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打破台北,收復台灣!」

  • Home
  • Blog
  • 「打破台北,收復台灣!」

聲音再度在天空中響起,海軍陸戰隊一個接著一個的士兵冒著對面急射而來的子彈,勇猛無懼地衝鋒一

「打破台北,收復台灣!」

這是陸軍第三師的士兵。他們象尖刀,象迅雷迅地搶佔著每一寸陣協

陸軍和海軍陸戰隊並肩前進。輕重火力一齊展開,向著核心陣地不斷突破」

守衛最前沿陣地的是日本僑民義勇隊,這些主要由橋民組成的隊伍。在強大炮火地轟擊下,已經完全放棄了抵抗的意志

面對中**人狂風暴雨一樣地衝鋒,竟然放棄了固守地陣地,轉身往台北方面逃去,任憑日軍指揮官如何聲嘶力竭

整座陣地都籠罩在黑煙之中。大火在各處衝天而起,遭到襲擊的日本軍人橋民義勇隊混雜在一起吶喊,逃跑

但是中國人的炮彈彷彿無處不在。無論跑到哪裡都能遭到殘酷堯情地打擊一

但是,在突破了最前沿陣地后。由職業軍人組成的第二道防線的抵抗一下變得激烈起來!

為縮短衝擊距離,減少傷亡。中國工兵部隊投入到更加艱苦的工事挖掘之中他們不斷的冒著日軍瘋狂的火力攻擊,竭盡全力的一點一點挖掘著陣地,甚至想要一口氣挖到日軍的鼻子底下去

中國大炮出了更加兇猛的怒吼。為前線戰士助威,一排排炮彈傾斜在城牆上、堡壘上,只見磚石騰空。煙土瀰漫,大地在不停地顫抖酬

在強有力的炮火支援下,第三師的兩個突擊連,在裝甲戰車的支援下。冒著日軍的彈雨,不斷反覆突擊,到下午點,終於把軍旗插到了2線陣地之上一

日軍守軍見勢不妙,企圖趁中**隊立足未穩,瘋狂地進行反撲

突擊隊的中國勇士象釘子一樣釘在突破口上,一連擊退了日軍幾次衝鋒」

當日軍再一次組織起來進行反撲的時候,第三師的後續部隊沖了上來,協助突擊連一口氣打退了日軍十多次的衝擊

戰鬥到了子夜時分,隨著第三師預備第一團的加入戰鬥,以及友軍也在左翼突破,o口陣地第二道防線被第三師師徹底撕開,再也無法縫合了」

楊天雲當即命令全師部隊全力突擊。直搗o口陣地日軍之核心部是

趁著黎明前的黑暗,各部隊向縱深內的日軍猛突過去

時中**隊東西對進的兩個師已經將o號陣地內的一個泛腰切斷陣地南邊的日軍防禦體系十崩開解,中啞常叭對日軍分割圍殲,將日本士兵一群一群殲滅在工事里

戰鬥到了第2天下午,戰區里的敵人全部肅清,第三師師乾淨利落的完成任務之後,配合著友軍對o口陣地之核心陣地進行了最後的攻

上午o點整親臨炮兵陣地的司徒耀放下瞭望遠鏡:「開始!」

剎那間,幾百門大炮同時出怒吼。上千炮彈呼嘯著飛向o核心陣地,的瀉在日軍陣地上,o口陣地在炮火中顫抖

各個炮火覆蓋點煙塵滾滾,磚石和著泥土飛上天空,日本士兵在炮火下一個個。被炸出了掩體,血肉橫飛

路障被炸開了,鹿砦被炸開了。陣地被炸飛了日軍o口核心陣地部署的炮火完全被中**隊炮火壓制。集體變成了啞巴

在海面上上耀武揚威的混合艦隊也不時地打出幾炮彈不時地鳴響汽笛,既象是在為陸軍助威,又象是在奏響日本人的喪歌

炮擊一直打到!點,日軍之工事、陣地幾乎全部被炮火摧平,

休息了幾分鐘,中國的大炮再次響起,這次的目標是象著日軍士兵群里打去,密集的炮彈既切斷了城內和陣地的聯繫,又阻止了城外日軍想要逃竄回城內的企圖

「豐國人瘋了難道他們想在一天之內打光所有地炮彈嗎?。

第7聯隊聯隊長三池明左哀嘆著說道:「太殘忍的戰鬥,我們的士兵在被屠殺,中國人根本不用衝鋒。就可以殺光陣地上的每一個日本士兵。參謀長本原一男憂慮地說道:「如果中國人也用這樣的炮火繼續轟擊。 獵愛重生:錯惹冷魅撒旦 那整個陣地將成為一片廢墟

三池明左絕望的抬起瞭望遠鏡,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要看什麼

中**隊這次的炮擊進行了整整一個小時,o口核心陣地上空飄動著死亡的氣息,鮮血在流動

攻克o核心陣地的戰鬥,正式開始!

垂死掙扎的日軍集中了大部火力瘋狂地掃射衝上來地中**隊士兵。擔任佯攻任務的中國連隊也打出了真火,調集了重機槍連的全部機槍個和日軍展開對射

一時間雙方陣地火舌亂舞,場面甚是壯忠

「射擊,射豐!」

親自指揮著六挺重機槍組成交叉火力的露口大隊大隊長露口宗一揮動著指揮刀聲嘶力竭地叫著

露口宗一也算是日軍中的一員猛將,此刻也也深知新o口核心陣地對於台北的重要性,竟然親自跑到第一線指揮戰鬥

在大隊長的激勵下,日本士兵打出了自己的勇猛

一個機槍手到下,馬上就有另一個機槍手接替,始終保持這足夠地火力和對面的中**人對射

越打越興奮的露口宗一解開了軍服的扣子,抓起邊上的燒酒瓶猛力灌下幾口,他要讓中國人知道什麼是優秀的日本軍人,

忽然,側後方響起了連續不停的爆炸聲,接著密密麻麻的槍聲響來

露口宗一臉色大變:「卑里來的槍聲。哪裡來地槍聲!」

一個日本軍官連滾帶爬的跑了過來:「大隊長閣下,中國人突破了左翼,陣地正向我們運動而來,這裡將有被合圍的可能,我們的側后一點方位力量也沒有!」

「混蛋!」

露口宗一的臉因為憤怒而扭曲得變了形,他的右手死死抓著指揮刀。 蜜寵甜婚:軍少,你好棒 過於用力讓手背青筋直暴:「那裡的指揮官,我要槍斃他,槍斃他!」

但是,一切都已經無法挽回了

中**隊開始逐漸包圍具軍第7聯隊。

下午2時,露口宗一在突圍時遭到槍擊身亡,露口大隊大部日軍士兵陣亡或者被俘投降。

「該走了,不知道還能不能回到台北了」三池明左似乎已經預料到了這一切的生,語氣中並沒有多少的憤怒:

「命令,放棄全部陣地,向台北方向撤退」

撤退的命令已經下達下去,但能不能安全撤出,這已經出了三池明左的能力範圍,一切只看士兵們的造化了。

其實,就算真的能成功撤退到台北又意味著什麼,台北很快也會落到中**隊的手中!

echo處於關閉狀態。 「兄長之言,紹明白,只是急不得。」

他的帥帳內,多了兩人,一人乃是上黨太守張楊、一人乃是他的堂兄山陽郡守袁遺,他們二人來的目的,袁紹知道了,同樣的能見到他們來,袁紹心裡也是高興。

尤其是山陽郡守袁遺!他今日能進入他的帥帳內,找他商量事情,更是超乎袁紹的意料之外。

他的這位同族兄長在族中的地位可是不低,同樣的他手中掌握的兵馬也是讓人垂涎,就算是佔據盟主之位,借著盟主的位置來擴張自己實力的袁紹如今也不敢能拍著胸脯說穩穩能壓袁遺一頭。

汝南袁氏人才濟濟!

但身為嫡系,並且有出息的,只有他與他的親弟弟袁術,其餘的人都不足為患,至於旁系,也就出了一個袁遺,而旁系註定得不到汝南袁氏大力的資助。

雖然袁紹在某些時候,很不認可其弟袁術說的血統高貴論,不過在有些時候血統還真的蠻好用。

袁紹深知自己能走到如今這一步,一方面是因為自己的努力,一方面則是背靠著汝南袁氏這棵大樹,背靠著這棵大樹,才能發展的如此的迅速。

況且袁遺所佔據的山陽可以說地理位置非常的關鍵,山陽郡在兗州,兗州南接豫州等、北接青冀等、東嵌徐州、西靠司隸。

甚至說句難聽點的,兗州今後就是兵馬必爭之地,但對於目前的袁紹而言,若是無足夠的兵力,他是不想把過多的精力浪費在兗州。

兗州他今後必定會拿下,但如今最佳的做法乃是在兗州扎個釘子,同時也不會浪費自己半丁點的元氣。

如此一來,作為山陽郡守的袁伯業作用一下子就體現出來。

「盟主宜早不宜遲啊!」

見狀,袁遺緊縮眉頭,他比袁紹年長數歲,無論是在年齡上還上在資歷上都高於袁紹,今日他踏進袁紹的帥帳內,就已經代表著他把自己的切身利益與袁紹死死的捆綁在一起。

可說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如今,時局如此,稍微晚個一時半刻的,就有可能錯失良機,從而浪費了這次機會。

天下能成為諸侯者總共才多少,如今能聚集齊十八路已經佔據了半數的大漢,如此的優勢,且若不好好的利用一番,妄為汝南袁氏子弟。

眼下,袁遺把自己的身家性命捆綁在袁紹身上,自然是不希望袁紹錯失這樣打好的局勢,把優勢轉變為劣勢,從而落入下風。

「伯業兄長勿需擔憂,董卓非是尋常人,不然何意佔據洛陽威懾群雄,他麾下只是死了一個華雄而已,其餘的兵馬並未有過多的損失,要知董卓身邊還有一個呂奉先…..」

說起此人時,一向自負的袁紹眼眸中閃過一絲的忌憚,想起呂布的身影,都有一種令人如墜深淵的感覺。

「呂奉先非是華雄可以比擬,他尚且未敗,其餘各路諸侯或許能攻破汜水關,但汜水關后尚有虎牢關,想要攻破虎牢關….」

「難……」

袁紹看的透,起碼比大部分的人都要看的明白。

「佔據洛陽的董仲穎把呂奉先吹噓的天下無雙,難不成此人的本領真的如此恐怖?」

「天下無雙?」袁紹微微的搖頭,隨之又微微的點頭,左右間有點猶豫,左右為難后,還是點頭道:「我麾下有顏良文丑兩大將,勇武無匹,可要是一對一遇上呂奉先,紹心裡也沒有半丁點的底氣。」

聞言,袁遺臉色瞬間變了,汝南袁氏的人自然是驕傲,能說出這般沒有底氣的話來,足見呂布的本領,不過袁遺深知這樣的話,也只是在他們面前講講而已,作為諸侯盟主,若是無睥睨天下群雄的氣概,豈能坐的穩盟主之位。

「若是不破虎牢,汜水破與不破並無多大的關係,既然如此,這塊肉就分給他們吃了便是。」

輕重!

袁紹拎的很清楚,不會有半分的差池,他說讓便是真的讓了出去,如此的氣度倒是讓一旁的袁遺和張楊佩服不已。

縱然他們知道袁紹的打算,但汜水關這塊肉在袁紹的口中風輕雲淡,但他們也知曉這塊肉的分量究竟有多重,或許公孫瓚、孫堅二人的收穫都不及汜水關。

袁遺、張楊二人相視一眼都對自己做出的選擇深感慶幸,他們是跟對了人了!

然而在另外一處帥帳內,袁術陰沉的臉,他袁術被人看扁了,竟然在族內有人覺得自己比不上那個庶齣子!

「該死!」

砰~~砰~~~

酒樽落在地上面,直接彈了起來,清脆的響聲,讓寂靜的夜多了幾分的色彩,酒水灑在地面上,沒過多久直接凝結成冰。

「哼!」

滿臉怒氣的袁術很快的收拾自己的情緒,命人把帥帳收拾完畢后,獨自一人坐在帥帳內,細長的眼睫毛一動一動的,透露著此時此刻這位主人內心的不平靜。

各路諸侯,各懷心思,誰也猜不透各自的心思究竟是什麼。

唯獨那一兩頂帥帳內傳出來的嘆息聲。

汜水關三十裡外的地方,連綿不絕的軍帳,此時此刻火光沖宵,燭火通明,在黑夜種格外的刺眼。

但沒人去在意….

連續的勝利讓他們信心爆棚了!

「來幹了!」

「幹了!」

一南一北,完全不同的地方,甚至說一句難聽的,有可能這輩子都不可能有任何交集的兩支軍伍在哪裡痛快的暢飲著。

朋友是怎麼交出來的,戰場上生死依附,酒場上一杯杯酒喝出來的。

每一個人臉上都洋溢的笑容,酒喝的痛快,肉吃的痛快。

當然了,這也是這十數日來第一次如此,要是換做了平時他們膽敢如此,早就被拿去殺頭。

中軍帥帳內

「三弟,你說這李肅真的不會偷襲?」

公孫瓚話語中碎石帶著擔憂,可神色中卻藏著躍躍欲試的感覺,可不僅僅只是公孫瓚如此,一旁的孫堅也露出相同的神色。

「二哥,勿需擔心,恐怕李肅如今正左右為難,為難要不要突襲!」

一句話,直接堵死了他們的念頭。

二人悻悻然笑了笑,隨著一聲干,一大杯酒一飲而盡! 小口核心陣地。徹底落到了中**隊年而這也意味著,中**隊已經完成對台北之攻擊準備,只要願意,隨時隨地都能夠對台灣之日軍起最後攻擊。

台北之日軍其實非常清楚,覆滅已經只是一個時間問題而已

從日本駐台灣總督田建治郎個人來看,他更願意和中國方面展開談判。盡最大可能的保全台灣之日人生命。

但是松浦寬威卻堅定的否決了這一提議。

在松浦寬威看來,抵抗,只有抵抗到底,才是台灣日軍的唯一出路

整個台北的日軍完全被調動起來,松浦寬威已經下定了最後決心,哪怕死,也要讓這兩萬餘日軍血染台北

4月3o日,在經過充分準備之後,中**隊對台北之總攻開始!

炮彈落下,猶如煙花一般殉爛。 在一起的條件 朵朵升騰而起,將一切醜陋的東西全部淹是

在東門和東南門兩個方向,無數的中國士兵已經整裝待。

一枚枚的炮彈帶著凄厲的呼嘯。 豪門重生之暖愛成婚 在士兵們的頭上掠過最美麗的弧線。然後傲慢的一顆顆落入敵人陣中

隨著三顆綠色信號彈的升空而起,對台北總攻開始!

士兵們吶喊著沖了上去,從炮擊驚恐中清醒過來的日軍,開始拚命的用手中的各類武器進行還擊,企圖恥止中**隊的逼近

但四面八方都是中國士兵,黑壓壓密密麻麻的。

在這並不大的戰場上,顯得實在是太擁擠狹小了。往往一枚炮彈落下,伴隨著慘呼,總會有一大批的人倒下

裝甲車再度出現在了戰場,旁若無人的對著城門猛轟。

隆隆的炮聲中,城門被轟開了

中國士兵們如同潮水一般沖了進去!

但是對於沖入城內的中國士兵來說。戰鬥僅僅是剛剛開始,更加殘酷的巷戰還正在等待著他們中的每一個知,

坐落在西側的台北木料加工廠。早已經被改造成了一個堅固的堡壘!機器設備、木料幾乎所有可以利用的東西,都被日軍拿來當了掩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