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我是誰?我們黑魔帝國難道在短短不到百萬年歲月里就被人遺忘了嗎?」

  • Home
  • Blog
  • 「我是誰?我們黑魔帝國難道在短短不到百萬年歲月里就被人遺忘了嗎?」

足足有數十萬里大小的黑洞之中有聲音傳出,這聲音充滿了落寞了孤寂。

「黑魔帝國的餘孽?」有一頭白髮的半步帝王上前一步,站在黑洞的邊緣。

在那裡,本應該有無窮無盡的吸引力的,但是。這半步帝王站在那裡,就像是沒有任何吸引力一樣。他身上的金色長袍紋絲不動。好像是不存在一樣。

「餘孽?呵呵,真是好笑,竟然會有人稱呼我們為餘孽?」

「我們是黑魔帝國的白水千山軍團的旗艦,我們來這裡是執行隱秘任務的。」

「只要我們任務完成,我們就可以回到帝國了。」

「黑魔帝國早已經消亡了。是被大夏帝國鎮壓的。」

「你想要找到黑魔帝國?實在是可笑。」這個白髮的半步帝王手中出現了一把彎月戰刀:「當年我奉命追殺黑魔帝國的餘孽,所以,現在你們必須要死。」

「你們是不是都在搞笑?黑魔帝國已經消失了,大夏帝國也已經分崩離析了,你們至於這樣爭鬥嗎?」有人忍不住的怪叫起來。

「搞笑?這不搞笑。大夏帝國的人都要死,你們這裡所有的人都要死。」

「帝王的墓穴,是不允許任何生靈闖入的。你們進入到這裡,就必須要死。」

掌控了黑洞戰艦的黑魔帝國生靈們怪笑起來:「我們在這裡的任務完成後,黑魔帝國會再一次的崛起。」

「那麼,你們就去死好了。」白髮半步帝王冷笑起來,他手中的彎刀揮動,剎那間貫穿空間,直接降臨到了黑洞戰艦的中心區域。

彎刀揮動,一輪輪圓月出現在黑洞當中。這些圓月轉動,每一個剎那都綻放出數不清的光芒出來。

光芒轉動,幾個呼吸時間,就把金色的黑洞給纏繞了進去,穿刺了黑洞,甚至開始蔓延,想要把黑洞給撕裂成碎片。

「吼!大夏帝國的半步帝王嗎?可惜了,你不是帝王,無法摧毀黑洞戰艦。」

「想要摧毀黑洞戰艦,唯有帝王才可以做到。」

「真是好笑。沒有帝王的力量,為什麼要想著跟帝王一樣跟黑洞戰艦硬拼呢?你不知道,你根本不是我們的對手嗎?」

黑魔帝國的人冷笑著,隨著他們的冷笑,一道道寒光衝天而起,這些寒光從黑洞中心噴洒出去,好像是流火一樣,從四面八方擴散,把所有的生靈全都席捲了進去。

「大膽,連本王都敢挑釁?活得不耐煩了?」有半步帝王被一道寒光打到眼前,頓時惱怒起來,張嘴噴出一道寒光出來,直接纏繞在對方的寒光上,相互泯滅。

「滅絕神雷!」有半步帝王惱怒黑洞戰艦的囂張,直接雙手揉搓,大量的能量釋放纏繞,然後化作一枚雷火朝對方打了過去。

神雷滾動,碾壓了蒼穹,震碎了空間,落在黑洞戰艦邊緣爆炸,直接毀滅了黑洞十分之一的面積。

然而,被損壞的黑洞在下一個剎那又復原了,因為。破碎的空間。破碎的原子全都被吸收了。甚至連那個半步帝王的力量也給吸收了,再一次演化出了黑洞面積出來。

「來吧,你們越是攻擊我,我就越是強大。」

「沒有帝王,任何生靈都不是黑洞戰艦的對手,即便你們是半步帝王也一樣。」

「遵從最古老的盟約,我要清理這裡的一切。你們當中,必定有三分之二的人要隕落。」

「想要在這場清理當中活下去。就看你們自己的表現了。」

黑洞戰艦中的生靈異常的囂張,根本沒有把十多個半步帝王和通天所在的中子星戰艦放在心上。

「先滅了這個中子星戰艦。」

有人突然低吼起來,說話的是一尊君王。這君王雙手揮動,一道道線條從他手中飛射出去。

這些飛射出去的線條貫穿虛無,穿透空間瓶中,好像是億萬長矛一樣穿刺到了旋轉的黑洞當中。

黑洞停滯了一下,一瞬間,所有的絲線好像是貫穿了紙張一樣,把黑洞釘在虛空當中。

「雕蟲小技。」

黑洞繼續旋轉,強大的吸引力產生。直接拖拽了那尊君王想要鎮壓到漩渦最深處去。

「黑洞戰艦又如何?當年若不是你沉睡隱藏了,本座早就滅殺了你了。」有半步帝王笑了。這帝王手中拎了一個門板一樣的大劍,大劍揮動,斬碎了空間,勾動了地火風水,好像是瀑布一樣沖洗那個巨大的黑洞。

地火風水洪流席捲過去,徹底的把那個黑洞給撕裂成了兩半。

然而,下一個瞬間,黑洞再一次癒合了。

更多的帝王出手了,一部分半步帝王轟擊黑洞,而剩下的那些君王們十分明智的選擇了去攻擊那個黃金鱷魚戰艦。

因為,因為這黃金鱷魚戰艦是跟黑洞是一夥的,他們都想著把這裡的生靈鎮殺一空,然後藉助那個守墓人阿爾法的承諾逃離這裡。

「阿爾法,你個垃圾。當年若不是你臨陣逃脫,若不是你背叛了我們,現在,我們早就得到了帝王的屍骸了。」

「看看你都做了什麼?你成為了半步帝王,但是,你卻逃脫了,成為了叛徒。」

「你掌握了空間迷宮又如何?最後還不是要在這裡繼續待下去?最終永恆的被人遺忘了?」

有半步帝王好像是跟那個阿爾法有所衝突,因此,他沒有去攻擊任何人,而是不停歇的攻擊著四周圍的空間屏障。

空間屏障每一次被打爆,不斷的重複組合。但是,它癒合的速度,根本無法跟被破壞的速度相提並論。

每一個剎那,都有君王全力爆發,他們此時此刻,看到如此多的生靈復甦,全都有了一戰的想法,他們都想著脫離空間迷宮,出現在真正的世界當中,甚至是找到那個帝王的墓穴。

「這裡不是我祖先的墓穴,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裡墓穴中的氣息和禁制,跟我們祖先的十分相似。甚至是因為我的血脈的緣故,這個墓穴都對我有所寬容。」

「但是,我翻看了我們先祖的所有記錄,卻沒有發現有哪一個先祖被埋葬在這裡。」

「或許我被欺騙了。又或許這裡的墓穴主人真的跟我的先祖有關係,所以才有了這一切。」

東方望月早已經冷靜了下來,此時的她,眼中精光閃爍,不斷的思索著該怎樣破局而出。

「想要鎮壓這個黑洞戰艦,咱們必須要賭。用中子星戰艦鎮壓那個黑洞的中心。在其他半步帝王們破滅那個黑洞之前,咱們的中子星戰艦能夠一直堅持下去。」

「能夠堅持下去的。咱們現在的中子星戰艦中有三百多個君王,這些君王匯聚在一起,就算是那個黑洞戰艦再厲害,咱們也能夠支持一會的。」

「等時間一到,黑洞泯滅,咱們就徹底的解脫了。」

幾個人三言兩語間,就決定了他們今後的手段了。

「那麼,諸位,跟那些半步帝王們打個招呼好了,他們實在是太過讓人失望了。十多個人聯手,竟然無法摧毀那個黑洞戰艦。那些能夠拿著黑洞戰艦充當武器的帝王們,到底有多麼強大呢?」東方望月疑惑了。

然而,通天卻不疑惑。他早已經知道了帝王跟半步帝王之間的巨大差距了。

如果說帝王之下的生靈。無論多麼的強大。最終是可以依靠人數來打敗的。那麼。一尊帝王出現,就算是有一千個,一萬個半步帝王轟擊也無法鎮殺對方。

能夠殺死帝王的,唯有帝王。

而且,這個帝王在爭鬥的時候還是不選擇逃跑,而是選擇死戰。

若是有帝王誠心選擇逃跑,那麼,沒有任何人能夠追逐上他。即便是其他帝王們。也無法鎮殺他。

所以,半步帝王的數量再多,最多也不過是把那個黑洞毀滅,但是,絕對沒有一個半步帝王能夠跟真正的帝王那樣,抓了黑洞戰艦去充當武器去。

動了,通天所在的中子星戰艦突然晃動起來,然後,下一個剎那,中子星戰艦就直接遷越到了黑洞當中。

「轟!轟!轟!」

沉悶的爆炸聲響起。中子星戰艦跟黑洞反向運轉,強大的射線洪流釋放。無盡的力場轉動,硬生生的抗衡了整個黑洞最強大的吸引力。

劇烈的轟鳴聲好像是雨點一樣不停歇的回蕩著,在這轟鳴聲中,黑洞旋轉的速度竟然慢了一點點。雖說只是慢了一點點,但是,這對那些半步帝王們而言,這已經是一種意外的收穫了。

「我說你要靜止在那裡,等待我的檢閱,」有半步帝王突然口中說出真正的話語。

這話語真切,整個星空都為之顫抖起來。有世界之光照耀在他的身上,然後,世界之光化作真言凝聚了文字,最終鑽到了那個黑洞戰艦之中。

「扭轉!」有半步帝王丟出了一件奇異的寶物,這寶物落在星空之中,好像是八爪蜘蛛一樣,緊緊地抓了那個黑洞戰艦的邊緣區域,阻止了黑洞的運轉。

「想要毀滅這個黑洞,只有讓這個黑洞停止轉動,然後他就會自行崩潰了。」有半步帝王以前曾經跟人聯手滅殺過黑洞。

「那麼,就讓這黑洞的速度慢下來,最終讓他自行崩潰好了。」

更多的半步帝王出手了,甚至一些強悍的君王們,幾乎是踏足到半步帝王級別的君王們也出手了。

一道道凝固空間甚至是時間的能力綻放出來,所有的力量不斷的落在黑洞上面,讓黑洞的運轉速度一下子降低了百分之一。

兩級射線洪流釋放,這黑洞戰艦終於意識到了危險。

狂暴的數十萬里粗細的射線洪流輕易的貫穿了中子星戰艦的一切防禦,從這頭貫穿到了另一頭不斷的噴射流轉起來。

一時間,整個中子星戰艦的物質一下子減少了百分之一。這百分之一的物質,都被黑洞的射線洪流給席捲走了。

大量的君王們釋放自己的能量,甚至有的君王直接從自己的小世界當中抽取了超級金屬出來,用自己積攢的超級金屬來代替被消耗的物質。

不過更多的君王卻是抽取自己的能量來灌輸到中子星戰艦當中。

每一尊君王,抽取的能量,就相當於一個巨大的太陽釋放的能量。

而且,這種能量的提升速度還在不斷的上升,不斷的填充到中子星戰艦中,甚至是在戰艦外面形成防禦,抵擋或是偏轉黑洞的射線洪流。

那些射線洪流無窮無盡,如果不抵擋的話,整個中子星戰艦可能會在短短三五天時間裡被徹底的泯滅了。

通天頭頂上的小世界也完全展開了,展開的小世界之中不斷的傾瀉著無窮無盡的能量。

這些能量宣洩出來,堪比七八個君王釋放的能量。大量的能量不斷的灌輸到那個中子星戰艦當中,讓整個中子星戰艦運轉的情況稍微良好了一點點。

雖說只是一點點,但是,這足以讓中子星戰艦產生其他一些變化了。

東方望月,通過這些力量,不斷的抽調中子星內部的結構,然後形成新的防禦系統,專門抵擋那些射線洪流。

射線洪流無窮無盡,通天他們這些君王的力量同樣也是無窮無盡的。

等所有的君王全都反應過來后,他們共同匯聚能量在一起,然後鎮守中子星戰艦。在這中子星戰艦四周圍形成了數不清的偏轉力場和防禦力場。把黑洞噴射的射線洪流全都偏轉開了。

然而。雖說如此,但是,那個射線洪流之中還夾在了一些黑色的光帶。那些光帶是黑洞上的物質掉落下來后,直接化作洪流纏繞過去的。

這些黑色的光帶異常的厲害,不斷的貫穿中子星戰艦的各種防禦,最終甚至在中子星戰艦上撕裂下一個拳頭大小的孔洞出來,破壞中子星戰艦內部的各種機械結構。

這種黑色的光帶,雖說無法帶走中子星戰艦的大量物質。但是,因為不斷的損壞了那些機械,這對中子星戰艦的損傷,在某種程度上說更加巨大。

而且,有時候大量的黑色光帶還會直接出現在通天他們所在的位置,這些黑色的光帶能夠撕裂君王們的防禦,直接把君王的身軀打爆,讓君王白白的浪費一些能量。

中子星戰艦開放了所有的防禦力場。而且開始憑藉了自身的轉動,想要強行鎮壓降低黑洞的旋轉速度。

外面的半步帝王們更是如此。這些半步帝王,每一個人出手。就相當於一個中子星戰艦全力爆發的力量。

十多個半步帝王,只是輕易的揮灑了自身的力量。匯聚在一起,就強行把這個黑洞慢慢的鎮壓了起來。

「轟!轟!轟!」

黑洞戰艦之中突然探出了一個個巨大的炮管出來。

那些炮管是本來不應該出現在黑洞當中的,但是,偏偏就那樣出現在黑洞之中了。

隨著炮管的出現,有殘破的戰艦、甚至是白矮星戰艦、中子星戰艦、甚至是君王的屍體都從這個黑洞之中浮現了出來。

「只有帝王才可以破滅黑洞戰艦,其他人都做不到。」黑魔帝國的人冷笑這:「死在我們這個戰艦下的生靈數不勝數了。」

「他們被我們的黑洞戰艦所鎮壓了,現在,即便是他們死了,也要讓他們貢獻出最後一點力量來。」

「看到這些人的最終下場了嗎?你們跟他們其實是一種下場的。」

大量的屍骸洪流從黑洞之中釋放出來,這些屍骸、甚至是戰艦等東西,其實全都是能量匯聚在一起形成的。而這些匯聚在一起的能量釋放出來,化作那些生靈的從前,造成一種能量洪流直接來席捲眾人。

同時,不遠處的黃金鱷魚戰艦也趁機發力,這鱷魚戰艦巨大的嘴巴張開,一枚巨大的炮管從其中探了出來。

炮管之中光芒纏繞,大量的空間碎片都被無形的能量牽引了,然後不斷的匯聚在炮管之中。

四周圍的空間坍塌,數不清的生靈在其中掙扎哀嚎,灰白色的光芒散發出死亡的呼喚來。

「亡者的義怒!」

黃金鱷魚口中巨炮轉動,灰白色的射線光芒飛了出來,這灰白色的射線光芒貫穿空間,直接打擊在一尊半步帝王身上。

這尊半步帝王嘴裡發出一聲凄慘的喊叫聲,整個身子都開始枯萎起來。更加嚴重的是,他腳下化作異獸的武裝開始腐朽起來,一些結構直接化作了飛灰隨著劇烈的動作散落在星空之中。

「逆轉蒼生!」那個半步帝王雙目當中有青色的煙霧瀰漫,這些煙霧好像是絲線一樣,飛快的在他身體之中進出穿梭。每一次的進出和穿梭,都給他帶去了巨大的痛苦。

隨著青色的煙霧不斷的進出身體,他的身體中有各種腐朽的氣息被釋放出來。

這些腐朽的氣息瀰漫出來后,甚至連空間都開始被侵蝕起來,大片大片的空間都開始衰老起來。最終徹底的消失泯滅了。

隨著腐朽的氣息從這個半步帝王的身體中釋放出來,他蒼老的身軀開始快速的恢復起來,最終,整個身軀恢復到了巔峰狀態。

只是這巔峰狀態是不穩定的,這巔峰狀態,是半步帝王耗盡自己的潛能,強行提升出來的。這對他的損傷,其實也是很大的。

但是,生死關頭,他不得不那樣做。如果不逆轉蒼生,如果不恢復自己的身體,他會直接被腐朽的氣息侵襲,然後徹底的消亡的。

許你情深,總裁請放手 腐朽的氣息在空中轉動。空間被不斷的侵蝕了。最終。所有的一切都煙消雲散了。腐朽的氣息被牽引到了未知的虛無當中,沒有在這個空間之中留下任何痕迹。

破碎的空間癒合,被泯滅的,全都復原了。更多的空間屏障出現,那些屏障旋轉,全都被黑洞牽引過去,然後化作各種物質洪流噴射,不斷的轟擊眾多的君王和半步帝王。

「這些洪流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不過,想要泯滅咱們的中子星戰艦,還是需要一些時間的。」

「能量輸出控制一些,這個黑洞戰艦的威能還沒有完全爆發出來呢。」

「等這黑洞戰艦所有的能量全都爆發出來后,中子星戰艦承受的壓力就會大幅度增加,到那個時候,能不能抵擋住,就看諸位的表現了。」東方望月頭頂上也浮現出了她的小世界,這小世界轉動,數不清的能量傾瀉著。其中甚至還有特殊的材料被她快速的孕育出來。然後單純的填充到中子星戰艦當中。

這種填充速度很快,不斷的彌補了中子星戰艦的物質損失。

而且。中子星自身的引力也全力展開,強行掠奪黑洞中噴洒的各種射線和物質洪流,從而來減少自己的損失。

大量的能量釋放著,黑洞戰艦的旋轉速度越來越慢了,到現在,甚至已經沒有全盛時期的一半速度了。但是,不知道為何,這黑洞中噴出的物質更多了。

物質跟能量混雜在一起,在空中不斷的碰撞積壓,形成了各種奇怪的東西,然後衝擊在場所有的生靈。

那些物質跟能量的混合體強大無比,每一個呼吸時間,都有數不清的能量綻放出來。不斷的擠壓著眾多生靈的生存空間。

而噴洒出來的東西,會被黑洞戰艦再一次收回去,然後再一次噴洒出來,如此反覆輪迴,從來沒有停歇的時候。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黑洞戰艦的轉動速度徹底的停止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