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是你們先招惹他的吧?」

  • Home
  • Blog
  • 「是你們先招惹他的吧?」

「師兄……」

那少年師弟臉色微微一變,的確是他們先招惹紀羽的……

「我不管你們之前的事情,不過青劍宗,以後不要再惹此人。」那姚師兄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紀羽。

紀羽給他的感覺就像是無底洞一般,非常的沉穩,也非常的讓他心顫……

紀羽頭微微一偏,看到了烏山派的地方,宋玉等人一見紀羽,腦袋竟然便不自覺的低了下去。

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旋即紀羽真正的抬頭看向了雷奧,他聲音毫無波瀾的說道:「憋了很久了吧,我來了!什麼時候開始,隨你!」

自從進來之後紀羽便開始關注了雷奧,雷奧身上那股暴躁的力量他怎麼可能感覺不出來,狂暴,非常的狂暴,看來嵐紫山說得不錯,雷林為了對付他,會不擇手段!

同時,紀羽自然也感覺到了無數的強大目光都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那是來自長老會的,他看到了加奧大師與龔老,兩老皆是朝他微微點了點頭。

菲菲朝著紀羽做了一個鬼臉,但礙於場面,她不好直接跑到紀羽這邊,而雅魅則是對紀羽露出了一個淡淡的微笑。

雷奧身邊的人慢慢讓了開始,獨有雷奧一人,此刻的雷奧看上去非常的狂暴,他雙眼有些發紅,赤紅赤紅的,一些敏感的意念師都已經感覺到了雷奧的變化。

「雷奧那小子身上的氣息很狂暴,我感覺像是來自一個地方的……」加奧大師面目深沉的看著紀羽。

「怨念之池?」龔老此刻忽然低聲說道。

此刻,二老神色皆是一變,怨念之池!對!就是怨念之池!雷奧身上的氣息暴躁了許多,也比之前強大了許多,按照他們的認知,只有一個可能……那便是怨念之池!

「看來雷林這傢伙似乎是下了狠心了……紀羽,堅持得住嗎?」念老此刻也緩緩說道。

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紀羽的身上,紀羽給他們的感覺,依舊是那樣的平靜無波瀾,意念之力也沒有什麼提升,還是原來的那個樣子,但……紀羽就是給他們一種非常怪異的感覺,說不出口。

「桀桀……你也知道,今天是你的末日了嗎?」雷奧露出了非常古怪的笑容,那眼神之中依舊是充滿暴躁的氣息,他對自己現在的力量感覺到非常滿意,尤其是當他看到紀羽的力量沒有絲毫長進的時候,他便清楚,這一次,是自己贏了!

「說這麼多無益的東西做什麼,要就來打一場吧!」紀羽直接了當的攤開了手,此時,林仙兒等人也慢慢的從他身邊退了開來。

這是一場屬於紀羽跟雷奧的戰鬥,任何人都不可能參與進來。

而就在此時,雷林忽然站了起來,他掃視了眾人一眼,最後目光停留在了紀羽的身上:「這一次的戰鬥,任何人也不能插手或者中止,這,沒問題吧?」

「沒問題,我只希望等我要殺了他的時候,你別來阻止就行了!」紀羽露出了一個無所謂的笑容。

「哼!我也希望雷奧殺你的時候,那幾個老傢伙別出來阻止!」雷林冷哼一聲,坐了下來。

此刻,所有人心中皆是明白……這是一場血腥的戰鬥,最後,只能出現一個勝利者!而另外一個,就是死亡……

加奧大師與龔老看著紀羽,眼中皆是有那麼一抹不確定性,紀羽……真的行嗎?

其實仔細一分析,紀羽的實力跟雷奧的實力還是有點差距的,因為戰氣修為來說,雷奧是戰師強者,雖然只不過是戰師一階,但也比紀羽的戰士九階要強大,而意念之力此刻也變得有些古怪狂暴,紀羽……勝算其實真的不太大。

「哼,這一次一定要讓紀羽死!」宋玉等人心中對紀羽可是有無邊的怨念的,紀羽不死,他們心不安。

眾人皆是後退,將一個戰場讓了出來。

此時,一個略微宏偉的身影慢慢的出現在人群的視線當中。

許多的意念師對這身影都投以崇拜的目光……因為此人,是他們的會長,嵐紫山!

連嵐紫山都來主持這一場戰鬥了,可見這戰鬥有多麼重的分量。

當然,只有少數人明白,這……並不僅僅是一場戰鬥這麼簡單……

「這場戰鬥我不限制你們的生死,生死由天,誰也不許插手!我也不會管你們用什麼手段戰鬥,現在,戰鬥可以開始了。」嵐紫山的身影非常的冷淡,只見他手一揮,紀羽與雷奧的周圍便出現了一個看不見的屏罩……

嵐紫山離去,坐在高台之中。

紀羽與雷奧面對著面,兩人目光相觸,擦出了意念的火花!

「這一次,你,死!」雷奧冷冷的看著紀羽,殺意無窮!

「我真不明白這是為什麼……原本我們沒什麼關係的,為什麼你就是要惹我呢?」

「你接近了菲菲,那便是死罪!你要死!」

死!

當這一個死字出現的時候,紀羽臉色微微一變,他全身忽然散發出一陣火紅色的光芒,而雷奧的面前則是出現了一團的黑氣,那黑氣形成了一個死字,朝著紀羽猛地衝去。

當雷奧說出這一個死字的時候,戰鬥,便已經開始了!

火紅的意念之力綻放而出,朝著雷奧的那個死字猛然衝去。

兩股意念之力在這一瞬間開始進行了對峙!

「萬物的最終歸宿,莫過於死亡,現在,我賜予你死亡!」雷奧雙眼越來越紅,他的聲音充滿了一些狂暴,而那死亡的黑氣則是不斷的從他身上散發而出,無盡怨念!

一個死字,即使圍觀之人沒有親身感覺威力有多大,但他們卻感覺到一種絕望……僅僅只是看了一眼,竟然便可以讓他們有墮落的感覺!

「好可怕的攻擊,這雷奧,的確很強……」

「紀羽他能抵擋嗎?」

這僅僅是開頭,若是紀羽不能抵擋,那這場戰鬥便已經沒有進行下去的必要了。

當然,紀羽可以抵擋!

只見紀羽此刻非常的安靜,他一邊用手在空中寫字,口中一邊說道:「我輩修行之人,本身便是秉承著與天地相鬥之意志,死亡,是我們需要突破之枷鎖,有朝一日,我們必將追求永生!這才是我們修士的意念!」

紀羽手不斷的在比劃,他敘述的也越來越快:「而你,身為修士,卻完全沒有與天地相鬥的覺悟,自認為自己到底只有死這個歸宿,從你說出這一個字開始,你,便不再配成為一名修士!」

話落,紀羽的話猶如魔音一般沖入了雷奧的耳中,而他的手的動作也是停止了,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個火紅火紅的字:生!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就在眾人為雷奧的「死」字感覺精神崩潰之時,紀羽的一個「生」字憑空出現,猶如一把烈焰在黑夜之中點燃了一般。

眾人瞳孔微微一縮,生! 再也不乖 紀羽的一個生字,便讓他們有一種劇烈的衝動,紀羽的話語,在震撼著雷奧的時候,同時也震撼著他們的內心。

吾輩修士之人……自踏入修鍊一途時,他們誰不是為了長生?自然是與天地相鬥!但久了,他們甚至忘了自己當初為什麼要成為修士……紀羽的一句話,點醒了他們!

「帝奇前輩,你一輩子與天地相鬥的意念,便讓我為你傳承下去吧。」此刻紀羽心中默默的說道……

「可惡!滾!你給我死去吧!」

雷奧意念受到紀羽的影響,他臉色變得猙獰了幾分,他怒吼一聲,那個死字猛地升上空中,接著便朝著紀羽碾壓而下!

「世間萬物,皆應生生不息,吾輩修士之人,豈容一個死字定下我們的命運!給我滅了!」

紀羽看著那從空中降落的死字,他口中緩緩說道。

隨後,便見他面前的那一個火紅的「生」字在眾目睽睽之下猛地朝著上空的「死」字飛去。

生與死向來便是相對立的,此刻更是如此!

「給我鎮壓了!」雷奧怒吼一聲。

「你沒這個能耐!」

紀羽哼了一聲,他全身都散發出了紅色的光芒,只看著那生字與死字相碰撞。

頓時,上空猶如一片混沌!

「生」與「死」二字相互碰撞,使得空中呈現出了一片絢麗的畫面!

一半為紀羽的紅色,一半為雷奧的黑色!

二色相碰,使人觸目驚心。

「竟然不相上下……」許多人都不禁咂舌,看來紀羽真的跟傳說中的一樣……戰士修為,成就問世級別的意念師,這的確是一個奇迹……

「轟!」

最後,一陣轟鳴之聲爆發,一切一切的絢麗,皆在此刻落幕。

「生」字消失了,「死」字也是消失了……

只留下紀羽與雷奧二人依舊在對峙著,兩人似乎都沒有任何的損傷,神情之中皆是有那必勝的意念。

億萬豪寵:帝少的迷煳妻 「剛剛只不過是試招,若是你的實力只有這麼些,那麼……你完了!」雷奧全身散發出黑色的氣息,逐漸將他整個人都給覆蓋了,此刻的雷奧顯得非常的黑暗。

兩個問世級別的意念師的戰鬥,在剛剛,只不過是試招,是意念的戰鬥。

紀羽露出了一分淡笑:「你很自信,所以,也會有這麼多廢話……對么?」

「你找死!」

雷奧怒吼一聲,他再一次動了。

只見他伸出了一隻手,稍微朝著紀羽一點,旋即便見到一個小小的黑暗朝著紀羽的方向猛地衝去。

「黑暗之同化!」雷奧怒吼一聲。

「為什麼你會這麼黑暗呢?你的心太小了!」

紀羽表現得非常的遊刃有餘,他緩緩說來,而手上動作也沒有任何的停息,只見他一手一揮,一陣紅色的屏罩便出現在他的面前,將那黑色的攻擊給抵擋了過去。

「那,又怎麼樣!」

而就在此刻,眼前的雷奧竟然忽然消失不見,紀羽微微一怔,身後便忽然傳來了雷奧的聲音。

「有黑暗的地方,便會有我意念的影子,吞併吧!」

雷奧出現在紀羽的身後,他伸出了一隻手,呈現出利爪之樣,猛地朝著紀羽的頭蓋骨抓去,他還沒有忘記雷林給他的囑託,要將紀羽得到的獎勵弄出來。

「黑暗,永遠都見不得光的人,這也值得你驕傲?」

紀羽嘲諷的笑了笑。

天元九變!

就在雷奧的手碰到他的頭的時候,紀羽忽然爆發出一陣強烈的力量,一道生機拳猛地轟出,死死的打在了雷奧的胸前。

做你的夢中新娘 而打完這一拳的紀羽,便是緩緩消散不見,等得他再出現之時,便已經是在雷奧的不遠前。

對於天元九變的運用,紀羽此時已經是越來越得心應手了,他戲謔的看著雷奧,臉上不無自信的光芒。

「桀桀……這樣,才有意思啊!否則,你不配讓我犧牲這麼大!」雷奧舔了舔舌頭,露出了一份猙獰的笑意。

紀羽看上去非常的波瀾不驚,而他心中此刻卻非常的小心,因為雷奧的確很強,比之前強上了許多,若不是他的道了帝奇聖人的傳承,恐怕還真的要費一番功夫才能抵抗雷奧,而且……這隻不過是開始而已。

紀羽看上去非常的安靜,他雙手微微的攤開,雙眼微微的閉了起來,一切,似乎陷入了死一般的寧靜。

「大衍意念之術……」他嘴唇蠕動,沒有人聽得出他在講些什麼。

雷奧謹慎的看著紀羽,這周圍被嵐紫山的力量所阻隔,外人感覺不到紀羽的氣息,但他卻能感覺到,紀羽,非常的危險。

「大囚牢術!火焰之牢!」下一霎,紀羽的雙眼猛地睜開,那眸子充滿著烈焰的氣息。

紀羽,主動攻擊了!

只見雷奧的周圍,四面八方忽然出現了一條又一條的烈焰,那些烈焰瞬間便是合併了起來,將雷奧覆蓋在其中。

大囚牢術,那是他臨時想出來的,再以大衍意念之術衍生出來!

很快,在眾目睽睽之下,雷奧周圍出現了一個囚牢,雷奧本人,便被囚牢困在其中。

「破滅!」紀羽沒有任何的停頓,立刻喝道。

「哈哈!我已經跟你說過了,黑暗,無處不在,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抵擋!現在,我便讓你看看什麼叫真正的黑暗吧!」出乎意外的,雷奧沒有任何的慌張,反而大笑著說道。

只見他全身忽然都散發出了黑色的氣息,那黑色的氣息以極快的速度將那火焰囚牢跟撲滅了,頓時,火焰囚牢竟然變成了黑暗的囚牢……

「還給你!」雷奧大吼一聲。

那黑暗囚牢猛地撲向了紀羽,要將紀羽徹底困住。

「破!」

此時,只見紀羽一隻手猛地往下一壓,一股毀滅性的氣息從天而降,一股火焰朝著黑暗囚牢壓下,將囚牢徹底打碎。

「桀桀,死吧!」

然而,就在囚牢破碎之時,雷奧的聲音忽然傳入了紀羽的耳中,使得紀羽神色微微一變,這一次,他真的措手不及!

他看到那火焰之中有黑暗的存在,雷奧的聲音竟然是來自於黑暗。

「靈魂的攻擊!」紀羽心中大駭。

雷奧竟然分出了靈魂在黑暗囚牢之中來攻擊自己。

那一股黑暗朝著紀羽撲去,紀羽根本就來不及防範,轟的一聲便被黑暗擊中,整個人瞬間便是倒飛而出。

「桀桀桀桀……怎麼樣啊,靈魂的攻擊,是不是很爽!」雷奧那桀桀的笑聲傳出。

此刻紀羽甚至能感覺到自己靈魂之中也存在著一個雷奧。

「你真的很瘋狂……」紀羽壓制住那種強烈的靈魂波動。

他立刻盤腿坐下,沒有想到雷奧竟然會變得這麼瘋狂,不惜分裂靈魂來攻擊他,讓他受傷,這絕對是他沒有想到的。

「接下來我會慢慢將你折磨致死!」雷奧的聲音傳出,在紀羽的腦海當中不斷的回蕩。

他很暢快!紀羽終於中了他的招了,接下來,紀羽的命運便是掌握在他的手中,他,很爽!

然而,就在他哈哈大笑之時,一個冷冽的聲音卻忽然傳來。

「我只是說你很瘋狂,並不是說你的計謀得逞了……」

那是紀羽的聲音,顯得非常的平靜,但在雷奧聽來,卻又是有一種嘲諷,使得他內心有幾分的不安。

「為了勝利不擇手段,不過我並沒有什麼資格指責你,面對你無法戰勝的敵人,你有這種想法,很正常……」紀羽淡淡的說道。

只見此時他全身又一次散發出紅色的光芒,火靈變的力量在他丹田之中慢慢的衍生而出,使得雷奧臉色蒼白了許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