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我草……沒完了嗎?」所有人都是瞬間開始做出了防禦的姿勢,任憑那狂暴的風暴衝擊著他們他們。

  • Home
  • Blog
  • 「我草……沒完了嗎?」所有人都是瞬間開始做出了防禦的姿勢,任憑那狂暴的風暴衝擊著他們他們。

「嘭……」姜安就沒那麼好運了,江元雄剛剛解決掉洛天的炸爐,他都沒想到,姜安竟然也說炸就炸,因此沒有去管姜安,姜安直接狼狽的跌落到了高台之上,身上的衣衫破爛,身上更是傳出陣陣的黑煙。

天極烈火鼎從天而降,落在了高台之上,江元雄的臉色陰沉無比,這兩人哪裡是在煉丹,分明是在搞事。

「姜安,你還有一次機會,別再炸了!」江元雄開口,同時心中慶幸自己定了下了每人三爐的規矩,若是多炸幾次,不說損失,說不定會出現傷亡。「太可怕了,原來煉丹竟然這麼可怕!」熊千山等人臉上帶著感嘆,看向洛天還有第八峰的丹師們,原本他們以為煉丹沒有生命危險,但是現在看來,他們的想法太可笑了,剛才那三次炸爐,哪一個都能夠

重創真仙後期。

「不會再炸了,不過,峰主,能不能將我跟這小子隔離一下?」姜安站起身,擦了擦嘴角的鮮血,沖著江元雄開口。

「隔離什麼隔離,斗丹斗丹,就是看誰能弄死誰,這一隔離還有什麼意思?」江元雄不屑的開口,回到了人群之中。

「這……」姜安臉上一苦,原本還信心滿滿,但是現在他只剩下一次機會了,若是再炸,那他就真的輸了。

就在姜安說話間,洛天則是再次盤膝坐在了地面之上,開始思索起來。

「還是不行啊!陰陽始終不能合一!」洛天心中自語,再次推演起來。

同時,姜安也是趁著洛天推演之際,開始專心出手煉製起來丹藥起來,高台之上再次陷入到了平靜,只能聽到姜安身前丹爐不斷傳出煉化的聲音。

「不行……不行……還是不行……」洛天不斷的推演,腦海之中不斷的演化著,忘記了外物,整個人心神沉浸了進去。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時間緩緩流逝,三個時辰,洛天一直盤坐在那裡,而姜安額頭之上已經流出了汗水,進入到了關鍵的一步,成丹。

轟轟轟……

轟鳴之聲震蕩八方,天空之上烏雲翻滾,天雷陣陣,同姜安丹爐的聲音遙相互應。

「咔嚓……」終於一聲脆裂之聲在姜安的丹爐之中響起,同時天空之上降下了一道金色的雷霆。

「大道雷鳴丹,成!」姜安雙眼露出凝重,伸手一拍,華光衝天,一道雷光從姜安身前的丹鼎之中升起,雷光朝著那降臨下來的雷劫衝去。

轟鳴激蕩,兩道金色的閃電在人們驚駭的碰撞在一起,轟鳴之聲,在人們耳中響起,彷彿大道轟鳴一般,竟然有絲絲的天地之力朝著那沐浴在金色的閃電中的金色丹藥匯聚而去。

就在人們驚駭間,第二道雷霆轟然降落,再次碰撞,第三道雷霆緊隨其後。

足足六道閃電落下,整個天空之上彷彿被一張雷網籠罩,最後雷蛇遊盪竟然朝著那枚金色的丹藥匯聚而去。

雷紋縮小在那枚金色的丹藥之上,天空之上的烏雲隨之消散,姜安臉上帶著喜色,伸手一抓,將那枚金色的丹藥抓到了手中。

「大道雷鳴丹,六品丹藥,雷修極品,一般人服用,有機會孕育出一道本命神雷殺敵,雷修服用,能夠提升一甲子歲月的苦修!」姜安臉上帶著笑意,沖著眾人開口。

「不錯,雖然是六品丹藥,但是卻被你加以改良,裡面蘊含了一絲天地之力,這才是最珍貴的!品級上超越了六品丹藥一些!」江元雄輕聲開口。

「被峰主看出來了!」姜安聽到江元雄的話,眼中得意之色更加濃郁。

「贏了,除非那小子能夠煉製出七品丹藥,否則即使是六品丹藥,也比不過這大道雷鳴丹,可惜兩人沒有同時成丹,要不就可以看到斗丹的場面了!」其他第八峰的長老臉上也是帶著必勝的笑容。「不過那小子在幹什麼?怎麼還不煉丹?」人們話鋒一轉將視線放到了洛天的身上。 咦?怎麼不見了?

薛峰走到駱林消失的那個小巷一看,人影全無。

好傢夥!厲害!他知道我跟蹤他?

不可能啊?那怎麼會不見了呢?

帶著鬱悶的心情想著,不過還好,下次還有機會。

想起跟駱林約好的帶他去打靶的事情,薛峰又燃起了新的希望。

金魚衚衕,周曼麗的家。

房間裡屋內,幽暗溫暖。檯燈淡淡的黃色光芒,灑在屋內那張大床上。

雪白的厚棉布大被上,駱林摟著兩隻翹起的雪白滑膩長腿,修長結實的單瘦腰部,正大力衝擊著,周曼麗那濕滑泥濘滾燙之極的股間...

周曼麗那烏黑的長發散開著,在枕頭上,瘋狂搖擺著。

小嘴嬌呤的嬌嘶著,一雙芊細的白嫩手臂,在空中胡亂揮著,秀氣的如珍珠般的小巧腳趾都彎曲著,激情四溢,瘋狂的男女,正用自己的體力和慾望,演繹著一場激烈的孽緣愛戀....

(和諧!刪除!...)

而駱林在噴出元陽的那一瞬間,突然進入了一種玄妙的境界。

腦中突然出現一段段文字,在玄妙中,駱林興奮了,他知道,這些就是「炎黃八法」中隱藏的一些功法,真是無巧不成書。

這個時候,周曼麗和駱林都沒發現,兩人都被一團金黃的流動氣團包住了。

這才是正宗的陰陽交匯,否極泰來。

前世的駱帥哥,都是穿著「雨衣」戰鬥的。

根本沒有和那個女人,像跟周曼麗這般靈與肉的結合相愛。

所以,他根本不知道這個「炎黃八法」的一些真正神奇之處。

而周曼麗因此也福澤深厚,駱林的炎黃靈氣幫周曼麗洗髓伐骨,而周曼麗的純陰元氣也跟炎黃靈氣結合在一起,真正的陰陽融合。

周曼麗也因此經脈全開,直接貫通天地之橋。簡單地說,周曼麗經過了今晚就成了個武林高手了。

風雨秘事 當然,她也不知道,駱林更不知道。

長夜漫漫,大雪飄散,到處是歡笑的人們,而金魚衚衕這個普通的四合院內,發生了什麼離奇神秘的事情,那就不為世人所知了......

清晨,也就是大年初一,漫天的大雪飄飄洒洒,落在人間。

鵝毛大雪中,BJ城內到處張燈結綵,倒是那些大字報,橫幅極其刺眼,和喜慶的節日氣氛顯得格格不入。

大年初一,駱林肯定要回去的,俗話說,初一崽,初二郎,初三初四拜姑娘。

就是說,初一兒子要去給父母拜年,初二,那就是女婿去岳父家拜年,初三初四,就是女兒回娘家拜年。

「啊!…….」

一聲嬌糯的尖叫,響徹了整個金魚衚衕的大院。

很多剛剛睡下不久的人,都跑了出來,站在紛飛的大雪中,面面相覷後接著就看向那個發出尖叫聲響處的周教授家。

那個眼鏡哥哥是最積極的。上去就去敲門。大聲問發生什麼事情了,裡面傳出駱林那獨特的聲音。

「一隻老鼠而已!….女人都怕這個!哈哈!….」

接著外面的人都笑了起來,那是哪個極其會說笑話的的小傢伙,滿臉笑容的大家互相拜年,問好!接著回家繼續睡覺。

「這是怎麼回事啊?….我的天啊!….」

熱氣騰騰的浴室,其實就是在裡屋,一個用布簾欄起來的一個小隔間。

這還是駱林想出來的,很方便兩個女人洗澡,不然還要去外面那個冷死人的洗澡小屋。

一醒來周曼麗就發現,全身上下全是一層烏黑的油漬一樣帶著腥味的污垢,眼淚都嚇得下來了,也難怪她尖叫,一個肌膚勝雪的美人,突然成了煤炭人,你說她怕不怕。

「恭喜你!….你已經不算是普通人了!….」

駱林醒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的「炎黃八法」竟然直接升到了第六層的中期,他都被這個驚喜震暈了。

好不容易平靜下來,就看見了身下躺著個全身漆黑的女人,他也嚇了下狠的,平靜了下,就自然想起昨晚的事情了,原來如此啊!

而且他的身上,也是同樣的灰黑一片。

起來燒好開水,才把還在睡覺的周曼麗喊了起來,結果周曼麗醒來,就是一陣震耳欲聾的尖叫。

「嘩嘩……我的天啊!….」

周曼麗站在大木桶裡面,讓駱林也幫著她洗,一大盆的黑漆漆的水中站著一個肌膚晶瑩雪白得讓世上所有女人妒忌的絕色美女。

駱林看到都口瞪目呆了,火熱瞬間就立了起來。

而周曼麗也一臉驚呆的看著火熱挺直起來有一尺來長的駱林,接著兩人都笑了。

不搞別的先找鏡子。周曼麗顫抖著用手,拿著鏡子,抬手一舉,滿臉瞬間呆住了。

鏡子裡面一個,玉骨冰肌,眉如彎柳,黑長細密睫毛,杏眼漆黑如同亮星,小巧筆直的瑤鼻,豐潤櫻唇潤若塗丹,完美圓潤的下巴,一張完美無瑕的鵝蛋臉。

這….這是我嗎?我的天啊!太美了!一顰一笑莫不動人心魄。

其實,周曼麗樣貌沒變,變的是皮膚和氣質,給人感覺她簡直是風華絕代。

成熟中,帶著雍容絕俗的高貴味道,這種嬌媚中帶著高雅的女人那個男人抵擋得住啊。

而駱林經過了昨晚的變化,皮膚顯得更加的細嫩,整個人好像一塊純凈白玉一般,給人一種看不透他的感覺,當然,表面上還是稚嫩的小孩臉。

「呼! 最強妖孽天王 ….來寶貝!….」

駱林笑了笑,抱著嬌美絕倫,溫軟如玉的周曼麗躺在床上。

修長白玉般的小手,輕撫著還處在震驚中的周曼麗,淡淡的說。

周曼麗這才反應過來,這個小冤家給她帶來了太多太多的震撼和驚喜。

「….我要你….放…進去….再慢慢跟我說….嗯….又長大了好多…..」

周曼麗嬌羞趴在駱林身上撒著嬌,白如羊脂白的小手,輕柔的滑動著駱林的筆直火熱,抬起修長芊細的嫩滑長腿,把滾燙的火熱,放在了已經濕滑一片滾熱的股間柔嫩細縫上來回的滑動,嬌喘細細,頓時,駱林滿鼻的暗香浮動,雙手抓著細軟滑膩的小腰,往下一按。 洛天盤膝而坐,腦海之中不斷的推演著,但是那些第八峰的長老們卻是有些著急起來,眼中露出不耐煩之色。

「小子,你還能不能行,若是煉不出來就認輸吧,反正你也贏不了,乖乖讓我們把腿打斷,此事就算了了!」與雷永對賭的那名長老開口,目光看向盤膝坐在那裡的洛天。

「吵什麼吵,說是煉丹,又沒規定時間,你們這是故意打擾我師弟煉丹,我師弟若是出手,天地變色,什麼大道雷鳴丹,直接碾碎!」雷永不甘示弱。

「難道要我們等上幾年不成?」

「是啊,快點吧,我等的花都謝了!」一名名第八峰的長老冷笑,開口譏諷。

「不就是耽誤了點時間么!」就在一名名第八峰的長老譏諷間,洛天睜開了雙眼,冷漠的聲音在眾人的耳中響起,眼中卻是帶著一縷喜色。

推演了三個時辰,洛天終於有了一些頭緒,畢竟洛天之前幾個月都一直靠慮著這個問題。

「再試試!」洛天雙眼凝重,再次在人們的目光下,開始煉起丹來,千頁拂丹手施展,一株株靈藥在洛天的手中放進了天極烈火鼎中。

「不管丹藥如何,這手法實在是沒的說,一點也不像一個新手,就連老夫都感覺有些不如啊!」林遠航臉上帶著讚歎,輕聲開口。

其他的長老們也是紛紛感嘆,丹師們雖然驕傲,但是面對比自己強的地方,尤其是煉丹方面,還是能夠虛心接受的。

「這手法!」江元雄第二次觀看,雙眼變的深邃起來,眼中露出一抹激動,看著洛天,漸漸的跟記憶中的一個人影重疊,眼中變的不可思議。

「怎麼可能!」江元雄終於忍不住驚呼一聲,讓林遠航等人都嚇了一跳。

女權世界的真漢子 「峰主?怎麼了?」林遠航等人連忙開口詢問,目光看向江元雄,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江元雄第一次看別人煉丹,有如此表情。

「沒事,沒事!」江元雄輕輕的搖了搖頭,不過雙眼卻是一直盯著洛天,眼中帶著激動,同時升起了一股戰意。

「被認出了么?不愧是江元雄,光憑小天的手法就認出了這是誰的手法!」玄丹看著江元雄,自然知道,江元雄認出了洛天的手法,正是出自張道天。

「兩百一十六……」就在人們震撼間,靈藥再次被洛天放進了天極烈火鼎中,開始煉化起來。

「兩百一十七……」同時洛天再次扔出了一株靈藥,不過這枚靈藥卻是至陰的靈藥。

冰冷的氣息從洛天的手中傳遞,潔白的葉子,潔白的花朵,顯的妖艷無比,正是地獄之中的聖花,彼岸花。

「他這是找死么?」看到洛天將彼岸花扔進了丹爐之中,第八峰的丹師長老們頓時開口。

「不過,那是什麼花?我怎麼從來沒見過?」一名長老臉上帶著疑惑,發現自己竟然不認識洛天扔進丹爐之中的彼岸花。

「地獄之中的聖花,彼岸花!」江元雄輕聲開口,似乎明白了洛天的想法,不過眉頭依然緊皺著。

「彼岸花,他竟然有彼岸花,我的天,這不是浪費嗎!」聽到江元雄的話,第八峰的長老們,包括林遠航在內,臉上都是帶著不可思議之色。

彼岸花在仙界之中少有,非常珍貴,他們有的人甚至都沒見過彼岸花。

「轟……」潔白的彼岸花,帶著冰冷的氣息出現在了天極烈火鼎之中,被洛天迅速的煉化著,化成一條潔白的長龍,同之前的藥液對抗起來。

「魔種!」洛天伸手一揮,魔種再次扔進了丹鼎之中,黑色的長龍迅速的席捲。

「吼……」嘶吼驚天,黑白綠三色長龍開始彼此碰撞起來,天極烈火鼎再次劇烈的轟鳴起來。

「快跑,又要炸了!」有人大喊一聲,看著開始顫動起來的天極烈火鼎,想到了洛天剛才的炸爐。

「招什麼急!」江元雄眼中卻是帶著感興趣的神色,不過卻是準備隨時出手。

「給我凝!」洛天低吼,豆大的汗珠從洛天的臉上流淌下來,不過洛天的雙眼卻是露出激動之色。

天極烈火鼎中,三色的長龍環繞著,誰都不服誰,不斷的在天極烈火鼎中席捲著,洛天卻是趁著這個機會,不斷的通過龐大的神識壓縮著三色的長龍,想要將其壓成丹藥。

同時九色的火焰也是在丹鼎之中不斷的席捲,想要幫助洛天快速的將丹藥凝聚。

時間緩緩流逝,洛天的神識以一種恐怖的速度消耗著,天極烈火鼎彷彿隨時能夠炸爐一般,但是就是沒有炸,讓眾人有些無語。

「這都一個時辰了,都能再煉一爐丹藥了吧,他竟然還沒凝成丹?」眾人疑惑無比,看著臉色蒼白的洛天。

「到底是炸還是不炸啊?整的怪嚇人的!」熊千山等人也是有些無語了,看著洛天那快炸爐的樣子,他們一直防禦著,但是就是沒炸。

「轟……」眾人的話音剛剛洛天,一聲驚天的轟鳴之聲,在人們的耳中響起,瞬間讓人們回過神來,同時天地為之一暗,黑色烏雲瞬間將天空布滿。

天極烈火鼎發一聲沉悶的響聲,洛天狠狠一拍,鼎蓋掀開,轉瞬間,一股狂暴的波動,從天極烈火鼎中散發而出,席捲八方,狂暴的風暴吹盪著洛天衣袍。

「給我開!」洛天低吼,一顆黑色的丹藥從天極烈火鼎中飛出,一片黑色的魔影隨之升起,將丹藥包裹起來,魔氣翻滾。

「咔嚓……」水桶粗的金色仙雷從天而降,朝著黑色的丹藥力劈而下,眾人竟然感覺到了一股必殺之意,想要將這枚丹藥滅絕,不允許出現在世上一般。

「魔影橫生,這是有天魔出世的徵兆啊!」江元雄臉上露出一絲感嘆,看著那黑色的魔影,沒想到一枚丹藥竟然搞出了這麼大的動靜。

劫情總裁,請息怒 「怎麼回事?是哪個魔修敢在我補天山渡劫!」同時整個補天山,十八峰的峰主紛紛出現,目光看向刑堂的方向,甚至就連補天閣的閣老們都是被這驚天的魔氣嚇了一跳。

「是刑堂的方向,如果我沒記錯,刑堂有個小子是魔修吧?」不過當人們看到是刑堂的方向之後,便是鬆了口氣,再次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吼……」黑色的魔影張口,竟然直接一口朝著那水桶粗的雷霆吞去。

「滋……」黑色的魔影咆哮,滾滾的黑氣被雷霆凈化,升起陣陣的黑煙,不過卻是沒有對魔影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這是什麼丹藥,仙雷的強度竟然是姜安的四五倍,難道是七品丹藥不成,不過七品丹藥應該紫雷吧!」林遠航等人臉上帶著驚駭,看著再次席捲而下的金色仙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