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幸好遇到了步塵兄弟你們,要不然真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現在金家的人多半以為我們已經死在沙漠中了。」趙謙心中充滿了感激。

  • Home
  • Blog
  • 「幸好遇到了步塵兄弟你們,要不然真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現在金家的人多半以為我們已經死在沙漠中了。」趙謙心中充滿了感激。

聽完趙謙所說的,步塵並未說什麼,家族與家族之間的爭鬥,很難分清楚對錯,不過都是為了各自的利益罷了。

所謂所站的立場不同,所想就會有所不同,若是站在了對立面,那就註定要成為敵人,而沒有什麼是非對錯可以講。

就好比他們與赤炎劍宗本來並無什麼交集,可就因為波金天的死,讓他們與赤炎劍宗結下了大仇,雙方站到了對立的位置上,是很難和解的。

一夜無話,待得天明,一行人繼續趕路,只不過隊伍壯大了一些。

考慮到洛靈兒還太柔弱,怕是跟不上大家的步伐,步塵不由讓其騎到了銀鱗馬的背上,讓其享受了一點特殊待遇。

銀鱗馬怎麼說也是三階妖獸了,馱一個十一二歲的纖弱少女,還是不成問題的。

一行人確定好了前進的方向,目標直指落日城。

因為多了洛靈兒的緣故,一路上不禁多了許多的歡笑。

小傢伙是真的很可愛,就沒有誰是不喜歡她的。

吆,很是突然的,一道沙鷹的鳴叫聲響起。

遠遠的,就可以看到一頭巨大的沙鷹橫擊長空,在天空中自由翱翔著。

「是古城中馴養的沙鷹。」趙謙一眼便是看出了沙鷹的來歷。

一般情況下,古城馴養的沙鷹都是供人騎乘的,往往是形單影隻。

而那些野生的沙鷹,則是一個群體,一旦出現,通常都會是一群,遇到了,那就是一場災難。

在魔鬼沙漠中,沙鷹可算是最可怕的一類獵食者,它們擁有著飛行的能力,速度無雙。

那隻沙鷹緩緩降下,最終落在了黃沙之上,阻擋住了步塵等人的去路。 一名約莫三十歲的女子從鷹背上躍下,其容貌姣好,身材火辣,穿著更是極為豪放,讓人看到不禁有種血脈噴張的感覺。

只是步塵卻沒有心情去在意這些,他的目光注意到了女子衣服上的一個特殊印記,心中頓時一沉。

此女出自赤炎劍宗,實力強絕,氣息飄渺,分明已經達到了心劍境,他有理由相信對方是沖著他們來的。

女子緩緩走了過來,目光在步塵等人身上一一掃過,似乎在探查著什麼。

待得走近后,其取出了一張地圖來,指著步塵他們走出的那片綠洲,問道:「你們有見過從這片綠洲中走出來的人嗎?」

不待步塵等人開口,趙謙便是開口道:「不曾見過,我們是北河城洛家的人,是來魔鬼沙漠歷練的。」

說著,趙謙取出了一面令牌,以證明自己的身份。

那女子並未接過令牌,只是隨意瞟了一眼,淡淡道:「北河城洛家么,聽說你們最近挖到了一座炎靈晶石礦啊,那可是好東西!」

聽到這話,趙謙瞬間明白了對方的意思,連從自身的空間戒指中取出了一些東西來。

那是一塊塊兒赤紅色的晶石,內部似乎有著火焰在燃燒著,每一塊兒都不大,可散發出來的靈力波動卻是極為強烈。

「這就是炎靈晶石,在下身上只有這麼多,還請笑納!」趙謙笑著將晶石送了出去。

聞言,女子當即一揮手,將所有的炎靈晶石給收了起來,倒是一點都不客氣。

收了晶石后,女子的臉上總算是有了一絲笑容,輕笑道:「洛家的人很不錯,本座還有事情需要處理,就先走一步了。」

「前輩請慢走。」趙謙連拱手相送。

女子頗為滿意的縱身躍到了鷹背之上,駕馭著沙鷹快速離開了。

直到這個時候,步塵等人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剛才怕暴露了身份,他們是大氣都不敢喘,生怕被女子看出什麼端倪來。

上次來一個身劍境的強者,就差點將他們逼入絕境,這才再來個心劍境的強者,他們哪會有反抗之力?

「步塵兄弟,剛才那個赤炎劍宗的女子要找的人,應該就是你們吧!」趙謙開口,心中已經是明白了。

見趙謙已經猜到了,步塵也不隱瞞,如實道:「正是,我們無意中與赤炎劍宗結下了一些恩怨,這才招來了赤炎劍宗的強者追殺,剛才真是多謝趙大哥了。」

「客氣什麼,相比於你們的救命之恩,這根本就算不了什麼;赤炎劍宗一向都是橫行霸道,你們既然得罪了赤炎劍宗,那就要多加小心了,千萬不要讓他們發現了。」 農女曉曉傳 趙謙善意的提醒道。

他雖然很想幫助步塵等人,可奈何赤炎劍宗乃是綠階宗派,別說是他,就算是洛家也是不敢得罪的。

但無論如何,如果步塵他們遇到什麼麻煩,他還是會竭盡所能的去相助的。

就像這一次,他便是很好的幫步塵等人解了圍。

現在那名女子已經相信他們都是洛家的人,如此就算其下次再出現,也不會對步塵等人有什麼懷疑的,除非赤炎劍宗還派出了其他強者,那就不太好說了。

轟,正當所有人都放鬆下來的時候,地下突然出現了大動靜。

一個形如蛇的生靈從地底鑽了出來,在陽光的映照下,其全身都在閃耀著璀璨的金屬光澤。

其始一出現,便是激射出許多銳利的劍氣來,將步塵等人完全給籠罩在了其中。

趙謙反應極快,立刻出手,以自身的劍罡震碎了所有的劍氣,護住了步塵等人。

「不好,是烏金蚯蚓,這種東西全身都披覆著堅硬的鱗甲,最是難以對付,並且往往是群體出動,既然出現了一條,那就說明附近還有許多,我們得趕緊逃。」趙謙的臉色巨變,直到遇到大麻煩了。

聞言,步塵等人均是沒有猶豫,以最快的速度向著一個方向閃掠。

眼前出現的烏金蚯蚓乃是五階的,可仗著堅硬的外殼,以及在沙漠中暢行無助,就算是身劍境的強者都難以對付。

一條尚且如此麻煩,要是再出現一群,那簡直是要命了。

而且鬼知道會不會出現更厲害的烏金蚯蚓,要是來條六階的、七階的烏金蚯蚓,他們恐怕連逃走都來不及。

步塵等人均是以最快的速度逃遁著,趙謙則是負責斷後,暫時牽制住那些烏金蚯蚓。

果然如趙謙所說的那般,烏金蚯蚓並非只有一條,而是有著許多條。

剛開始他還能夠抵擋住,可漸漸的,隨著越來越多的烏金蚯蚓出現,他便是有些招架不住了。

轟,無奈之下,他只得動用威力強大的劍符,希望能夠將追趕而來的烏金蚯蚓給滅殺掉。

然則結果讓他感到很無奈,那些烏金蚯蚓的外殼是真的很堅硬,那般強大的劍符,竟然只是將一條烏金蚯蚓給切割成了碎片,其他的則是只受了一些輕傷,仍舊瘋狂的涌過來。

「該死,怎麼遇上這種東西了?」

趙謙暗自叫苦,不斷的退走著。

烏金蚯蚓在魔鬼沙漠中是極為有名的,任何人見到都會退避三舍,與之硬碰硬,絕非是明智的選擇。

不過也有強者專門去獵殺烏金蚯蚓,因為這種妖獸最喜歡吞食金屬,以至於全身的血肉基本上都轉化為了特殊的金屬,是用來鑄劍的好材料。

只是有本事去獵殺烏金蚯蚓的,無不是實力強絕之輩,一般人只要發現了烏金蚯蚓的蹤跡,立刻就會選擇逃遁。

烏金蚯蚓很不好找,它們隱藏在沙漠之下,可以隨意穿梭,所以專門有強者懸賞,讓人提供烏金蚯蚓出現的位置。

像步塵他們現在,遭遇大群烏金蚯蚓的攻擊,要是將消息傳回附近的落日城,定然會引出不少厲害的存在來。

眼見一大群烏金蚯蚓追了上來,趙謙一咬牙,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了一些金屬礦石來。

頓時那些烏金蚯蚓搶食了起來,金屬乃是它們的最愛,越是高等階的金屬,越是能夠引起它們的興趣,如果是聖金、神金一類的東西,那更是對它們有致命的誘惑力。

以至於專門有強者以高等階的金屬做餌,只為引烏金蚯蚓出來。

與尋常蚯蚓一樣,烏金蚯蚓擁有著超強的生命力,能夠裂體繁殖,一條變兩條,往往一條烏金蚯蚓被斬成兩段的話,其不但不會死,兩段身體反而會各自成為一個獨立的生命體,古怪無比。

當然了,分化后的烏金蚯蚓會變弱許多,力量不可能還如分化前那般強大。

一般正常分化出的烏金蚯蚓,都相對弱小,相當於是生下了幼崽,需要慢慢成長。

而若是被斬成兩段的,實力則是大致相當的。

相比於其他妖獸,烏金蚯蚓的繁衍無疑是更方便,繁衍能力也更強,沒有雌雄之分,每一條烏金蚯蚓都是能夠為種群的壯大作出貢獻來的。

砰,趙謙一個不小心,被一條烏金蚯蚓給撞飛了出去。

「趙大哥,你沒事吧?」

步塵立刻轉身,閃身到了趙謙的身邊。

面對凶戾無比的烏金蚯蚓,他也是很無奈,只得將自己身上的一些金屬扔了出去,現在保命最重要,其他身外物都沒什麼大不了的。

烏金蚯蚓瞬間就被他丟出的一大堆金屬給吸引了,盡皆扎堆到一起搶食。

「我們走。」趁此機會,步塵拉起趙謙,以最快的速度遁逃。

他們著實很鬱悶,不知道怎麼的,這些烏金蚯蚓就把他們給盯上了,還這般不依不饒的,追了幾十里都沒有放棄。

到得最後,所有人身上的金屬都給扔出去了,甚至於連不用的劍也都丟了,弄得好不狼狽。

與此同時,他們身上能夠用的各種護身、攻擊的劍符寶物也都給用上了,苦苦的支撐著,誰都沒有選擇放棄。

砰,為了保護洛靈兒,趙謙再度被烏金蚯蚓撞飛了,身上的骨頭不知道被撞斷了幾根。

眼見烏金蚯蚓繼續撲向洛靈兒,並且張開了一張可怖的血盆大口,步塵沒有半點猶豫,立刻就擋在了洛靈兒的身前。

不由自主的,他的體內湧現出一股戾氣,眼中死氣涌動,瞳孔化為了深邃的黑洞,似乎要將一切都給吞噬進去。

真骨劍上的陰魄石似乎受到了觸動,此刻散發出了無比陰冷的氣機,隱約間可以聽到陰風怒號的聲音。

呲,在烏金蚯蚓撲到近前的瞬間,步塵無比乾脆的一劍斬下。

這一劍看似普通,實則極為驚人。

主要是陰煞死氣化為了劍罡,能夠將一切都給腐蝕掉。

那條烏金蚯蚓的行動戛然而止,巨大的身體竟是從中被斬開了,一分為二。

斬成兩半和斬成兩段是完全不一樣的,烏金蚯蚓擁有再強的生命力,在這種情況下,也是無法存活下來的,更別說是分化成兩個獨立的生命體了。

砰,烏金蚯蚓的兩半身體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粘稠的銀色液體緩緩流淌而出,如同水銀一般,這卻是屬於烏金蚯蚓的特殊血液。

步塵運轉秘法,眨眼睛就將所有的銀色血液給吞噬掉了,任何一種生靈的血液都對他有用處,是淬鍊血劍魄所必須的。

進而,他一揮手,將烏金蚯蚓的屍體給收了起來,這算是他的戰利品了。

「死亡劍舞!」

步塵喉中低吼,身體轉動,如同舞蹈一般,施展出了更為可怕的一劍。

如同實質的死氣劍罡出現,橫掃八方,氣勢更是驚天動地。

地面的黃沙被捲起,形成一道巨浪,拍打向了追上來的大群烏金蚯蚓。

這一劍的威力很驚人,在黃沙的拍打下,所有的烏金蚯蚓都被拍飛了出去。

「快點走。」

眼見抵擋住了所有的烏金蚯蚓,步塵連催促眾人退走。 步塵的身體在顫抖,剛才動用的乃是超越他本身極限的力量,他的幽冥眼被激發,陰魄石也被觸動,最後再加上紅日的力量配合,要不然僅憑他自己,怎麼可能施展出如此恐怖的劍式來?

只是這樣的手段明顯不能夠多用,僅僅是施展了兩劍,他便感覺身體承受不住了,心神更是有著枯竭的跡象,若非他靠著意志力強撐著,說不得現在都已經倒下了。

想要運用超越自身極限的力量,是絕對不可能不付出巨大的代價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