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明日我將離去。」

  • Home
  • Blog
  • 「明日我將離去。」

上了馬車后,未曾表露出一星半點的異樣,劉琦眼巴巴的望著陳歡道:「叔弼可曾多留幾日?」

「你今夜且帶我見一面蒯氏兄弟。」

「好。」

劉琦眨了眨眼,隨機點頭並未反對,當即命馬夫立即前往蒯府上。

……

申時未過,天邊的一絲魚肚白便被吞噬殆盡,沒有留下任何的光明,漆黑的天空,不見半輪的明月高照,街道上早已經沒有了來往的行人,老百姓已經回到自家房內,安靜的過活著,等待著第二日天際破曉時分,再開始辛勤勞苦的一天。

蒯府門頭上掛著兩盞大紅燈籠,把蒯府門前的路照清。

「公子裡面請!」

劉琦乃蒯府的常客,他們自是知道劉琦的身份,就算未曾謀面,馬車上掛著的牌子也在訴說著這輛馬車的主人是誰。

「有勞。」

………….

劉琦的到來,並未讓蒯越感到訝異,但是緊隨在劉琦身後的人,卻是讓蒯越訝異不已。

「難得貴客上門,裡面請。」

有貴客登門,蒯越自然是喜不自勝。

再說,他於其兄蒯良可是把一半的身價寄存在陳歡的身上。

密室中,因蒯良不在,蒯越於陳歡交談中,喜色慢慢的浮現,當即拍板道;「叔弼且放心,十日後,定有人到達永寧。」

「歡恭候大駕。」

深夜,劉琦、劉表父子二人深夜交談,誰也不知道他們父子二人到底談了什麼,只是聽到一陣又一陣的爭吵聲。

次日,劉琦神色略顯疲憊,一路上,不知走了多久,欲要送陳歡上船隻時,忽然聽到水面上傳來一陣鈴鐺聲響。

清脆的鈴鐺聲縈繞在江面上,欲要把陳歡送到船上的劉琦瞬間色變,立即把陳歡從船拉下來,緊緊把陳歡護在自己的身後。

「來人護住他!」

望著劉琦,陳歡一時間愣住,旋即略微失笑,清澈的眼眸,內藏著諸多的人情世故,此時此刻卻有一份感動在其中。

「哈哈哈~~~」爽朗的笑聲響起讓人心底生起一絲的好感,但伴隨著鈴鐺時,卻讓人恐懼,半丁點好感卻是生不起來。

「某以為是誰,原來劉公子。」

劉琦為人,甘寧曾耳聞過,並且在劉琦在荊州的名聲頗佳,甚至逐漸有超過其父劉表的勢態,倒是讓人小區不得。

只是可惜了,今日遇到他甘寧,就算是荊州的公子又如何,生死拿捏還不是在自己的手掌心中。

「你!」劉琦怒目而視。

「看來這位小哥是不得了的人物,不然何以引得劉琦這位大公子拚命護佑。」

「你!」

聞言,劉琦暗惱自己,反讓陳歡陷入危險中。

「南陽陳歡見過閣下。」

陳歡倒也無懼,何等大場面他都曾見過,一介水匪而已,豈能嚇到他。

「是你!」

來者報上名,甘寧瞳孔微縮,視線緩緩從劉琦的身上往陳歡移動,似乎遇見了什麼稀世珍寶一般道:「我素聞南陽陳歡乃世之名士,殊不知爾是否配得上?」

「甘興霸,某且問汝一句,於江上縱橫是否痛快?」

未曾回應甘寧的話,陳歡倒是反問了一句。

話音落下,本欲要譏諷的甘寧卻佇立在那裡,趁著甘寧發愣的時候,劉琦欲要帶陳歡離去,卻被陳歡給拉住,並未有移動位置的想法。

一句問住甘寧,同時也狠狠的敲擊著甘寧內心深處。

江上縱橫自然是痛快,但同樣的,甘寧也感覺到一絲落寞,縱橫又能如何,未曾找到敵手,卻讓甘寧深覺無趣。

「你可願隨我一同見見這天下的豪傑。」陳歡見甘寧猶豫不決笑言道:「讓天下豪傑英雄都見見汝之名。」

「可聞鈴鐺響,寒膽生。」

鈴響響、寒膽生…

「妙…」

「妙啊!」

甘寧連連拍手叫好,懾人的虎眸綻放著極致色彩。

見狀,劉琦心一動,笑吟吟回應著甘寧:「何必捨近求遠,你若隨我而去,某定高位拜之。」

愛才之心人皆有之

甘寧找麻煩的本事一流,同樣的,不也能正面的反應出甘寧的本領一流。

劉琦欲要招攬甘寧,自然不吝嗇高官厚祿,況且時下荊州什麼都缺,就是不缺高官厚祿,若是能招攬甘寧,在劉琦看來卻是值得。

然而,卻見陳歡搖頭不語,雙手負在背後道:「荊州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恰好能發揮汝長處,甘興霸汝需記住上了岸,不在是水中人,不的肆意妄為。」

「諾。」

或許投緣就是這麼一回事,甘寧被陳歡一句說動,定然要見識一下天下的豪傑。

人心有私,皆有目的。

劉琦所念所想卻是有所不同,他在考慮一件事,陳歡方才的眼神….

「此事…」

心中悄悄的藏納了一件事於心頭,劉琦覺得應該回去問問其父,或者問一下蒯越蒯良…

………..

今天下格局,紛亂多變,居於潁川的李傕兵髮長安,浩浩蕩蕩不可謂不精彩。

「有趣…」

「著實有趣…」

回想昨日收到的禮物,李儒眼中藏著的好奇之色越發濃厚。

一個箱子,一顆人頭。

「文和,他讓我著實詫異。」

平生少有看走眼的,唯獨這次他李儒是真的看走了眼。

或許當日董卓威勢太盛,少年縮起了腦袋做人,只是為了保護自己。

「如此不是甚好?」

賈詡搖曳著羽扇,就算是入了秋,當還是讓他略微發胖的身體覺得一陣的燥熱,見好友重新恢復神采,賈詡內心深處深感欣慰,他又可以在李儒的羽翼下當一隻鹹魚,雖然論才謀他不遜色任何人又甚至說遠超他人。

生活就是這樣,每個人都有自己所追求的生活。

賈詡有

他人也勉強不得…

ps:求一下訂閱啦…啦啦啦~~~有月票更好啦~~~ 看著兩人的臉變得跟猴一樣快,張青雲心中有一種莫名的感嘆,他前世最討厭的便是官員打官腔,可是自己當官了才知道,有些時候這官腔不打不行。就說這兩個貨吧,自己先前跟他坦誠交談,他們反而覺得自己年幼可欺,目光中儘是輕視。

自己現在稍微敲打了他們一下,這臉馬上就變了,恭敬自不必說了,目光中竟然有了敬畏。恩威並施,如何說官話還真是一門學問啊!

「好了,好了,兩位站長,具體的情況我也不清楚。畢竟這樣的大事還需要領導們大家共同商議,甚至要人大審議批准才能實施,你們還是靜觀其變吧!」

馬濤和陳科心中雖有不甘,但張青雲把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他們也不敢再問。一心只想儘快離開,到其他領導那邊探探風聲,一時兩人都有些坐立不安。

張青雲心裡感到好笑,他一點也不擔心馬、陳兩位去別處探聽虛實,為官者這政策性的東西誰能說死?稍有級別的領導說的肯定也都是一些靈活話,諸如什麼「著力解決『客運』問題是大方向,不過我個人認為這個問題還是要慎重對待……」云云,至於個別職能部門可能矢口否認,不過對方公信力不夠,這兩個傢伙只能越問越糊塗。

「好了,時間也不早了,我看二位也是歸心似箭,我也不強留二位了。」張青雲微笑道。

馬、陳二人臉色一紅,馬濤訕訕笑道:「還是張主任您眼睛老辣,這春運工作還在緊張進行,這站里事物紛繁蕪雜,你看這……,我們也只好先告辭了。」

他說完朝陳科使了個眼色,陳科連忙介面說道:

「張主任,這……呵呵,一點薄禮,太不成敬意!」他邊說邊指了指茶几上的禮物,「這盒老山參,是給老人家備的,嘿嘿……去年六月從無蓋山掏的,逞現在天氣乾燥,拿出來晾涼……晾晾……藥效更好。」

他說完手有意無意的拍了拍一個毫不起眼的小木匣子。隨即,他便和馬濤兩人恭敬的退了出去。

兩人走後,張青雲心裡一動,眼睛瞥了一眼那不起眼的木匣子,起身打開木匣,匣子中果然安放了一枚山參,紅綢襯底的。

張青雲三下五除二把紅綢從匣子扯了出來,只聽見「稀里嘩啦」百元大鈔直往下掉。

他臉色一變,暗道僥倖,幸虧老爸老媽不在,不然遇到這種情形兩老不知嚇成怎樣,他們可是本份人,張德年更有幾分知識分子的風骨,萬一讓他知道兒子當官收了錢,張青雲可是下不了台的事情。

「看來以後得想辦法搬出去才好。」張青雲喃喃的說道,那些錢早讓他收攏了,整整兩千塊。

拿著這一沓真金白銀,張青雲嘴角泛起一絲冷笑,這汽車站太肥了,隨隨便便的紅包就是兩千,那些直屬領導還了得?

不過從內心深處,張青雲並不想拿這點錢的,但是這時還回去又不合適,馬濤和陳科狗急跳牆怎麼辦?厲剛地位本來就不穩,自己再樹敵,那無疑是雪上加霜。

良久,張青雲長嘆一聲,把錢收好,一頭便倒在了沙發上。心中卻在暗暗的告訴自己,以後這種事情絕對不能做了,還好汽車站這點事情是不會出亂子的。

張青雲心中很清楚,官員撈錢,受賄其實是最愚蠢的,最容易授人以柄。個中血的教訓,不勝枚舉,官場上,小心駛得萬年船,這樣的事情還是不做為好,這次他算是沒有經驗,被逼做了一回。

一個人呆坐在沙發上等了很久,兩老還沒有回來,張青雲感到睡意上涌,上下眼皮有些打架,只好先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可是一上床,他又難以入睡,滿腦子想的都是工作的事情,一會兒想厲剛,一會兒想武德之,這幾月他接觸過的人全都在他腦中過了一遍,心想自己才進縣委大院一個月,就經歷了這麼多事情,有了這麼多煩惱,這為官難吶!

不知過了多久,張青雲聽到客廳有了窸窸窣窣的聲音,有人在開門關門,張青雲知道父母終於回來了。

「我就說吧!老頭子,客人早就走了,青雲估計也困得不行了,先睡了。」尹素娥壓低聲音說道。

「我不是有些擔心嗎? 愛上大小姐 萬一兒子跟他們談的是公事,我們在場,打擾了他們不好!」

「就你有理!」 雄霸天下三國魂 尹素娥哼了一聲說道,「咦!那兩人拿的東西還真不賴,你看看,這是啥?這可是無蓋山參,市價上千塊!」

隨即她話鋒一轉,又說道:「哎!老頭子,我想那兩人八成是求咱青雲幫他做什麼事情,他們叫青雲啥?張主任?青雲是啥主任啊……」

「好了,好了,老婆子你別嘮叨了,我怎麼知道!你趕明兒直接問青雲不就得了嗎?這小子,人家送的一瓶酒就抵我一月工資,哼!」張德年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哎,我說老頭子,我瞅你咋酸溜溜的呢?你是不是看咋兒子出息了,還不高興了咋的?

隱隱約約,張青雲聽著二老的談話,心裡涌過一絲溫馨,心思也從工作中解脫了出來,沒多久便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一清早,張青雲早早起床便準備去上班,雍平縣縣委縣政府在一起,是一個院子。張青雲一進院子,便感到有些迷茫,想起又好笑。

他不知道自己應該是去縣委辦公室還是去縣政府辦公室,他是縣委的人,他的辦公地點在縣委這邊,可是另一方面他又是厲剛的秘書,政府辦公室離厲剛近,去那邊方便。

要說雍平,縣政府辦公室基本上不管事,雍平政府一共四個副縣長,王平是兼任,他又任副書記,是黨委成員,重心都在縣委。還有兩名副縣長,一名叫冷學儒,部隊轉業過來的。

這兄弟之所以轉業還是因為他有病,糖尿病天天要注射胰島素,所以所謂副縣長,也就是混日子而已。

至於另一名副縣長周剛,基本和武德之是穿一條褲子的,名義上分管農村工作,實際上財權都在武德之手中,他只是按武德之的意思辦事。

而黃嵩山也是老辣,不知他怎麼弄的,縣政府辦公室的主任竟然讓那名病懨懨的冷學儒兼任,名義上還高配了,實際上是縣政府辦公室只是養了一幫閑人。

他苦笑著搖了搖頭,雍平官場真是個畸形官場,縣長和常務副縣長秘書都是從縣委辦公室挑的,而政府這邊基本上是武德之發號施令,而武德之和黃嵩山又在縣委博弈,顯得有些亂,這種亂造成的結果便是厲剛現在根本無從著手,縣委是黃嵩山的,政府這邊一團糟,武德之無為而治,厲剛這個縣政府一把手根本就沒有施展的空間。

略微一猶豫,最後張青雲決定直接去找厲剛,今天是上班第一天,縣領導按照常例都要分頭給各個科室拜年,厲剛身邊肯定需要自己陪同。 日海軍大決戰的時候,充滿了神秘色彩的組織,海笨查處也開始第一次面對社會招收生員。

這個曾經調查過邱天峻,擁有著限權利的機構,對外用的名義是「海洋生物研究所」。

這是一個龐夫的的機構,已經並不僅僅是成立之時的一個調查機構了,而是牽扯到間諜、反間諜、偵破、反偵破等等在內的獨立機關。

如冉對待海軍一般重視,對於這個直接隸屬於大總統親自掌握的海軍情報機關,蕭天同樣也充滿了期待

27年。一轉眼,在高等大學里已經呆了三年了,羅成開始提前為自己將來的工作做些調研。羅成的學校外交學院,是政府外交部直屬的一所重點高校。要說當初考到這所學校,對於羅成來說還是挺意外的。因為羅成本來沒打算報這裡。但外交學院與軍事、公安院校一樣,屬於提前錄取批次的院校。

雖然羅成之前對外交學院了解不多,但「外交」二字的光環,尤其是頗賦傳奇色彩的中華民國外交總長陳少東的種種傳奇般的經歷,還是讓許多年輕人對這裡充滿了嚮往。

所以,當拿到紅色的錄取通知書時,羅成還是很躊躇滿志的,畢竟自己已經是一名准外交官了。

一轉眼近三年過去了,羅成現在早已沒了網踏入外交學院校門時的那種漏*點了。它可以說是一所迷你學校,全校學生和教職員工加在一起不過兩千人。校園也非常而且它似乎很少像一般的大學一樣有什麼活動,除了每年迎新生的晚會外,幾乎再也沒有別的什麼娛樂活動了。

不過學校的學風很好,學生們學習都很刻苦。在這種氛圍下,羅成三年來也是一直亥苦學習,幾乎沒怎麼玩過。不過也的確得到了豐厚的回報,專業課成績一直名列前茅。但羅成當時的想法已經和網來到外交學院時及在校的前兩年中的想法不同了,已經對將來到外交部工作失去了興趣。因為在學校的幾年裡,羅成有機會接觸了許多師哥師姐,其中有些人去了外交部工作。從他們的口中,羅成得知這份工作和羅成原先的設想出入很大,所以就放棄了畢業後去那裡工作的計戈。

在學校時,羅成學習之外的時間,不少都投在了兩件事情上。第一是體育,確切的說,是中華傳統武術上。羅成天**動,對徒手格鬥,特別是中國傳統武術有著極強的愛好,平時沒事了就喜歡琢磨技擊方法。另一個愛好就是鑽研間諜知識。在外交學院時,圖書館里所有這方面的中文的、英文的書籍都讓羅成看了個遍。

有的時候,在外交學院讀書時,常有一些外人神神秘秘的問羅成:「聽說你們學校是一所間諜學校,專門為國家培養特務的。」

這就有點離譜了。

不可否認,世界上一些國家的情報機關是從屬於外交機關的。但剩下的絕大多數國家的外交機關和情報機關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一個是公開的對外交往的機關,一個是秘密的刺探情報的機關,本來就是兩回事。

轉眼到了大家都開始即將踏入社會的時候了

在一個很偶然的機會裡,羅成意外地現了國家安全調查局在那裡招聘「行政人員」。安全部的業務一向是羅成的興趣所在。於是羅成毫不猶豫地走到了國家安全調查局的招聘桌前,遞上了自己的一位簡歷。坐在桌前的是一位年齡在五十歲左右的男人,穿著一件深藍色的厚外套,在他身後的上方,貼著國家安全部所需的專業:前面的十幾個專業基本上都是語言類的,除了英語外,剩下的是法語,阿拉伯語,日語等各語種,世界各大州的基本上都涵蓋了,非語言類的有法律,和金融等。

那人看了羅成的簡歷后,表現出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可能一方面是因為羅成的成績很好,另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外交學院的主管機關外交部也是從事對外政治工作的,兩種工作之間是存在著一定程度上的聯繫,比起其他學校的學生似乎佔了點天然的優勢。

「好的,你先去「海洋生物研究所小報道吧那個中年男人說道。

「海洋生物研究所?」羅成怔了一下,但隨即反應過來。

一般的特殊情報機構,並不會對外公開自己的真正名稱,通常會有一個對外代號,而越是普通的名稱,這個組織背後的力量也許就越強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