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帶我一個吧。」

  • Home
  • Blog
  • 「帶我一個吧。」

聽到艾倫的話,米婭轉過頭來,看著艾倫的臉。

「嗯。」

艾倫腳下的骷髏馬突然抖了一抖。

她……居然沒有拒絕我?

艾倫有些驚訝。

經過這幾天的相處,他認為米婭是個不錯的人。

話少,靠譜,不會丟下同伴。

最重要的是,見過大世面的她,比寄宿在右臂里的弗朗特感覺要強上不少。

還有一點,她真的很漂亮。

兩人騎著骷髏馬,招搖過街。

經過貧民區,來到了城門處。

再見及再愛 偌大的城門,幾個穿著精鋼鎧甲的衛兵正站在旁邊,雙眼不停地在來往的人們身上審視著。

時不時,他們之中會走出一兩個人,將看上去鬼鬼祟祟的人帶到一邊盤問。

就當艾倫兩人路過時,衛兵們的目光在他們的長袍上來回掃視著,但並未有所動作。

因為他們騎著魔法師專屬的骷髏馬。

這裡只是巨石城的一個分城門,但艾倫走進去后,卻還是為眼前繁華的景象停下了腳步。

幾個小孩正在大街上追逐打鬧著,臉上洋溢著笑容。

售賣食物,玩具的攤位整齊地排在大街的兩邊。

但人們看他的眼神依舊充滿了防備與警惕。

跟隨著米婭,艾倫來到了一座偌大的宮殿面前。

在規劃整齊的街道上,這座宮殿彷彿一個不該出現的異類一般,矗立在這裡。

行人們在走路時,都會特意的避開靠宮殿的那條路,哪怕要多走一些距離。

「亞……法隆?」

看著雕刻在那座宮殿上的字體,艾倫忍不住念了出來。

這是魔法師的組織。

米婭收回了骷髏馬,順著台階,朝著那宮殿走去。

僅是愣了愣,艾倫就跟了上去。

「蒂芙尼,你可一定要幫幫我啊!」

毀滅木葉之佩恩霸世 還沒走近,宮殿里突然傳出一道老婦人的聲音。

「緹娜,這裡是亞法隆,不是動物救助所,你的貓失蹤了,請你去找衛兵。」

回應她的是另一道蒼老的聲音。

裡面有兩個老太太。

「衛兵就是幫拿錢不辦事的飯桶,行行好,讓我發布一個委託吧。」

「不行!除非裡面有魔物的參與,不然這種事根本用不著魔法師!」

「請回吧!」

一個老太太從宮殿里走了出來。

她穿著一身華貴的衣衫,但面色卻很是不好。

失魂落魄的臉上除了皺紋之外,還可以隱約看到兩道淚痕。

她看到艾倫兩人一副神秘的打扮,眼睛突然閃過一絲喜色。

「你們……一定是魔法師吧?」

她走了過來。

「別理她。」

米婭跟艾倫說了一句,無視了那老太太,朝著宮殿里走去。

艾倫也想走,可老太太已然擋在了他的面前。

出於禮貌,艾倫問道:「您有什麼事嗎?」

「我的貓丟了……」

果然,是這種雞毛蒜皮的事情。

艾倫並沒有什麼時間多耽擱,他正想越過這老太太,卻突然看到了金光。

老太太的手中握著一枚金幣。

她將那枚金幣塞到了艾倫手中,還告訴了他一個地址。

「有空來找我。」

艾倫低頭看著手中的金幣,又看了看老太太離去的背影,有些懵逼。

城裡人,都這麼有錢的嗎?

將金幣收入懷中,和斯考特伯爵給予的那枚放在了一起,艾倫朝著宮殿里走去。

普通人需要奮鬥一輩子的財富,他僅僅是一個照面,就得到了。

但我並不缺錢啊。

在走進宮殿的那一刻,艾倫自認為不是個財迷。

宮殿的正中央,有一個巨大的火爐。

火爐裡面的火焰旺盛至極,哪怕身在宮殿口,艾倫依然能夠感覺到裡面的熾熱。

那火焰呈猩紅色,濃郁如鮮血。

在火爐旁,站著一個穿著斗篷的身影。

佝僂著背,遮住面容的兜帽下露出灰白色的頭髮。

她正伸手探進火爐里,從裡面取出了一個捲軸。

旁邊是一排排捲軸架,但大多都是空的。

米婭正站在她的面前,不知在想些什麼。

「魔法師,聽米婭說你是外地來的?」

蒂芙尼將手中的捲軸放到一旁的捲軸架上,看著從宮殿門口走過來的艾倫,沉聲問道。

艾倫應了一聲。

「那麼你的身份證明呢?」

聽到這句話,艾倫頓時有些緊張起來。

弗朗特沒跟他提過這一茬啊。

「弗朗特,身份證明是什麼?」

「你就說你不知道那是什麼就可以了。」

艾倫按捺下心裡的緊張,「那是什麼?。」

聽到艾倫的話,蒂芙尼發出一聲乾笑。

「呵呵,那就來補辦一份吧。」

她站在火爐旁,擺出一個請的手勢。

「將你的手伸進亞法隆之火中,它會辨認出你的身份。」

冷汗從艾倫的額頭處流下。

他眼角的餘光看向米婭。

米婭雖然沒有看他,但是她的右手中竟然緊緊地握著一把劍柄。

那是個祭品!

這是個圈套?

艾倫有些騎虎難下。

如果將手伸進那亞法隆之火里,誰知道他們會不會辨認出自己是穿越者,以及右臂中依舊存活著的弗朗特。

但萬一他們辨認不出呢?

艾倫並不想生活在暗處。

他更希望能有官方的身份,能夠接受委託去獵殺魔物。

艾倫決定賭一把。

見到艾倫僅是遲疑了一下,就朝著那巨大的火爐走去,米婭一直緊繃著的眉頭不禁鬆了些許。

但她的手卻絲毫沒有離開劍柄。

只要艾倫敢有什麼異動,她就敢把魔力注入劍柄其中,將艾倫當場斬殺。

艾倫當然看得出米婭會做什麼,他也做好了打算。

一旦事情不妙,他就會立刻掏出三頭犬掉落的那把斷劍。

三星魔物掉落的祭品,怎麼也不會比米婭手中的劍柄差。

艾倫的腳步停了下來。

他站在火爐前,一股撲鼻的熱浪朝他襲去。

但他卻並不感到炎熱。

反而只有溫暖。

艾倫將右手緩緩地伸進火爐內。

他只感覺全身無比的溫暖,彷彿進入了另一個世界一般。

猩紅的火焰依舊在閃動著。

什麼異樣都沒有發生。

再過了幾秒,艾倫的身旁突然傳來一聲嘆氣聲。

「米婭,放心吧。」

「他不是通緝犯。」

蒂芙尼走到艾倫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

艾倫頓時從那種奇異的狀態中退了出來。

通緝犯?

艾倫一時有些懵逼。

他轉過頭去,雖然看不到米婭的表情,但他能夠感覺到米婭的身體明顯比剛才放鬆多了。

「年輕人,很多人在獻祭魔物之後,因為和魔物的記憶混雜,導致忘了自己是誰,忘了自己是從哪來的,你並不需要太擔心。」

艾倫好像明白米婭兩人為什麼要做出這一切了。

一直以來,他在米婭面前都表現的不像是個魔法師,反而像是個什麼都不懂的普通人。

她們以為艾倫是因為獻祭魔物的代價,而失去了以前的記憶。

而來這裡,似乎是要測試他是不是通緝犯。

正當艾倫思考的時候,蒂芙尼卻走到他的面前,將一塊東西塞到他的手中。

「既然來了,那你以後就是巨石城的魔法師吧。」

聽著蒂芙尼的話,艾倫低頭向那塊東西看去。

那是一個石頭掛墜,石頭上面刻著巨石城,旁邊還有一道玄奧的花紋。

「這是一件特殊的祭品。」

「不需要放在祭品袋裡,它的生命力也不會流失。」

「只要將魔力傳輸到裡面,你就可以和附近擁有同樣祭品的人交流,範圍覆蓋巨石城沒有什麼問題。」

艾倫將這個掛墜掛在脖子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