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我已經突破,藥方也早能倒背如流,再加上師兄的五行陣,侯府的玲瓏紫衍爐。

  • Home
  • Blog
  • 「我已經突破,藥方也早能倒背如流,再加上師兄的五行陣,侯府的玲瓏紫衍爐。

萬事俱備,如果我還煉不出來,就去剁了這雙沒用的爪子。」

長孫彥被她這句話給逗笑了,隨後兩眼盯住連翹,語氣悠然。

「看來無論你最後煉不煉得成,我都有好戲看咯。」

「嘿嘿。」

連翹驀地放出青火。

變化莫測的火苗在空中扭動著,頂端不時迸出幾個火星兒,印在她漆黑的瞳孔里。

「師兄等著瞧就好了。」

此時,暗街內。

被咻咻狂風刮過的挑台之上,鶴立著一個人影,若將飛而未翔。

他披著黑色大氅,青銅面具下的眼珠深邃而冰冷。

草木搖落,四下里蕭蕭颯颯。

突然,萬星棋捏著情報來到他身後。

「探子來信,城外有人目睹赤金火鸞,無極閣那行人已經進入奉京城內。」

「看來去過疑冢了。」閻王冷冽的聲音響起。

「疑冢?」

萬星棋彎著腰,盯著自己的雙腳,眼底卻流露出幾分不解。

「當年無極閣先君王,命人將疑冢秘密修築在了長生山,容淵君王此行前來,是想挖出裡面的東西。」

如此機密的一句話,令得萬星棋表情惶然。

閻王卻對此渾不在意,語氣仍然不緊不慢,好像這點事情無法使得他有半分動容。

「納蘭家一直想要本王從長生山裡取出的器物,眼下是時候給他們了。」

萬星棋身軀一震。

原來閻王當初帶回來的,竟然是無極閣君王尋找的東西!

想到納蘭家可能面臨的下場,萬星棋的面色不禁添上了幾分惋惜。

他垂下腦袋,藏住眼底淡淡的憐憫。

「此事屬下會親自出面,立契,封口,絕不留後患!」

閻王抬頭。

樓外的風嗚嗚吹號,翻著霜葉,好似奏了一支深沉蒼涼的曲,但這大風卻靠近不了他周身五丈內。

風如此,事也如此。 幾日之後,鎮北侯府上出了一件罕見的事。

四個家僕們蹲在牆角,下起了注。

「我賭三塊碎銀,世子絕對是看上人家了。」

「對啊,玲瓏紫衍爐都要借給她,聽說侯爺為此大動肝火,狠狠抽了世子一頓呢。」

一個青衣小廝急忙插嘴,「凈胡咧咧,我那天看得真切!

侯爺剛掄起家法鞭,夫人就護在了世子跟前,哭著說自己管教無方,要罰就罰她。

你們說,侯爺哪裡忍心下手啊,最後只好順了夫人的意。」

這時候,另一個灰衣家僕開了腔。

「我賭五塊碎銀,世子一定不喜歡她!

你們一個個的也不動腦子想想,世子喜歡什麼類型的姑娘。

喬庄那麼彪悍,徒手捉蛟,哪個男人會看上她?更別提咱們世子了。」

此話落下后,頓時迎來一片噓聲。

「你這五塊碎銀啊,輸定了!」

「就是,我前天剛得到的準確消息,世子和喬庄不再是師徒了,而且倆人關係還比以前近了。」

青衣小廝深以為然,對此事做了總結。

「男人嘛,總是口是心非!以前對人家姑娘橫看不順眼,豎看不順眼的。

可實際上,還不是巴巴地每天調查人家來歷,上心得很。」

聽了他們的話后,灰衣家僕徹底傻了眼。

「還有這事?那,那我改押吧……」

「不行!」

「想得美!」

「把銀子拿過來!」

西院。

連翹渾然不知自己變成了議論的焦點。

她盤坐在五行陣里,玲瓏紫衍爐浮在她面前,不斷往外冒出裊裊紫氣。

五行陣外,長孫彥特意命人添置了一個火靈陣,以免她待會鬥氣耗盡。

「二叔,你覺得她真能煉製出養靈丹嗎?」

長孫征站在火靈陣外,雙眼微眯,打量著陣法中央的連翹。

「她的煉藥天分當世罕見,不見得會失敗。」

長孫彥抱著雙臂,輕笑一聲,「你就留在這裡好好觀摩,尤其注意她怎麼控火。」

「侄兒知道了。」

長孫征頷首,將視線移到了連翹的手上,眼神專註。

陣法之內。

連翹臉色微微有些蒼白,長時間的消耗鬥氣,她的體力快到了極限。

甚至連抿一下唇,都能嘗到淡淡的鹹味,是臉上沁出的汗珠。

長孫彥望著在她面前上下漂浮的四十一滴精華,心中不由得再次讚歎。

以連翹的鬥氣程度,能堅持到第三天,著實令他開了眼界。

沒想到她還有精力繼續煉製。

雖然離四十八滴精華不遠了,但越是到了後面,提純的難度就會加倍增長。

這個小丫頭,究竟能不能創造奇迹呢?

……

鬥氣絲線懸在半空,張牙舞爪地攫取著火靈陣的能量。

連翹掌心分散出來的數十道青火,包裹著各色精華,火苗們忽明忽暗。

每種藥材對應的火候不同,即使提煉出來,也要注意每道火焰的強弱,免得不小心烤焦了哪滴精華。

而連翹對火候的把握,絕對是得心應手。

雖然現在體力不支,甚至感到了陣陣頭暈,但她咬著自己舌尖,硬是維持住幾分清醒。

隨著青火的不斷翻滾,四十八滴精華終於全部提煉出來。

連翹心念一動,玲瓏紫衍爐彷彿和她有靈犀般,爐蓋自行打開。

那些精華被連翹送進葯爐之中。

青火和紫氣剛在空氣中相融,就生出了奇異之景。

爐外如同瀰漫了一層灰紫色的淡霧,隨後又化作漫天橫流的火海,時而像金烏破雲,時而像薄暮艷霞。

「這種異象……」長孫征不禁低喃出口。

「爐火照天地,我只煉出過一次,還是突破到六星藥師那天。」

長孫彥眼底閃動著異彩。

「多虧把她認作了師妹,高明遠識啊!」

最後那句話,顯然是在自誇。

鎮北侯府的家譜上記載過玲瓏紫衍爐的異象,分為好幾種。

其中爐火照天地,是排行很靠前的一種。

這種異象能夠大幅提升鬥氣火焰的威力,以連翹的實力,配合上它,釋放出的火焰可以和三星斗師媲美。

這般好處,身在陣中的連翹自然感受到了。

難怪是鎮北侯府的家傳寶,這種堪稱作弊器一樣的葯爐,換成她,也會當成寶貝收好。

經過異象加持的青火,威力已不同往日。

在它的不斷煅燒下,葯爐內也泛起淡淡的青氣,將四十八滴精華混合在一起。

隨後,兩顆表面凹凸不平的丹藥,逐漸顯出雛形。

連翹感受到爐內的變化,唇角微微勾起。

她的左手往空中一揚,鬥氣絲線陡然間發生變化,凝聚成龍捲風般的鬥氣柱。

火靈陣的能量被瘋狂的攫取。

玲瓏紫衍爐外的異象也變得越發壯觀,火浪瘋狂到了極致,竟然像被浸染了烏煙濃雲般。

爐子上方,突然爆出一顆熾烈耀眼的孤星。

在濃煙紫霧裡,卻還明亮得讓人心顫。

人群頓時騷動起來。

「又是異象!」

「孤星亂紫煙,百年內從未有人煉出這個異象。」

「這種天賦真是個妖孽。」

「……」

連翹煉得專心,並未去聽陣外那些人的議論。

她動作利索地釋放出火焰,凝丹時繁雜的十來種步驟,在她手下卻能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被安排來觀摩的侯府小輩們,每個人看了后,心中都羨慕不已。

當丹藥徹底凝成后,連翹已經精疲力盡。

她終於能睜開眼,瞄了下天色,離午時還差一陣子。

在眾人屏息注視中,連翹又閉上了眼,並沒有收手,反而用小火溫養起了玲瓏紫衍爐。

「嘖,她還想煉出更完美的養靈丹。」

長孫彥望向陣中的連翹。

小丫頭以後的前途,不可估量啊。

長孫征這時也看出來,連翹的養靈丹已經煉製成了。

他暗中收緊了手指,在心中反問起來,換成自己,能煉製出五星丹藥嗎?

難如登天。

但是喬庄卻能煉出來,長孫征握緊了拳。

天賦真的那麼重要,讓人難以超越嗎?現在或許是,但以後他一定要追上去,贏過她!

少年那份強烈的好勝心,在不經意間埋下了種子。

日中之時,連翹釋放出的青火消失。

濃郁的葯香從丹爐內散發出來,聞上一口,便讓人覺得心情舒暢。

連翹長長地鬆了一口氣,拿起準備好的白玉小瓶。

https://tw.95zongcai.com/zc/65435/ 開爐蓋,取丹藥。

當眾人期待已久的養靈丹出爐時,饒是對丹藥見多識廣,他們也忍不住驚呼出口。

「丹紋!」

「這兩顆是黃階丹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