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招工的!」估計是以前見過這咋。現象金南楓直接回答道。

  • Home
  • Blog
  • 「招工的!」估計是以前見過這咋。現象金南楓直接回答道。

「招工?她們可都是孩子轟而且還都是女孩子!國家規定不允許雇傭童工呀?咦?那個女的還給那個老太太錢?難道是提前支付的工錢?。李震突然又看到一幕令他愕然的情況,那個妖嬈的女的將幾張紅色的鈔票遞給了那個老太太。

「也算是工錢吧。不過如果說得更確切點的話。那錢應該是賣身錢」。南林看著那個妖嬈的女的,滿臉都是厭惡的神情。

「賣身錢?難道他們是人口販子?漸倏李震的臉上立刻就浮現出憤怒。

「說是人口販子也差不多,不過那些孩子的家長都是自願的,而且他們一般還會簽定傭工合同,只不過具不具有法律效用就很難說了!轟金南接相對來說比南林冷靜一些,雖然看著那些人的目光是冰冷的,但是表情上卻顯得很平靜。

「國家都不允許雇傭童工,你說那合同有法律效應嗎?而且這些孩子雖然是他們從這裡領走的,但是一下山,估計就會被別的買家買走轟至於後面做什麼。他們也不管轟合同對他們來說轟還不如一張廁紙」。南林憤恨的說道。

「這些孩子還都小轟她們能做什麼?,倏李震有些不解金因為這種形式拐賣兒童的事情他是第一次看道。

「能做的多了。到鞋廠打工,上街賣花金裝可憐乞討都行!再大點轟能做的就更多了轟偷竊、碰瓷、掉包、坐台等等。轟金南楓解說道。

「啊!那她們的父母不管嗎?漸倏李震瞪著眼睛說道。

「管什麼?那些當父母的恨不得這些女孩永遠不回來了轟畢竟養她們是要花錢的」轟南楓冷冷的說道。

「操轟這些當父母的心都讓狗吃了!漸倏李震終於明白,在天涯市區或者商業街上碰到的賣花、乞討的小女孩是從那裡來的了。心中的怒火也一下子燃燒了起來轟他沒有想到,這些孩子的悲慘命運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同時李震瞬間也做了個決定「不行小我不能眼看著讓這些孩子落進火坑」轟

妖嬈的女人叫十三妹轟其實這不是她的真名轟不過她是心愕惑仔長大的那一批人,非常崇拜裡面的大姐大十三妹懶,孔自稱十三妹,時間一長轟她本來的名字反到很少有人知道了。

她做這種拐賣孩子的事情已經有好幾年了金只不過像這一次這麼大的轟她卻是第一次做轟以前頂多拐走一兩個而已,而且她也已經打算轟做完這次就收手轟所以不光做了詳細的計刑轟更是帶齊了人手,下足本錢。

她們這個犯罪團伙之所以能做這麼多年而沒有被警察抓住,主要是以為兩點轟第一點。就是十三妹太精明了,每一次行動,都做了周密的安排。第二點就是漸整個團伙八個人轟三女五男。都是十三妹忠實的手下轟而且一切都以十三妹的意願為主轟這樣令他們非常團結。

不過這一次漸他們卻是「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就在他們帶著拐來的二十三個女孩,興匆匆的向山下趕的時候,突然被一輛看起來異常彪悍漸但是卻拋鈷的的汽車擋在了路上。

山區的路本來就非常窄,現在又有這麼一輛車擋在路上倏一般人遇到這樣的事情。都會去查看一下,對方是不是能讓一讓,或者問一下什麼時候能修好。

但是十三妹他們做賊心虛轟只希望用最快的度離開這裡轟而這車雖然擋在路中間。但是旁邊的路卻也夠馬車繞過去的了金只要小心點轟是不會碰到對方汽車的轟所以十三妹當機立斷,直接讓馬車從旁邊繞過去。

而也就在兩輛馬車一前一後轟小心翼翼的從汽車旁繞行的時候,他們就感覺到眼前景色猛然一變轟一個沒跑的就都被李震收進了桃源世界。讓那些拐賣兒童的成為了被拐的對象。

其實最一開始漸李震的第一個想法是只收拾那幾個怪賣孩子的人,然後再把這些孩子送回去,不過南林的一句話轟令他改變的主意。「她們回去后。說不準哪天又會被賣掉的,因為這裡女孩子的地個太紙下了」轟

這句話。令季震深思熟慮的想了好一眸子金最後才決定將這些孩子一起收走金反正。他們的父母也不重視她們轟收走她們一點危險都沒。

十三妹他們被收進桃源世界之後,就和那些孩子分開了,那些孩子李震直接就安排在了炎翔門,至於十三妹他們轟為了以示懲罰,李震把他們扔下之後。隨便扔給了他們幾件工具轟就不再理會他們金任他們在桃源世界自生自滅。

不過令李震沒有想到的是,人類的適應能力確實非常強,若干年後他們這幾個人。居然在這裡展出了一個差不多有兩百多人的小村莊。

做了一次替天行道的事情之後,李震的心情大好,而且這裡的生存環境雖然不好。但是空氣的清新程度、風景的優美確都是城市比不了的。而且這裡四季長春轟即使現在李震的家鄉還處於零下的時候轟這裡已經是春暖花開,到處是綠瑩瑩的。

而且這裡的環境很特殊,既有亞熱帶型的地帶性植被常綠闊葉林,又有近熱帶性質的溝谷季雨林以山地季雨林;既有寒溫性亞高山針葉林轟又有暖性同地針葉林;既有大面積次生的落葉闊葉林轟又有分佈極為局限的珍貴落葉林。

在植被的空間分佈上又表現出明顯的過渡性,從而使各種植被類型在地理分佈上相互重疊、錯綜,各種植被類型組合變得複雜多樣。形成了這裡植被類型多樣轟植被豐厚的特點。

看著這些豐饒的植被,李震洗然有一種進入到了寶庫里一般金一路上轟無論見到什麼都感覺非常新奇,而且只要是沒見過的物種植被,他都會移點到桃源世界里,這導致他們的行動如同龜一般,直到天黑的時候漸依然還在讓腳下晃悠著呢。

晚上的時候。李震直接就是回到桃源世界來休息,而且這一比十的時間差轟會讓他有更多的時間來整理桃源世界的植被分佈。

以前李震種植那些植物的時候,根本沒有任何的章法轟只要哪裡空著轟他就把種子隨意的撒在哪裡轟雖然在桃源世界里,植物無論在哪裡轟都能生根芽金但是如果生存環境和植物不匹配的話轟還是多少有些影響的。比如生長緩慢,花開的小,種子或果實減少等。

所以在見到這裡的植被分佈之後轟李震徹底的被吸引了,所以李震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轟根據不同的環境,分配植物。當然李震現在手裡的物種還不齊全,但是他會把一些地方做出標記。等有了那些物種轟再補充進去。

李震的調整。令桃源世界的展更加順暢金生機也越的盎然了。但是他的行程卻出現了麻煩,因為他現在是無論什麼物種轟都要採集一些進桃源世界。走了兩天,才算是離開山腳金邁進山裡。甚至這種進度轟令李震自己也感覺不滿意。

此時他正躺在桃源世界里念叨著呢「這樣下去可不行!必須要想介小兩全齊美的辦法」 上還是那個山。水還是那個水,李震的收集計,也沒有懾入,但是李震的心情卻舒暢多了轟而且行進的度也快了許多。因為他想到了一介,非常好的辦法金那就是讓桃源世界里的人來幫他收集各種物種植被。

而且為了這次的收集活動,李震也算是下了大本錢金不光從南家村找來一百名從小在山裡長大,對山裡環境比較熟悉的人員漸而且還從桃源城找來了一千人通然後李震把這些人分成一百隊轟每個南家人各領十人轟到山上收集物種。

這一千多人剛出現的時候,場面還是非常壯觀,不過當他們分散到山林里之後,李震呆愕了好半天,因為這一千多人說起來挺多的,但是一旦分散在這山林里金瞬間就找不到人影,給人一種滄海一粟的感覺金令李震猛然沒有適應過來,因為按照他的設想轟這些人出現之後,這幽靜的山林里肯定會熱鬧一些。

畢竟溪」鎮出來之後,他和南林、南楓在這山腳轉了一天的時間金愣是沒遇到一個人轟而且這還僅僅是在山腳漸要是深入讓林內部轟還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碰到人煙。

巨大的反差雖然令李震有點不適應轟但是他很快就調節好了自己的情緒轟並且做出了一個令南林和南楓都愕然的舉動。

只見李震把手一揮金兩百多隻猴子突然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其中還有兩隻渾身黃色毛的金絲猴金正是大金和小金。這些猴子採集物種也都是行家,而且也不是第一次做了。所以一出現。就立亥飛快的向四再八方散去。

另外李震放出來的還不光猴子金足有兩百多條兇猛的其特犬也跟隨在猴子之後出現了。這些比特既然有李震在各地花鳥魚蟲市場買到的金也有在桃源世界繁育的轟現在已經成為桃源世界里一股不可小窺的勢

這還不算完。當兇猛的比特也都散出去之後。上百隻各種顏色的貓也出現在這片山材里轟這些貓大部分是在桃源世界繁育出來的轟而且有的已經是第三代了轟多少有些變異轟最明顯的表現為體型變得比一般的貓大了許多。最大都有和豹子差不多的。

貓可是非常厲害的獵手,尤其是對一些小獸的殺傷力非聳大金而李震將這些貓招出來轟就是準備彌補比特犬兇猛有餘轟靈巧不足的弱

最後出現的就是七彩了轟對於七彩的神奇作用轟李震一直都是驚喜交加轟因為七彩的能力實在是太強大了,太驚世駭俗了轟所以李震一直不敢輕易讓它展現自己的能力金避免被別人無意中現,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不過來到這裡。李震就沒有太多的顧慮了金雖然這山裡也不是沒有人煙出沒金甚至偶然還能碰到人類的居住點轟但是這裡畢竟重巒疊峰,綿延縱橫轟山高谷深。屬於真正的山多人稀,所以只要李震稍微注意一下轟就不會讓人現七彩的能力。

再說了,李震讓七彩在這裡施展能力,也不是想把這裡的飛禽一網打盡轟他會有選擇的收進桃源世界的轟比如說這裡被國家定為二級保護動物的紅腹錦雞轟桃源世界里已經存在轟並且都已經繁衍下去的,李震就不再多收了。李震只收桃源世界里沒有境或者數量稀少無法繁衍的飛禽。

除了那些去幫著李震採集物種的人和動物外,李震還特意招出來四隻動物留在身邊。這四隻動物分別是兩隻藏糞倏一隻海冬青,一條細如筷子一般的小蛇。

把這四隻動物招出來,不光是為了讓自己的周圍熱鬧一點轟而且這四隻動物也各有各的特點,兩隻藏獎經過桃源世界的潤養,不過兇猛異常轟而且更是機靈萬分轟帶著它們行走山林轟絕對是一對合格的保鏢轟而海東青是空中的霸王,不光也擁有保護主人的能量轟更擔任著警戒的任務。有它在,李震就不擔心七彩的神奇會被人現了。

至於那條如同筷子一般粗細的小蛇轟其實才是李震最看重的倏這條小蛇其實就是眼睛蛇的後代,只不過也產生了變異金別看體型小瞧,也就一尺來長。但是卻帶著可以毒死一般眼睛蛇的巨毒金可以算是毒物中的皇者。

其實有在山裡行走經驗的人,對於那些兇猛的野獸並不是很擔心,畢竟憑藉的經驗。是可以躲過那些野獸的,而他們最擔心的就是那些蛇蟲鼠蟻等毒物。

這些毒物往往個體小巧,身披保護色,很難讓人現轟但是其帶來的傷害卻不可小瞧。被野獸咬傷的人,一般還能堅持一眸子金但是被毒物咬到的人,往往在短時間之內得不到治療的話金抗卜命就沒了。而這條帶著巨毒的變異小眼睛蛇,正好可以制衡那些毒物。

當然金現在也才網進入三月,按照東北的習慣。這個時候還應該屬於冬季轟一些毒物蛇蟲應該都還在冬眠金但是這裡可是亞熱帶地區金溫度可比東北的區高得多,而且李震第一次到這樣的的方轟對於這裡不熟悉轟所以小心也沒有壞處,再說了,小蛇也不佔地方,直接就盤在李震的手腕上,既不顯得累贅,也相當於給自己多加了一層保護傘

,做完這些之後轟李震才帶著南林出南械兩人向深山裡行進。其實也不能怪李震做如此周密的準備金畢竟他們要在山林里行走最少五六天轟才能到達南家村的所在。而這五六玉的路程已經深入山林內部,那裡面的情況,即使從小在那裡長大的南林以南楓也都說不詳細。

而也正因為是這樣轟才讓李震如此大動干戈,動用這麼多人在這裡收集物種,要知道這裡也可以算是原始森林,有著許多外面沒有的東西轟而這些東西也正是李震所需要的。

雖然李震派出了大批的人以獸去收集物種,但是他本人也不閑著轟只要在行進的路上遇到他沒見過的物種,也會毫不客氣的收起來,再加上一路行來,那些放出去的動物。 巔峰玩家 不時的就會帶著各種動、植物回來。甚至還有不少小猴子端著鳥窩或者抓著一些不知名的卵蛋之類的東西出現轟這都令李震不時的驚喜一下,所以李震看似把任務都放下去了,但是卻依然很忙碌。甚至南林和南楓一起出手幫忙轟也不顯得輕鬆。

不過雖然忙碌,但是李震的心情卻異常的興奮,各種希奇的動以植物不時的出現在他的眼前轟尤其是七彩給他帶來的驚喜更大;不一會就引來了大量的飛禽漸其中有國家一類保護動物有黑鶴、黑頸鶴以中華秋沙鴨以金雕以白肩雕、白尾海雕出白頭鶴等。

雖然這些動物都是國家不允許獵捕的,但是李震現在也顧不了那麼多了轟他每一個種類都會選擇幾隻收進桃源世界轟其它的則就被七彩原地解散,而且七彩還根據李震的吩咐,已經召喚來的飛禽轟就不再招來了轟只吸引那些桃源世界所有沒有的。如此經歷了一整天的時候,這飛禽的數量才開始逐漸的減少。

不過此時收進桃源世界的各種鳥類飛禽已經有一百八十多種,一千八百多隻,再加上小猴子找來的各種奇異的鳥蛋一千多個轟桃源世界里的鳥類資源又上升了一個新的台階。

到晚上快要休息的時候。雖然飛禽減少了,但是散出去的人與獸卻都待續的迴轉轟令收穫又達到了另一個高峰,猴子帶回來的是各種花草的根莖、種子、枝條轟甚至還有鳥蛋蟲卵之類的東西,比特犬和貓貢獻的則是各種小獸,比如松鼠、果子狸、鑽山甲小靈貓,甚至還有兩隻

而那一千多人帶回來的大部分則以植物為主,其中品質優良的珍稀名貴植物有珠子參、三尖衫、扇麾、雞縱、艾納香、銀衫、棋桐、禿朽以鈔鑼等等,當然轟除了這些,還有大量的可做藥材的植物,比如悅天冬以銀花以枯梗以五倍子以半夏、雷丸以南沙參以冰球子、黃精、靈芝等。直看得李震的嘴巴都合不攏轟甚至晚上做夢的時候轟都帶著

如此往複轟早晨李震將人馬都散出去,晚上再都收回來轟而且由於時間差的原因,那些雖然辛苦了一天漸但是卻有兩天多的休息時間轟所以每次出來採集物種的時候轟這些人都是精神飽滿的。

再加上每次回來轟李震除了誇獎之外,還會給些物質或者其他的獎勵轟比如許諾讓這一千人才去觀著鳳凰圖等等,這就更大大的提高了他們的積極性。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十個小隊採集的物種,重複出現的越來越多轟放出去的那些動物的收穫同樣也沒有多少新意金七彩甚至有時候一整天都招不來一隻飛禽轟所以到了最後,李震都不再親自動手去採摘那些植物了,幾乎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給了南林和南楓處理,而他則悠閑的觀山望水,把自己當成一個遊客,在山林里遊玩起來。

如此一晃就過去了七天。按照正常的行進度,李震他們應該五天左右就能到達南家村原先的居住地轟但是金現在由於在路途上還要收集物種轟所以行進的度慢了許多。據南林估計,以他們目前的度,到達目的地要比正常度慢了一倍的時間,也就是說,最少需要十天才能到達那裡。

這七天里轟雖然李震遊覽了難得一見的山林風光金但是他的情緒卻不高,因為他已經三天沒見到七彩帶來新種類的飛禽了。

在這山裡,其實還有不少吸引李震的東西漸比如那些大型的獸類轟爬行動物、昆蟲等等。但是那些東西不是李震輕易能捕到了金昆蟲到還好說,而且他為了捕捉一些昆蟲轟準備了不少的網子之類的工具交給了那個隊的人。

大型的獸類和爬行動物。不是有兇猛的攻擊力,就是有著敏捷的逃跑能力,或者是有毒的轟這些都不是他們這些非專業獵手能捕抓得到的。

不過在第八天轟他低落的情緒突然好轉起來,因為不光七彩給他招來了三隻奇怪的鳥類轟而且那些猴子、比特犬、貓聯合起來金也送給了他一個大的驚喜。

七彩這一次招來的鳥類形體和大小都近似鸞金嘴長、頸長、腳長轟上體黑褐色,並具有白色斑點。眼後有一條白色條紋向後延伸至耳羽上

這種鳥以前李震根本就沒有見過,而且一次才招來三隻,是目前一種類數量最少的次。比眾個懷要多點的就是四天靜,佃來了五隻好象放大的麻雀似的鳥轟它們有十五六厘米高,下體白色而帶黑色縱紋轟僅胸帶黃褐漸嘴為黑色轟腳是暗楠黃色。

後來李震利用劉老送給他的衛星電話的上網功能查詢了一下,才知道那鳥屬於珍惜動物的一種,叫榨胸岩碼。

而現在又遇到不認識的鳥類轟所以李震立刻先將那三隻怪鳥拍照了下來轟然後直接傳到了一個全國最著名的鳥類賞玩轟名字為《新現的奇異鳥類。請鑒賞轟順便求名》。

上傳完照片之後,在李震等待回復的時候轟一陣雜亂的叫聲,從濃密的山林里傳了出來轟那聲音異常混雜,有猴子的吱吱聲金狗的汪汪聲以及貓的喃咕的叫聲。

這一奇怪的現象是李震他們進入山林還沒有遇到過的轟於是頓時讓他們警慢起來轟甚至連兩隻藏奏也都目不轉睛的盯著聲音傳出來的方向。

不過當李震弄明白這些雜亂的聲音因何而出的時候轟頓時驚訝得話都說不出來。而南林和南楓更是誇張,兩人呆愕的手裡的東西掉了還都不知道。

因為他們三個居然看到了一幕驚奇的景象金李震放出去的三種動物轟猴子、比特大、貓居然聯合了起來,利用它們自身的優勢,將一群上百隻奇異的猴子劫持了過來。

只見在那被劫持的一百多隻猴子被三禪動物圍在中間轟樹上有貓和桃源世界出來的猴子看守驅趕轟樹下有比特犬虎視猶眈小簡直就是一介小非常完美的天羅地網。

這些猴子有大有小轟而且還不完全是月一種族轟其中數量多點小的轟有**十隻的猴子李震認識,那應該和大金和小金同一種族的金絲

不過它們和大金小金比起來還是有些差距漸大金、小金的頭頂正中有一片向後越來越長的黑褐色毛冠,兩耳長在乳黃色的毛叢里轟一圈枯黃色的針毛襯托著棕紅色的面頰,胸腹部為淡黃色或白色轟臀部的胼腦為灰藍色。它們的尾巴和身子差不多長,瘦長的身體上長著柔軟的金色長毛轟長的可達三十多厘米,披散下來就像出件金黃色的「披風轟。金十分漂亮。

而它們這一次劫持來的猴子轟體形相對來說小一點金但是尾巴比大金以小金長。吻鼻部略向下四。臉部灰白或淺藍。鼻眉脊淺藍。兩肩間有一白色塊斑,體聳灰褐轟有的具黃的色調。從肩部沿上肢外側至手背轟由淺灰褐漸變為黑色轟下肢色澤的變化與上肢相同。頸下以腋部及上肢內側金黃色,股部灰黃。尾基深灰色漸至尾端為黑色或黃白色轟胼服周圍黑色。

小猴子則體色較淡漸通體銀灰轟頭頂灰色倏四肢內側乳灰。尾深灰至尾端為黃白色。這些小猴子有的已經可以獨妾行走金有的則躲在母猴子的懷裡,看起來異常的可愛。

對於大金和小金漸李震已經非常了解轟它們應該屬於川金絲猴,而眼前的這些猴子,李震也不陌生,畢竟臨來這裡前,他通過網上對這裡也做了個詳細的了解轟所以他知道這些猴子應該屬於黔金絲猴,是國家一類保護動物。

如此多的國家一類保護動物的出現,令李震一掃這些天低落的情緒轟立亥振奮起來。另外令李震最激動的是轟在那猴群中轟居然還有還有十幾種李震以前沒有見過,甚至還不了解的猴子。

這些猴子。全身包括手腳的體毛均為黑色轟背部較腹面長而濃密,體型纖瘦轟頭部較小轟尾巴和四肢細長,它的頭頂有一撮豎直立起的黑色冠毛轟枕都有兩個毛旋,眼睛黑色,兩頰從耳尖至嘴角處各有一道白毛轟形狀好似兩撇白色的鬍鬚金十分有趣。

而且令李震奇怪的是金有幾隻渾身漆黑的母猴,懷裡抱的小猴卻是乳黃色轟頭部為耀眼的金黃色,這一巨大的反差把李震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

「這種猴子你們見過嗎?漸倏李震忍不住的問向南林和南楓通

雖然南林和南楓是從這裡長大的,但是對這裡的生物卻不是多麼了解轟即使有時候說出的名字,也是他們自己編排的,和外面的一點也不相同轟幾乎相當於是土語,所以李震問過幾次之後。就不再問他了,這一次也只是無意識的舉動。不過令他驚奇的是。南楓對於這種猴子轟居然還真給他了一個滿意的答案。

「這是烏猴。清朝嘉慶六年的《廣西通志?太平府》中就有;烏猿轟黑如漆。白須長尾轟人多畜之。的記載

「原來是黑葉猴」抗南械的提醒境立刻讓李震想起了眼前的這種猴子的學名轟同時心種立刻狂喜起來金沒想到又是一種國家一類保護動物。

有著三種桃源世界出來的動物看押,在收這些猴子的時候轟雖然費了些力氣。但是最後卻也順利完成了,而也就在這個時候轟手機響了一聲轟李震立刻就明白了,剛才傳上去的那三中怪鳥有答案了。 嚴復幾乎是自討苦吃的詢問了一番財政政策,從陳克辦公室出來后他的頭還是昏昏的。由於短時間內還沒有能從陳克構架的財政世界中恢復過來,嚴復他覺得這個世界好像不一樣了,周圍每個人腦袋上都彷彿貼了不同數量的人民幣。在這樣的扭曲世界中,嚴復覺得需要到一個能夠舒緩這等壓力的環境裡頭去。

人民黨的師範學校現在基本都是女生,之所以說「基本」,因為沈曾植和馮煦已經從軍營裡頭搬進了師範學校。兩個老頭子年紀都不小了,而且品行素來方正。嚴復替兩人做了擔保之後,陳克親自批了條。兩位江南才子就搬進了師範學校。馮煦現任文史館館長兼《新華字典》編輯組組長。

沈曾植雖然不願意當「偽官」,不過看在嚴復的面子上,沈曾植暫時出任了「人民圖書館」館長。人民黨攻克了幾座城市之後,對於錢財取用的不是太多,卻把當地衙門的檔案全部給搬走了。陳克覺得將來戰火紛飛,指望那些未來的軍閥們保護檔案是完全不現實的。所以人民黨就把這些檔案都給運走保管起來。沈曾植管理的「人民圖書館」裡頭,堆積的大多數都是各地的檔案。檔案館直接建在師範學校的校園裡頭。不過陳克說過,再過一段時間,檔案館會搬遷到壽州城裡頭去。沈曾植雖然將信將疑的,不過他也就暫時安分了。

一進屋門,就見到馮煦和沈曾植被一堆《康熙字典》包圍在中間,正討論文字以及釋義的問題。

「幾道兄來了。」兩位才子看見嚴復,連忙給他騰出了位置。嚴復坐下之後,看著一摞摞的書籍,以及兩人面前厚厚的手稿,心情不由得就輕鬆起來。

「拼音和部首查詢編輯的如何了?」嚴復問。

「這陳克明顯是看不起南方人么。」沈曾植對此相當的不滿,「這新的拼音讀法與南方發音極不相同,更不用說與古音相同了。」

馮煦倒是比較支持陳克,他說道:「沈兄,陳克寫的那篇中國發音演變史,我倒覺得說的不錯」

沈曾植根本就不接受這些解釋,他怒氣沖沖的說道:「那陳克才多大點年紀,在那裡胡編亂造一番就當做是自己的道理。他口口聲聲說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他陳克自己調查了么?他這就是亂彈琴。」用陳克的話批判了陳克一番之後,沈曾植在末了還加上了一句,「陳克這小子居然還敢寫書嘲笑我們。」

看沈曾植怒氣沖沖的模樣,嚴復和馮煦對看了一眼,臉上都忍不住露出了笑容。陳克為了配合《新華字典》的編輯工作,還寫了一篇名叫《小篆戰爭》的戲謔小文。這篇抄襲自二十一世紀「馬親王」的文章,對歷史事件的剪裁構思相當巧妙,引用的典故那是相當之多,內容也頗為辛辣。嚴復和馮煦都有著深厚的古文與歷史基礎,他們讀的時候都忍不住哈哈大笑。馮煦邊笑邊說,「這陳文青未免太不厚道。」而沈曾植看了之後不僅沒笑,反倒是勃然大怒了。

嚴復和馮煦都知道沈曾植的想法,陳克這篇文章很不客氣,在提及文字推廣過程中,陳克借用李斯的想法提及了推廣步驟,「一、拿出一個簡化字的方案。二、推廣到天下三十六郡。三、幹掉所有的反對者。」這種傲慢的說明已經足夠表明陳克的態度。而且陳克居然還把「焚書坑儒」映射成儒家反抗新文化導致的自取欺辱,儒家簡直就是過街老鼠,遭到了各方的一致反對。這種對文人階層,特別是針對儒家赤裸裸的蔑視以及威脅態度,才是沈曾植不滿的真正原因。

「陳主席今天已經決定把《新華字典》的初稿文字校訂一下,如果沒有什麼錯別字,就準備刊印。」嚴復突然想起了這個茬。

「這麼快?」馮煦有些意外。

「字典只是工具書,只要沒錯就行。不全的部分以後大規模修訂。字典不是給讀書人看的,是給老百姓用的。」嚴復說道。說完之後他突然感覺自己的發言不太對,這很明顯是陳克慣有的態度。完全以實用化普及化為核心的想法,與文人們幾乎貫徹到骨髓裡頭的那種「為萬世計」完全背道而馳。

沈曾植立刻表示了反對,他的理由歸根結底就是三個字「不嚴謹」。嚴復看了看馮煦,《新華字典》編輯組組長馮煦偷偷向嚴復點點頭。嚴復找了個借口就出了辦公室。沈曾植的話不是沒道理,關鍵是不實用。

看了《小篆戰爭》這篇嘲諷文之後,沈曾植的「文人風骨」被徹底激發出來了,他不僅沒有辭去《新華字典》編輯小組副組長的職務,反倒加倍的較起真來。《新華字典》不僅僅是文字,還有針對「白話文」中相應詞的釋義,沈曾植對這些詞義的註釋力求嚴謹,絕不能產生「誤解」。

但是就如《小篆戰爭》中所說的,「如果交給學者們的話,他們會首先查閱大量的古籍經典,然後逐一進行考釋與辯析、交叉引用,發表一系列論文,音、形、義一個都不能疏漏,每一個字既要符合倉頡的原始用意,又要兼顧三代的傳統。筆畫增削,無不有據,文化是需要傳承的,這一點可馬虎不得。樂觀估計,整個工程大概會在秦八世或者秦九世的時候完成。」

陳克要的是馬上就在大規模義務教育中普及,必須在根據地大規模用麥秸生產紙張前定稿。沈曾植的態度固然有可取之處,但是做事的辦法明顯就是扯淡了。如果不是沈曾植這麼一通折騰,其實第一稿半個月錢就基本確定了。嚴復與馮煦都不想讓沈曾植受罪,如果陳克知道了沈曾植的表現,他當然不會如同《小篆戰爭》里所說的那樣,把沈曾植噼噼啪啪的燒掉,但是絕對會把沈曾植攆出編輯小組的。嚴復和馮煦都覺得沈曾植這種人才,若是不能在《新華字典》這個項目裡頭出把力,對於字典編輯工作和沈曾植本人來說,都是很可惜的。

出了字典編輯辦公室,嚴復又轉到了學校後頭。教學樓後頭就是學校開闢的花生地,此時之間女學生們正在地裡頭幹活,花生苗綠油油的長勢不錯。見到嚴復經過,學生們一個個直起腰行注目禮。嚴復如果是往常,點點頭就過去了。今天卻不想這麼做,他停下腳步問道:「地里怎麼樣。」

叫做黃玉玥的女學生謹慎的答道:「花生長勢不錯,以後可以少些人管理了。」

不知為何,這句話讓嚴復心情大好,他忍不住追問了一句,「人手可以減少多少。」

黃玉玥謹慎的答道:「我們問過教種地的老先生,他說只用以前一半的人就夠了。」

這個女學生們說的「老先生」是根據地專門請來教種花生的老莊家把式,既然他這麼說,想來是沒錯了。「很好,」嚴復確定在自己管轄範圍內終於有件事上了軌道,他臉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財政也好,字典工作也好,教育工作也好,無數的事情都需要去干。聽了陳克介紹的複雜財政系統之後,嚴復心情就變的糟糕起來。但是看著年輕人勤懇謹慎的態度,嚴復覺得這些煩惱突然間減輕了不少。不管有多少理論,有多少憧憬和展望,如果不能從基礎干起,那什麼都不會改變。

「就這麼好好乾下去吧。」嚴復交代了一句。然後大踏步的向著自己的辦公室方向去了。

嚴復只是聽了複雜的財政系統后,心情就能變得極糟。而主持創造這個財政系統的陳克心情卻毫不波動。或者說,陳克先的心如同鐵石一般不為所動。嚴復出去之後,陳克立刻叫來了陪同岳王會的同志。人民內務委員會的同志開始彙報對岳王會的觀察。

人民黨的所有力量都用在進入各地的農村,在合肥地區同樣是如此。對於合肥農村地區的小毛賊們,人民黨地方上的部隊絕對能夠輕易的消滅。對於政府或者政黨勢力,合肥城必然是他們的首選目標。在陳克看來,現階段沒有任何必要死守合肥城。合肥城其實就是一個誘餌,就是一個舞台,讓各方勢力充分跳出來表演。等人民黨控制了農村之後,暗地裡的敵人都在舞台上盡情展現了身姿,那時候收拾這群人就容易的多。

所以陳克並不在乎合肥城是否會丟掉,他在意的是合肥城裡頭三百同志的安全。岳王會好歹有一千多部隊,如果他們想奪取合肥城,人民黨肯定會受到很大的人力損失。所以必須判斷岳王會的想法,制定相應的安全預案。

在彙報中,陳獨秀他們的表現倒是中規中矩,對人民黨並沒有特別激烈的態度。這反倒不太好判斷了,想了想之後,陳克問道:「周治中同志,你願意不願意去合肥當我們與岳王會的聯絡員。」

「啊?」周治中對陳克的命令有些不解。

「說白了就是監視岳王會的動向。他們這批人在城裡頭呆慣了,若是讓他們遠離城市,他們絕對受不了。與其讓岳王會的人心生不滿,不如在合肥城外給他們划塊地。這就需要一名聯絡員。最好的情況是岳王會基層逐漸接受了人民革命的綱領,成為我們的同志。我對高層一般沒有這麼樂觀。周治中同志,你正好和岳王會的高層打過交道,這個工作你覺得能接受么?」

周治中心中一陣激動,人民內務委員會不僅僅是一個主持內部紀律以及鎮壓反革命的部門,對外的諜報與滲透工作也是這個部門的職責之一。滲透岳王會這項工作居然交給自己來做,周治中是又興奮又緊張。他的聲音都有些微微發顫了,「陳主席,我一定會把工作做好。」

確定了合肥方面的工作,陳克把林深河叫來,「林深河同志,六安縣的準備工作做好了么?」

林深河遞上來一個名冊,「這是我們聯絡過的當地會黨,他們口頭上支持我們進入六安縣。但是,陳主席,我們現在有足夠的兵力進入大別山區么?」

人民黨的中央會議上陳克提出未來一年的發展大別山根據地的計劃。面對這個計劃,中央的同志們並沒有熱情的支持。大別山區面積廣大,但是生活條件惡劣,當地人民十分窮困。和現有的根據地一比,大別山地區可以說是「投資大,見效慢」的典型。

陳克自然不能用後世著名的「大別山根據地」來說服同志們,所以沒有人反對陳克的計劃,也沒有人主動要求承擔這方面的工作。陳克知道這也沒辦法,在根據地猛烈擴大的現在,人民黨幹部匱乏的問題就凸顯出來。而且人民黨資格最老的幹部,實際工作時間也不過一年,現在到處都是缺人。放著富裕的地區不去建設,而把寶貴的人力資源投放在窮鄉僻壤,這怎麼都說不過去。

不僅僅是黨中央的同志們不支持,連一貫緊跟陳克的林深河都表示了質疑。

陳克慨然說道:「人不夠,那就少派人。部隊不夠,那就發動會黨。總的來說,大別山區雖然貧困,卻有自己的好處。哪裡經濟落後,各種社會矛盾就加倍的激烈。人民就加倍的希望獲得解放。」

對於革命史,陳克研究的不很多。大別山的鄂豫皖根據地之所以能夠讓陳克如此在意,原因之一是他的祖上就有人犧牲在大別山區。而且大別山區的銀行金融工作搞的十分出色。當年大別山根據地人口三百多萬,就組建了四萬多人的部隊。很多縣都是紅色縣,將軍縣。這種被歷史證明過的革命區,陳克絕不願意放過。歷史上鄂豫皖根據地可是有四萬五千人的部隊啊,陳克絕對可以把其中兩萬人的部隊調到現在淮北來作戰。有了這樣規模的部隊,整個淮北根據地的軍事力量必然能夠得到極大的改善。哪怕是為了這兩萬紅軍,陳克都認為必須要開闢大別山根據地。

但是這話卻不能在現在說,如果說了的話,去大別山工作的同志們很容易會把目標變成了募兵,而不是去開展革命工作。所以陳克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同志們的工作表現上了。

林深河雖然不知道陳克為何如此注重大別山根據地的建設,但是他一貫是緊跟陳克的指揮。他看自己的勸告沒有被陳克接受,於是他就把自己的所有想法都放在最大限度把工作干好的立場上。「根據我們的調查,這些會黨們比較不可靠。他們很多都與大別山地區的土匪有聯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