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所以你就去了?你哥他們知道你這樣去冒險嗎?」葉天有些責備地說道。

  • Home
  • Blog
  • 「所以你就去了?你哥他們知道你這樣去冒險嗎?」葉天有些責備地說道。

蘇嫣小聲地說道:「我沒和他們說我去抓五階的,我只是說出去打獵。」

葉天想了想,又說道:「我怎麼感覺有些怪怪的,你們的醫師在哪裡請的,醫師開的藥方里怎麼會有魔核呢?煉丹師才會用到魔核,魔核怎麼能入葯呢?真是荒唐。」

蘇嫣想了想,似乎並不明白這些,她回答道:「我不知道,藥方是這樣開的。」

葉天狐疑地說道:「你們是不是遇到了庸醫啊?那醫師還在部落里嗎?我去幫你們看看。」

蘇嫣回答道:「他還在部落里,你要去會會他嗎?」

葉天看了看阿婆,她做飯還需要很長時間,現在還不到中午,葉天便說道:「走吧,那就去看看吧,你們族長可別讓庸醫耽誤了。」

「那好,我帶你去。」蘇嫣立刻自告奮勇,「娘!我們去趟族長家!待會兒回來吃飯。」兩人便離開了這裡,往外面走去。

剛剛走出木屋,迎面卻走來一群氣勢洶洶的地龍族族人,蘇嫣一臉嫌棄,拉起葉天便往另一個方向走去,「蘇嫣!你回來了!回來怎麼也不告訴我一聲!」身後傳來一個粗獷而又諂媚的聲音,葉天回頭一看,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大塊頭正在後面追著,身體如同其他地龍族族人一樣健壯,只不過胸肌被胸前茂密的胸毛給遮住了。

葉天心裡泛著噁心地轉過了頭,身邊的蘇嫣忽然停了下來,原來前面也被人攔住了,「給我讓開!」蘇嫣喝道,那幾人悻悻然地讓開,身後的那些人也已經追了上來。

「蘇嫣,你跑什麼啊?」

葉天低著頭實在不願意看這傢伙,蘇嫣也面色不善地說道:「白良,我跑關你什麼事兒?」

「你看你,咱們……哎,這就是你帶回來的那個瘦巴巴的小白臉?」白良忽然看著葉天說道,因為他忽然注意到蘇嫣正牽著葉天的手。 蘇嫣也感覺道這樣似乎有些不合適,急忙鬆開了葉天的手,葉天卻忽然抬頭道:「你剛剛叫我什麼?」

蘇嫣見葉天有些不悅,急忙攔住白良道:「我們要去族長家去看族長,你別來搗亂!」

白良看著葉天道:「你們又不是醫師,去看有什麼用?」

蘇嫣沉著臉指著葉天說道:「葉大哥可是……」

「我管他是什麼?今天我就要教訓他!」白良不依不饒道,葉天忽然笑道:「就憑你?來啊!」說罷便朝著白良勾勾手,示意他放馬過來。

白良仗著自己人高馬大,便要掄起拳頭向葉天砸來,蘇嫣則正要伸手阻攔,葉天卻已經動手,他絲毫沒有要躲避的意思,迎著白良的拳頭也一拳打出,蘇嫣想要阻止卻已經完了,她心中已經開始想好怎麼給葉天賠罪了。

但是他想象中的那一幕並沒有發生,兩隻拳頭帶著拳風撞擊在一起,發出一聲夢想,啦擦!一聲骨頭的內部的聲音輕輕傳來,白良不可思議的看著葉天,有手臂一下子失去了知覺,無力地垂了下去。

「啊!我的胳膊!」他清楚地感覺到自己右肩膀被葉天震的脫臼了,整隻胳膊已經完全不聽他的使喚了,蘇嫣也十分驚訝地看著葉天,葉天果然深藏不露,其他人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白良居然這麼輕易地就落敗了。

「啊!」白良捂著自己的肩膀發出一聲大叫,他據然還不死心,左手卻又一拳打來,葉天化拳為掌,一把握住他打來的拳頭,白良的左拳無論如何都無法掙脫,葉天稍一用力,便將她的右手腕往下一撇,白良吃痛,一下子單膝跪在了地上。

「好玩嗎?」葉天看著白良已經凝成一團的眉毛問道,白良死撐著,死活不認慫,葉天也不鬆手,一點一點加大手中的分量,蘇嫣看到白良額頭上青筋暴起,流下幾滴汗珠,似乎已經撐不住了,蘇嫣求情道:「葉大哥,你……」

「你們在這兒幹什麼呢?」遠處忽然傳來一聲爆喝,讓在城的其他人忽然打了一個寒顫。

蘇嫣驚喜道:「大哥!」他回頭對葉天說道:「放了他吧,我哥來了。」

葉天一瞥,遠處走來一名男子,臉型和身材都和身邊的蘇嫣極為相似,這便是蘇嫣的大哥——蘇林,葉天輕輕鬆手,白良一下子緩了口氣,卻仍舊不死心,正要做什麼動作,葉天卻緊接著一腳踏來,踏在他的胸口上,那白良被葉天一腳踢開,在地上打了幾個滾,撞在了一邊的樹根上。

「咚!」樹榦搖搖晃晃,飄下幾片樹葉和枯枝,落在白良的身上,其他人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獃呆地站在保持沉默,因為蘇林已經走了過來。

「你們聚在這裡做什麼?」蘇林對著其他人問道。

白良帶來的跟班大氣不敢出,似乎十分懼怕蘇林,蘇嫣解釋道:「是白良帶他們來的。」

蘇林看了一眼那邊暈過去的白良,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兒,不耐煩地說道:「去去去,把他抬回去。」看樣子,他也不太喜歡白良這傢伙。

蘇林將目光看向葉天,葉天也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彷彿剛剛發生的一切與他無關,蘇眼急忙介紹道:「這是我哥哥蘇林,他是我們部落里護衛隊的隊長,這是葉天,他昨晚救了我,我帶他回來款待一下他。」

蘇林剛剛遠遠地便已經看到了葉天的身手,白良的身手在族中還算不錯的,但是葉天打他不服誒吹灰之力,顯然實力遠遠在白良之上,蘇林抱拳說道:「族人有些魯莽,讓客人受驚了。」

葉天搖搖頭笑了笑,似乎完全沒在意,蘇嫣見氣氛有些尷尬,急忙問道:「族長怎麼樣啊?我正打算帶葉天大哥去看看呢,就被白良糾纏上來了。」

蘇林搖搖頭,嘆了口氣說道:「族長情況還是不太好,我們只能試試那醫師的方子了。」

蘇嫣道:「葉大哥說那個方子不對勁,魔核是不能入葯的。」蘇林輕輕皺了皺眉頭,蘇嫣又加了一句:「葉大哥是煉丹師,應該不會錯的。」

蘇林聽了這句話,立刻對葉天的態度有所改變,「沒想到小兄弟居然是煉丹師!」

葉天謙虛地說道:「只是略懂煉丹術罷了,你們族中得了什麼病啊?那醫師又是從哪裡請的?」

蘇林回答道:「族長的病說不清,醫師也是我爹請的,走吧,煉丹師也是懂醫術的,您或許可以幫我們。」

葉天道:「那走吧,就去看看吧。」

蘇林帶著葉天和蘇嫣,又調轉方向去了族長家裡,很快,他們又來到了一處木屋之中,這處木屋比其他木屋要大許多,三人走進木屋之中,一位老人正站在窗前思索著什麼,另外一位老人躺在床上,一個外族模樣的人正在那裡施針。」父親!「蘇嫣和蘇林兩人向著窗前的老人叫道,那老人應了一聲,卻依然沒有轉過身來,葉天沒有說話,蘇林小聲地解釋道:「我父親脾氣有些怪,你別在意。」

說罷,蘇嫣便沖著那外族模樣的人說道:「柳先生,我們族長情況怎麼樣啊?」

那柳先生邊搖頭邊說道:「不太好,你們趕緊去按我的藥方,把藥材都弄來,這樣才會有點兒希望,不然這樣下去,你們就等著給你們族中安排後事吧。」

蘇林道:「五階魔核實在難找啊,我們……」

「那可沒辦法,魔核可是我這藥方最關鍵的藥引,沒了魔核,其他的藥材就都沒用了。」

葉天說道:「藥方在哪兒?能讓我看看嗎?」

柳醫師大量了一下葉天,覺得眼生,而且看起來也不是地龍族的人,便問道:「你是誰啊? 此情惟你獨鐘 看藥方做什麼?」

「他是……」蘇嫣正要解釋,葉天卻搶先說道:「我也是個醫師,剛剛學醫不久。」

「哼,那你別看了,看了也看不懂。」柳先生回答道。

葉天道:「只是我學了這麼久,還不知道這魔核還能入葯,不知道您是打算怎麼將魔核入葯,是內服還是外用?是磨粉還是煎湯啊?」

那醫師頓了一下,一時語塞,半晌才搪塞道:「這你們就別管了,既然是藥引,肯定是很獨特的。」 葉天搖搖頭,起身走到了族長的床邊,探了探族長的鼻息和脈搏,又檢查了一些其他部位,過了一會人葉天若有所思地看著那醫師,那醫師被葉天這種眼神看得有些發虛,便說道:」你一直看我做什麼?「

「胡說八道!」葉天忽然大喝一聲,嚇了那柳醫師一大跳,葉天又接著說道:「我實際上是一名煉丹師,那魔核只能煉化,哪能入葯當藥引?而且你們醫師怎麼可能用的上魔核?你少來這裡招搖撞騙,說,你要魔核到底做什麼?你是誰派來的!」葉天一伸手,便揪住那傢伙將他揪了過來。

蘇林和蘇嫣沒有阻止,看到葉天應該是想詐唬一下這個傢伙,果然葉天忽然露出自己的真實身份,又這樣一番威逼,那醫師心裡肯定有些慌亂了,不過他依然強說道:「這真的有用,真的有用!這藥引……它不是……和你們說不清。」又是胡亂搪塞,很明顯,他的底氣已經嚴重不足了。

葉天一把又把他扔回椅子上,但是蘇林卻又一把將他拖了過來:「你這傢伙跟我老實說,你的藥方到底有沒有用?你要五階魔核是不是瞎說的?」

「不是……肯定不是,我……我……」那醫師還想要狡辯,蘇嫣嗖一聲從自己的頭髮理拔出了一把小匕首,抵在了那醫師的鼻子上。

「你要是再敢說謊話騙我們,我就割了你的舌頭,現在老實交代還來得及!」

葉天剛剛還感覺自己有些粗魯,現在一看他們兩個人感覺自己剛剛是在是太溫柔了,那醫師被兩個地龍族的這樣逼著,身體早已經抖得猶如篩糠。

蘇林道:「我看先割了他鼻子算了,居然來我們這裡行騙,我非要給你點厲害瞧瞧。」

那醫師聽了,臉色早已經被嚇得慘白,他急忙含糊不清地說道:「別割別割,我說,我什麼都說……」

蘇林這才將他鬆開,蘇嫣道:「快說!別浪費時間!」

那醫師剛剛被嚇得夠嗆,一邊喘著粗氣一邊解釋道:「我真是一個醫師,只不過你們族長的病我還真不看出來,他都這麼大年紀了,油盡燈枯也是很正常的……」

「放屁!我看你才應該油盡燈枯!」蘇林罵了他一句,又問道:「那你的藥方到底有沒有用?」

「藥方……其實有用的,都是一些滋補的葯,能不能把你們族長治好我不敢保證,但是肯定能讓他多活幾天。」

蘇嫣斥責他道:「那你要魔核做什麼?」

「魔核是我自己想要的,我要用魔核……」那醫師說到這裡,就不敢說了,因為蘇嫣已經雙目噴火地看著他,似乎隨時都會動手殺死他。蘇嫣為了他的胡言亂語,帶著自己的幾個屬下,險些命喪鬼臉蛛的毒口,現在知道居然都是騙局,自然十分憤怒,但是蘇林在旁邊,她也不敢發作,免得被他哥哥知道自己帶人出去捕獵五階魔獸。

葉天很好奇地問道:「你一個醫師要魔核做什麼?」

那醫師見葉天發問,才緩緩說道:「我也是地龍族人,是東邊那個部落的人,你們可能不知道,我們那裡來了一個烈焰龍族的鑄器師,我們那裡好多人都已經到了龍角化兵的境界,所以想找鑄器師給自己鑄造兵器,但是那個鑄器師的條件就是要一顆五階魔核作為條件,我就想出來找一顆五階魔核,然後恰巧聽到你們族中病重的消息,就想借你們之手,弄一顆五階魔核……」

這裡的修士到了黃龍境界五階左右,就可以將自己的龍角化為兵器,就是可以將自己的龍角取下,請鑄器師將自己的龍角打造成自己合適的兵器。這樣化為龍身的時候龍角依然可以傷敵,化為人形態之後,龍角就可以化作手中的兵器。

再者有了兵器就可以學習合適的武技了,不比再像之前那樣化為龍身貼身肉搏了,那樣太過於笨重,而且太過於野蠻了,和魔獸幾乎沒有多大差別,龍傲天所修鍊的九天神龍訣之中,就包含了許多武技,自己正愁找不到合適的鑄器師。

而各族之中烈焰火龍族是最有鑄器師天賦的種族,他們生活在西面乾旱的沙漠之中,那裡驕陽似火,地下還有流動的岩漿,他們便生活那裡,天賦就是對於火的把控,鑄器師需要錘鍊鐵器,礦石之類的東西,這都需要對火候的把握,所以烈焰龍族之中,鑄器師要比其他族多許多,技術之類的也是比較上等。

葉天又問道:「那烈焰龍族的鑄器師還在你們部落里嗎?」

「應該還在。」

葉天便說道:「那正好,我正在尋找合適的鑄器師幫我鑄造我的兵器,現在正好可以去找他。」

蘇林想了想,道:「我也需要去找他,可是族長的事情現在怎麼辦?這個傢伙真是氣人,我真想……」蘇林恨得咬牙切齒,手中緊握拳頭,手指之間發出咯嘣咯嘣的脆響聲,那醫師被嚇得躲到了牆邊。

葉天勸道:「算了,放了這傢伙吧,我剛剛看他施針,他應該會點醫術,只不過是想渾水摸魚,占點便宜。」

「對啊,我真的會醫術的……」那醫師立刻跟著說道。

「給我閉嘴!」蘇林喝道,那醫師只好又閉上了自己嘴。

蘇嫣發愁地說道:「那族長該怎麼辦? 萬界最強老公 豪門隱婚:蜜寵甜妻99天 我們到現在為止,居然還不知道族長到底是怎麼了。」

葉天指著那醫師說道:「先把他放走吧,留在這裡礙眼。」

強悍老公你好狠 蘇林沒好氣地說道:」拿上你的東西快給我滾,再敢來我們部落,我打斷你的腿!讓你從我們部落爬著出去!「

「是是是……」那醫師匆忙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東西,急忙一溜煙兒跑了出去,「咦?」葉天這時回頭才發現蘇嫣的父親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了。

聽到葉天咦了一聲,蘇嫣順著他的目光看去,便看到自己的父親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了,蘇嫣到沒有驚訝,而是向葉天解釋道:「我爹他是部落里的祭祀,現在族長病了,很多事情都得靠他一個人處理,所以他有時候離開也不會和我們說,你習慣就好。」

葉天點點頭,走到族長床前,說道:「我看過你們族長了,他這是中毒了。」

「中毒?怎麼可能?」蘇林海蘇嫣一起說道。 葉天無比確定地說道:「不會錯的,就是中毒,下毒的人手法很獨特,他應該是每天都下一點毒,這樣日積月累,毒素就會積累在族長的身體里,直到他病倒,讓我們以為族長這是積勞成疾,而不是中了毒,剛剛的醫師也沒有檢查出來,所以只是開了些補藥。」

「啊?是誰做的?好陰毒啊!」蘇林吃驚地說道。

蘇嫣猜測道:「會不會是白良啊?」

蘇林白了他一眼說道:「別亂說話!」

葉天搖搖頭,回答道:「不知道是誰,不過肯定是你們族長身邊的人,我現在只知道族長中了什毒,但卻看不出是中了什麼毒,不過好在兇手為了隱藏自己,用的毒也是慢性毒,並不烈,葉天坐在桌子旁,飛快地寫下一個藥方,說道:「去把這些藥材都收集全,我可以煉製幾顆解毒的丹藥,先給你們族中服下,修養一段時間,應該可以解掉他體內的毒。」

蘇林接過那張紙,立刻收了起來,葉天問道:「剛剛那個白良和你們族長有仇嗎?」

蘇林道:「怎麼會?剛剛那個白良是族長的兒子。」

「啊?」葉天吃了一驚,他又問道,「那為什麼他爹都這樣了,這人怎麼不回來照顧啊。」

蘇嫣解釋道:「這個就說來話長了,族長夫人死得早,族長忙於族中事務也沒能好好管教白良,所以白良和族長關係並不好,這裡其實是我們族中商量事情的地方,族長家在另一邊,我們知道族長即使回到家也沒人照顧,就只好讓族長在這裡修養,我們這裡的族老和祭祀輪流照顧族長。」

葉天聽完,頓時感覺床上的那位老人還挺偉大的,葉天便說道:「那這樣,蘇林,你安排你們族中的人將這裡守好,除了你們族中的族老,其他人都不能進來接近你們族長,我向你們擔保,只要保護好這裡,你們族長肯定可以好起來。」

蘇林聽了葉天的擔保,立刻高興地說道:「那好,我就去找這些藥材,族長這一病,我連出去捕獵魔獸的自由都沒了,我估計族長好起來,我的修為也差不多到了黃龍五階的樣子,到時候,咱們一起合力去捕獵落單的五階魔獸,弄上魔核去找鑄器師。」

「好,你去吧,哥哥。」

「嫣兒,照顧好族長,三族老待會兒就會過來的,到時候你再離開,我待會兒會派護衛過來守著這裡。」

杜林簡單交代了一番,便立刻離開了這裡,蘇嫣和葉天等了一會兒,三族老便來了,蘇嫣和三族老交代了一些事情,便也帶著葉天離開了,此時已經差不多中午了,蘇嫣道:「阿娘的飯菜應該已經做好了,我們回去說不定正好可以趕上。」

就在這時,迎面跑來一個少年,他對著蘇嫣急匆匆地說道:「蘇嫣姐姐,我哥哥木秋昨天和你們出去到現在還沒有回來,我娘讓我來問問您,他這是去了哪裡了?怎麼您回來,他沒回來?」

「嗯?」蘇嫣急忙回答道,「你回去告訴你娘,我們昨晚被魔獸衝散了,他們應該都在路上吧,你先回去,我去找找其他人,看看是怎麼情況。」

「哦!」那少年應了一聲便回去了,蘇嫣急忙問葉天道:「你確定昨晚他們都跑遠了嗎?」

葉天回答道:「我是看到他們都跑遠了,但是後來那些蜘蛛追了老遠,有沒有追到你的同伴我就不知道了,我們乾脆去找找其他人,看看有沒有人逃回來。」

蘇嫣急忙帶著葉天去尋找自己的同伴,然後在部落了問了一圈,卻發現昨晚除了蘇嫣,其他人居然都沒有回來,現在已經中午,他們即使再慢也應該回來了,唯一的原因就是他們應該全軍覆沒了。

蘇嫣滿臉愁容地對葉天說道:「這下該怎麼辦?他們不會全部都被鬼臉蛛抓走了吧?」

葉天委婉地說道:「看情況,應該是這樣,咱們倆恐怕需要回去救一下他們。」

「現在回去是不是遲了?他們會不會已經……」蘇嫣問道。

葉天擺手說道:「不會不會,這蜘蛛魔獸有一個特點就是他們喜歡儲備食物,就是今天抓的獵物,明天才會吃,他們會用蛛絲將獵物綁成一個繭子從、,然後將儲存在洞穴里,咱們現在抓緊時間,應該可以救出他們。」

「好,現在就出發,可是,咱們兩個人可以么?不需要再多叫幾個人么?」蘇嫣似乎對昨晚的事情有些陰影了。

「不用不用,這裡我看修為還不錯的就是你哥哥了,但是他還需要坐鎮你們部落,否則難免會出亂子,其實這次主要是去救人,又不是去捕殺魔獸,只要讓你們族人化為人形坐在你背上,咱們很輕鬆的就可以甩掉鬼臉蛛,從他們洞穴里逃出來。要不是因為我不知道他們的洞穴在哪裡,其實你都不用去的,在這裡等我的消息就可以了。」葉天自信滿滿地說道。

「好,咱們走。」蘇嫣帶著葉天立刻改道往部落外面走去,走到部落外面,葉天變化為龍身,讓蘇嫣在他們的背上指著方向,他們又回到了昨晚和鬼臉蛛交手的那片叢林。這裡還保留住昨晚的狀態,滿目瘡痍,樹林七倒八歪。

「再往前,那邊那座大山就是他們的洞穴!」蘇嫣指著前面說道。

那座大山遠遠看去已經有密密麻麻的小黑點,那就是鬼臉蛛在岩石中打出的洞穴,現在和座大山已經變得千瘡百孔,而蘇嫣的同伴就被困在這裡面,為了不引起鬼臉蛛的注意,葉天在不遠處便落在了地面上、

「現在是白天,那些鬼臉蛛都躲在洞穴里睡覺,我們現在進去應該會很危險。」蘇嫣道。

葉天回答道:「我怕他們睡醒之後就開始吃東西了,到時候我們就得去鬼臉蛛的嘴裡救你的族人了。」

「也是,只有他們睡覺我們才有機會,走,我們進去看看。」蘇嫣和葉天兩個人輕輕爬上那山石,看到很多的洞口,不由得犯了難,蘇嫣的同伴是從哪個洞口拖進去的? 葉天輕聲說道:「快找找有沒有什麼線索?按理說你的族人是昨晚才抓回去的,肯定會留下點痕迹才是。」

蘇嫣和液體兩人立刻分頭去尋找線索,地龍族的身軀那麼大,想要不留痕迹地運進這蜘蛛洞穴之中,顯然是不可能的,葉天忽然回頭小聲說道:「那找到了線索怎麼互相通知對方啊?你們地龍族是怎麼互相配合打獵的?」

蘇嫣立刻從身上取出一個木頭雕刻得哨子,扔給了葉天,蘇嫣說道:「吹這個,兩短一長就是有發現,如果哨聲短而急促的話,就是遇到危險了。」

「好!」葉天收起哨子,兩人便分開行動,這座蜘蛛洞穴是將一座小山挖空,中間肯定很大,這樣盲目地進去亂找,無異於送羊入虎口,至少要有個方向才可以,葉天沿著這蜘蛛洞穴走了半圈,都沒有發現什麼樹榦壓斷的痕迹。正要繼續往前走時,另一邊傳來蘇嫣的哨響聲。

「嘟嘟,嘟——」

葉天估計是蘇嫣有了新發現,便立刻響聲哨響的方向走去,這哨子聲音很獨特,就像林子里的鳥叫一樣,要是不仔細聽,很容易就會聽成鳥叫,不過這樣一來,那些魔獸腦子更奔,更不會從這聲音中聽出什麼危險。

葉天循著聲音走了過來,蘇嫣正伏在樹梢之中,等著葉天過來,葉天站在樹下問道:「發現了什麼啊?」

蘇嫣指著另一邊說道:「你上來看。」

葉天跳到樹上,蘇嫣指著那邊的一耳光洞口說道:「你看那裡,那岩壁上有幾道拖動的痕迹,我的族人應該就是從這裡被抓進去的。」

葉天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那邊的岩壁上留著記得清晰的拖動的痕迹,按照時間推算,將地龍族族人帶回來的時間差不多是凌晨時分,這些魔獸都是見不得強光的,天亮之後應該就沒有再出來過了,所以這些痕迹才會如此清晰。

葉天點點頭說道:「走吧,那就從那裡進去,跟著痕迹找,你我進去之後就別說話了。」

「行!」兩人跳下樹去,往著那個洞口處摸了過去,鬼臉蛛的個頭很大,所以這裡的洞口也很大,地龍的身軀從這裡拖進去綽綽有餘。葉天走在前面,洞裡面也有微風吹來,夾雜著魔獸特有的腥臭味,葉天和蘇嫣跟著地上的痕迹,開始往山洞裡面走。

走了一段距離,裡面便已經變得很暗,再走進去估計就會伸手不見五指了,蘇嫣取出在林子做好的兩根火把,點著之後,便繼續往前走。這蜘蛛洞穴果然如同看上去的那樣,岩壁之上幾乎每個一段距離就會有另外一個大洞,洞里套洞。

每個洞又深不見底,不知道通往哪裡,就像迷宮一樣,不過好在地上的痕迹還在,他們就不至於迷失了方向,到時候解救了族人,再按照這些痕迹原路返回就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