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怎麼沒關係?」老乞丐問道:「咱們已經錯過了萬物復甦的先機,難倒你還想錯過無道時代開啟嗎?無道時代裡面可是藏著大道的真諦啊,你不想成神成聖成尊嗎?」

  • Home
  • Blog
  • 「怎麼沒關係?」老乞丐問道:「咱們已經錯過了萬物復甦的先機,難倒你還想錯過無道時代開啟嗎?無道時代裡面可是藏著大道的真諦啊,你不想成神成聖成尊嗎?」

「我不想。」

「嘿!」

老乞丐一愣,上下重新打量著黑水娘娘,笑道:「黑水妹子,咱們倆雖然沒什麼交情,但好歹在歸墟裡面也互相幫襯過吧,沒必要跟老夫藏著掖著吧,再則說了,你若對無道時代沒興趣,為何今日會出現,還在大庭廣眾之下,對那小子又是摟摟抱抱又是卿卿我我的,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在打那小子的主意?說實話老夫其實對那小子也非常感興趣,要不咱們倆聯手干他一票?」

黑水娘娘凝視著老乞丐,而後搖頭笑了笑,倒也沒有說什麼。

「你笑什麼?這有什麼好笑的?」

「老乞丐啊老乞丐,看來你還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我剛才說的那些話,你以為是在逗你玩呢,還是以為我在嚇唬你呢,你若想去搶他身上的造化,你自己去好了,千萬不要連累我,姑奶奶剛從歸墟裡面出來,我還不想死。」

「切。」老乞丐不屑的笑道:「你都已經擁有不死之身了,還怕什麼。」

「老乞丐!」

黑水娘娘盯著老乞丐,一字一頓的說道:「不!死!並!不!代!表!不!滅。」頓了頓,又道:「你若想見識一下他的阿鼻無間惡修羅之靈與上窮碧落下黃泉的化身,姑奶奶不介意做一次觀眾,正好,姑奶奶也想看看,傳說中屠滅蒼生埋葬大道的煉獄能不能煉化你的不死之身,更想看看他那斬滅玄黃之鐘的上窮碧落下黃泉化身,又是否能夠斬滅你的不死之身!」 今古萬年以來,諸天萬界一直都非常安定,儘管各方天域偶爾也會發生不小規模的爭鬥,不過,並沒有在大荒掀起多大的風波。

而這次綾羅天域發生的事情,幾乎很快就在諸天萬界傳遍開來,同時也在大荒掀起巨大的風波,並且引起了難以想象的轟動,所造成的影響,更是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諸天萬界都陷入混亂之中。

大家都知道幽帝死而復活了。

並且在綾羅天域屠殺了很多人,不僅十位大道天命死無葬身之地,就連大荒巨頭,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的老祖也都全軍覆滅。

本來大荒之中就一直流傳著幽帝是乃原罪真主,此次死而復活歸來,必會屠滅三千大道,禍害蒼生。

全民偶像他總圍著我轉 如果先前大家對此事半信半疑的話,那麼經此一事之後,很多人都開始相信這個傳言了。

也都認為幽帝可能真的如命運之書中記載的那樣,屠滅大道蒼生,毀天滅地。

一時間,可謂人人自危,誰都害怕成為幽帝的刀下亡魂。

最關鍵的是,號稱守護大道蒼生為己任的九天仙道自始自終都沒有任何態度,這更加叫所有人的內心都有一種不詳的預感。

不過。

很快,九天仙道的旨意降臨,傳至各方天域的仙庭府邸,再由天域傳至各方世界的仙朝。

在九天仙道的旨意中,特意解釋了綾羅天域發生的事情。

說是綾羅天域事件,有邪魔外道在背後推波助瀾,妄圖挑起大道之間的爭鬥,意在禍亂大荒,九天仙道為大局著想,也為大道蒼生之安危,在得知此事之後,已在第一時間委派九天使者緊急處理此事,並且危機已經解決,希望大家莫要聽信謠言,更不要被邪魔外道所利用,最後九天仙道再三表明,守護大道蒼生,是他們的職責所在,無論任何時候,都不允許任何人危害大道蒼生。

九天仙道降下旨意,多多少少叫大家內心懸著的石頭漸漸落了下來。

畢竟,九天仙道在旨意中已經表明了自己守護大道蒼生的態度。

可問題是,九天仙道的旨意中,只說這是一場邪魔外道的陰謀,其他的什麼也沒有說,在很多人看來,這是不是陰謀根本不重要,他們也沒興趣知道,只想知道幽帝究竟是不是命運之主中記載的原罪真主,又會不會屠滅大道蒼生。

這才是諸天萬界最關心的事情。

可惜。

九天仙道的旨意之中,對於此事隻字未提,就連幽帝的名字都沒有提,就好像在綾羅天域抹殺十位大道天命,屠滅大荒巨頭老祖的不是幽帝一樣。

然而。

就在幾日之後,又有一道旨意傳遍諸天萬界。

這道旨意,不是來自九天仙道,也不是來自天道。

而是來自一個人。

是乃被譽為因果化身,命運使者的天機娘娘,亘古無名。

確切的說,這不是什麼旨意,而是天機娘娘以自己的名義,昭告諸天萬界,告知芸芸眾生。

原罪不是罪。

而是一種古老而又原始的大道。

與仙佛人靈、妖魔鬼怪等三千大道一樣,皆是大道之一。

並且。

天機娘娘還說,命運之書上記載當原罪尋得真主,大道將會墜落,今古將會終結,天地將會重生,無道時代將會開啟……

這是一句謠言。

命運之書上從未有過這樣的記載。

天地間也沒有命運之書的存在。

所以,希望大家不要聽信謠言。

而後,天機娘娘又說,命運一直在掌握在你們自己的手中,種善因,就會有善果,種惡因,就會有惡果,善惡有報,因果輪迴,亘古不變。

縱觀諸天萬界,沒有人不知道天機娘娘亘古無名。

在很多人的眼中,一直把天機娘娘當作神靈一般。

如果其他人說原罪不是罪的話,大家或許不相信,包括九天仙道,與西天佛道,乃至天道說出這樣的話,大家也都不會全信。

可如若天機娘娘說原罪不是罪,那麼沒有人會懷疑真假。

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天機娘娘是乃因果化身,命運使者,知曉過去未來,執掌命運因果,亦可推演宇宙洪荒,洞悉天地玄黃。

這話可不是傳說,也不是傳言,而是事實,且還是經得起時間考驗的事實,也是從太古時代一直傳承至今的事實。

現在天機娘娘親自出面,昭告諸天萬界,闢謠原罪不是罪,命運之書只是謠言。

這一下。

眾人心中懸著的石頭終於落了下來,既然這一切都是謠言,命運之書壓根沒有這樣的記載,那麼幽帝究竟是不是原罪真主,對於大家來說也就不重要了,只要不是毀天滅地的原罪真主,其他的,大家也懶得關心,莫說幽帝殺了十位大道天命,就是把全部大道天命殺光,也挨不著他們的事兒。

就這樣。

先是九天仙道降下旨意表明態度,而後又有天機娘娘昭告諸天萬界親自出面闢謠。

綾羅天域事件在諸天萬界造成的影響也漸漸平息了下來。

這日。

綾羅天域。

雲霞宗,一座別苑內。

古清風、火德、小瑾兒、緋月等四人坐在涼亭里一邊喝著小酒兒一邊閑聊著。

當日,從天域虛空抱著小瑾兒回來之後,古清風陪了小瑾兒一會兒,然後就直接睡大覺去了,一覺連續睡了七八天,直至今天才醒過來。

而這七八天對於火德來說,卻是度日如年,每天都提心弔膽,生怕那些大荒巨頭與洞天福地,還有蟄伏在暗處的可怕存在過來找古清風的麻煩,好在一切風平浪靜,加上九天仙道降下旨意,天機娘娘又親自出面闢謠,火德這才鬆了一口氣。

「古小子,九天旨意與天機娘娘昭告諸天萬界的事兒,小瑾兒對你說了吧。」

「怎麼了?」

「既然天機娘娘都已經親自出面闢謠了,以後這諸天萬界也不會再拿你小子是原罪之人的身份說事兒了,九天仙道那邊,雖然沒有明說,不過老夫琢磨著他們也不會再找你的麻煩了,換句話說,只要你小子安分守己的不惹事兒,誰也不會再找你的麻煩。」

火德感嘆道:「確切的說……恐怕也沒有人敢再找你小子的麻煩了。」 「怎麼著。」

古清風笑吟吟的說道:「我還怕他們找爺的麻煩啊?」

「你小子倒不怕,可架不住老夫怕啊!」火德沒好氣的說道:「自打碰上你小子,老夫就沒過過一天好日子,整天他娘提心弔膽的,生怕你小子被人宰了。」

「喲,聽這話,像似趕爺走啊?」

「趕個毛啊,老夫的意思是讓你小子老實點,少惹點事兒,即便有些事兒找上門,你小子就不能忍忍?就像這次,本來你小子忍忍就過去,你非要出去,出去就出去吧,還非得找這麼大的樂子,這傢伙整的,不是大荒巨頭就是洞天福地,聽說聖地禁地,歸墟荒墟的老祖都來了,連他娘的天威都降下來了,你小子就差把天捅破了。」

「找樂子嘛,當然要找個大樂子了。」古清風玩味的笑道:「爺本來想著只找九天仙道的樂子,誰知道九天仙道這回學聰明了,沒法子,爺只好去找別人的樂子了,出去都出去了,總得找個樂子不是,不然多沒意思,你說是不是這個理兒。」

「關鍵是你小子找的樂子是不是太大了點?當著九天仙道的面,你殺了十位大道天命不說,竟然他娘的還當著老天爺的面子,捏碎了十顆天命之心,還有,老夫發現你小子的膽兒真是越來越大了,簡直大的沒邊了。」

火德數落著古清風,灌了一口酒,道:「人家懷疑你小子是原罪真主一點也沒冤枉你,換做老夫,老夫也會懷疑,現在你小子都已經開始騎在老天爺脖子上拉屎撒尿了,等你小子真的成了原罪真主,保不齊他娘的有一天真就把三千大道給屠了,把這天地給滅了。」

「哈哈哈!」

古清風樂了,舉杯飲酒,而後很認真的說道:「火德啊,老實告訴你吧,甭說你懷疑,就是我都懷疑自己可能是原罪真主啊,說不定老子將來一怒之下真就把三千大道給屠了,若是瞧這天地不順眼,順手也就滅了。」

「什麼!你……」

瞧著火德驚愕的樣子,古清風樂的開懷大笑。

「你小子……是認真的,還是嚇唬老夫呢?」

「開個玩笑而已,你怕個毛啊,就算爺真的成了原罪真主,還能殺了你不成?」

「你小子如果真的成了原罪真主,老夫還用你殺嗎?你他娘的把天地都滅了,老夫自然也就活不成了!」

「別說。」古清風笑道:「這還真是個麻煩事兒,不過,你放心,將來如果爺真的要滅天地,一定會先殺了你的,絕對不會剩下你一個人孤獨終老的。」

「滾犢子吧!你小子真沒良心!」火德氣呼呼的說道:「幸虧天機娘娘說命運之書的事兒是謠言,不然今兒個老夫拼了這條老命也得先弄死你。」

「省省吧,火德,就你這條老命,爺一巴掌下去,叫你在輪迴通道裡面兜個十萬八千次都不止。」

「你個兔崽子別得意!」火德氣的咬牙切齒,指著古清風,憤怒喝道:「老夫總有一天會把你打趴下。」

這時,旁邊的小瑾兒突然叫了古清風一聲:「大哥哥。」

「怎麼了?」

小瑾兒望著古清風,眼神頗為複雜的問道:「如果……瑾兒說是如果,如果將來有一天,這天地容不下大哥哥,大哥哥真的會毀天滅地嗎?」

「好端端的怎麼突然問這麼一個問題。」

「沒有啊,剛才聽大哥哥與火德爺爺開玩笑,瑾兒有些好奇,所以想知道嘛。」

「當然不會。」

「為什麼呢?」

古清風笑著抬手颳了一下小瑾兒的瓊鼻,道:「因為瑾兒還在這天地之中,大哥哥又怎會滅了這天地呢。」

「如果……到時候瑾兒不在天地之中了呢。」

「不在天地之中,你能去哪?」

「反正就是不在了嘛,不止瑾兒不在,火德爺爺,嫿姐姐,一切大哥哥在乎的人都不在天地中了,大哥哥會滅了天地嗎?」

古清風搖搖頭,連想也沒有想,回應道:「不會。」

「為什麼呢?」小瑾兒微微歪著小腦袋,眨巴著靈動的大眼睛,問道:「既然大哥哥在乎的人都不在了,大哥哥也就沒有了任何依戀不舍,天地又容不下大哥哥,大哥哥為何不滅天地呢?」

「傻丫頭。」古清風凝視著小瑾兒,過了片刻,微微淡笑道:「大哥哥不會讓你在天地之中消失的。」

旁邊。

火德與緋月都覺得有些奇怪,不知好端端的小瑾兒為何會突然問這種問題。

火德瞪了古清風一眼,埋怨道:「你說你小子開玩笑也不挑個時候,不知道小瑾兒在這裡啊。」說罷,火德又安慰著小瑾兒,說道:「瑾兒,你大哥哥剛才跟我開玩笑的,你可千萬別當真啊,咱們活的好好的,誰也不會消失,你不會消失,我也不會消失,你大哥哥更不會消失。」

「更何況天機娘娘也都親自出面闢謠了,原罪不是罪,古小子也不是什麼原罪真主,你就不要胡思亂想了。」

火德與緋月都紛紛勸說,然而,小瑾兒仿若根本沒有聽見一樣,一直盯著古清風,眼眶都有些泛紅,像似要哭的樣子,繼續問道:「若是讓大哥哥在瑾兒與天地之間必須選擇一個呢?」

不等古清風回答,小瑾兒又道:「天地之中還有火德爺爺,有嫿姐姐,夜姐姐……大哥哥所有在乎的人都在天地之中,大哥哥……會怎麼選擇呢?」

「瑾兒。」

古清風將小瑾兒拉過來,擁入懷中,道:「你相信大哥哥嗎?」

不知為何瑾兒將腦袋埋在古清風的懷中突然失聲痛哭起來,道:「瑾兒相信大哥哥!嗚嗚嗚,一直都相信,不管任何時候瑾兒都相信大哥哥。」

「既然相信我,那大哥哥就告訴你,我不會讓你在天地之間消失的,絕!對!不!會!無論任何時候都不會,若是讓我在瑾兒與天地之間做一個選擇,我也一定會選擇瑾兒的,三千大道若是容不下你,我就屠盡三千大道,天地若是容不下你,我就毀滅這天地。」

「嗚嗚嗚……」

小瑾兒趴在古清風的懷中痛苦著。

小瑾兒哭了很長很長時間,哭的淚水幹了,也哭的精疲力盡,或許是哭累了,小瑾兒就這麼趴在古清風的懷中睡著了。 是夜。

月色皎潔,星光璀璨,微風輕拂,亘古世界顯得尤為靜謐。

別苑內。

緋月帶著小瑾兒回去休息了,古清風坐在椅子上,耷拉著腦袋,一手撐著額頭,閉著眼睛,端著酒杯輕輕搖晃著。

「古小子,小瑾兒這是怎麼了?」

火德疑惑的問了一句,起初的時候,他還以為是自己與古清風開的玩笑,讓天真無邪的小瑾兒當真了,只是看著失聲痛哭的小瑾兒,火德慢慢覺得這事兒並不像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

猛然間。

火德像似想起了什麼,擔憂道:「不好!小瑾兒一定是恢復了以前的記憶,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火德還清晰記得,萬年之前,今古時代剛開啟的時候,小瑾兒莫名其妙的引發了可怕的血月現世,這是一種不詳的徵兆,自古以來都代表著災難,據說小瑾兒引起的血月還與無道時代有關,正因為如此,當年九天仙道與西天佛道才會不顧一切的想要抹殺小瑾兒。

好在當年古清風出手,擊退了仙道與佛道,也不知用什麼手段令無道血月消失,這件事這才罷休。

而聖女娘娘蘇嫿擔心小瑾兒蘇醒之後,記起這些不好的事情,故此封印了小瑾兒的記憶。

誰知道這次回來之後,小瑾兒已經恢復了記憶。

在火德想來,應該是自己與古清風剛才不經意間的玩笑,才叫小瑾兒胡思亂想。

「古小子,咱們剛才不應該在小瑾兒面前開這種玩笑的。」

「這兩件事根本不搭嘎。」古清風仰頭將杯中酒一飲而盡,道:「你難倒沒有發現小瑾兒這次回來有很大的變化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