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敲門。」耶穌說道。

  • Home
  • Blog
  • 「敲門。」耶穌說道。

子彈伸手按響了門鈴,等了等,沒有人回應。

再按,仍然沒有人回應。

「可能家裡沒人。」子彈說道。

耶穌側耳聽了聽,說道:「不對。」

「什麼不對?」

「屋子裡有音樂。」

「是嗎?」子彈把耳朵貼在門上聽了聽,卻什麼也聽不到。

耶穌笑了笑,說道:「我想,這把鎖一定難不住你。」

子彈就從懷裡摸出一把瑞士軍刀,用刀尖在鎖眼裡面挑了挑,只聽『咔砰』一聲,鎖芯了便彈開了。

子彈伸手一推,鐵門便應聲而開。

這是一套兩居室的房子,不是很大,但是內部裝修的很不錯。可能是缺少女主人的緣故,家裡有些凌亂,沙發上亂七八糟的堆著臟衣服或者雜誌什麼的東西。

進屋之後子彈才聽到了音樂的聲音,它是從其中一個房間里傳出來的。

不過,房間的門關著,看不到裡面的情況。

耶穌打了個手勢,然後他和子彈便一左一右的站在了房間的兩邊。

耶穌伸出手用力推門,竟然沒辦法推開。

子彈再次出馬,用瑞士軍刀把房間門給推開了。

咔——

房間門打開,房間里的境況一目了然。

一排書架,裡面擺了不少書籍雜誌。一張書桌和一張黑色皮椅。

桌子上擺著一台蘋果電腦,音樂就是從電腦裡面傳出來的。

一個男人趴在桌子上睡覺,看起來非常累了,有『客人』進屋都沒有醒過來。

子彈手握軍刀就要刺過去,被耶穌給阻止了。

「他已經死了。」耶穌說道。

子彈驚訝的看了一眼耶穌,然後伸手抓著男人的頭髮把他的腦袋從桌子上拉了起來。

臉色蒼白,嘴唇烏黑,身上還有一股難聞的屍臭味,看起來死去多時了。

「真的死了。」子彈震驚的說道。震驚的不是這個男人的死,而是耶穌怎麼一進來就知道了?

「哦。是上帝告訴我的。」耶穌像是知道他在想什麼是的,調侃著說道。

耶穌從口袋裡摸出手機,說道:「事情糟糕了。他必須要儘快知道這邊的情況。」

撥了幾通電話后,秦洛再次走進這間惡臭難聞的鐵籠子里,踢了踢林赫威,說道:「如果不想死的話,就把你知道的的一切全部都告訴我。」

即便十萬分的討厭林赫威,可是秦洛還是準備和他聊聊。他要從他嘴裡得到儘可能多的資料,這樣才能在後期把這件事情的影響降到最低。

「你想知道什麼?」

林赫威想從地上爬起來,秦洛擺手說道:「不用起來了。你就這樣躺著吧。」

「浣溪的母親。」秦洛說道。

林赫威表情一僵,很快又擠出一絲笑臉,說道:「好的好的。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你再敢多說一個字的廢話,我就踩扁你的臉。」

「浣溪的媽媽叫做林子,我們是華夏大學經濟學系的大學同學。林子在學校的時候很多人追求,我也是其中之一——」

「結果鮮花就插在你這坨牛糞上了?」

林赫威尷尬的笑笑,說道:「畢業后我們就結婚了,第二年就有了浣溪。」

「這樣看來你生活的很不錯嗎?那為什麼又——」

林赫威掃了一眼站在門口沒有進來的紅衭,小聲說道:「她有病。」

「有病?」秦洛愣了一下。他還真不知道有這種事情。不過,他也從來沒有和林浣溪聊過她母親的事情,而林浣溪也絕口不提。秦洛看的出來,因為父母的雙雙離開,她討厭的並不僅僅是父親,就連對那個母親也沒有什麼好感。

「是的。」林赫威說道。

「什麼病?」

「那個——-」

「說。」

「——她在床上很冷淡——」林赫威很艱難的說道。「我是在後來才知道的。後來我就認識了孫儷,她是我的秘書,然後就在一起了—–

冷淡?

秦洛表情僵了一下后,一巴掌抽過去,罵道:「我說過不許說廢話。」

「———」林赫威很想哭。他幾十歲的人了,被一個晚輩煽耳光也就算了。問題是,這問題是你問的,怎麼又說別人說的是廢話呢?你不要這麼蠻不講理好不好?華夏國是法制社會。

「她現在在哪兒?」

「不知道。」

「從來沒聯繫過?」

「沒有。」

秦洛沉思了一會兒后,說道:「這些照片只有你們三個人知道?」

「是的。」林赫威保證似的說道。「這樣的事情,不可能讓很多人知道。」

秦洛正要再問時,手裡握的手機響了起來。

秦洛接通電話后,說道:「怎麼樣?」

搶錢俏嬌娃 「晚了一步。人已經死了。」耶穌的聲音傳了過來。

「死了?」秦洛的聲音提高了不少。

「是的。死了很久,看起來有兩天以上。」耶穌說道。「我從他的電腦里看到了那些照片。」

「是不是他發布出去的?」耶穌問道。

「是的。他的電腦上有上傳記錄。」

「———–」

秦洛就沉默了。

人是兩天前死的,照片是今天流傳出來的。

那麼,死人是怎麼上傳照片的?

「事情不是那麼簡單了。」秦洛聲音陰沉的說道。

(PS:上次讓大家競猜聞人牧月中蠱的幕後黑手是誰,答案年後將會揭曉。第一個猜對者的獎品是簽名書一本。嗯。現在再玩個小遊戲吧。大家可以競猜這次的幕後黑手是誰,第一個猜中的仍然會獲得簽名書一本。) 「要把你的武器當做情人一般。」

———————《戰士協會》

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個血紅色的大廳,原本光滑亮潔的地板此時已經被一層類似血肉的物質給覆蓋住,而且不單是地板,就連牆壁和天花板也是同樣如此。

看著彷彿在微微彈動的血肉牆壁,現在艾比一行人像是進入了一座巨大的子宮一般。

而在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具人類,或者說原本是人類的畸形肉球。

只有肉球表面上一張扭曲的臉讓艾比勉強認出這就是艾薇爾的父親、自己的老師:馬文*蒙斯特。

此時的馬文已經算不上人類了,在他身上有著無數細小的觸鬚延伸到艾比等人腳下的血肉地毯上,像是在汲取什麼。

而在他身上還有一條特別粗大的肉管一直延長到這片區域的中央。

這座後殿的雙生廣場中央同樣是一團比起馬文更加巨大的肉團,粗略看上去呈葫蘆狀,此時從面馬文身上延長出來的肉管就鏈接在這團血肉上,並且這蠕動的肉管應該是在朝裡面注入什麼東西。

艾比轉頭看向艾薇爾,此時的艾薇爾已經暈了過去倒在羅莉安的懷裡。

剛才在看到這一切的時候,羅莉安及時的從艾薇爾背後將其打暈,不然這樣的場景對她的刺激實在是太大了,保不準艾薇爾會不會瘋掉。

「謝了!」艾比朝著羅莉安道謝,他並不擅長安慰人,如果剛才艾薇爾沒有被羅莉安打暈,那麼艾比還想不到辦法安慰這位可憐的少女。

蘿莉蘭搖了搖頭,在確定這些類似血肉的物質沒有毒素之後羅莉安緩緩扶著艾薇爾靠著牆壁坐下。

「這件事情結束之後你要好好想想該怎麼對她解釋這一切,現在這個樣子你應該就是她唯一的依靠了。」羅莉安將艾薇爾兩鬢的頭髮拂到耳後,露出她姣好的臉龐,此時艾薇爾的臉上還掛著淚痕,整個人看上去相當的憔悴,現在這樣頭依靠著牆壁的樣子讓人心生愛憐。

「她其實很了不起。」羅莉安開口說道,「聽艾比說她半個月前還不過是個普通的少女,只不過短短的半個月時間她就自己一個人堅持到現在,哪怕她被人引上了歧途,我還是挺敬佩她的。」

此時聽到羅莉安的話后,一行人紛紛將目光看向了艾比,他們想起之前艾薇爾質問艾比為什麼沒有陪伴她,現在回想起來,艾比似乎也有相當大一部分責任。

面對眾人的目光,艾比沒有像往常一樣嘻嘻哈哈地混過去,而是輕輕擦拭者艾薇爾臉上的淚痕說道:「以後我不會離開你了。」

在艾比輕撫艾薇爾臉頰的時候,他的背後突然傳來一聲呻吟。

眾人如臨大敵一般快速轉身,當他們回過身的時候手中的武器都已經對準了身後。

而艾比看到原本面前馬文那扭曲的臉上緊閉的雙眼已經睜開來。

不過這雙眼睛中帶著一絲迷茫,直到這對眼珠四處打量了一番,緊緊的盯著艾比,或者說艾比身後坐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艾薇爾的時候,馬文的眼中才恢復了清明。

「艾….薇….爾!」低沉嘶啞地呼喚從馬文那變形的嘴中傳出,看到自己的女兒之後已經被格蘭特的意志給壓制住的馬文短暫的找回了自己的意識。

面對馬文的呼喚,艾比擋在了兩者之間,阻止了馬文繼續凝視艾薇爾。

面對艾比的舉動,馬文顯得很憤怒,其身上的觸手也是一陣擺動。

「馬文叔叔,你現在這個樣子不適合見艾薇爾。」艾比聲音哽咽地說道。

馬文不單是他喜歡的女孩的父親,也是他們一家幾十年的鄰居,馬文本身也是艾比的劍術老師,現在馬文變成這個樣子艾比當然也很難受,但是為了保護如今的艾薇爾艾比也只能硬著頭皮阻止馬文的呼喚。

「艾…..比….」馬文再次嘶啞地說呻吟道,在自己所剩不多的記憶里馬文找到了關於艾比的記憶,所以他從暴怒中恢復過來,但是聽到艾比的話后他眼睛四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隨即他的眼中淚水不斷地滑落。

「為什麼……會這樣?」馬文不明白自己按照那位漢薩祭祀的說明進行儀式,為何會出現這種狀況。

「馬文叔叔!你和安娜阿姨都被肯迪利用了!他們一開始就想要你們做讓格蘭特降下化身的祭品。」艾比艱難地說道。

然而還沒等馬文有所表示,艾比的身後傳來一聲沉悶的聲音。

眾人轉過頭,發現艾薇爾目光獃滯的越過眾人看向自己那不成人形的父親,剛才那聲沉悶的聲響是她手中支撐的錫杖倒在地上的聲音。

「這不是真的!」艾薇爾喃喃道,「艾比,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艾比嘆了口氣,隨即讓開了自己的位置,讓這對父女直接見到了面。

「艾….薇….爾」馬文看到自己的女兒之後明顯神志更加的清醒了,在艾比提醒之後,馬文已經想清楚了自己一家人被利用了。

他含淚對著艾薇爾說道:「對不起,爸爸一開始就不該冒這個險的。」

其實一開始馬文只是想要保守治療,但是肯迪和特里蘭聯合起來的謊言讓他將自己一家人都推上了絕路。

面對馬文的自責,艾薇爾只有掩面哭泣。

「堅強一點,我們蒙斯特家的公主可不能這麼軟弱。」馬文在最後想要鼓勵自己的女兒,但是這番話只能讓艾薇爾更加得傷心。

「你不會是一個人。」馬文彷彿正常了一般,說話變得流暢起來。

「艾比!」馬文將目光放在了自己面前這個少年身上。

「其實到現在我還是不怎麼喜歡你,因為前段時間艾薇爾每天都在叨念你,可你一直都沒有出現。」馬文說道,「但是這並不妨礙我覺得你是個值得艾薇爾托福終身的人,如今我將艾薇爾託付給你,你要替我好好照顧她。」

馬文這時候看向自己的女兒臉上充滿了慈愛。

重生之再次出道 「還有艾比在這裡我就放心了,他不會讓你受委屈的。」馬文對著艾薇爾說道。

「我的時間不多了,艾比你們要小心,我能感覺得到。」馬文閉上了自己眼睛說道,「你要阻止這一切,抱歉了,最後要你來善後。」

這是馬文第一次對艾比服軟,而艾比則是重重地點了下頭。

「對了,安娜阿姨呢?」艾比想到一個關鍵的問題但是此時的馬文又回到了那個迷茫的狀態。

「安娜…..我來了…..」馬文閉著眼低沉著說道。

接著艾比看到構成馬文身體的這顆肉球迅速的干焉下去。

原本連接到中央的畸形血肉的肉管也蠕動的更加頻繁,彷彿是將馬文體內所有的精華都灌輸進去了一般。

「不!」艾薇爾想要走上去挽回自己父親的生命,但是艾比已經將她攔了下來,這在這種狀況馬文的狀況已經是不可逆轉了,在沒有搞清楚真正發生了什麼之前艾比不能讓艾薇爾冒險了。

好在艾薇爾至少還是有點理智的,剛才她是下意識的舉動,在被艾比攔下之後她還是冷靜了下來。

「哈~」馬文發出像是痛苦的嘶吼之後,這顆肉球停止了顫動,原本筆直粗大的肉管也萎靡的脫落下來,從這端的斷口能看到一些白色渾濁的液體在從這條肉管中淌出,艾比能聞到空氣中開始瀰漫一些腥臭味。

「應該是一些營養液,這邊只是負責汲取營養。」愛德華站在學者的角度分析了一波,之前馬文身上觸手鏈接的血肉地毯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萎縮,應該是馬文吸取了這些血肉的營養之後再注入到中央的那一團血肉中。

而當馬文沒了聲息之後他的身體也縮小許多,露出下面的一些東西。

艾比彎下要從其中拿出一把劍鞘已經腐蝕了一半的短劍。

這把小臂長的短劍是馬文的兩把佩劍之一,另外一把長劍已經被侵蝕的不成樣子,而這把短劍被艾比從劍鞘中拔出的時候依舊錚亮如新。

當初練劍的時候艾比好幾次想要摸摸馬文的這把短劍,但是每次都被馬文一頓收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