎接行禮。

問劍江湖行 董恆伸手虛扶,「無需多禮。」

隨後,其餘內門長老退下,董恆四人走進大帳內。

「在此苦寒之地,大長老、三長老都辛苦了。」坐在主位,董恆看了董無靈、齊元真兩人一眼,頗為淡然、又很認真地說道。

董無靈兩人心中微暖,齊聲道:「謝掌門關心。」

董恆神色凝重了些許,沉聲道:「大長老將事情仔仔細細說一遍吧。」

「是。」董無靈應道,眉頭有些皺起,神色嚴肅,將姦細一事從頭到尾仔仔細細說了一遍,而說到強行搜查那姦細記憶時,更是極為凝重。

最後,說出幕後主使是誰時,李文蘇早已有些愣住了。

他完全沒想到,秘境居然出了如此大事。

董恆一邊聽著,一邊思忖著,神色依舊平靜、甚至淡漠。

「另外六家勢力可有何異動?」沉默幾息,董恆沉聲問道。

董無靈搖搖頭,「沒有,現在估計都在等著各自掌門到來。」

董恆瞳孔微眯,語氣變得淡漠:「等吧,本座也想知道他們如何打算,記住,任何事、不可出頭,即使放棄了這秘境、也並無不可。」

董無靈三人神色一凜,雖然心中極為不願、不舍,但也知道,這話很正確,當即一起應道:「是。」

又過了兩個多時辰,七大勢力之主全部到來,董恆也帶著董無靈、來到了大魯王朝的營地,見到了另外六大勢力之主。

只做承少的心尖寶 靈雲門掌門董恆。

碧水宗掌門烈青松。

羽翼宗掌門殷天野。

金剛門掌門熊蛟。

青山派掌門明心

大魯王朝魯王宋濤。

黑水王朝黑水王劉闊。

七人有的雙方見過,有的只是知道對方。

第一下堂妻 初一見面,七人便都是暗中打量著彼此。

至於其他跟隨過來的人,他們的地位顯然低了不止一個層次。

而七人中,其中更多的目光都放在了董恆身上,畢竟相比較與其他人,董恆都更神秘、他們了解的也更少。

而且那股隱隱壓過所有人、沉重威嚴的氣息,讓他們根本不能無視。

陣陣忌憚不斷自他們心裡升起,甚至有些陰霾。

同時也有疑惑,這董恆年紀輕輕,哪來這般恐怖的威嚴。

「哈哈哈,早就聽說董掌門天縱之才,今日一見,恐怕更甚傳聞,怪不得李兄會早早的、就將掌門之位傳給你啊!」眾人剛剛分別坐好,烈青松就看著董恆、大聲笑道,不過語氣中總感覺帶著些許異樣的味道。

在場很多人都是老狐狸,一聽就明白了,烈青松這是在指傳位之事蹊蹺。

當下,其餘人都饒有興趣的看向了董恆,李天江傳位董恆,這件事以他們的角度地位去看,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

董恆神色不慌不急,看著烈青松、嘴角忽然出現一絲嘲諷之意、淡聲道:「董恆再天縱之才,也比不得烈掌門慷慨大方,要不是烈掌門,我們又怎麼可能坐在這裡呢?」

眾人微微一愣,隨即便明白了過來,目光有些古怪的看向烈青松。

烈青松大袖下的雙手狠狠一握,嘴角抽搐了一下,心裡怒火直升。

要說他最恨的人,有兩個,一個是背叛了的上官幽月,要不是她,秘境之事也不可能泄露出去。

二就是李天江,要不是李天江,秘境之事也不會被幾大勢力知道,從而被硬生生分走了他幾乎七分之六的利益。

而如今董恆成了靈雲門掌門,他最恨的人,自然又加上了董恆的名字,同時當年也就是董恆,才間接導致了這一切。

所以他才出口便與其不對付。

但卻沒想到這混賬居然直接拿秘境之事來嘲諷他、甚至孤立他。

心中自然鬱悶憤怒交加,感覺到眾人古怪的目光,甚至有好幾人眼中出現了笑意,更是如此。

眾人看著這一幕,幾乎所有人也都樂得看熱鬧,同時也放鬆了一些對董恆的關注。

因為通過這反駁嘲諷的幾句話,他們下意識感覺自己還能看的清這小子,如果什麼都看不透,那才真的可怕。

「咳咳。」忽然,就在烈青松要說什麼時,宋濤咳嗽兩聲,打斷了他的話,就只見宋濤神色變得很是嚴肅:「各位,敘舊的話稍後再說,我們還是先談談、該如何應對接下來的事吧。」 鄉村神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