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想……每一天,每一日,每一刻,我都想再見到她們……」布倫希爾德低下頭來,悲傷地情緒在心中積蓄,嗓音沙啞略帶哭腔的道:「可是……她們已經不是她們了……」

  • Home
  • Blog
  • 「想……每一天,每一日,每一刻,我都想再見到她們……」布倫希爾德低下頭來,悲傷地情緒在心中積蓄,嗓音沙啞略帶哭腔的道:「可是……她們已經不是她們了……」

見了又能如何,還不是徒增傷感?

曾經以眾神之榮耀起誓而揮劍的女武神,如今卻變成了死神手中的奪命鐮刀。

僅存一人的她,早已無顏面對過去的戰友了。

「還是去見見吧,萬一有奇迹發生呢?」洛德握緊了布倫希爾德冰涼的手,彷彿這樣做可以給予少女勇氣,臉上掛著熟悉而又讓人心安的微笑。

聞言,布倫希爾德神色微怔,緊接著那雙黯淡的瞳孔中,陡然升起一抹充滿希望的亮光,顫聲道:「你……難道你的意思是……」

「走吧,別愣著了。」

洛德笑而不語,牽起布倫希爾走出洞穴。

只見在漫天的白色暴風雪之中,一道黑色的身影如鬼魅般閃現,時而夾雜著的一抹金色微光,將七個溢滿濃郁死氣,全身呈腐敗灰色之人,打的連連敗退難以抵擋。

可那七個戰士也不是吃素的,雖然個人實力並不算強大,可卻依仗著嫻熟的戰陣配合,勉強能與那道黑色的鬼魅周旋一二,甚至偶爾還能作出反擊。

唰!

黑色身影閃身脫離戰圈,瞬間出現在洛德身旁。

直到這時,布倫希爾德方才看清楚,原來是一個黑色短髮梳著兩條長辮,氣質英武颯爽的女人,手臂上佩戴著類似袖劍的金色針刺狀武器。

「靈王大人,您怎麼出來了?」碎蜂臉色有些不太好看,羞愧的道:「很抱歉打擾到您的休息了,請再給我一分鐘的時間,我就能解決掉她們了。」

這可不是碎蜂在吹噓。

那些女武神的身體各處,都印著形狀特殊的黑色蝴蝶圖案。

而這正是碎蜂的斬魄刀雀蜂,在始解后的能力二擊必殺,凡被刺中的部位都會留下蜂紋華,就是那如蝴蝶展翅般妖異的圖案,一旦有蜂紋華的地方被二次擊中,敵人就會必死無疑!

唯一缺點就是,雀蜂二擊必殺的能力,對於靈壓遠超自己的對象無效。

但這些女武神,顯然不在此列之中!

方才若不是洛德及時叫停,以碎蜂的瞬步和出手速度,那些女武神恐怕已經全死了。

「這個先不著急。」洛德擺擺手,而後轉頭對布倫希爾德,道:「給你介紹一下,她叫碎蜂,算是我的屬下之一。」

「您…..您好,我叫布倫希爾德。」

布倫希爾德這是初見碎蜂,頓時被她所表現出來的實力深深震撼到了。

這個名叫碎蜂的女人,竟然能以一人之力強壓七個女武神,雖然有死後實力減弱的關係,可即便女武神在巔峰狀態,面對她恐怕也沒有多大勝算!

「嗯,你好。」

碎蜂不太善於和外人打交道,所以只是微微點頭致意。

「這就是……女武神軍團嗎?」

洛德轉而將目光,投向那邊的女武神們,心裡不由一陣唏噓。

只見那些女武神們的亡靈們,披著早已破碎不堪的銀色戰甲,手裡拿著滿是缺口的殘破劍刃,周身環繞著黑色的濃郁死氣,一個個的眼神獃滯而又空洞,彷彿傀儡般毫無心智與思想。

透過女武神破碎的戰甲縫隙,甚至還能看到裡面腐爛的軀體,森森白骨與腐爛血肉糾纏,彷彿正在散發著某種難聞的臭味,即便是洛德都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誰能想象得到……

曾幾何時那個旗幟所到之處,令敵人聞風喪膽。

為阿斯加德立下赫赫戰功,縱橫九界威名遠揚的女武神軍團,有朝一日竟然會淪落到這般境地。

按理來說本該在死後回歸英靈殿,享受永恆榮耀與供奉的女武神,如今卻變成了她們生前最大的敵人,死亡女神手中的一支戰團!

她們的靈魂,永遠無法安息。

更不可能得到所謂的榮耀與供奉,只有默默承受著無盡的悲憤與屈辱!

布倫希爾德眼中難掩悲傷,目光從那些亡靈的身上一一掠過,並念出了她們的名字:「希露德、詩寇蒂、亞爾薇特、赫爾薇爾、潔蘿露爾、希格露恩……」

為首一個女武神,似是聽到了她的呼喚,空洞獃滯的眼神里閃過一絲微光,僵硬的道:「布……倫……希……爾……德……」

「亞爾薇特?!」布倫希爾德先是愣了下,臉上湧出一抹欣喜:「你……你認出我了嗎?」

「殺……布倫希爾德……殺!」

那個名為亞爾薇特的女武神,緩緩抬起手中破損的劍刃斜指上空,左手握拳放在平舉的右臂之上,做出了一個宛如行禮般的姿勢,而後僵硬的道:「誓言……殺了…….我們……布倫希爾德……」

這一刻,布倫希爾德淚如泉湧,泣不成聲。

那是所有女武神在英靈殿中,向著阿斯加德眾神立下的忠誠誓言!

如今亞爾薇特作出這個禮儀,顯然不是在向阿斯加德眾神宣誓,而是在向同為女武神一員,同生共死的戰友布倫希爾德,乞求結束她們的痛苦與折磨!

儘管死在她手下的亡靈不計其數,可在面對昔日的戰友時,布倫希爾德還是猶豫了,她的內心在陣陣發痛,手中的長劍在輕微顫抖。

「快……布倫希爾德!」

亞爾薇特見布倫希爾德還在猶豫,眼中閃過瘋狂的掙扎之色,艱難道:「我……撐不了多久……很快海拉……就會再度控制我……趁我還能控制自己……殺了我們!」

「布倫希爾德,殺了我們。」

「讓我們解脫吧……」

「求求你,殺了我們吧。」

「我們不想再受海拉控制了,快動手!」

「以女武神的榮耀起誓,舉起你手中的戰刃,送我們安息吧,布倫希爾德!」

一個又一個的女武神,短暫的掙脫了死氣控制,紛紛向布倫希爾德發出了哀求,乞求讓她們得到永恆的解脫,不再變成被海拉所控制傀儡!

在一聲聲催促中,布倫希爾咬著牙,流著淚,舉起了顫抖的劍刃:「我……以布倫希爾德之名起誓,守衛女武神的榮耀,賜予你們……死亡!」

噠~

一隻骨節分明的手伸過來,突然按在了她的劍刃之上。

布倫希爾德遲緩的轉過頭去,看見了正在和煦微笑的洛德,輕聲道:「放輕鬆點,布倫希爾德,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可是……可是……」

布倫希爾德一臉悲傷,道:「我是唯一的女武神,我有責任承擔起這個任務,送她們回歸永恆的冥土。」

「相信我,布倫希爾德。」

洛德按下了被舉起的劍刃,淡笑道:「她們會回來的,女武神不會消失。」 三人逛了一圈廣場,最後在一間兵器鋪停下。

「我去看一下,手上的天材地寶、兵器能換多少獎勵點。」凰天道拍板,決定去置換些劇情卡片和獎勵點回來。

在這主神空間里,沒有獎勵點,可謂寸步難行。

若是一般輪迴者也就罷了,他們只能苦巴巴的指望着任務帶給他們的那點收穫過活。

而凰天道他們不一樣,開局高等玄幻世界的收穫太大了。

就算只衝着完成任務的綰綰、千仞雪,手中的收穫,換幾張三、四星卡片都不成問題,更何況凰天道呢。

幫助龍族,是他做過最正確的事情了。

「一把八星級兵器,你們就只給我換兩張六星卡片和這麼點獎勵點?」

凰天道氣極反笑。

那怕你價格壓得再低,也不至於跌兩個檔次吧。

這明顯看他們是新人,故意坑他們的。

他也不繼續問下去,轉頭就準備帶着綰綰、千仞雪離去。

「唉,你們等等……」

看店的小哥叫住他們,搖頭道:「新人怎麼這點耐心都沒有,我漫天要價,你不會坐地還錢嗎?」

計劃成√

凰天道失笑,沒想到前世從奶奶那學的絕技,放到主神空間里也管用。

果然是經典永不過時。

兩人又激烈爭吵許久,綰綰、千仞雪時不時幫襯、打壓一下。

最後價格定在了兩把至人神兵,交換七星卡一張,六星卡三張,兼十八萬獎勵點的價格。

這個價格三人已經心滿意足了。

剛剛不斷逛街的過程,也不是沒有問過價,以神兵、法寶的市場價,這已經算可以了。

這個方面,洞天秘境、小世界、礦脈等可生產資源,就比較有先天優勢,屬於第一檔,基本上都是同級置換,只比主神那低一點。

二擋則是現成戰力,如高等傀儡、戰獸,甚至人物、奴隸等等,這些屬於生產力、即戰力,相對價值較高。

而血脈、天賦、體質這些算三擋,應用於自身,價格不至於被壓的太離譜,平均低了半星、一星的。

再下來就是兵器、丹藥,這些基本低一星起步,甚至更低也不是沒有可能,看市場行情,低級兵器因為產能過盛,基本成為了白菜價。

凰天道這種八星級神兵,因為需要一定實力鑄造和不低的材料費打底,才能賣到七星高價。

像原材料,各種天材地寶、神金仙鐵、單體資源等,用的人不少,這些則低了兩星。

而功法、知識等,薄利多銷,有些甚至到了不需要劇情卡片,只要獎勵點的地步,平均低了三星。

三人參加一次武道交流會,就能順到一些武俠功法了。

可想而知,是什麼樣子了。

當然,這裏指的是普通世界的那些功法。

高等世界的秘籍、功法這些還是很值錢的,像吞噬星空裏的列元術、一世之尊里的彼岸神功,這些具有唯一性、只能一個人修鍊的東西,需要主神空間另尋付費解封,價格不一定就比同級的兵器、丹藥低。

跟他們說這些的店員,神神秘秘道:「其實對那些高星輪迴者,用再多的資源置換我們手上的劇情卡片和獎勵點都是值得的。」

「像那些能虛空造物的強者們,他們會在意那點價格高低?」

「說白了,還是主神有限制,別想着白嫖,強大輪迴者都是有限制的,不能、也不敢去做這樣的事情。」

凰天道點了點頭,這跟之前三人討論的結果一樣。

修鍊就是這麼一條道路,相當於提高了自己的生產能力,個體比得上一個文明都是常有,主神空間不想自家市場直接崩盤,就只能做出限制。

三人逛了一圈,也算心滿意足了。

貨比三家,三人還是覺得一開始那家店的秘境洞天畢竟好,適合他們應用在隊伍空間上。

「那就回去再看看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