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明裳,你快過來看看,你有沒有少東西?」蕭衡喊明裳道。

  • Home
  • Blog
  • 「明裳,你快過來看看,你有沒有少東西?」蕭衡喊明裳道。

「哦。」明裳應了一聲便進了自己的房間,看著亂七八糟的房間,明裳眉頭皺的更緊了,看來這個賊是有目的的啊,還要她的銀子沒有放在家裡,要不然就被偷了。

蕭衡自然也想到了這一點,他對明裳說道:「看來是有人惦記著你身上的銀子了,你看看,你的銀子少沒少?」

「銀子倒是不少,只是家裡被糟蹋成這個樣子真是太氣憤了!我是要看看,是誰這麼缺德?」明裳說著突然想到了什麼,對蕭衡說道:

「你去看看你的屋子少了些什麼了沒有?」

「我那屋子什麼都沒有,那賊是不會去的。」

「快去看看,說不定少了什麼呢?」

在明裳的催促下,蕭衡去了他住的屋子,他發現自己的屋子也被翻過了,這個小賊真是眼瞎啊!

學霸被迫學醫記 陌上花開,歲月安好 「怎麼樣,東西有沒有被偷?」

「沒有。」蕭衡一邊說著一邊疊著被子。

「說起來,這個小賊不會是以為你的銀子給我收著了吧?」

明裳托著下巴想了想:「有這個可能。按道理說若是一般的小賊偷東西,是不會把家裡弄的亂七八糟的。除非那個人與我有過節。」

「也有可能是小賊在慌亂之中,不小心把院子里的野菜打翻了呢!」

「我覺得不像,你看那些野菜幾乎都被破壞過,要真的是小賊在慌亂之中不小心打翻的絕對不像這樣。」

蕭衡想了想覺得明裳說的很對,剛才是他想得片面了。

「你覺得這件事情是誰幹的?」明裳問蕭衡。

豪門竊愛:鎖心冷傲妻 二人陷入了沉思當中,很快二人又異口同聲道:「姜氏!!!」

明裳蓋房子的時候,姜氏想方設法地找明裳要銀子,並且沒有一次要到的,這姜氏肯定不甘心,所以這次趁家裡沒人便偷偷地潛了進來。

明裳甚至都能想到姜氏找不到銀子時候氣急敗壞的樣子。

「要不我去確定一下?」

「去吧!」

明裳話落,蕭衡便快步離開了。

姜氏這次這麼欺負她,要不是給姜氏一個教訓,還真的當她明裳好欺負!

明裳一邊想著一邊回到自己的屋子收拾了起來。

姜氏一肚子火氣回了明家,她這好不容易幹了這事兒,卻一個子兒都沒找到真是挫敗,這要是傳出去,她還要不要臉了!

這小賤蹄子的銀子到底藏到哪裡去了?不收在家裡那收到哪裡去了?

要說這小賤蹄子沒銀子的話,她才不會相信呢!

姜氏生氣地躺在了床上,連活兒都不想幹了。 蕭衡走了之後明裳把院子里的野菜都撿了起來,這些野菜被糟蹋成這個樣子是不能吃了,明裳便把那些野菜拿出去扔掉。

當明裳轉身回來的時候竟然看到了蕭衡,明裳有些意外便問蕭衡道:「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是不是沒去?」

「去了,我想她一會兒就來找你了。」

明裳皺了皺眉:「她來找我?你到底對她做了什麼?」

「我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等著瞧吧!不過明裳,論吵架的功夫你能吵過她嗎?」蕭衡問。

「吵架?開玩笑,你看我是那種人嗎?」

「難道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蕭衡朝明裳挑了挑眉。

「算了?怎麼可能?我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等她來的時候我自然是有辦法對付她的。」

果然如蕭衡所講那樣,不多會兒,姜氏罵罵咧咧的來了,明裳還在屋子裡老遠就聽到姜氏罵人的聲音。

「明裳,你個小賤蹄子,你給我滾出來!!!老娘養你這麼多年都白養了,真是個養不熟的白眼狼,真是氣死我了!」

姜氏到大門口,抬起手使勁兒地拍打著大門,似乎那手根本就不知道疼似的。

明裳倒是也不急,她慢慢悠悠地去開了門,見姜氏一臉怒氣沖沖的樣子,倒是覺得有些好笑,明明是她惹事再先,自己卻還氣得不行。

明裳裝作一臉無辜的模樣問姜氏:「娘,您怎麼了?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嗎?」

「發生了什麼事情?你還有臉說?你說是不是你去我家了,在我家搞破壞了?我養了你這麼多年,你不感恩就罷了,幹嘛做出那樣的事情來?今天無論如何你都要賠償我的損失。」

明裳冷笑,姜氏這是變著法子要找她要銀子啊!

大叔,輕輕吻 「娘,您說什麼我不明白,我這剛從山上回來呢!您是懷疑我去家裡搞破壞了?大家都看著呢,我自從回到家裡,都沒有出去過,您要是不相信的話,大可去問問別人。」

姜氏眸光不自然地閃了閃,難道不是明裳搞的破壞?還是另有其人?

姜氏想了想,覺得這件事情一定是明裳那臭丫頭做的,如果臭丫頭沒去的話,那麼就是那個臭小子乾的好事了,反正是他們兩個人中的一人,這件事與他們是脫不了干係的。

「那個臭小子呢?」姜氏的語氣很不友好。

「臭小子?娘,您說的是哪一個臭小子?」

「你別在這兒給老娘裝蒜了!天天和你在一起的那個蕭衡,他人呢?」

「他屋子裡被人翻的亂七八糟的,在收拾屋子呢!也不知道是哪個缺德鬼,竟然能做出這麼缺德的事情,真是倒了八輩子霉了。」

明裳一邊說著一邊嘆了一口氣:「唉,有個賊趁我們不在家,在我家亂翻,家裡的東西被翻的亂七八糟的,本來我還以為是仇家,沒想到娘您也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看來不是有人專門對付我的,而是要對付我們明家人啊!娘,您趕緊回去跟奶奶說說,省得再有別人被禍害。」 「明明是有人看不慣你,好嗎?你不要把這件事情牽扯到明家人的身上。還有明裳,我再問你一遍,你今天有沒有去翻過我的東西?」

明裳搖了搖頭:「我沒有。」

姜氏盯著明裳看了半晌,她在明裳的臉上並沒有看出什麼來,要不是被明裳騙了那麼多次,她肯定也會相信這件事情不是明裳乾的。

這次她可以確定的是,這件事就是明裳乾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她之前來糟蹋了臭丫頭的東西,所以臭丫頭這是報復了。

「臭丫頭,明人不做暗事,這件事就是你乾的,你別不承認!你說吧,你要怎麼賠償我?」

「娘,您說話要有證據,誰看到我去翻你的東西了?」

「我……我不管,反正就是你乾的,你不承認也得承認!」姜氏說著便伸出手來:「你給我二兩銀子,我就不跟你計較了。」

明裳冷笑:「娘,正所謂捉賊要捉臟,您毫無證據就說是我乾的,這未免有些太牽強了吧?」

「臭丫頭,嘴還挺能講的。我告訴你,你這就是要報復我,所以才這麼做的!」

「報復?我為什麼要報復你?」

「你別裝了好嗎?你知道是我趁著你們不在家,翻了你家的東西,所以你這是報復!」

「原來來我家偷東西的賊是您啊,要知道是您的話,我之前也不會說那麼難聽的話了。只是娘,要是您不說,我也不會知道來偷東西的人是您。」

「偷東西,偷東西,你別說的那麼難聽好不好?你家裡外表看著怪好看的,其實裡面什麼也沒有,虧得我還覺得你做生意,賣了些銀子呢!」

「娘,我本來就沒銀子,是您一直以為我有銀子的。」明裳說著伸出手來,學著姜氏剛才的樣子:「長這麼大,我還沒找您要過一文錢,今兒娘也看到了,我身上一個銅錢都沒有,娘,您可不能不幫助女兒啊!」

「誰是你娘啊!你不是從明家搬出來嗎?我把你養了這麼大,你還沒報答我呢,反而伸手找我要了,你害臊不?」

姜氏皺了皺眉:「知道你沒銀子,所以下次賣菜的銀子記得拿給我,小心我對你不客氣!」

「我為何要給您銀子?明明是您趁我不在家,偷我的東西的,難道這偷東西還有獎勵?」

明裳的話這邊說完,站在門口看熱鬧的那群人哄堂大笑了起來。

姜氏瞪了他們一眼:「看什麼看?還不都給我回去!」

「姜氏啊,真沒想到你竟然趁著明裳不在家來偷她家的東西,明裳到底還是不是你的女兒啊?」

「嘖,我這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當娘的趁閨女不在家,偷閨女東西的,這可是咱們村的第一例啊!」

……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議論著,都說姜氏的不是。

姜氏眉頭緊鎖,對著眾人喊道:「你們都給我閉嘴!這是我的事情輪不到你們議論。我是長輩,不管我做了什麼,她都應該受著!」

姜氏又轉頭看著明裳:「你個臭丫頭倒好,竟然去我的屋子,把我的東西翻的一團糟,你到底有沒有把我放在眼裡?」 「娘,您這是惡人先告狀!是您自己承認你趁著我們不在家來偷我的東西來著,但是我可沒承認去翻你的東西,我想可能是另有其人,所以您還是好好的調查一番,不要冤枉好人。」

「臭丫頭這是不承認了是吧?去,把你男人給叫出來,我好好問一問。」

明裳聽姜氏說這話,當下便冷下了臉:「您說話要有證據,我和蕭衡是清白的,您不能冤枉好人。」

姜氏聞言嘴角揚起一抹嘲笑:「清白?那天要不是那臭小子救了你,你還能活到現在?也就只有明白那傻小子相信你了,也不知道你給他吃了什麼迷魂藥?真沒想到你這丫頭哄男人還是有些本事的,但是在我這裡是沒用的,你趕緊的,把你男人給我叫出來!」

「您要是再亂說的話……」

明裳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姜氏給打斷了,姜氏扯著嗓子朝屋子裡喊:「姓蕭的,你趕緊給我出來!你要是不出來就別怪我把你們的醜事說出來!到時候看你們怎麼在這個村子里待下去!」

本來女人之間的事情蕭衡是不想插手的,但是姜氏這樣實在是太過份了,於是蕭衡收拾好屋子便出來,他冷冷得瞟了一眼姜氏,淡漠地問:「你找我何事?」

有那麼一瞬間,姜氏被蕭衡的氣勢給嚇到了,姜氏輕咳了一聲以緩解尷尬:「蕭衡,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和臭丫頭乾的好事?我告訴你,你們今天要給我一說法,要不然我是不會走的。」

「說法?我們又沒對你做什麼,為什麼要給你一個說法?」蕭衡說著想了想,似乎想到了什麼:「剛才我在屋子裡可聽清楚了,是你趁著我們不在家的時候進來偷東西的,而且這也是你承認的,所以說,是你應該給我們一個說法。這麼多人看著呢,你不會賴賬吧?」

「我……我不管,我是長輩,你們那樣做就不對,趕緊地!賠償給我,要不然我今天就坐在這兒不走了!」

「您這是要耍賴嗎?」

「誰耍賴了?我看你才是耍賴呢!」姜氏說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準備賴著不走了。

蕭衡見姜氏不走,便對明裳說道:「明裳去拿一根棍子給我。」

「好。」明裳了解蕭衡,她知道,蕭衡絕對不會傷害到姜氏的,所以明裳便去找了。

姜氏見明裳去找棍子了,雖然心中有些害怕,但是這麼多人看著呢,晾這個臭小子也不敢對她做什麼。

想到這裡,姜氏扯著嗓子對門口的村民喊道:「臭小子要欺負人了,你們可要為我作證啊!」

很快明裳找來一根粗棍子遞給了蕭衡,蕭衡接過那根粗棍子,一折便折斷了,姜氏看得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乖乖,這個臭小子還是有幾分本事的嘛!

「趕緊給我離開,否則的話,這斷的就是你的脖子!」蕭衡威脅姜氏說道。

姜氏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這臭小子下手太狠了,萬一真的對她下手,那就得不償失了。

想到這裡,姜氏一溜煙地就跑了。

村民們見姜氏灰溜溜地跑了,紛紛起鬨道:「姜氏,你銀子還沒拿呢?怎麼就這麼快就走了?」

「嬸兒,你慢點,別崴到腳了。」

……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姜氏一心想著離開這裡,完全沒有在意他們在說什麼。 姜氏走了以後,看熱鬧的人都散了,蕭衡十分歉意地看了一眼明裳,對明裳說道:「不好意思啊,連累到你了。」

明裳不以為意:「她這個人看誰都和我有關係,不要理睬她。」

「明裳,我還是覺得我還是搬回那個山洞,要不然影響了你的閨譽。」

「我的聲譽早就沒有了,你還是老老實實地在這兒住著吧!那個山洞哪裡有住在這裡舒服。再說了,你這要是走了,我一個人住在里還挺害怕的。」

蕭衡本來打算搬走的,但是聽明裳這麼一說,就不忍心把明裳一個人扔在這兒,所以他還是住在這兒保護明裳。

轉眼便到了去城裡拿輪椅的日子,去拿輪椅的之前,明裳還做了幾盒蘆薈膠,準備拿去賣。

到了縣城,明裳先把蘆薈膠給賣了,然後便去了劉氏木業去拿輪椅。

來到劉氏木業,劉明暉早早地在那等候著了。

劉明暉見明裳來了,臉上的笑意掩不住:「蕭姑娘這麼晚才來,難道又做了一樁買賣?」

「不愧是少東家,這麼聰明!我的輪椅呢?」明裳四處望了望根本沒有看到輪椅的影子。

「去拿了,一會兒就到。蕭姑娘不妨坐下來喝杯茶。」蕭衡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明裳和蕭衡坐了下來,劉明暉親自為二人添了茶。

「多謝!」明裳向劉明暉道了一聲『謝』,然後端起茶杯喝了起來,明裳只是輕輕地抿了一口便放下了茶杯。

「怎麼?蕭姑娘不喜歡喝這茶?」劉明暉問。

「這倒不是,只是我不口渴而已。」

劉明暉笑了:「沒想到蕭姑娘還真是誠實,不知道蕭姑娘家裡除了蕭公子外,還有何人?」

「除了我哥以外,家裡已經沒人了。」明裳說道。

劉明暉聞言一愣,很快便回過神來:「抱歉啊,我不知道。」

「沒關係,我和我哥做點生意,日子過得還可以。」

劉明暉想都沒想便說道:「我們劉氏木業缺少工人,你們兄妹要是願意的話,我們隨時歡迎。」

劉明暉本來以為明裳會答應的,只是沒想到明裳當下便拒絕了。

「少東家,謝謝你的好意,我們兄妹二人嚮往自由,不喜歡被別人管束。」

「其實我們劉氏木業,很自由的,你要是願意的話,我還可以找個輕鬆的活給你干。」要是她願意,他可以讓她到自己的院子里當個大丫鬟,日後再往上提拔提拔。

「多謝少東家的好意,我們兄妹的事情就不需要您操心了。」蕭衡早就看出來了,這個劉明暉對明裳心懷不軌,明裳若是真的來劉氏木業干,恐怕是羊入虎口。

劉明暉被拒絕了,心中一陣失落。

就在此時,兩名工人抬著輪椅走了進來,他們把輪椅放在了劉明暉的面前:「少東家,您要的貨。」

「下去吧!」劉明暉朝二人揮了揮手,示意二人退下。

「是,少東家!」

「這輪椅就是按照姑娘的要求做的,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意?」

明裳把輪椅檢查了一番,她發現,無論是這輪椅的做工,還是這輪椅的精準程度上來說,這把輪椅是做的非常的成功的。

真沒想到,這古代的木工活如此得精湛。 「非常的滿意。」明裳說著便從衣袖間拿出五兩銀子遞給劉明暉:「我身上就這麼多銀子,要是不夠的話,過兩天再給你送來。」

「我不是說了嘛,不收你的銀子的。你做生意掙這麼點銀子也不容易,趕緊把你的銀子收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