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是啊,也不知天立前輩的不朽之道,如今研究到哪一步,是否能真正的不朽,大人們探查這麼多年,卻遲遲無法真正的不朽。」半步不朽們嘆道。

  • Home
  • Blog
  • 「是啊,也不知天立前輩的不朽之道,如今研究到哪一步,是否能真正的不朽,大人們探查這麼多年,卻遲遲無法真正的不朽。」半步不朽們嘆道。

「天立前輩打算以不朽神液,增強自己所掌控的天地大道,雖然不知如何操作,但聽起來也很有道理,想必也更進一步了。」

「那是當然,天立前輩可是開創者,說不定吾等最後不朽的機緣,還在天立前輩身上。」

六位半步不朽聊著聊著離開了,何凡沒有繼續看,仙界之門恢復如常,打開瓶子,開始喝了起來。

不朽神液快速消化,體內的不朽之意快速壯大,這一瓶裝的量,遠超何凡之前得到的瓶子,一瓶頂十瓶還多。

隨著不朽神液喝下去,何凡的廚神之軀也有了一絲增漲。

等全部不朽神液灌下去,何凡不朽之意已經能讓他腦袋和脖子不朽了,就剩下身軀和兩條腿了。

「不朽,還真特么難,現在的廚神之軀,大概相當於道祖中期?」何凡感應了下廚神之軀,湧現的力量,讓他實力再度增強一分。

「這等我成就半步不朽,我估計全身都不朽了,那我還證個啥的不朽?」何凡呢喃著,自己這算什麼?提前不朽了?一步到位?

「該回去看看了,嗯,那些巨獸,好像沒有留下的必要了。」何凡伸了個懶腰,自己可以幹掉他們,儲存食材了。



天地大道波動,天地道紋浮現,還有一股造化之力蔓延,在虛空凝聚,化作媧祖樣貌。

「見過媧祖。」何凡微微一禮,心中奇怪,媧祖怎麼跑過來了。

「沒想到你這麼快便找過來了,你的身軀,可以讓你無視仙界之門的封印,請你善用,不要讓仙界的生靈踏入星空。」媧祖淡淡地道。

「我的身軀?」何凡迷惑地看了眼自身:「什麼意思?」

「你知道大道囚牢的來歷么?」媧祖問道。

「知道,天地大道弄出來的,用來囚困古生靈。」何凡道。

「大道囚牢,本就是天地大道所化,大道石壁與不朽神液本是一體,兩者結合,方能永恆不朽,讓古生靈難以打破。」

「不朽神液是天地大道的精髓,不朽的保障,以不朽神液破大道石壁,並非是真的破了,只是重新回歸了天地大道。」

「所以?」

「所以,隨著你服用不朽神液,自身將會化為天地大道之體,猶如一位行走的天地大道。」媧祖面色淡漠,看不出絲毫情感。

「你現在,是媧祖,還是天地大道?」何凡沉吟道。

「亦是天地大道,亦是媧祖。」媧祖淡漠道。

「你一直在幫我?」何凡想到斬道之事。

「沒錯,你的蛻變,將與天地大道一樣,所以幫了你,而天立等存在,是違逆天地大道,被天地大道所摒棄的。」媧祖道。

「那你是不是要給我不朽神液,讓我早日轉化完成?」何凡問道。

「天地大道已經千瘡百孔,容不得再損失,吾可以確定告訴你,你能來往仙界,此地禁制只是針對天立等存在,他們不可能找到盤古遺留。」媧祖道。

「你讓我上仙界?」何凡明白了,這是讓他自己搜集不朽神液,甚至去仙界收集。

「這個要看你自己。」

「那你能給什麼幫助?」何凡搓著手道:「比如天立他們究竟是什麼來歷,當初那個地方又是什麼,為什麼半步不朽都死在裡面。」

「不知道。」媧祖搖頭。

「你是天地大道,無所不在,你跟我說不知道?」何凡錯愕,你確定不是在忽悠我?

媧祖依舊搖頭:「等你去了仙界,你可自行探查,但希望你記住一點,等人族安定之後,再進入那裡,否則你隕落,人族很難有再起希望。」

「幫助呢?」

「沒有。」

何凡:「……」

那我去個雞兒,什麼幫助都不給,全靠自身努力,就不能讓我享受一把特殊待遇? 「你讓媧祖出來,身為人族先輩,別只顧著別的人族,倒是照拂下我啊。」何凡不滿地道,我這個後輩,你倒是給些福利啊。

「你的實力,距離偽不朽,差距也不是很遠,無法照拂你。」媧祖輕嘆道。

「半步不朽的屍身,盤古遺留什麼的。」何凡期待地看著媧祖。

「半步不朽的屍身,只有這五具,要用來布置禁制,盤古遺留,你也見到了部分,另外的部分,吾不能說出。」媧祖搖頭道。

「見到部分?哪呢?」何凡疑惑,自己什麼時候,見到盤古遺留了?

媧祖伸手一指,仙界之門上,那股特殊的力量,凌駕於天地大道,諸神之力之上的力量:「那就是。」

「好吧,看來又沒好處。」何凡鬱悶了,媧祖和天地大道,真摳門。

「那群被困住的生靈,他們的不朽神液,不夠你轉化身軀,仙界之中,有大量不朽神液。」媧祖再次道:「你若能得到,就能完全轉化。」

「我在這邊,還能糊弄他們,一旦進入仙界,很可能被人看穿,偽不朽,我可打不過。」何凡皺了皺眉,道。

「這要你自己摸索了。」媧祖沉默片刻,道:「想要解決天立,你還是要去仙界。」

「為何?」何凡不解:「直接斬了他,不是更好?」

「天立在當年,將自己的本體留在了仙界,他急著開啟仙界,除了統一星空以外,便是想要拿回自己的本體。」媧祖解釋道:「他與仙界的本體,還有一絲聯繫,未曾斬斷。」

「天地大道無所不在,雖然天立出不來,但依舊能與仙界真身聯繫,只是無法傳遞信息,模糊感應,一旦天立徹底放棄如今的一切,付出一些代價,便能回去。」

「斬斷聯繫,讓他無法回去便是。」何凡道。

「斬不斷,他與天地大道的融合十分特殊,除非毀了天地大道,或者他自己斬斷,方可徹底滅殺他。」媧祖道。

詭夫大人太兇狠 「這麼說來,天立還真殺不死了?」何凡驚疑道,這樣的話,就算是斬了本體,有天地大道庇佑,一樣無法殺死。

「能夠殺死,一旦解決了天立本體,再鎮壓他,讓天地大道同化,化為天地大道的養料。」媧祖解釋道。

「這麼說,必須要去仙界一趟。」何凡輕嘆一聲,還有些不死心地道:「真的沒有福利?」

「沒有。」媧祖搖頭。

「成就不朽的方法,要不教我一下?」何凡道。

「若是有,吾也不會與天地大道相合。」媧祖淡漠道,身形化作點點光芒消散。

如果有辦法成就不朽,媧祖當初就不朽了,豈會與天地大道相合,自我犧牲?

「想要混上去,必須對各族有所了解才行,最好的辦法,就是將那些巨獸也帶上去。」何凡思索著道。

如果帶上巨獸,有他們證明,他能方便許多,更好地融入這些生靈之中,順便摸清楚他們的具體來歷。

但是,這些生靈雖然相信他是天立的人,可還有戒心,對於黑氣,他們的進化法,自己也要想辦法弄到。

一邊思索,何凡一邊返回,這裡的禁制沒問題,到時自己以天地大道氣息包裹,可以帶他們過去。

再次踏上古路,原路返回,穿過屏障,血紅毛髮巨獸還在等待,沒有離開。

「大人,你回來了。」血紅毛髮巨獸驚喜地看著他,生怕他也隕落在那邊。

「回來了,本神見到了仙界之門,金色的。」何凡說道。

「大人沒有遇到禁制?」血紅毛髮巨獸驚訝,在屏障還未徹底成型的時候,他也曾去過,只是沒有太過接近,便退回來了。

「偉大的天,有辦法避過禁制,甚至與仙界聯繫上了。」何凡一臉崇拜地道:「這次本神回去,面見天,詢問天下一步打算。」

愛不逢時,情無金堅 「大人,可否帶吾一起去星空?」血紅毛髮巨獸問道。

「當然可以,只是有一點很重要。」何凡道。

「哪一點?」巨獸連忙問道。

「媧祖。」何凡神色沉重:「媧祖會不會對你們出手,而且,現在人族與天有約定,道祖之上不能出手,若是帶你過去,就算是剛開始不為難你,你若出手,媧祖也能對你下手。」

「這個……」血紅毛髮巨獸遲疑了,這約定,他去了星空,也只能縮著,根本不可能下手。

「安心,偉大的天,既然能讓吾聯繫上仙界,未必不能讓吾真的進入仙界。」何凡又道。

「回歸仙界?」巨獸又激動了:「若是能回歸仙界,也是極好的。」

一旦回歸仙界,那他就是回歸故鄉,回到自己地盤,不會被困守一地。

「我們趕緊回去,將此事通知他們,還有便是,不朽神液的事情,偉大的天需要不朽神液。」何凡又道。

「需要不朽神液?當水喝?」巨獸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你都將不朽神液當水喝了,還說需要不朽神液?

「當水喝的,能有多少?偉大的天雖然需要不朽神液,但也不在乎那麼點。」何凡道。

「不朽神液,吾等也沒有多少,若是不能回歸仙界……」巨獸說到這裡沒說了,意思很明顯,不能回歸仙界,他們還要留著不朽神液,突破這裡。

「這樣,吾先回去,若是偉大的天,有辦法讓你們回歸仙界,你們就將不朽神液,交給吾如何?」何凡思索道。

「這沒問題。」巨獸一口答應下來,若是能回歸仙界,這不朽神液,他們留著也沒什麼用。

一直抽取不朽神液,不斷的積攢,不就是為了突破這裡嗎?都能回去了,自然不用留了。

何凡點點頭,想到一事:「你們能打破那屏障?」

「付出一些代價,合力能夠打破,但是,外面的禁制,大道之毒,也能要了我們的命,而且,這屏障是會癒合和移動的,我們嘗試過很多次,只是擴大了自己的生存之地。」巨獸嘆道。

前有劍光禁制,沒有半步不朽的實力,難以闖過,後有大道之毒,和五位半步不朽屍身禁制,就算是他們拚命突破了屏障,也無法離開。

而這屏障還會移動和癒合,這次打破了,下次前面還會凝聚出來,周而復始,他們根本離不開,只能不斷積攢不朽神液,到時以不朽神液包裹自身,搏上一搏。

可是,現在不朽神液越來越少,他們都快沒希望了,何凡若是真能帶它們上仙界,肯定會答應。 古路深處,一群巨獸匯聚,血紅毛髮的巨獸,與何凡一起,站在前方,望著巨獸們。

「事情就是如此,我們現在出去,幫不上什麼忙,不能出手,道祖之下,人族有一位級強者,我們也奈何不得。」

血色毛髮巨獸道:「大人此次回去,會尋問天立前輩,是否有開啟仙界之門的方法,讓吾等回歸仙界。」

「全憑大人安排。」一隻巨獸出聲道:「吾等困守此地,天立大人若能帶吾等回歸仙界,吾等必定回報。」

「不錯,全憑大人安排,是回歸仙界,還是進入星空,都看天立前輩的意思。」巨獸們道。

「本神雖然希望你們能入星空,幫助偉大的天,但此刻情況特殊,決勝的關鍵在偉大的天與媧祖,除此之外,任何做法,也無法改變結果。」

何凡掃視所有巨獸,道:「所以,是入星空,還是回歸仙界,這要看偉大的天的意思。」

「大人,吾等等你回來,星空危險,要不要我們隨您回去?」血紅毛髮巨獸道:「沒有別的意思,就是保護大人安危。」

「放心吧,本神的實力,不比你們差。」何凡擺擺手,化光離開。

沒有別的意思?

你特么糊弄誰呢,還不是怕我跑了,不回來了,之前就展露了實力,需要你來保護?

何凡肯定還會回來,不說去仙界的問題,就算是這些巨獸本身,他都不會放過。

穿過屏障,何凡返回仙域通道外圍,如今星空已經有三方勢力,聖元等人站出來了,組建了一方勢力,平衡在兩大陣營中間。

四族和五族進化者,也進入短暫和平,在古路上搜尋資源,偶爾出現廝殺,各有傷亡。

聖元等人雖然會幫助四族,但不可能時刻照看,也不可能全部都照看住。

雙方廝殺之中,聖元救下了部分四族,也救下了部分五族,趁機收了一些進化者,增強自身勢力。

「聖元大人,剛救出的龍族已經放了。」一位進化者恭敬地道。

「嗯,做的不錯。」聖元應了一聲,掃了眼四周聚集的上百位進化者,心中一片大好。

這些都是他收攏來的五族進化者,在他救了幾次之後,跟著他了。

至於忠心問題,這一百個中,聖元也無法保證,有幾個對自己真忠心,但畢竟是個開始,有人跟著就不錯了。

「聖元大人,您是想接納人族,讓各族和平相處么?」一位進化者問道,聖元做的事情,完全是在平衡雙方。

「以後你就知道了。」聖元淡淡一笑,沒有多做解釋。

各族和平相處?不存在的,他也想滅掉人族,只是,那是他取代聖天,成就聖皇之位以後,在之前,他只能慢慢積累自己的勢力。

「聖元。」一聲呼喚從深處傳來。

「你們各自去忙。」聖元聞言,擺了擺手,化光遁入聲音傳來之地,一方道紋籠罩的遺迹。

進入遺迹之內,聖元恭敬地看著眼前人:「族老,找吾何事?」

自從三分天下開始,族老基本上就閉關,不插手事情了,也很少找他。

「這次找你,是想了解一些聖族進化法。」族老道:「吾如今到了瓶頸,需要一些進化法,來參悟一番,研究新的道路。」

「瓶頸?族老要衝擊半步不朽了?」聖元震驚地道。

「嗯。」族老輕輕點頭:「只是半步不朽實在艱難,吾不知前路如何走,人族肯定不會告知本神,五族,除了天,最強也只是道祖頂峰。」

「那族老,要什麼進化法?聖族的未曾有半步不朽傳下。」聖元皺眉道。

族老的實力提升,對他只有好處,沒有壞處,若是能夠成為半步不朽,他第三方勢力,絕對穩了,兩方勢力絕對不敢動他們。

「古老的進化法,越古老越好,天來歷神秘,肯定會有,只是不願意傳出來,而聖族,可有記載一些秘辛的地方?可以從那些地方下手。」族老道。

「秘辛?」聖元呢喃一聲,腦海中閃過一個地方,道:「族老,此事需要一些時間,吾會讓人調查。」

「越快越好,拖延久了,整個星空就統一了。」族老沉聲道。

「短則七日,長則半月,定有消息回來。」聖元保證道。

族老點點頭,再次進入閉關狀態。

何凡想要那些生靈的進化法,研究黑色力量,那些巨獸不給,他沒有急著迷惑他們,詢問進化法,擔心除了岔子,還是從聖族這邊著手,更好一些。

他無法修鍊出黑氣,好像就無法徹底融入那群生靈之中,對方一直對他有所顧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