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戰荒前輩,聖骸現在已經如何了?」

  • Home
  • Blog
  • 「戰荒前輩,聖骸現在已經如何了?」

中年男子沒有託大,而是恭恭敬敬的回了一禮,開口問道。

「聖骸正在閃爍青色戰光,正如當年先祖留下來的族訓所說一樣,我們戰族身上肩負的使命,恐怕已經到了。」戰荒開口說道,雙眸異常明亮。

「戰荒前輩,有言在先,先祖族訓是一定要遵守的,但是若那個人只是一個泛泛之輩,哪怕我違背族訓,背負千古罵名,也絕不會將諾大戰族托——」

中年男子表情無比決絕。

他這是在告訴戰荒,以及告訴戰族那一位位古老存在們他的態度。

然而,他的話還未說完,他的瞳仁,猛然一縮。

昔日那個在中州鬧的沸沸揚揚,超越了武道規則的秦南,居然在源道天山在進行自我證帝?

最為關鍵的是,為何秦南今天進行自我證帝的時候,那一直沉睡的聖骸,卻突然綻放了光芒?

……

……

六大禁地之一,遺失葯園。

在這個地方的最深之處,有著幾顆無比古老,無比龐大的仙樹,拔地而起,插入雲霄,遠遠看去的話,就彷彿是在看著幾尊巨大的仙國,佇立在此。

轟!

忽然之間,這幾顆恐怖仙樹,都劇烈晃動起來,那一片片的樹葉,也閃爍起來了一道道的仙光,將這方天地,都印成了一片白芒。

「秦南!」

「秦南在自我證帝!」

「他這是怎麼做到的!」

一道道震撼的聲音,頓時響徹起來。

「沒想到啊,實在是沒想到,當初公主跟老夫說,她看中的這個男人,世間獨一無二,連盛天驚都比不了,老夫當時不屑一顧,甚至奚落一番,如今看來,當真是老眼昏花啊!」

幾顆仙樹之中,一尊最為古老的存在,聲音既是震驚,也帶著一絲自嘲。

八千年前的飛越,三千前的魔發,它沒有看走眼,如今它倒是看走眼了。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另外一尊仙樹,深深吸了口氣冷氣之後,想到什麼,立刻問道。

「也罷,現在便傳老夫命令下去,若是帝榜、神榜、南天門傳來了誅殺令,就直接說老夫已經閉了生死關,任何事情,都不得打擾。」

這尊古老仙樹猶豫了良久,才緩緩說道。

……

……

六大禁地之一,九字古海。

在這片懸浮在無盡虛空之中的浩瀚大海的最深之處之中,突然之間,一道震耳欲聾的大笑聲,響徹而起,打破了亘古的寂靜。

「哈哈哈,當初我果然沒有看走眼,能夠將那等神物煉化的人,絕對不是尋常之輩!」

這個聲音的主人,赫然是九字古海的主人,九字武神。

「九字,你一個人在這笑什麼呢?」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驚人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一尊古老的閣樓,演化而出。

在閣樓的旁邊,還有一名白衣男子,屹立虛空,滿頭魔發,隨風而盪。

「武緣,何必明知故問?」九字武神沒好氣道,忽然想到什麼,話鋒一轉,道:「魔發,你來到這裡,難道是……」

「沒錯,秦南即將證帝,你當初答應我的承諾,也要兌現了。」

魔發劍神淡淡道。

「你……決定了?」

九字武神沉默了一會,才緩緩說道。

「他做了這個決定,已經沒人攔得住他了。」

武緣閣青年在一旁輕聲說道,那般震撼之事,恐怕當今也唯有魔發劍神,才能幹得出來。

「也罷,既然你決定了,那我必然會兌現我給你的承諾。不過,現在結果還沒出來。」九字武神道。

「嗯。」

魔發劍神點點頭,屈指一彈,在這無盡大海的海面上,一副畫面,便演化了出來。

畫面之中,正是那百頭金龍,在那無盡黑雲中翻滾的一幕。

「這一次的證帝,比我們預想之中帶來的反應還大,有道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秦南這一次,不僅僅是驚動了人,更是驚了這片天。」武緣閣感慨說道,他當初是親眼看著秦南經歷了無數兇險,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魔發劍神沒有接話,只是神情格外專註。

不僅僅是他們,各大勢力之中,蒼嵐大陸的那些恐怖巨頭們,還有帝榜、神榜、南天門的目光,都在這一刻,統統聚集到了源道天山。 如此想著,白晝不禁一臉惶恐之色。

只見他快步來到簡艾面前,而後直接單膝跪下,道:「屬下逾越,還請門主責罰。」

司月寒見狀也緊跟著跪了下來:「請門主責罰!」

清風徐過夜旖旎 簡艾早就料到白晝會是如此反應,見狀不禁微微一笑,只聽她語氣慵懶的開口道:「罷了,你也是好心,我不會怪你。」

「起來吧!」簡艾說著話,人已經走到沙發處坐了下,面色淡然,不見一絲怒意。

白晝和司月寒聞言這才直起身來,白晝心中不安,目光無奈的看向司月寒。

司月寒微垂著頭,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

簡艾見狀,不由搖頭失笑:「算了,你也別埋怨他。最近發生在我身上的麻煩事兒比較多,短短几日,他已經出手數次,我又不是瞎子,肯定會惹我生疑。」

確實,如果司月寒只是性格怪異了些,簡艾也不會多想。

她之所以會想到司月寒是舍仙門人,是因為他幾次出手都不是普通的拳腳功夫,而是身懷特殊能力。

白晝說過,除了他自己之外,十二衛的每個人都身懷絕技,絕非普通人能夠相比。

司月寒身法詭異,速度快到人消失時會留下一抹黑色的暗影,幾乎等同於光速,取人性命不過是彈指一揮間。

暗影修羅這個代號,與他倒是極為相稱。

白晝無奈的點了點頭,其實司月寒行事已經足夠小心,上周末他約了雲步謠和簫鴆碰面,那個臨時有事沒來的十二衛,就是司月寒。

原因無他,那日司月寒放學之後便如往常一樣打算暗中護送簡艾回家,卻不想簡艾和林逸幾人放學后一同去了湘坨坨聚餐,而好巧不巧,白晝吩咐赤陽訂個餐廳,赤陽知道雲步謠和簫鴆都喜辣,便也訂了湘坨坨。

司月寒目送著簡艾幾人進了湘坨坨,他怕萬一在裡面被簡艾撞見,那就穿幫了,所以那日他便沒有進去餐廳。

這也是當時白晝為何對赤陽莫名說了一句『瞧你挑的好地方』,原因就在這裡。

當然,這些事情簡艾肯定是不知情的。

只見簡艾沖著對面沙發位置揚了揚頭,示意兩人坐下,才又看著司月寒道:「你既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以後便可光明正大的跟在我身邊,無需在顧慮其他。」

最近似是觸了霉運,麻煩事兒一件接一件,有司月寒在身邊,她到能省些心。

畢竟心法吸收后,她只能自如的運用幾個基礎能力,其他的還並不能完全自控,還需要一些時間才可以。

司月寒聞言,默默的點了點頭。

看來他這寡淡的性子並不是裝出來的,而是天生如此。

白晝在一旁也同時放下心來,他最關心的就是簡艾的安危,眼下見她將司月寒留下,也是解決了他的一塊心病。

十二衛之中,司月寒排名第六,身手雖不是最強,卻也是排在第一順位的幾個高手之一了。

有他在門主身邊,那這世界上能夠傷到她的人幾乎沒有。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天地誅殺

此時此刻,源道天山。

正在眾人震撼之際,源道天山之主的目光,看向了那蒼穹,嘴角勾起了抹弧度:「你們的目光,全部都聚集在了此地么?那這一次我便不阻攔你們,讓你們一起來見證傳奇是否會誕生……嗯?」

說到最後,他忽然察覺到了什麼,目光聚集在了百頭帝劫雷龍上。

刷刷刷!

只見到,在每頭帝劫雷龍身上,都有著一塊閃爍金光、交織雷霆的龍之逆鱗,突然綻開了一縷神芒,並且像是燎原之火一般,迅速蔓延全身,使其威亞,再度暴增,猶如化作了一頭頭的神龍。

「好小子!」

源道天山之主目光頓時大亮。

他原本以為,百頭帝劫雷龍已經是這場雷劫的極限,結果沒有想到,最後竟然發生了這樣的變化。

若是這樣的雷劫,秦南能夠度過的話,那恐怕不僅僅是能得到天地的認可,一身大帝之力,也將會直接飆升不少。

不會是超越了武道規則之人證帝,果然與眾不同。

「我之意志,融入其中!」

然而,這還遠遠沒有結束,當秦南看到百頭帝劫雷龍發生蛻變之時,當下一聲大喝,帝心之中的戰神之意、崩滅之意,立刻化作了兩道滔天之光,沖入了那滾滾黑雲之中。

轟!

霎時之間,那百頭帝劫雷龍,再度發生了變化,一塊塊的鱗片,瞬間被染成了一片漆黑,一對對巨大的龍眸,也被染成了一片青色,尤其是那一身氣勢,更是驟然暴漲,變得無比恢宏,猶如一座座的太古仙山一般,只要落下,便可震碎無盡大地。

不止如此,更為可怕的是,每頭帝劫雷龍的身上,出現了一絲超越的氣息。哪怕僅僅只有一絲,在這天地之間,也顯得格外耀眼,無比矚目。

「怎麼可能!這些劫龍,難道都已經超越了天地規則,成為了自我劫龍?」

哪怕是堂堂源道天山之主,在這一刻,也是直接失聲。

他掌握了一絲修鍊真諦,煉製出來了無天道台,自然最為清楚,這一絲超越氣息,將意味著什麼。

「自我劫龍?」

「連他的雷劫,都能超越天地雷劫?」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哪怕是正常的自我證帝,也絕對達不到這般程度!」

在場的大帝巨頭、天才武帝、武祖散修們,原本恢復的一絲神智,再次被衝擊的不剩絲毫,甚至連他們的世界觀,都要被徹底顛覆。

就連那一位位暗中看著這裡一切的各大古老存在們,亦是再度震撼。

要知道,在這天地之間,出現一個無天道台,都已經極其不易。

可是現在,足足數百頭劫龍,都達到了無天道台的程度!

「數百頭自我劫龍么?那倒也不枉我昔日經歷了無數的挫敗和兇險!現在便讓我來看看,你們到底有著何等威力!」

秦南在這恐怖雷劫之下,氣勢不減絲毫,反而化作了一道絕世刀芒,主動殺去。

吼!

天穹上的那一頭頭自我劫龍,彷彿被秦南的行為給激怒了一般,再度仰天大吼,撼動天地,震碎規則,那一隻只宛如巨山一般的龍爪,朝著秦南的身形,瞬間拍下。

遠遠看去的話,秦南的身形,顯得無比渺小,讓人毫不懷疑,只要這龍爪拍下,秦南必然粉身碎骨。

「不好!這自我劫龍,太過恐怖,秦南根本不是對手!」

小蟲臉色頓時劇變,雖然說天地雷劫越為強大,好處越大,但是往往也有無數驚艷才絕的人物,被雷劫轟殺至死。

眼前的這些自我劫龍,別說是秦南了,就算是大帝巔峰的巨頭,恐怕也無法抗住。

轟轟轟!

伴隨著一道道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令小蟲無比愕然的一幕出現了,只見到那恐怖無比的自我劫龍,在秦南的刀芒之下,竟然顯得弱小無比,爆發出來的力量,和秦南旗鼓相當,不分上下。

「難道說,秦南已經完全超越武道規則,這些自我劫龍僅僅只是具備了一絲超越的氣息,從而被秦南給壓制了?」

小蟲突然想到什麼,嘴角一陣抽搐。

這小子經歷了兩次證帝失敗之後,運氣果然非同凡響了,沒想到還因禍得福,輕而易舉化解了目前最恐怖的殺機。

「在座所有道友,都給我聽好了!誰若是全力出手,打碎秦南的雷劫,無論結果,我和神榜必然重重有賞!倘若是誰幫助秦南,便是和我們為生死大敵,無論身在何處,必然遭到我們全力追殺!」

「所有道友們,只要是願意出手,打碎秦南的雷劫,我們南天神地,必然會給予無窮的好處!如若誰敢……」

就在這個時候,從萬永古和盛天驚的身上,皆有一道滔天帝光、璀璨藍光衝天而起,化作了兩道無比恐怖的聲音,在這半空之中,滾滾炸開。

這兩道聲音,赫然是當今帝榜和南天門。

當看到秦南有極大可能渡過雷劫之時,他們這互相爭鬥了數萬年的三大巨頭,再也無法坐住,直接破例,聯合頒布了誅殺之令。

「所有妖神禁地的人,還給我愣著幹什麼?秦南此賊,大逆不道,竟然膽敢反天,現在你們速速給我全力出手,打碎他的雷劫,就這樣!」

緊接著,一道磅礴妖氣,在肖雲絕體內衝起,化作了一道威嚴之音。

這道聲音,乃是妖神禁地之主。

「幽魂族之人聽令,不能留有絲毫後手,全力以赴,打碎雷劫,必要情況之下,動用體內的生死魂珠……」

「冥族所有人領命……」

「海族……」

沒過多時,一道道古老的氣息,紛紛從各大勢力少族長體內,散發而出,化作了驚天厲喝,使得整個無天道台上,洶湧起來了一股這八千年之後,從來未有過的龐大殺氣。

一朝證帝,無人不知,一朝證帝,天下皆誅! 交代完這件事,簡艾又將目光落在了白晝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