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我找你是想要問下蘇可和溫子曰之間的事情,他們最近很好吧?」蘇沐問道。

  • Home
  • Blog
  • 「我找你是想要問下蘇可和溫子曰之間的事情,他們最近很好吧?」蘇沐問道。

「啊,蘇哥,你難道還不知道嗎?」溫璃有些驚訝喊道。

「我應該知道什麼?」蘇沐本能感到一種緊張。

「啊,沒什麼。」溫璃急忙道。

真的沒什麼嗎?

你當蘇沐是普通人嗎?是隨便糊弄兩句就能夠搪塞過去的?就沖溫璃說話的吞吐,蘇沐就能夠感覺到裡面肯定有事。不過溫璃既然不願意說,蘇沐也不會強迫。蘇沐知道如何從溫璃嘴中問出來這話,所以他深吸一口氣,將狀態調整過來后,語氣開始變的淡然。

「既然你有難言之隱不願意說,那我就直接去問魏蔓,我相信魏蔓會告訴我的。」

「不,不要去問魏蔓,我說我全都說出來,不過蘇哥你要答應我,不能夠說這事是我說出來的,因為小可曾經對我和魏蔓都嚴令過,不讓我們將這事說出去,尤其是不能夠告訴你。」溫璃急聲道。

「說。」蘇沐冷漠道。

許家二少 溫璃是絕對害怕蘇沐會不搭理自己,在她心中早就有了蘇沐的影子,又如何能夠抵擋住蘇沐這種冰冷口氣。蘇沐都不必去找別的理由,溫璃就趕緊將自己知道的全都說出來。

「事情是這樣的,是要從一個月前說起來,那時我和小可還有魏蔓三個人在外面的左耳咖啡喝咖啡,就在我們喝咖啡的時候突然間有個女人走過來。她的穿著打扮都很有檔次,光是身上那套下來就要幾十萬,我們當時還在討論這人是誰,誰想到她竟然沖著我們過來。

然後她便自我介紹,說是叫做溫瑞紫,是溫子曰的姑姑。她過來是想要告訴我們,溫家已經知道溫子曰和蘇可之間的事情,但溫家是絕對不會同意他們交往的。並且說出的話很為難聽。」

溫璃的話讓蘇沐神情變的越發冷漠起來,難道說自己的猜測要成為現實嗎?

「蘇哥…」

「我沒事,你繼續。」

「好,就在溫瑞紫…」 「父王,什麼阿修羅現,海族滅呀」露婭好奇的問道

「露茜,沙曼。你們當真看到了阿修羅?」美人魚王十分鄭重嚴肅的問道。

「是的,父王。我看到一個人類女子眼珠子用黑色變成紅色,與我們海族聖經中描繪的一摸一樣,而起她十分的強大。使一桿黑色的長槍,每一槍下去,至少帶走我數十海族勇士的性命!」露茜道。

沙曼王子道:「露茜公主殿下說的一點都沒錯,若不是我們抓了這個類女子,他們投鼠忌器,這次讓我們有機會逃脫,連我的虎鯊衛隊隊長也被對方生擒了。」

「你們兩個聽好了,絕不能將你們今天聽到的和看到的告訴任何人!」美人魚王突然嚴厲的最露茜和沙曼王子道。

「露婭,你也一樣!」看到露婭不滿的撇了撇嘴,美人魚王重重的加了一句。

「父王,到底這阿修羅是什麼,您為什麼一聽到這三個字臉就變了顏色呢?」露婭打破沙鍋問到底的追問道。

「阿修羅其實是一個種族,與咱們海族和人類一樣,都是一個種族,只是他們生活在另一個空間之中,他們擁有人類的形象,連身體構造也與人類差不多。但是他們一出生下來就擁有我們和人類難以比擬的力量,不是我們海族和人類難以匹敵的!」美人魚王低緩舒沉的聲音說道。

「父王,阿修羅族既然生活在另外一個空間,那他是怎麼來到我們這裡的呢?」露茜問道。

「阿修羅族還有另外一個名稱,人類把他們稱呼為魔族,他們生活的空間就叫魔界,魔界與咱們這個世界是通聯的,只不過通道在上一次大戰中坍塌了,但它會自然修補。應該很快就會重新開啟了!」美人魚王解釋道。

「那父王剛才說「阿修羅現,海族滅。是什麼意思呢?」海茜繼續

道。

「這是古老相傳的一句話,也不知道從哪天開始就有了,每一次人類跟神魔之間的戰爭。我們海族都站在一個旁觀者的角度。所以每一次都躲過去了,所以這句話傳到了今天,已經沒有多少人相信了!」美人魚王臉色稍微有些不自然道。

「換了我,我也不會相信這等無稽之談的謠言!」露婭不以為然的撇了一下嘴說道。

「我也不相信。」姐妹倆倒是在這個問題上保持了一致的意見。

「其實父王也不相信,但是前一段時間我去了一趟海神殿拜見海神冕下,海神冕下就給了我這七個字的神諭!」美人魚王沉重的說道,「這是從未有過的,雖然我每年都回去海神殿,但海神冕下已經有將近三千年沒有降下神諭了。而這一次突然降下這麼一道古老相傳下來的神諭,其用意實在是令人費解呀!」

「也許海神冕下目的就是提醒我們阿修羅族已經來了,讓我們海族做好準備。」露婭分析道。

雖然很多時候露茜並不認同這個妹妹,但是這一次關於「阿修羅族」的問題上兩人的意見卻是驚人的一致。

「美人魚王陛下。這個女人怎麼處置?」沙曼問道。

「她會不會是阿修羅族的吧?」露婭驚詫的問道。

美人魚王搖了搖頭道:「她不是,這是一個人類女子。阿修羅族雖然與人類極為相似,但骨子裡還是不同的,她身上味道是百分之百的人類!」

「既然她不是阿修羅族,沙曼有個請求?」沙曼眼中光芒一閃,這麼美麗的人類女子玩起來一定十分的有味道,以前那些人類女子身體太弱了,經不起自己幾下折騰就玩完了。

美人魚王自然看出沙曼的心思,心道,不就是一個人類女子有什麼大不了的,給他算了。

「說吧,只要我能答應你的。」

「我想請陛下將這個人類女子賜給我,任我處置!」沙曼眼中光芒大甚,美人魚王這麼說,那基本上就沒什麼問題了,等我玩夠了,就吃了她。人類高手女子的味道應該非常不錯的!

「既然她是你的獵物。按照我們海族的規矩,她就應該歸你所有,反正留著無用,本王就按照規矩賜給你了。」美人魚王大方的說道,一個小小的人類女子而已,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慢著,父王。女兒覺得這個人類女子的身份應該不一般,還是不要草率行事的好!」露婭抬起粉白的脖頸,高高在上的看了沙曼一眼道。

「七妹,區區一個人類女子而已,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露茜冷笑一聲說道。

「五姐此言差異。能夠讓你們差點全軍覆沒的人類難道會是一般的人類。若是這般,我們海族還不早已被人類剿滅乾淨了?」露婭優雅輕慢的語氣反問道。

「好了,老七,不就是一個人類女子嗎,沒什麼大不了的,沙曼,把人帶下去,任你處置!」美人魚王有些不悅的道。

「謝美人魚王陛下!」沙曼大喜,伸手朝地上的昏迷不醒的寧馨兒抓了過去!

「沙曼王子,你可要好好的招待這個人類女子。不然本公主也不知道你會有什麼樣的下場!」露婭冷冷的一笑道。

「露婭公主,你這是什麼意思?」沙曼臉色不悅的問道,他向來是支持露婭的姐姐,也就是露茜的,所以跟露婭的關係一直不是很好,甚至又好幾次鬧的很僵,這事兒整個海族都是知道的。

「沒什麼意思。就是想要告訴你,人類有句俗語,叫做,沒吃到羊肉,卻惹了一身的臊!」露婭嘿嘿一笑道。

「七妹,我怎麼聽著你好像是在幫人類說話?」露茜逼問道。

「五姐何出此言,我不過是提醒你的沙曼王子而已。」露婭眼皮一翻,哼哼的說道。

「不勞露婭公主殿下提醒,沙曼自會好哦好好的招待她的!」沙曼陰測測的一笑道。

沙曼將寧馨兒帶了下去。

「露茜,這夥人類的身份你查清楚了沒有?」美人魚王詢問露茜道。

「根據我跟他們對話的信息判斷,他們很有可能跟龍族有關?」露茜說道。

「跟龍族有關?」美人魚王稍顯

「是的。 牽手人生路漫漫 我在他們當中發現了龍族的使者。」

「五姐。這下你可是闖下大禍了,龍族可不是好相與的,如果這些人類是龍族的朋友的話,那你們在大海中截殺他們,還抓走了他們的同類,龍族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露婭幸災樂禍的說道。

「老七,不要打斷我和你五姐說話。」美人魚王也意識到這一次伏擊事件不像表面上想象的那樣單純,甚至他噢到了一個危險的味道。

「父王。我猜這些人類有可能是為了黃金巨龍一族少族長大婚之事而來的。我曾聽聞黃金巨龍一族的少族長在人類世界待過很長的時間,這些人類很有可能是他在人類世界的朋友!」露茜說道。

「老五。你分析的很有道理,不過這樣一來我們豈不是得罪龍族了,這下有麻煩了。」美人魚王煩惱道。

「父王不必擔憂,我們海族與龍族有協議在先,是他們不遵守協議,帶著人類鐵甲船進入我們的海域,那是視為對我海族的入侵挑釁,我們予以還擊。那也是名正言順的。

露茜說道。

「五姐,你可別忘記了,咱們抓了他們中的一位人類女子,如果龍族上門要人。咱們怎麼辦?」露婭嗤笑一聲問道。

「什麼怎麼辦,被我們俘虜的,自然歸我們處置,這可是我們海族的規矩。人類不也有這樣的規矩嗎,被俘虜的人就是俘虜他的那個人的奴隸,生死皆有我們說了算!」露茜冷笑道。

「恐怕到時候由不得五姐說這句話了。」

「七妹,你為什麼總是要漲人類的志氣。滅我海族的威風呢?」露茜氣哼哼的說道。

「不是我漲人類志氣,滅海族威風,五姐有沒有想過你抓走了他們一名同伴,他們會不會報復我們呢?」

「報復。笑話,這片海域是我海族的天下。到處都有我們的眼線,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在我們的監視之內。他們就算想報復,能夠戰勝我萬千海族的力量嗎?」

「老七,你五姐說的對,在我海族的領域裡報復我們,就連海妖也不敢如此,你太過杞人憂天了。」美人魚王道。

「但願是我杞人憂天。」露婭說道。

「好了,這件事就先這樣吧,命令各海域海島嚴密戒備,不得放過任何一個可疑的人。」美人魚王命人傳令道。

殺戮在繼續,死訌還在進行。蕭寒在血洗了一座海族棲息的海島之後,將其劈沉,島上以及附近海域內的海族無意生還,蕭寒已經不知道這是親手劈沉的第幾座島嶼了。

他用這種血腥報復的手段告訴海族,不要動寧馨兒,快把人送回來,不然他會一直殺下去,一直殺到海族自己承受不住為止!

無名小島的沙灘上,點燃一堆篝火,蕭寒、蔚姿婷、已經醒過來的冰雲,冰鳳還有冷月、花溟和波爾多圍在一起,天空中雷子和卡拉還在不斷的盤旋著。

小寒。馨兒妹妹不會有事的。」蔚姿婷勸慰蕭寒道。

「都怪我,要是我不吃那個蘋果就好了!」冰雲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之中。

蕭寒往嘴裡倒了一口酒,心中是殺意洶湧,眼神冰冷的下令道:「放一部分海族回去,不管他們聽的懂還是聽不懂,告訴那個沙曼王子,把馨兒給我安全無損的送回來,若是傷到一根毫毛,我就滅了他鯊族!」

先婚後愛,總裁盛寵小萌妻 「好的。這件事讓我去做!」蔚姿婷起身道。

「嗯。婷婷,最好告訴他們一句話,我只等到明天天亮,明天天亮之前要是見不到人,那我就不會再等,我就處死所有被俘的海族,並且要整個海族為馨兒陪葬!」蕭寒殺氣騰騰的說道。

小寒,你這樣」

「還不快去,記著,你們當中每一個人若是遭遇同馨兒的,我一樣會這麼做!」蕭寒瘋狂的說道,「老子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還談什麼王朝霸業?」

冰雲、冰鳳、冷月和花溟聽了嬌軀震顫了數下,一個男人為了一個。女人,與整個海族為敵,並且揚言殺光所有的海族,這恐怕是沒有哪一個女人不會感動的。

當然,如果是對象是人類的話,或許冰雲和冰鳳會感覺到蕭寒有些殘忍好殺。但是對象是海族,她們便沒有這種情緒了,冰雲雖然沒有看到海族的兇殘,但冰鳳確實實實在在的感受到了,海族對人類的刻骨仇恨,那種恨到骨子裡的東西是很難改變的。

人類能夠跟海族和平共存嗎?答案就如同狼愛上羊一樣,那是不可能的。

為什麼生活在兩種不同環境的種誤會有如此刻骨的仇恨呢,原因有很多。其中一個就是人類捕殺海族,每年都有成千上萬的海族被捕撈,然後被烹煮好了送到人類的餐桌之上,所以海族跟人類那就是天生的敵人,所以人類一旦落到了海族手裡,也不會有好下場。基本上都會被憤怒的海族撕碎了吃下去!

雖然低級的海族並沒有多大的智慧,但是那畢竟是高級海族的基礎,人類如此捕殺她們的同胞,海族自然對人類產生巨大的敵意,尤其是人類捕撈的方式,那完全就是不給低等海族一點生存的機會,隨著人類造船技術的不斷提高,能夠進行更加持久的遠洋捕撈,就拿葉家生產的這種鐵甲船吧,幾乎都是被用來作為遠洋捕撈船,每年低級海族損失郗超億萬,如此海族怎麼能夠不恨人類呢?

換做是人類自己,看著自己的孩子生出來就被人搶走烹殺了,那可不是深仇大恨嗎?低等海族沒有智慧,也許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人撈起來。並宰了成為別人的口中之物,可走進化成高級的海族可就明白了,所以海族恨人類甚過海妖!

龍族遠居海上,除了對付海妖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監視海族。令海族、人類還有海妖三方面維持一個平衡。

「蕭寒,如果寧馨兒大家真的有什麼不測,你當著要殺光所有的海族?」冷月問道。

「我會,我說過的話是不會更改的。」蕭寒重重的點了點頭。

悔這麼做會不會太殘忍了!

「做錯了事情,就要付出代價,既然海族敢動馨兒,那就別怪我狠辣無情!」蕭寒齒縫向外迸射出森森寒意道。

「這樣做會不會有傷天和,畢竟大部分海族都是無辜的。」

「馨兒就是有罪的嗎?」蕭寒瞪了冰鳳一眼,厲聲喝問道。

「對不起!」冰鳳嚇了一跳,眼眶一紅,囁嚅道。

白令島上,美人魚王的宮殿之中。燈火輝煌,美人魚王和一眾海族大臣們正在欣賞蚌女水中的舞蹈,動聽的美人魚歌者一展動聽的歌喉,整個宴會的氣氛熱烈,歡快融洽。

「報」

「什麼是慌慌張張,成何體統。難道不知道我美人魚一族是全體海族的楷模,天下最優雅的種族嗎?」看到自己貼身的侍衛慌慌張張的闖進了大殿,美人魚王重重的將手中的水晶杯砸在堅硬的石台之上,綠色的瓊漿飛濺,撒了一條綠線。

「陛下,出事了!」

「出事,出什麼事,海妖來襲了還是龍族來人了?」美人魚王眉頭一皺道。

「都不是的,陛下,人類殺過來了!」

「放屁,這裡可是索羅群島海域。離人類海域相隔萬里,人類有那麼大的本事能夠殺到這兒?」

「陛下,不是人類大軍,就是幾個人類。」

二缺女青年 「幾個。人類而已,瞧把你驚慌的。來人,給拖下去重責二十鞭子,我們繼續喝酒,欣賞歌舞!」美人魚王抬頭不耐煩的道。

兩位早已準備好的健壯美人魚侍衛走下台來,將那個闖入大殿之中的侍衛叉出了大殿。

大殿中很快的就恢復了之前的熱鬧。

七公主露婭以不勝酒力的理由悄悄的從席間溜出了大殿,剛才那個。衝進來的侍衛他可是認得的,不是一個魯莽衝動的人,美人魚王正在飲宴的時候是不允許被人打擾的,這事兒美人魚王身邊的侍衛沒有一個不知道的,為何知道還要闖進去。顯然走出了什麼大事,美人魚王受了露茜公主的蒙蔽,以為伏擊並抓獲了一個人類女子沒什麼大不了的。

卻不知露茜這個人陰險無比。明知道將人類女子賜給沙曼會招致巨大的禍患,她非但沒有支持,反而保持了沉默,顯然她這麼做是坐看事情鬧大之後,將美人魚王也拉下來。

露茜雖然差不多全軍覆沒,一敗塗地,可並沒有放棄要翻身的打算。

美人魚王在露茜的有意的放縱之下,利用人類女子的關係將美人魚一族拖向一個深淵。

兩位美人魚侍衛將那個闖殿稟告的守衛拖到大殿外不遠處一跟柱子上。用蔓藤將他困在柱子之上,然後用被殺死的海妖皮製成的皮鞭。

「啪!」一聲炸響,那侍衛的身上變多了一條血痕,泛起的皮肉模糊。疼的那侍衛痛苦的大叫了一聲。

「啪啪!」又是兩下,兩條血痕交叉出現在侍衛的胸前,皮肉翻卷。

「住手!」露婭還是來萬了一步。沒想到露茜的手下動作這麼快,下手也是如此的很。

「啪啪啪

「混賬,沒聽到本公主叫你停手嗎?」露婭氣的上前將那執行鞭答的侍衛手中海妖鞭一把奪了下來。

「七公主殿下。我們執行的是美人魚王陛下的旨意,除了陛下的旨意。我們不會聽任何人的,請七公主將鞭子還給我們!」

「好,很好,本公主可以將鞭子還給你們,但我想先問他幾句話,總可以吧?」露婭指著身上陣陌縱橫六七條血痕的侍衛說道。

「這」

「莫非你還要回去請示我父王或者我五姐不成?」露婭氣惱的質問道。

「我說七妹怎麼不見了,原來走到這兒來教颳起我的人來了。」露茜面帶的淺淺的微笑走了過來。一雙晶瑩的玉足才在潔白的玉石上,如同花中的仙子一般。

可誰能想到這個美若天仙的美人魚公主居然生了一副毒如蛇蠍的心腸呢?

「五姐好威風,連你的手下也都這麼威風!」露婭將手中海妖鞭扔到了地上說道。

「還愣著幹什麼,撿起來給我繼續行刑!」露茜沖兩名示威冷喝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