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我在笑老太太您活了這麼大歲數,怎麼還這麼天真啊?你以為我是為了攀附你們墨家,所以才懇求墨錦安讓我們認祖歸宗的嗎?」

  • Home
  • Blog
  • 「我在笑老太太您活了這麼大歲數,怎麼還這麼天真啊?你以為我是為了攀附你們墨家,所以才懇求墨錦安讓我們認祖歸宗的嗎?」

墨老太太冷哼:

「難道不是嗎?」

「也許吧,你們墨家在別的女人眼底,是香餑餑,是別人擠破腦袋也要嫁進去的豪門。可我向你保證,那些女人裏面,絕對不包括我顧兮兮。」

「你……你還在嘴硬?」

「我嘴硬?不如您親自給墨錦安打個電話,把情況問清楚。當初如果不是墨錦安懇求,讓我們母子給他一個機會,讓他彌補這幾年的錯失,我們根本就不屑於去參加那個什麼勞什子的認祖歸宗的家宴。」

「你——你放屁!怎麼可能?錦安怎麼可能求着你——」

「我就不勞您操心了。是不是要把顧小熙跟顧小諾的名字從族譜刪掉,也隨便你。因為我們壓根兒就不在乎!」

顧兮兮說完這話,嘴角一扯,勾出了一抹自信的笑容。

然後——

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了。

噔噔噔!

高跟鞋的聲音踩的十分有節奏感。

那鑒定的步伐,更是氣的墨老太太差點一口氣沒有提上來。

「老太太,您沒事吧?」安如初連忙上前,攙扶着她。

墨老太太不停拍著胸口順氣:「這個該死的,該死的——她竟敢說這種話!」

安如初抿唇,有點為難:「老太太,有句話我知道不該說,但是卻又不得不說。顧兮兮今天敢這樣放肆,不就是因為有二少在背後撐腰嗎?現在還沒過門呢,就敢這樣對您了。以後真的被二少娶進門,只怕是——」

「放屁!我說過,她想進我們墨家的大門,除非我死!」墨老太太恨的咬牙切齒:

「我只恨錦安怎麼就這麼的沒出息,這個顧兮兮身上到底有什麼好的,竟然把他迷的暈頭轉向,是非不分了!還求着她讓孩子認祖歸宗,我呸,不要臉的東西!」

而另一邊,顧兮兮走出辦公室,還能夠聽到墨老太太在裏面高聲的罵罵咧咧。

她臉色不太好看。

她本來也不是一個攻擊性那麼強的人。

可問題是,墨老太太說的那番話已經觸及到了她的底線了。

她之所以會同意兩個孩子認祖歸宗,完全是因為想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

她從來就沒有想過,要靠着倆個孩子上位。

嫁給墨錦安?

這個念頭,更是從未有過!

文學網 「江塵小友,我這逆子不懂事,今日我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雲聖滿臉堆笑,態度誠懇的說道。

江塵實在看不懂雲聖的操作,你堂堂一國之君,我又不是什麼大人物,為何要對我這麼好?

「難不成是因為大皇子?」

江塵看了一眼台下的西門風,卻發現他也是一臉茫然,擺明了是個吃瓜群眾。

「不是大皇子,難不成是國師?」

江塵又將目光落在月翎兒身上,卻發現月翎兒也是一副吃瓜群眾的樣子,顯然也不是她的關係。

「那還能是誰?」

江塵納悶了,雲聖的態度這麼好,讓他有些誠惶誠恐啊。

雲聖見江塵還是沒有反應,臉上不免有些焦急,身上的威壓也更強了幾分,「逆子!你要氣死我不成?」

「咔嚓!」

一聲怒喝之下,李風尚身上居然傳來一陣骨骼斷裂的聲音,七竅更是被直接震出了血,整個人看上去異常狼狽,哪裏還有之前風流倜儻的模樣。

「對不起!」

極度憤怒之下,李風尚仰天長嘯,眼中充滿了仇恨的光芒,「今日之恥,我李某銘記於心,此生不報非君子!」

他不知道為何雲聖對江塵態度如此溫和,他也不想知道,他只知道江塵奪了他最愛的人,還讓他在大庭廣眾之下丟了人!

「江塵小友可否滿意?!」

雲聖身上的威壓退去,笑嘻嘻的問道。

江塵搖頭道:「雲聖,這是我與令公子之間的比試,既登上了聖戰台,便是既決勝負,又決生死,我不希望你插手這件事。」

李風尚如此危險的人物,江塵怎可安心留着他。

特別是這件事牽扯了張汐,便是重中之重。

李風尚面露喜色,從地上站了起來,「父皇,這是我跟他之間的比試,你不用插手!」

只要比試繼續,李風尚就有把握斬殺江塵,「哪怕是動用真正的實力也要殺了他!」

江塵已經讓李風尚感到威脅,他斷然不會給江塵時間成長。

「你還嫌不夠丟人嗎?你真以為你同等階之內無敵么?」

雲聖暴躁的反手就是一耳光,將李風尚抽的三百六十度原地旋轉。

「我憑深漠不系他滴對手!?」

李風尚捂著臉,很不服氣,牙齒有些漏風,導致說話有點滑稽。

「正合我意!」

如此他至少有機會斬殺李風尚,若是雲聖執意出手阻擾,就別無他法了。

「逆子!逆子!為父是在救你的命,兩道異象,萬度金光!這種人你是對手么!?」

「擁有萬度金光,便是天選之人,正好克制魔道之人,你怎能與他作對?」

雲聖氣急敗壞的指著李風尚,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父皇,就因為萬度金光你就這麼對我?!」

李風尚總算是有些明白了,敢情弄了半天就是因為萬度金光。

「逆子!你還不服氣?!自從你施展先祖異象和追雲槍的那一刻就已經輸了!」

「江塵小友,這場比試沒有必要下去了,是我這不成器的逆子輸了。」

原來雲聖一直都在觀看這場比試,只是一直到方才他才出手阻止。

「江塵小友,待到南域聖會結束之後再來拜訪,我先好生管教這不成器的逆子!」

雲聖雙手抱拳,也不等江塵答應,也不管李風尚的意見,拉着他便消失在原地。

「這就結束了?所以這一戰是江塵贏了?」

「居然連雲聖都驚動了,這一戰定然是江塵贏了!」

「想不到就連大名鼎鼎的李風尚都不是他的對手,天湘這回是出真龍了。」

這一戰的結局讓所有人始料未及,但他們深深記住了天湘嶽麓江塵之名!

江塵還有些懵逼,怎麼說走就走?

「錯過了這次機會,下次不知道要等多久了。」

江塵有些惋惜的搖了搖頭,他與李風尚之間的實力差距太大,短時間內是不會有這麼好的機會了。

而且他跟李風尚的仇已經結下,這實在很難讓他安心。

「老唐那邊應該也快結束了吧?」

江塵將目光放在另一邊的聖戰台上,看着唐虎與道歸打的難捨難分。

「老唐,我這邊出了點意外,已經結束了,你可要加把勁了啊!」

江塵在一旁看起了熱鬧,「看來上古斷指確實給老唐帶來不少好處,居然可以跟道歸打的難捨難分!」

「三哥,馬上結束!」

唐虎見着江塵那邊結束,心中莫名鬆了口氣,氣勢也是越來越兇狠,活脫脫就是一尊上古魔神。

他與道歸身上都傷痕纍纍,兩人都沒從對方身上討到好處。

「我承認你很強,但你終究只是天武七重,要是同境界之內,我必敗無疑,但今日……你必敗無疑!」

伴隨着一道劇烈的轟擊聲,道歸與唐虎兩人身形分開,道歸擦了擦嘴角的鮮血,輕聲道。

當他看着雲聖的出現,已經對江塵莫名的態度之時,他開始好奇江塵的身份。

而且江塵還擁有兩種異象和萬度金光,這其中任何一樣都是了不得存在。

「不管他是誰,他搶走了汐兒就必須得死!」

道歸搖了搖頭,眼中充滿了暴戾之色。

趁着他分神,唐虎猛然一拳轟去,虛空不斷地震顫,一道巨大的拳影宛如隕石撞擊落在了他的胸膛。

「蹭蹭蹭!」

道歸體表立馬升起一道金光,將那一拳的力量盡數抵擋,但他的身形還是忍不住倒退了好幾步。

「就算你天武九重又如何?我若天武九重,今日三招之日便可敗你!」

「此戰,我必勝!」

「滅世異象!」

伴隨着唐虎一聲高喝,一股毀滅的氣息浮現,宛如世界末日來臨。

慢慢的,一道偉岸的背影出現在異象之中,就是這一道背影,令末世顫抖!

「讓你嘗嘗我的異象!」

這還是唐虎擁有異象之後頭一次主動釋放,之前總是看着江塵他們用異象戰鬥,今日他也終於可以體驗到這種感覺。

不得不說,用異象戰鬥的感覺真是……太妙了!

特別是看着道歸那一副吃驚的樣子,唐虎心中別提有多暢快了。

。 廚房。

李安安在做,龍蝦,扇貝,烤魚,雞翅膀,雞腿,還有各種蔬菜。

騎士早早叼著碗在等,身邊公主也叼來了自己的小碗。

鶴城好奇看着一貓一狗的組合,還真可愛。

「褚逸辰養的狗,傅藝橫送的貓,嗯,這隻狗是個狗精!」

李安安百忙之中說

鶴城彎腰靠近「騎士這名字還真好聽。」

突然就看到那隻狗放下嘴裏的碗,抬起一隻爪子,滿臉驕傲的看着它。

鶴城驚奇,這是……要握手?

於是他試探伸手和它的爪子輕握了一下,之後對方收回爪子繼續蹲著咬着碗,流口水。

他笑,怎麼會有這麼賤兮兮的狗。

不過傅藝橫送的公主倒是很乖巧,他摸了一下對方的頭,對方放下嘴裏的碗,把頭往他的手心裏蹭蹭。

他心裏一片柔軟。

「媽咪,寶寶要吃。」

寶寶飛快跑來,找個位置坐好,乖乖等著吃。

李安安無奈,寶寶這個小吃貨。

俊俊也來了「哥哥。」

他喊鶴城。

君君也喊「哥哥。」

寶寶也注意到鶴城了「明星,和我們一樣是明星!」

她很激動朝着鶴城跑去要抱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