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早上好啊,王遠。」韓衛笑著對王遠打招呼。

  • Home
  • Blog
  • 「早上好啊,王遠。」韓衛笑著對王遠打招呼。

「早上好,韓衛大尉。」王遠愣了一下,同樣笑著回答。

「不知道,韓衛大尉一大早找我有什麼事嗎?」王遠看著韓衛,好奇的問道。

不是說,要自己想通了,就通過漢德中士去聯繫他么,這才幾天時間,怎麼突然就上門了?

「唔。」韓衛伸手,扇了一下面前的空氣:「我們可以去回收站點聊嘛,我們邊走邊說。」

周圍瀰漫著的垃圾堆的酸臭味,讓韓衛一陣不適應。

「行吧。」王遠點了點頭。

看著韓衛一臉便秘的表情,就知道周圍垃圾堆的空氣,讓他實在受不了。

畢竟正常人,誰也不願意一直聞著這一股酸臭味。

只是王遠,和眾多拾荒者都是形勢所迫,已經習慣了而已。

儘管王遠每天都有洗澡,不過王遠也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都被這酸臭味「腌」入味了。

讓施南平他們今天先在家看家,王遠就跟著韓衛一起,走向回收站的方向。

一路上,韓衛走的很快。

顯然韓衛是真的被熏到了。

不過,王遠還是很輕鬆就跟上了韓衛的腳步。

一路上,韓衛明顯不想說話,他現在只想快點離開到回收站點去。

說好的邊走邊說呢,王遠看著大步流星,恨不得跑起來的韓衛,一陣無語。

這一股空氣里的酸臭味,實在讓韓衛有些頂不住。

剛開始聞一會還沒什麼事,這聞久了,韓衛感覺能把自己熏死在這裡。

王遠也看出來了韓衛的想法,所以也沒有開口問什麼。

。。。

兩人都沒有出聲,一路疾行,沒多久,四號回收站點就遙遙在望。

在通過了回收站點的隔離艙的一瞬間。

呼~吸~

韓衛立刻誇張的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沒有垃圾堆酸臭味的空氣。

「真。。。佩服你們,竟然可以在這種空氣中生活。」韓衛一邊呼吸著空氣,一邊看著王遠說道。

王遠聳了聳肩:「習慣了,畢竟當初也是形勢所迫,畢竟當初我們可沒得選擇。」

韓衛順了一下呼吸:「要是把我丟在這拾荒星球,我感覺我第一天就得自殺。」

「沒有那麼誇張吧。」王遠一臉不信的看向韓衛。

「哈哈。。。」韓衛笑了一下,隨後岔開話題:「好了,我們說正事吧。」

韓衛示意王遠往前走。

一邊走,韓衛一邊開口:「你確定,一定要帶一個人,才願意離開拾荒星球。」

「嗯。」王遠點了點頭,腦海里浮現這段日子和小蘿莉何盈盈的相處。

讓王遠就這樣丟下何盈盈在這個拾荒星球,王遠真心做不到。

而且小蘿莉現在的女兒身,在四號回收站點周圍,基本就是人盡皆知了。

只是因為何盈盈的背後是王遠,才壓住了周圍的拾荒者。

如果王遠就這樣丟下何盈盈離開了,不用想就知道何盈盈會有一個怎麼樣的下場。

周圍可都是一群憋了不知道多久的無期徒刑囚犯。

「也不是沒辦法。」韓衛看著王遠說道。

聞言,王遠眼睛一亮:「什麼辦法。」

韓衛笑了笑:「你看我,像是超能者嗎?」

王遠愣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韓衛突然要這樣問。

不過王遠,想起了蟲群那天,韓衛直接跳上了五米多好的鋼鐵圍牆跳到自己面前的那一幕。

王遠點了點頭:「應該也是吧。」

不料韓衛確是帶著些許自嘲的搖了搖頭:「我並不是超能者。」

「呃。。。」王遠一陣啞然。

「那。。。」只是,王遠還沒說完,就被韓衛打斷了。

「我知道,你想說那天那一跳吧,我雖然不是超能者,但是一般的超能者不是我對手,除了一些特別覺醒的。」韓衛笑著擺了擺手。

王遠愣了,好一會才開口:「那你是?」

「嗯。。。」遲疑了一下,韓衛開口說道:「可以算是半超能者吧。」

「半超能者?」王遠有些蒙圈。

「嗯,我現在實力大約在四星超能戰士的水準,但是我無法運用源能,也不說完全無法運用吧,只能調動一些遊離在身邊周圍的源能用來攻擊。卻無法像正常超能者那樣,靈活的吸收和應用源能。」韓衛聳了聳肩。

「半超能者,怎麼來的呢?」王遠好奇的問道。

「一種基因藥劑。」韓衛望向王遠:「因為,超能者的覺醒,實在太不容易了,雖然聯邦的超能者並不少,但是對比整個聯邦龐大的人口來說,就太少了。」

頓了頓韓衛繼續說道:「所以,對於覺醒超能者這方面,聯邦一直在大力研究,而這種基因藥劑就是這個研究的產物。」

「可以強化人體的隱形智族基因,讓個人的實力得到一定的強化。」韓衛說道。

「不過這種藥劑,基本只在聯邦各個家族之間流傳。」韓衛補充說道。

「不是傳言說,可以增加覺醒超能者覺醒成功率的藥劑嗎?」王遠想起了施南平的話。

韓衛嘲諷的一笑:「只是在外面流傳的而已,因為用了這種藥劑的,在普通人看來,也是和超能者沒兩樣。」

「只有我們自己清楚,這種藥劑,和真正覺醒的超能者,天差地別啊。」不知道怎麼的,韓衛的語氣之中,有些許的寂寥。

聞言,王遠微微愣了一下,原來如此嘛,確實如果韓衛自己不說,光沖韓衛那一跳五米高,誰都會認為韓衛是超能者吧。 「過了此城,就快到罡風谷了。」秦墨望去,那無棱城的城牆宏偉,遮住他的視線,城門前人來人往,好不繁華,而城外把守卻是因為劫獄之事,變的更加嚴密,他並不掩飾,帶著身後眯著眼睛的眯眼老頭,手輕撫血跡未乾的劍柄,走到城前。

「祖籍,年齡,從何處來,到何處去……」無棱城的士兵例行盤問,而眼前這看似清秀的少年卻忽然從袖中抽出長劍,他的瞳孔急劇放大,便看到那長劍朝著他的咽喉而去,他還沒來得及半點反應,那長劍便接觸到了他的脖頸,鮮血飛濺,便斬掉了他的頭顱,人頭落地,他的身軀緩緩倒下,發出沉悶的響聲,門前人皆愣了愣,隨後,便是一陣騷亂,四散奔逃。

「殺人了!殺人了!」

「快跑!」

「快,快稟告都尉,有人闖城!」

一片騷亂聲中,秦墨和眯眼老頭一步步走入城中,如入無人之境,彷彿周圍四散奔逃,騷亂不已的,不是一群人,而是一堆煩人的蒼蠅。

「來者何人!」此時,城樓上傳出一聲大喝,只見一個身材壯碩,將軍模樣的光頭漢子猶如流星般一躍而下,在地上砸出一個大坑,同時,四周嘩啦啦的圍上來一群兵卒,將其緊緊圍在中央。

「琅琊山,秦墨!」他話音堪堪落下,手中長劍便如同箭矢般激射而出,兩股玄黃氣盤繞而上,竟是以一副似仙人御劍般的場景而去,御劍摧城式,一劍狠狠撞擊在城牆上,便聽得一片轟隆隆之聲,沙塵滿天,那以土石鑄成堅實的牆壁在一劍下,彷彿朽木一般,土崩瓦解。

「連闖三城,天下通緝,這般還敢在我這裡肆無忌憚的撒野嗎!」那光頭大漢怒目橫眉,只見周身肌肉鼓起,達到一種恐怖的形象,肌肉拉扯之時,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而上面,隱隱浮現出一道道金光,罩住其堅實的金身。

「大哥,這是西陵峽金剛寺的純陽金身!」眯眼老頭後退幾步,小心翼翼的躲在秦墨身後說道。

「老頭有些眼力,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乃金剛寺主持首徒劉莽!」劉莽伸手一揮,那體內陽氣出體,竟是也驅動著一件法器而來,只見這法器乃是一副鐵鎚,足有其兩個頭大,上面精鐵打造,滿是狼牙,常年因為陽氣的滋養,所以這精鐵長錘通體都是金黃,如同黃金一般。

「劉莽?流氓?眯眼老頭默念兩遍,忍不住笑出聲來,劉莽面色一沉,再不答話,手中狼牙錘揮舞,自上而下,便朝著眯眼老頭頭頂砸去。

「哎呦媽呀,大哥救我!」眯眼老頭見他抬手,便已然匆忙求救,秦墨不閃不避,一劍自下而上,將散手起手負崑崙以劍使出,起劍,負崑崙,劍錘相撞,劉莽只覺著手臂一陣酸麻,便覺著一股巨力襲來,險些將其手中的巨錘掀飛,全憑體內純陽之氣鑄成的二品金身方才堪堪攔住這一劍,劉莽不由得叫道:「你是三品金身?」

「我?二品玄黃金身罷了。」秦墨道。

「玄黃金身?好,那你再試試我的純陽金身吧!」劉莽手心忽然開始發燙,發紅,彷彿要著起火來,而那一對金錘同時也變的火紅,火焰焚燒,純陽至剛。

劍刃在手心上一劃,鮮血直流,灌入血煞氣瀰漫的修羅之中,修羅飲血,血煞氣愈發濃郁,以自身精血為祭,劍中有劍氣,氣中有劍罡氣,氣中有血煞氣,兩者相輔相成,一劍遞出,以血煞摘星,這一劍,以巧勁在巨錘上方一點,便見巨錘倒轉過去,朝著劉莽自己砸去,劉莽雙手一震,堪堪打下巨錘,而自己手中巨錘已然脫手飛出,難以為繼,竟是一屁股癱倒在地上。

啪!正在劉莽氣息紊亂,難以動彈之際,便感到一股可怖的殺氣,他看不見什麼,便見一隻手掌朝著他的頭頂而去,掌中方寸,掌中乾坤,一掌破去他的純陽二品金身,而在他頭頂,秦墨掌心翻轉,掌中乾坤轉仙人撫頂,擊在劉莽的光頭之上,只聽得一陣咯噔之聲,他腦顱看似完好無損,並未出血,而口鼻之中卻是流血不止,雙目獃滯,噗通一聲便栽倒在地,已然沒了氣息。

當劉莽氣息全無時,只見其竟然平白化成一團血水,修羅被斜斜插入地面之中,汲取鮮血,積攢血煞,轉眼間,劉莽化作的鮮血便被吸的一干而盡,而秦墨的泥丸宮中那許多血煞氣,卻是又多了幾分。

「走。」長劍受御劍術影響,倒飛入其身後,秦墨大步流星朝著城內走去,四周士兵紛紛後退,無人敢有所阻攔,眯眼老頭跟在其身後,兩人一路走過無棱城,沒有受到任何阻攔,走到另一側城門前,只見門前貼著其的通緝畫像,而向下看去,懸賞竟是又多了幾千兩,而原本的丙字,也改成了乙級。

「大哥,您都混成乙級了?」眯眼老頭撕下通緝令上下打量,不由得驚道。

「恐怕等今日之事傳出去,我的懸賞又得多幾萬兩。」他掌心燃起一股赤焰,便將懸賞令焚為一片灰燼,隨風飄散。

「九萬兩白銀的懸賞,只要提供線索。我的個乖乖,我們整個亂山崗幾年搶來的恐怕都沒這麼多啊。」眯眼老頭瞠目結舌。

「九萬兩白銀……你附耳過來。」

眯眼老頭不明所以,將耳朵伸了過去,秦墨說了一陣,只見那臉上表情一陣喜,一陣猶豫,一陣憂愁,但最後還是起身,離開了此處。

半日後,無棱城官府

「哎,為了九萬兩銀子,拼了!」眯眼老頭搖了搖頭,終究還是走入府中,四周侍衛見他拿著懸賞令,並未阻攔,他顫巍巍的走到無棱城太守身前,跪下磕了三個響頭,道:「草民發現逆犯秦墨蹤跡,特來向大人稟報!」

「逆犯蹤跡?在何處?」無棱城太守激動的站起身來,問道。

「就在前方三里紫竹林中。」眯眼老頭說道。

「當真?」無棱城太守一陣狐疑,隨後對著一旁的侍衛吩咐道:「你去看看,若是真的有人,便把賞錢給他。」

「是。」那侍衛出門,便騎將快馬,朝著紫竹林而去,眯眼老頭和太守在府邸中等候,大約過了半個多時辰,只見那侍衛匆匆回來,叫道:「大人,就在紫竹林!」

「傳令下去,城中三千兵卒啟程,包圍紫竹林,務必要將他抓獲!」太守拍案而起,隨後對著眯眼老頭,道:「你立了大功,等會便去內務閣把銀錢領了去。」

「草民多謝大人。」眯眼老頭嘿嘿一笑,對著他磕了兩個響頭,便不見了。

兩個時辰后,紫竹林外十里。

「大哥,大哥,銀子騙來了!」眯眼老頭懷裡揣著將近八百斤的銀子,一顛一顛顛走來,雖然手臂抱的發酸,臉上卻樂開了花。

「你自己拿四百斤,我拿四百斤。」銀子被其丟到陰物身上,由陰物背著,而秦墨則是兩手空空,在前行進,時不時,可以聽到眯眼老頭的傻笑聲。 ,

第860章

「別不開心嘛宋三喜!你說的,公平競爭嘛!這一局,我贏了,浪漫燭光晚餐,是我和有容的。你開心一點,人嘛,最重要的就是開心啦!」

宋三喜在門口停下,看了他一眼,點點頭,「謝謝你最後的話,心靈雞湯分享。回去吧,風大,別閃了舌頭。好好等有容下樓。」

說完,表情一臉的嚴肅,走了。

顧東,有點不自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