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我的兄弟,不會差的!」吳俊答道,吳鋒的天資,早在第一次見面時,他就覺察出來了,這也是他對這個沒有絲毫背景的少年感興趣的原因,之後,隨著接觸的加深,以及一場場的共同戰鬥,終於讓這兩個天才少年成為了過命的兄弟,也只有對方,才能有資格成為他們的兄弟!

  • Home
  • Blog
  • 「我的兄弟,不會差的!」吳俊答道,吳鋒的天資,早在第一次見面時,他就覺察出來了,這也是他對這個沒有絲毫背景的少年感興趣的原因,之後,隨著接觸的加深,以及一場場的共同戰鬥,終於讓這兩個天才少年成為了過命的兄弟,也只有對方,才能有資格成為他們的兄弟!

銀色的本命玄晶猶如一個漩渦,爆發出極強的吸力,將青霄流雲陣破碎后還沒有來得及散去的天地靈氣吸入己身,如若鯨吞般的速度足以讓任何人張大嘴巴,若是那名老者還在的話,定然會發現,這個少年的天資一點也不比吳鋒差!

一刻鐘后,感受著渾身重新充滿力量的吳俊,這才收起那鯨吞般的吸力,在剛剛的修鍊中,他又一次的感受到了洪老的本命玄晶的妙用,一般玄魂境初期的強者想要從虛脫中恢復全部力量,至少也要半天的時間,而吳俊卻用了一刻鐘就將其完成,不得不說,洪老的本命玄晶對他的幫助是無與倫比的,有了這本命玄晶,他將來的成就定然不會多低,至少,大陸頂尖強者一列必然有他一席!

與此同時,遙遠的天空中,一隻千靈鶴帶著兩道人影在天空中疾馳,那少年又重新恢復了一副冰冷的樣子,那生人勿進的模樣,完全看不出來他剛剛可以流露出那麼真摯的感情。

吳鋒知道,此次回去后,谷內的勢力鬥爭定然更加強烈,不久的將來,定然會爆發一場勢力鬥爭的驚天巨變,那一定是一場沾滿鮮血的巨變!

華老一言不發的凝視遠方,他現在只想知道那可以讓這個冰冷血腥的少年如此激動的人物,到底和他是什麼關係,回去后還是趕緊將此事回稟給谷主,這關係到將來對吳鋒的培養。

還有……

整個靈神四谷的勢力鬥爭! 「少爺,這青霄宗的東西還真不少,數百卷五品以上的武技,還有幾門九品的武技,就連皇品的武技都有一門,還有一些其他的肥肉,屬下都將其收到了這個戒指里,請少爺收好。」

王琛弓身向吳俊報道,他經過了此次的突襲后已經完全認可了這個新的頭兒,也將挑戰吳俊的心思丟到了九霄雲外,他明白除非是突破到玄尊境,不然自己甚至在吳俊手下堅持不堅持的了一刻鐘都是問題,看來以前的那次交手這個少年還是留了不少的後手啊。沒想到,本以為是靠著關係才能夠統領他們的吳俊,竟然擁有如此驚人的實力,看那樣子,若非沒有玄尊的實力,就連和吳俊交戰的資格都沒有,這個頭兒,跟的值!

程越等一眾吳家玄者也是滿眼崇拜的看著吳俊,他們已經被吳俊完全的折服了,相信以後,就算是吳俊叫他們走,他們也是不會走的。甚至是梁堯,也敬佩的看著自己,他也知道,就算是自己玄尊中期的實力,也不會是吳俊的對手。強者,總是要受人尊敬的!

「各位辛苦了,接下來,就把這該死的青霄宗燒了吧!」吳俊接過戒指,見到眾人都這樣看著自己,就算是再鎮定,心中也是有些高興的,這代表著,今後他將擁有一批完全忠於自己的人手,再也不用擔心他們會被吳家高層所左右,相信就算是自己要和吳山對著干,他們也會無條件的遵從自己的。

程越等人聞言,即刻行動起來,將那青霄宗數千丈的宗地,皆是堆上了一堆堆山頂隨處可見的木頭,片刻后,已經是傍晚了,天色開始昏黑起來,不過在那些木頭由火系玄力擁有者將其點燃后,整個山頭都亮了起來,火光照亮了整座青霄山,附近數十里都可以看到這高聳的山頭上燃起了一場驚天大火,黑色的煙塵和夜色融為一體,寂靜的夜色在這一刻被徹底點燃,無數大小勢力皆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個西南區域無人敢惹的青霄宗化為一個巨大的火球,不明所以的他們只知道,這青霄宗恐怕是損失慘重了!

翌日,等到這些勢力趕到青霄山後,才知道這一切的最終黑手是誰,不過此人似乎是太囂張了一點,只見被燒得灰黑的青霄宗化為一片廢墟,而地上卻用鮮血寫下了八個大字,

「天嵐吳家、到此一游!」

三日後,一隊約莫百人的隊伍,由四條有些破爛的戰船載著,在水面上緩緩前行,雖然隊伍中的眾人多多少少都有著輕重不一的傷勢,但從精神上看來,他們卻極為興奮,這自然是打了勝仗歸來的吳家眾人了,在火燒青霄山後,吳俊便即刻決定帶著眾人火速撤離,雖說青霄宗的主力還在西北地域與吳家激戰,但報不免有其他的西南勢力發現他們後起歹意,還是先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為妙。

船上的眾人無論是誰,都會時不時的將敬畏的目光投向頭船上的吳俊,就是這個少年,多次的力挽狂瀾,才將此次的任務成功的完成,他們這剩下的一百多人才能夠活著回來,對此,他們無比的感激。

面對眾人的目光,吳俊並沒有加以理會,他現在正做他的財迷夢呢,此次將青霄宗的老家抄了以後,著實是發了一筆橫財,就像王琛說的,這真是一塊肥肉啊,青霄宗數十年來的沉澱果然不菲,此次光是武技就收穫了數百卷五品以上的,九品武技也有不少,甚至還有一門皇品的武技,青霄流雲箭,這和當初青霄流雲陣內的那彩色箭支正是一種武技,那彩色箭支的威力可是讓吳俊驚訝不已,就連融合為一體的銀龍十七殺都要消耗大半的力量后才可以將其擊潰,正好吳俊總不能時時刻刻都用這銀龍十七殺,所以對於這青霄流雲箭他還是極為喜歡的。

而且他從那戒指中更是發現了數千枚高品玄晶,和數千柄高品武技,這些他雖然用不上,但對於吳家武者的提升可是巨大的,所以他並沒有打算將這些東西交出去,他要留起來給自己的人手提升實力用,只有武力強了,他的話語權才能夠更重。

此外,他還從青霄宗中獲得了幾枚高品妖晶,這些明顯是用來形成妖魂用的,都是些不錯的妖晶,只可惜他卻都看不上眼,自從突破到玄魂境以後,他便從天昊和洪老二人那裡尋求過妖魂,只是二人的收藏卻沒有一個可以讓他看得上眼的,並不是他太挑,而是他不想就此將自己的妖魂太快的確定下來,他的妖魂,必然要與眾不同才行,尋常的,他可看不上眼。

值得一提的是,梁堯很是看好這個少年,所以就將他的那把九品兵器,天龍弓贈給了吳俊,以此來籠絡感情,不得不說,他這一招還真是很管用,吳俊對於這天龍弓非常喜愛,他的鑽龍槍已經毀壞,銀龍槍又不能隨時使用,正愁於沒有趁手的兵器時,這梁堯就給了他這天龍弓,確實是贏得了他不小的好感。

這天龍弓的特性乃是可以將玄力化為箭支射出,所以不用擔心沒有箭的問題,對此吳俊更是喜愛了,這天龍弓可是可以將銀龍十七殺以遠程攻擊發出的好東西,說不定那青霄流雲箭也可以,所以他對這天龍弓還是很是喜愛的,當然,肯定沒有銀雷槍更為喜愛就對了。

有了這天龍弓,對他實力的提升甚至比起鑽龍槍還要更強,這還是他不擅長弓箭,他最擅長的還是槍法,若是將這天龍弓掌握成功,所能發揮出的實力只會成倍劇增。

將戒指扔進他的戒指里,緩緩站起,凝視著吳家的方向,接下來,他就要回來了,那青霄宗蹦躂不了幾天了,老家被毀的他們,在正面戰場上就算是佔據了再大的優勢也不得不退回,不然被其他的勢力所佔據的話,恐怕這青霄宗會有覆滅的危險。

等他回去后,吳家的正面戰場上,相信也可以抵禦住青霄宗了,這青霄宗已經不可能再對吳家有什麼太大的威脅了,至少,短時間內是這樣的,接下來,處理完青霄宗的事情,就該你了,吳山!

你們欠我的,我都會收回來的! 再說此時吳家與青霄宗的正面戰爭,已經進行到了白熱化的程度,每天都有無數依附吳家的勢力被消滅,青霄宗的人也不斷的將性命留在戰場上,不過總的來說還是青霄宗要佔據優勢,畢竟是有著數十年底蘊的大宗門,高層強者的數量比起吳家來說還是多了不少的。

因此,雖然底層武力方面雙方相距不大,但在高層次的戰鬥中每每都是吳家吃虧,若不是璞老以他千靈鶴妖魂加上玄宗境界的實力治癒了無數吳家強者,此時恐怕早就頂不住了,儘管如此,吳家在青霄宗的猛烈攻勢下也只剩下了天嵐城和晏城兩座城池,再這樣下去的話,恐怕局勢將不可挽回。

晏城

吳陰吳陽二人帶著數百人在這裡駐守著,若不是因為此城距離天嵐城過近,青霄宗要是想攻來天嵐,必然要先將晏城解決,他們也不會來駐守這座根本沒有多少價值的城池,這是吳家最後的防線,如果沒有守住晏城,那下一個被攻打的城池就是天嵐城了!

這裡他們無論如何都不能失去,因此吳家眾人也是下定了決心準備在這裡展開一場血戰,他們二人只是先鋒,吳山等一眾玄尊境的強者則是在晏城城頭注視著那距離晏城不過數里的千人青霄宗隊伍,接下來,這場戰鬥定然會極為血腥!

本來青霄宗方面早就應該攻擊的,可卻在晏城城主曹鷹的威脅下不得不暫緩幾日,當日,青霄宗眾人兵臨城下時,「你們交戰我不管,但本城主總要離開你們再打吧,要是傷到了曹某,休怪曹某發動朝廷之力!」這便是當日曹鷹的威脅,他對於吳家的那個小子還是很看好的,私下裡也是想要偏向吳家一番,只是此時的大戰他是絕對沒辦法阻止的,這根本不是他一個城主可以阻止的。

但他也不是青霄宗想殺就能殺的,一介城主,雖說官職不大,但也是帝國任命的官員,若是被青霄宗光明正大的擊殺,這件事傳出去,恐怕會引來整個朝廷的針對,所以青霄宗眾人也不得不給了吳家三天時間,待得三天過去,曹鷹也沒有了辦法,帶著妻小離開了晏城,他能做的就這麼多了,剩下的就看吳家自己能夠到什麼程度了。

對此吳家也是深表感激的,這三天時間無疑給了他們很大的緩和,讓得吳家有充分的時間可以準備這場戰鬥,所有吳家強者,盡數出現在城頭上,無一日缺席,此時的天嵐吳家除了下人以外沒有任何人留守,此時此刻,已經不用擔心留守的問題了,現在需要擔心的,是如何抵擋下這青霄宗前進的步伐,為此,甚至連吳震都出現在了隊伍中,吳震的實力僅僅是玄者巔峰而已,在吳家眾多強者中根本不算什麼,但卻被吳山安插在了第一批的戰鬥部隊中,這無疑是公報私仇的表現,這第一梯隊的傷亡定然是最大的,他現在只想要吳震趕快死掉,他怕自己沒有時間給兒子報仇,所以想要在這時做人生中最後的一次報復!

「哼,你們還真是頑強,都到了這個時候,還不束手就擒?」青霄宗的隊伍中走出一名長衫男子,他便是青霄宗的宗主,周岩,對於吳家的頑強他也是十分的頭疼,雖說這場仗一定是青霄宗勝利,但如果吳家已死相拼的話,還是能給青霄宗帶來不小的損失,如果損失過多的話,他真怕沒有足夠威懾力的青霄宗會不會給他人做了嫁衣。

「少廢話,吳家沒有孬種!」吳璞大笑一聲,死死的盯住周岩,他明白此次他的對手就是這個青霄宗唯一的玄宗境強者,除了自己,家族裡根本沒有人可以攔住他,只不過自己的妖魂是以輔助為主,戰鬥能力卻沒有多少,不然的話他還真可與周岩一戰,但此時,他所能做的就是儘力拖住這個棘手的麻煩而已。

「既然你們吳家不識好歹,那就不要怪我們了,玄晶礦乃應運而生,有實力者得之,你們吳家現在還沒有這個實力!」周岩冷笑一聲,既然吳家還是如此頑固,那就怨不得他了,儘管要付出些代價,但此時他也已經沒有了退路,如果就此退回的話,豈不是讓天下人所恥笑,他現在只能儘快的解決掉這個吳家的老傢伙,然後加入戰團,減少損失。

一眾青霄宗武者渾身散發出各色的光芒,向著晏城衝來,那是將玄力催動到極致的表現,他們也明白這是最後一戰了!

數十道光芒瞬間消失,那是雙方的玄尊高手,他們也各自找上了自己的對手,不過明顯可以看出,吳家的玄尊強者比起青霄宗還是要少上不少的,不過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喊殺聲不絕於耳,底層的武者們的戰鬥卻一點都不比高層的差,甚至在慘烈程度上還猶有過之,數千人衝殺起來,那等威勢無論是誰都會感到壯觀的。

吳璞與周岩的戰鬥是所有人關注的焦點,只要這裡分出了勝負,那整場戰鬥的勝負也就算是分出來了,只是吳璞的情勢似乎不容樂觀。

只見吳璞化身為一隻數米大小的碧綠靈鶴,憑藉其飛行的特性和靈敏的優勢堪堪的防守著,但卻沒有一絲的反擊之力,而周岩則化為一隻黑色巨蜥,這是他的妖魂,魔炎蜥蜴,可以吐出黑色的高溫腐蝕性火焰,極為難纏,那一道道黑色火柱令得吳璞狼狽的閃躲著,周岩取得了完美的上風。

這就是兩人玄宗境界的妖魂真身,可以將肉身變為妖魂的樣子,戰鬥力極具上升,比起一般的強者來說,這裡的戰鬥無疑是最為壯觀的,雖然周岩取得了完美的上風,但吳璞同為玄宗境強者,且戰鬥經驗無數,自然不會就此敗退,倒是也憑藉著靈敏的特性糾纏了起來,想要分出勝負短時間之內是不可能的了。

再說低階玄者的戰鬥,慘烈至極,慘喝聲不絕於耳,鮮血與斷肢在戰場中隨處可見,這種層次的戰鬥雖然沒有吳璞的妖魂真身壯觀,但卻更為的慘烈,雙方都殺紅了眼,不停的向著對方的人攻去,聲勢也是極為浩蕩。

吳震那玄者巔峰的實力在這裡雖然不算是差,但也不是頂尖的,堪堪的防守著,他不能死,他還沒有看到吳俊長大,還沒有看到吳俊成人,他不能死,抱著這種信念的吳震也拼起命來,一時之間也是無人敢進,但也引起了青霄宗一名玄魂強者的注意,那名玄魂強者一刀向著吳震頭上砍來,吳震只來得及閃開一點而已,雖然躲過了致命的攻擊,但背上也挨了一刀,鮮血湧出,看起來頗為凄慘,這裡是戰場,他不會因為是個老人就會受到照顧!玄魂強者再次一刀上來,吳震眼看是躲不過去了,有些遺憾的閉上雙眼,他沒有什麼怕死的地方,他只是有些遺憾,沒有見到吳俊長大的樣子……

刀芒閃過……

(今天上架,十更爆發,感謝所有支持我的讀者,第一更到!) 拜託了各位,求鮮花,求翠鑽,求神筆,求咖啡,求訂閱,求點擊,求推薦,求收藏,求打賞,總之是各種求。

有錢的幫忙來一下,沒錢的幫忙來個咖啡、點擊、推薦什麼的,有時間的話,麻煩我為數不多的讀者幫忙宣傳下,這本書的成績太差了,喪心病狂感謝所有我的讀者。

這本書已經撲街,不過俺會努力完結的,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寫完這本書,喪心病狂感謝大家了。

另外如果能夠訂閱的,就盡量訂閱吧,一個月下來最多也就五塊錢,這對俺來說極為重要,以現在的訂閱量,稿費連吃飯都不夠,還好我不靠這個吃飯不然肯定早餓死了。

訂閱下來,一個月最多五塊錢,拜求大家了,喪心病狂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寫的,拜託了。

訂閱是我的全部稿費來源,如果沒有訂閱,將一分錢都沒有,一個月五塊而已,拜託大家了……求訂閱…… 吳震閉上雙眼后卻並沒有發現自己出現什麼傷勢,不禁疑惑的睜開眼睛,朦朧中,只看到那名玄魂境強者的腦袋被一支銀色玄力凝成的箭支射穿!而刀芒距離自己的腦袋就只有幾厘米而已,喘了粗氣,有些后怕的他向後退了幾步,他並不怕死,但如果能夠不死還是好的,他可不放心吳俊。

「爺爺!」

一聲充滿擔心的冷喝將吳震驚醒,有些驚喜的他回過頭去,看到一個少年正帶著一百多人殺了過來,但他隨即又有些擔心,這裡的戰場極為危險,他怕吳俊出什麼事情,那樣的話,就算是他活下來了,也沒有什麼希望了。

「俊兒,快走,這裡不是你來的地方。」極力向著吳俊衝去,他知道自己的實力很弱,但卻沒有一絲動搖,只要有他在,就沒有誰可以傷害吳俊!

片刻后,二人終於相聚,吳俊看著吳震身上的鮮血,愣了一下,有些發狠的問道:「爺爺,你放心,我的實力不會有事情的,你怎麼會被派上來?」

「爺爺沒事的,俊兒你先走,這裡很危險的,一切有爺爺,你不用怕。」吳震將吳俊護在身後道,「王琛,將家主護送回去,如果出了什麼事情,我要你的腦袋!」吳俊從其身後走出,並沒有理會吳震的勸說,而是吩咐王琛道。

「是!」王琛知道吳俊不是開玩笑,雖然他只是外面加入吳家的武者,但吳家裡面的事情他也有所耳聞,這吳震對於吳俊來說極其重要,要是出了什麼意外,自己這顆腦袋可能就真的沒有了。全力護送吳震向晏城退去,一路上電光閃爍,顯然他也是拼起了命。

他現在很憤怒,吳璞答應過他,會照顧好吳震,他所謂的照顧就是將吳震推上戰場!真是好一個照顧,這筆賬,他記下了!不過現在並不是發作的時間,先將吳震帶離戰場才最重要,要是吳震出了什麼事情,他真不知道以後的日子該怎麼過下去。雖然吳俊並不知道這是吳山的主意,但這其中吳山安排吳震上戰場時,吳璞也沒有太大的反對,他明白如果這時候反對的話,恐怕會影響吳山的情緒,使其暴怒起來,到時候這場戰鬥很可能變為家族內戰,此時的他,不想激怒吳山,就算為此,犧牲吳震也可以!

這其中,多多少少還是有著吳璞的原因的。

現在能夠發泄吳俊怒火的就只有這群青霄宗的武者了!

「殺!」

猙獰的大喝一聲,那因為憤怒而扭曲的臉龐讓所有人都感到心悸,天龍弓在手,玄力不斷的輸進天龍弓中,迸發出銀色的刺眼光芒,引起了整個底層武者的注意力,只見天龍弓上凝結出一支彩色的箭支,一股奇特的波動自箭支中散發而出,天龍弓忽然微微的顫抖了一下,那箭支便猶如疾風般射出,在飛行了數十米后猛然突長為數十米的巨型彩色箭支,令得整個青霄宗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這裡。

「青霄流雲箭!」

周岩驚愕的看著那彩色箭支,正是青霄宗內的皇品武技,青霄流雲箭,可是,這小子怎麼會的!

一開始他注意到這吳俊的到來后並沒有多驚訝,還以為是吳家的第二梯隊,可這小子竟然會使出青霄流雲箭就令他不得不驚愕了,這青霄流雲箭乃是青霄宗唯一的皇品武技,乃是鎮宗之技,有資格學習它的在整個青霄宗都不超過一手之數,這個小子怎麼可能會,難道是青霄山出問題了?直到現在,周岩才頭一次感到了慌亂。

青霄流雲箭在青霄宗的武者中穿梭,直到一處集中了數百青霄宗武者的人群較為密集的地方才發揮出它真正的威力,彩光閃爍,無數彩色輪環對著眾人切割而去,片刻間,就帶走了一百多人的性命,其餘的人也是恐懼的看著吳俊,這青霄流雲箭的威力極大,他們也只是聽說過,就連見都沒有見過,沒想到第一次見到鎮宗絕學竟然是從吳家的人手上見到的,這無疑是有些諷刺的。

「還沒完呢!」

吳俊喝道,這些人竟然敢將吳震打傷,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就消除他的怒火,

「銀龍十七殺!」

天龍弓再次閃爍,一條條銀龍被其射出,擊向人群眾多的地方,一時間,死傷無數,整個底層武者間的戰鬥由於吳俊而佔據了極大的優勢,

面色有些蒼白的喘了口氣,連續用出這麼多的武技也是讓他有些消耗過大,不過這卻並不代表著事情就這樣完了!

「銀雷珠!」

又是幾條銀龍被天龍弓射出,不過卻凝結為了一個銀色的狂暴雷珠,這正是之前吳俊將銀龍十七殺融合后所自創的武技,今日,他才真正的給這狂暴雷球起了屬於自己的名字,銀雷珠,無疑,這招的威力經過多次的實驗,比起銀龍十七殺來要強許多許多!

不斷的將自身的玄力輸入天龍弓,隨著最後一絲玄力的用盡,一共七個銀雷珠浮現在天龍弓上,齊齊的轟向剩餘的青霄宗武者,將整個戰場都掀起了一陣黃色的灰塵,大地都在震動,煙塵過後,是七個交纏在一起的巨坑,銀色的雷電不斷的閃爍其上,偶爾還有幾個黑色的空間裂縫出現,一擊之下,吳俊竟然將近千青霄宗武者盡數斬殺於此!

銀雷珠的威力著實恐怖!

「這小子……」

吳璞咽了口唾沫,驚愕的看著吳俊,這個少年的實力竟然已經如此驚人了嗎,他第一次,有些後悔之前沒有好好對待吳震爺孫倆,不過他更後悔的是將吳震派到了戰場上,要是早知道這小子有如此驚人的天賦,就算是將整個吳家都由他做主那又如何,光是其現在表現出來的天賦,就比起玄晶礦來對家族的有利作用都要強上數倍。

他才不管權利,人情,他關心的只有家族的未來,這個老人的一生都在為了家族奮鬥,這可以說是他的優點,但也可以說是他的缺點,就如此次,若是沒有將吳震派到戰場,那就不會得罪吳俊,看到吳俊為了吳震而如此憤怒,他就明白,吳俊以往對自己的尊敬恐怕將盡數化為泡影,只是希望他不要對家族有所怨言,以後不論發生什麼事,都要站在吳俊這一邊,這是這個老人一生中下的最為正確的決定!

周岩陰狠的看著吳俊,那擇人而噬的目光令人驚懼,不過吳俊卻沒有絲毫的退縮,同樣是死死的盯住周岩,青霄宗,他記住了!

(今天上架!感謝所有支持我的為數不多的讀者,今日十更!第二更!) 「青霄宗好大的威風,家裡被人燒了,還在這裡跟人家搶地盤。」吳俊諷刺道,他要讓青霄宗的人都知道他們的家已經被燒了,這樣一來,至少可以降低他們的士氣。

果然,那周岩聞言面色猛地一變,「你說什麼!」對此,周岩還不是很相信,畢竟留守青霄宗的滕歡的實力他是清楚的,絕對是宗門前三的存在,那恐怖的攻擊力,在他全力施展之下甚至可以威脅到自己,而且還有護宗大陣的存在,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被端了的。

「怎麼?不相信?那剛剛的那招武技你總該記得吧,那可是你們青霄宗的鎮宗絕學青霄流雲箭啊,只是你們青霄宗的滕歡那老傢伙有些倒霉,一個不小心就被我給弄死了。」吳俊冷笑道,他這樣做自然是為了讓周岩有所警惕,讓他明白,以自己的實力不是他可以隨便揉捏的。

「你這小子!」周岩咬牙切齒的道,現在他相信青霄宗被毀了,如果這小子沒有去過青霄山和滕歡交手,是不可能知道這些事情的,而且竟然連青霄流雲陣都知道,這小子竟然可以將滕歡*得連護宗大陣都啟動,並且平安歸來,那滕歡肯定是凶多吉少了,也就是說,這小子說的多半是真的了,滕歡加上護宗大陣,就算是自己,都沒有辦法能夠活下來,這個小子居然能夠平安的回來,那就代表著,這小子的實力定然不俗,就算是再差,這小子的實力也絕對可以威脅到自己了。

如此一來,周岩對今日這場仗的把握已經降到了最低,光是這吳璞他還有把握戰勝,但要是加上這個小子就不一定了,看到吳俊剛剛幾招便解決了近千人,雖說他也可以辦得到,但這就說明吳俊至少有了可以威脅自己的實力,他已經萌生了退意。

「你等著,我青霄宗不會就這麼算了的!」周岩狠狠道,隨即揮手帶著一眾青霄宗武者離開了晏城,這過程中也沒有人出手阻攔,吳家的人明白今天的這個結局已經是最好的了,若是得寸進尺的話,恐怕會引來青霄宗的強勢反撲,那就得不償失了。

「不送!」

吳俊笑道,待得所有青霄宗的人都離開了以後,他才吐出一口鮮血,面如金紙,明顯是有著不小的創傷。

實際上,剛剛的那些銀雷珠,根本不是現在的他能夠凝結出來的,而是一氣之下將洪老的力量調動,化為銀雷珠一舉定乾坤,只是這樣做對他的副作用也是極大的,至少,光是體內經脈就不知道有多少受損,五臟六腑也有不同程度的損傷,若是那周岩再不走,就憑吳家現在的勢力,還真不是青霄宗的對手,而且洪老的力量短時間之內也由於經脈受損的原因用不了了,如果強行動用那就是未傷敵先傷己的局面了。

所以他才用心理戰術將周岩*退,如此一來,他才有一段時間的緩衝,過幾天將傷養好后,不論是借用洪老的力量,還是叫上天昊一起戰鬥都有了幾分把握,那時的吳家,絕對不會輸給青霄宗!

事實上周岩猜的也有一些不對的地方,吳俊根本就沒有對抗青霄流雲陣的實力,剛剛的銀雷珠已經是他最大的力量了,如若不是當初吳鋒帶著那名老者相救,他根本就回不來,而就算是剛剛的銀雷珠,對周岩的威脅也不是很大,畢竟玄宗境強者的實力可不是他隨便就能彌補的,至少一擊之下,他是毫無反擊之力了,而周岩會不會失去戰鬥力還是個未知數。

再說,他的銀雷珠也不是隨時就能凝結出來的,剛剛那樣的攻擊已經是他竭力的結果了,短時間是不可能再來一次的了。

這招空城計是成功的將周岩唬走了,若是他有足夠的實力,他又何嘗不想將這青霄宗的所有人盡數留下!

王琛將吳震送回城內后便和程越一起護在吳俊身旁,沒想到根本不用他們兩個保護,吳俊就將所有的威脅儘速解決了,這讓二人不禁再次堅定了跟著吳俊的信心。

看到吳俊受創,二人趕忙將其護送回城,那一百多人也是緊緊的護在吳俊身旁,短短几天里,這些人已經完全的忠於吳俊了,吳俊的實力,是征服他們的重要原因!

吳家眾人見到青霄宗終於離去,不禁感到一陣輕鬆,壓在心口上的那塊石頭終於挪開了,這讓他們對於這個多次力挽狂瀾挽救家族的少年多了幾分敬佩,有如此天才在吳家,將來的家族興旺是絕對可以想象的。

唯有吳山有些不悅,雖然他也慶幸青霄宗的離開,但相比起來,他更願意見到吳俊死在青霄宗手上,如今吳俊表現出來的實力已經不得不讓他重視了,這半年來,吳俊竟然從一個被他徹底打壓下去的少年,成長為了一個讓所有人都不得不正視的家族英雄,這讓他很不舒服,再這樣下去,恐怕他這個大長老遲早是要遭殃的,必須得儘快想後路了。

晏城中人都敬畏的看著這個英雄般的少年回來,就是這個才來晏城數日便離開的少年,今日竟然以一己之力*走青霄宗,這讓他們不得不敬畏,而晏城中並不是所有人都是這樣想的,那些在最後一梯隊中的一些人的怨毒眼神,足以讓人感到惡寒。

吳鋃嫉妒的看著吳俊,憑什麼他可以取得這樣的成就,而我不行,到底為什麼,我不可能不如一個廢物!

吳清夢則是有些恐懼和怨恨的看著吳俊,看來以後這個少年,再也不是她想要欺負就可以隨意蹂躪的了,在吳俊面前,她連平等對話的資格都已經沒有了!

柳堅因為斷臂的原因雖然調離了家族頂尖勢力範圍,但憑藉其過人的威望,也是和吳欣兒在最後一梯隊,這裡傷亡的可能性是最少的,這就是權力的作用,沒有人可以否認,這就是一個如此不公平的世界。

柳堅有些複雜的看著吳俊,看來這個盟友,沒找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