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我叫阿巴斯,你是新調過來的吧?」

  • Home
  • Blog
  • 「我叫阿巴斯,你是新調過來的吧?」

來到洛奇面前,小個子就笑著說道:「今天剛聽說有新人要來,沒想到這麼快就到了。」

「小巨人,隊長什麼時候說過有人要來了?」

阿巴斯的話才剛說完,洛奇還不等開口就聽見咣當一聲,一個正在舉啞鈴的壯漢就將手裡的啞鈴扔在了地上,沉重的啞鈴咣當一聲直接砸進了土地里,然後就朝洛奇走了過來。

「小子,誰叫你來的?」

這壯漢身材極為高大,身為人類,卻幾乎和蒙特的塊頭差不多了,走到洛奇跟前低頭看了看他,粗聲粗氣的問到。

冷酷少爺的寵妻 「吉文特。」

「老大……」

聽到這個回答,壯漢和阿巴斯就互相看了彼此一眼,又回頭看了一眼帳篷里的其他人,然後才重新看向洛奇:「小子,你以前是哪個小隊的?」

「這個……」

被問到這個問題,洛奇就有些為難了,因為他以前沒在任何小隊待過。

而且洛奇也不是傻子,他已經從阿巴斯和壯漢的隻言片語中聽出了不對勁,似乎吉文特讓他來的這個隊伍,和一般的空魔小隊有些不一樣。

「算了,你先進來等會吧,隊長一會就能回來。」

正當洛奇回答不上來的時候,被壯漢稱為大高個,實際上卻是個小個子的阿巴斯就說到,然後就指了指帳篷里的床位:「隨便挑個空床吧。」

「謝謝。」

沖著阿巴斯禮貌的點了點頭,洛奇就從他和壯漢面前走了過去,也走過了其他人,來到了一張空床旁。

這之後,帳篷里的眾人就不再關注他了,阿巴斯又回到了玩牌的一群人後面津津有味的看了起來,而壯漢則是回到了自己的床位旁邊,重新將在地上砸了小坑的啞鈴舉了起來。

與此同時,洛奇也在觀察著這些人。

他數了數,發現帳篷雖然很大,但里除了自己外不多不少正好九個人,那麼加上不在的凱爾,就是十個人,正好是一支空魔小隊的編製。

但讓洛奇感到奇怪的是,眼前這些人似乎不太像士兵,因為雷鷹城也是有衛兵隊的,可眼前這幾個人卻和雷鷹城的衛兵不太一樣,怎麼說呢,這些人似乎太有個性了一些,不但如此,當中怎麼還有女人?

就在洛奇對面的一張床鋪上,就躺著一個女兵,此時正躺在床上看書,至始至終都沒有瞧洛奇一眼,這就讓洛奇更加奇怪了,因為女兵本來就是少數,就算有,也應該是單獨編製,畢竟男女還是有別的,怎麼在這個小隊里卻不是這樣?

這到底是個什麼小隊?

發現帳篷里的這些人一個賽著一個另類,洛奇就有些迷糊了,吉文特到底將他安排到了一支什麼樣的小隊?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可惜在這個過程中凱爾卻始終都沒有出現,所以當到了天黑的時候其他人都準備睡覺了,洛奇也沒見到這位傳說中的隊長。

這下子他可尷尬了,好在阿巴斯比較熱情,讓他別著急,先睡覺在說。

在這種情況下,洛奇也只好先睡覺。

躺在幾乎和木板沒什麼兩樣的單人床上,洛奇感覺說不出的難受,因為他幾乎就沒睡過這種床,別說在雷鷹城的城主府,哪怕是在戰騎號上,他的床都是特製的,所以一直等到帳篷里的其他人都鼾聲四起時,他才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的睡去。

結果才剛剛睡著,就有人突然在帳篷里喊了一嗓子!

「所有人集合!」

突然這一嗓子,讓剛剛睡著的洛奇嚇了一跳,一下就從床上坐了起來,迷迷糊糊的清醒了老半天都沒反應過來,而等到他反應過來時,就看到其他人早就已經立正站在了各自的床位旁,而自己的床位前,這站著一個身穿軍裝的中年人,正用一雙牛鈴般的眼睛瞪著自己。

三更半夜的,又迷迷糊糊,洛奇頓時就被眼前這個人嚇了一跳。

你的心我的心 而還不等他反應,對方就開始了震耳欲聾的咆哮:

「你是誰!」

「哪來的!」

「在這裡幹什麼!」

用一雙巨大的眼睛瞪著洛奇,這個人就彷彿炸藥桶一樣,直接咆哮起來,噴了洛奇一臉唾沫星,將洛奇當場噴蒙了…… 徐沐謙剛走出大樓,便遠遠地望見一襲紅色斗篷大衣的霍莞伊提著雙肩背包一側的帶子,火急火燎地穿過天橋往這邊跑……

霍莞伊氣喘吁吁地跑到徐沐謙面前,累的說不出話來,只是彎著腰,雙手撐著膝蓋,大口大口地喘氣兒……

徐沐謙溫柔地扶起霍莞伊,將霍莞伊輕輕拉入懷中,一臉寵愛地輕撫著霍莞伊的後背,含笑的眸子里滿滿的體貼,語氣格外的柔和:「下次在家等著就好,我下班了回去接你,天這麼冷,別出來走動,凍著了怎麼辦?」

霍莞伊沒有說話,仰著小腦袋沖徐沐謙「嘿嘿」一笑。

徐沐謙拿食指輕輕地颳了刮霍莞伊精緻的鼻子,一臉笑意地看著霍莞伊,眼裡滿滿的寵溺。

一旁的趙婉妤酸溜溜地看著徐沐謙和霍莞伊秀恩愛,不高興地撅了噘嘴。

高碩拿餘光撇了撇一臉醋意的趙婉妤,故意說道:「趙助理,別介意,總裁經常和自己的未婚妻秀恩愛的!」

「他倆經常這樣啊?」趙婉妤酸酸地問道。

高碩一臉司空見慣的表情,笑著答道:「嗯!見多了就習慣了!」

霍莞伊從徐沐謙懷裡探出腦袋,一臉詫異地望著趙婉妤,總覺得和面前這人好像認識,又一時想不起來具體是在哪裡見過的。

趙婉妤見霍莞伊一副不認識自己的表情,頓時火冒三丈,氣鼓鼓地說道:「裝什麼裝?你在我家欺負我的時候不是挺彪悍的么?這會兒倒裝斯文了!」

高碩一聽,差點吐血:趙家這丫頭,情商低的可以啊!

「我家莞伊最斯文了!」徐沐謙輕聲說道,說完,抬起修長的大手溫柔地撫了撫霍莞伊的頭髮。

霍莞伊聽趙婉妤那麼一說,自然是想起了自己在趙家打趙家二小姐那一幕,自知理虧的霍莞伊心虛地將小臉埋進徐沐謙的懷裡……

徐沐謙輕輕地拍了拍霍莞伊的後背,柔聲問道:「晚上想吃什麼?」

霍莞伊歪著腦袋認真地想了想,清澈的眼珠子一轉溜,細聲答道:「鴛鴦火鍋!」

「我也要去!」趙婉妤突然說道。

徐沐謙滿臉黑線,語氣極其寡淡:「趙助理,我和莞伊在約會!」

搖滾教父 「我知道啊!」趙婉妤毫不死心,理直氣壯地繼續說道:「吃火鍋嘛,人多熱鬧!」

高碩也不吱聲,一臉賊笑地看著霍莞伊,一副看戲的表情。

霍莞伊見高碩不幫忙說話,還在一旁賊笑,靈光一閃,大聲說道:「走吧,一起去,人多,吃火鍋才有意思!碩哥,你也一起去吧!」說完,還不忘沖高碩「嘿嘿」笑了一下。

高碩瞬間不淡定了,一臉蛋疼地看著徐沐謙。

徐沐謙看了看霍莞伊,將霍莞伊的小心思看在眼裡,扭頭對高碩說道:「聽莞伊的,一起去,我請客!一會兒,你開自己的車,拉著趙助理!」

趙婉妤一聽,立馬不樂意了,不滿地嘀咕道:「我要和你一輛車!」

「不行!」徐沐謙語氣極其堅決,絲毫不容反駁:「除非,你不想去了!」說完,拉著霍莞伊徑直朝自己的座駕走去……

趙婉妤氣鼓鼓地在原地跺了跺腳,滿臉醋意,極不情願地上了高碩的私家車……

五十分鐘后,城南的一家火鍋店內,徐沐謙、霍莞伊、高碩和趙婉妤圍坐在一鍋冒著熱氣的鴛鴦火鍋旁邊。

徐沐謙和高碩也不說話,默默地往火鍋里放羊肉,趙婉妤酸酸地看著霍莞伊,手裡的筷子幾乎被捏斷,霍莞伊也不搭理趙婉妤,只顧著吃徐沐謙夾過來的肉片……

趙婉妤看著徐沐謙溫柔而體貼地照顧著霍莞伊,不但給霍莞伊夾肉,還拿紙巾輕輕拭去霍莞伊嘴角的油漬,心中的醋意更濃了,酸溜溜地嘀咕道:「這麼大的人了,吃個飯還要人照顧,不害臊!」

「咳咳……」高碩直接被趙婉妤的話嗆到了,一口大麥茶差點噴了出來。

徐沐謙黑著臉訓斥道:「多吃飯少說話!」

趙婉妤見徐沐謙黑著一張俊臉,訕訕地低頭往嘴裡塞了一片羊肉,剛嚼了兩下又吐了出來,拿起旁邊的杯子往嘴裡灌水……

霍莞伊將趙婉妤的一舉一動看的仔仔細細的,賊溜溜地眨巴了幾下大眼睛,拿起一碟辣椒醬毫無猶豫地倒進不辣的那一邊湯鍋內,倒乾淨后,還不忘拿長勺攪拌兩下……

「你,你,你……」趙婉妤氣的半天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莞伊今天想吃辣的,」徐沐謙一本正經地說道,說完,輕輕地撫了撫霍莞伊的後腦勺,兀自說道:「單給你點個不辣的,你想吃什麼就吃什麼,吃完直接走就可以了!」

「碩哥也不喜歡吃辣,你可以和碩哥一起吃!」霍莞伊說完,看了看趙婉妤,見趙婉妤一臉醋意,不滿地捏著桌角,清澈的眼珠子賊溜溜一轉,大度地繼續說道:「想吃什麼,隨便點,不用擔心飯錢,就算你把桌子啃了,我老公也付得起!」

「噗——」高碩一時沒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聲。

徐沐謙聽到霍莞伊稱自己為老公,嘴角不由得揚起一個非常好看的弧度,心底一陣一陣甜蜜:這還是莞伊第一次稱自己為老公!

「我偏要坐這裡吃!」趙婉妤氣鼓鼓地說道,說完,看著斜對面吃的不亦樂乎的霍莞伊沒好氣地嘀咕道:「我堂堂一個總裁助理,還能和你一個小屁孩計較不成?」

霍莞伊往嘴裡塞了一片肉,含糊不清地反擊道:「總裁助理比我老幾歲,也沒有什麼大人該有的行為舉止呀?」

趙婉妤氣的直接白了霍莞伊一眼,撅著嘴嘀咕道:「懶得跟你說話!我走可愛路線不行么?」

霍莞伊傻乎乎一笑,扭頭沖著徐沐謙撒嬌道:「老公,你看我萌不萌?」說完,雙手做成爪子狀,放在臉頰旁,眨了眨眼睛,做了一個可愛的表情,順勢「喵」了一聲。

徐沐謙聽到霍莞伊喊自己老公,整顆心都融化了,再看著霍莞伊無比可愛的模樣,直接被萌翻了,忍不住輕輕笑出了聲……

霍莞伊見徐沐謙沒有說話,只是看著自己輕聲笑,一把抱著徐沐謙的胳膊,軟糯糯地撒嬌道:「萌不萌嘛?」

徐沐謙伸出另一隻手順勢將霍莞伊攬入懷裡,低頭在霍莞伊額頭上吻了一下,柔聲說道:「萌!非常萌!」

高碩彷彿沒聽到似的,旁若無人地喝著大麥茶,趙婉妤撅著嘴酸溜溜地看著對面的二人秀恩愛,一臉的醋意! 回到明朝做權臣 一臉迷糊的看著眼前這個人,洛奇徹底被噴蒙了。

眼前這個人看起來三十歲左右,身材算不上高大,卻很壯碩,一看就是個大塊頭,一張國字臉上帶著一道猙獰無比的傷疤,哪怕沒有什麼表情看起來都凶神惡煞的,而現在,這個人正一臉憤怒的瞪著洛奇,兩隻眼睛瞪的比牛鈴還要大,讓其看起來更加兇惡了。

「隊長,他是來向你報告的。」

見洛奇一臉懵逼,熱心腸的阿巴斯就在旁邊說了一句,結果他這不開口還好,一開口,被稱為隊長的中年人就轉頭吼了起來:「我讓你說話了嗎!三十個俯卧撐,立刻!」

轉頭瞪了阿巴斯一眼,這位隊長就凶神惡煞的吼了一嗓子,聽到這話其他人全忍不住笑出了聲,只有阿巴斯一臉鬱悶,然後就老老實實的趴在了地上,一邊自己報數,一邊開始做起俯卧撐來。

當阿巴斯開始一個兩個三個的做俯卧撐后,被他稱為隊長的人才重新看向洛奇。

顯然,這個人就是洛奇等了一個下午也沒等來的凱爾了。

「你叫什麼名字。」

這一次看向洛奇,凱爾不像剛才那麼爆炸了,預期稍微緩和了一些。

「我叫洛奇。」

看著眼前的男人,洛奇第一次報出了自己的名字。

結果他這話剛剛說完,阿巴斯報數的聲音就停止了,只見他依舊保持著趴在地上的姿勢,卻抬頭看向了洛奇,眼神中充滿了驚訝,而站在各自床位旁的其他人也是如此,就連那位始終都沒正眼瞧過洛奇的女士兵,這一次也忍不住向他看來。

很明顯,這些人對洛奇的名字並不陌生。

「你就是洛奇?雷鷹城的城主?」

這個時候,站在洛奇面前的凱爾也開了口。

「是的。」

見洛奇點頭答應,凱爾就咧嘴笑了笑,只不過隨後就沒有任何徵兆的沖洛奇咆哮起來!

「洛奇!我不管你之前是什麼身份!從現在開始你就是小隊的一員了,所以把那些嬌生慣養和散漫的做派都給我收起來!從現在開始,你看到我要叫長官,你的每個回答都要以長官結束,聽明白沒有!」

凱爾的嗓門本來就大,現在又站在洛奇面前,所以他的咆哮在洛奇看來就彷彿悶雷一樣,震的耳朵嗡嗡作響,腦袋都疼了。

但洛奇雖然沒在部隊里待過,可他心態卻放的很好,到了空魔部隊后就不再把自己當成城主,而是真的將自己當成了一個空魔戰士,所以在隨後就立刻答應了一聲:「是,長官。」

「大點聲,我聽不見你說什麼!」

「是!長官!」

「很好,現在將你之前的所有回答,都重新說一邊!」

「啊?」

凱爾的這個要求頓時讓洛奇愣住,但是還不等他反應,凱爾就又一次咆哮起來:「士兵!不要讓我重複命令!」

別說,凱爾的大嗓門還真是好用,被他這麼一喊,從來沒見過這種場面的洛奇真的被嚇了一跳,然後下意識的就回答了一句:「是!長官!」

「我叫洛奇!長官!」

「是的!長官!」

「是!長官」

站在凱爾面前,洛奇沒頭沒尾的將自己此前說的所有話都聲音極大的都重複了一遍。

而一直等到他說完,凱爾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就轉身走到了帳篷門口:「給你們一分鐘時間,所有人立刻到外面集合!」

說完這句話他就轉身走出了帳篷,而他剛一走,帳篷里的眾人就都立刻開始穿衣服。

這些人的動作極快,卻一點都不慌亂,幾乎是在轉眼間就穿戴整齊,把一旁的洛奇都看傻了。

他特別慶幸,慶幸自己還好睡覺的時候沒脫衣服,不然就一分鐘時間穿戴,完全沒經驗的他可能連褲子都提不上。

等到所有人都穿戴完畢,大家就走出了帳篷。

這個時候天色已經很晚了,整個操場上一個人都沒有,甚至所有帳篷都已經熄燈了,巨大的營地中輕悄悄的,一點動靜,一點燈光都沒有。

眾人出了帳篷,不需要凱爾吩咐就猶如一排樹樁般整齊的站在了他面前,包括洛奇也是如此,不知道自己應該站在哪的他乾脆站在了隊伍的最後面。

這時凱爾便開了口:

「各位。」

「我們小隊今天迎來了一位新成員,我想你們都聽說過他的名字,雷鷹城的城主,白惡魔戰甲的擁有者,鬱金香戰區的英雄!」

也不知道是凱爾早就知道了洛奇會來,還是洛奇的名聲真的如此之大,總之他一開口就將洛奇的所有身份多說出來了,不過看其它人並不算意外的反應,應該是洛奇早已名聲在外了。

「我們歡迎洛奇加入小隊!」

站在眾人面前,凱爾一邊說著,一邊沖著洛奇鼓掌,在他的帶領下其餘人也開始鼓掌,一陣掌聲就這樣叫醒了夜空。

片刻過去,凱爾將手放下,然後就繼續開口:「洛奇剛剛加入,所以還不知道咱們是一支怎樣的隊伍。」

說到這裡,他就提高了嗓門問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