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是啊,估計是看不到什麼精彩的好戲了,就是不知道黑魂老怪會用什麼手段去殺死對方?」

  • Home
  • Blog
  • 「是啊,估計是看不到什麼精彩的好戲了,就是不知道黑魂老怪會用什麼手段去殺死對方?」

涼亭之中,眾多武者議論紛紛,與秦毅同齡的小輩們不分男女皆是對他投去好奇的目光,老一輩則是面色戲謔,互相調侃。

秦毅這般絲毫不警惕的姿態,幾乎所有人都舉得他是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了。

……

黑魂老怪臉上笑意愈發的強烈起來。

戲弄對手是他的樂趣,不管這個對手實力如何。

「話說,那個被我抽了靈魂的女孩對你還真是痴情呢,嘿嘿嘿,即便是我用魂火灼燒,她都沒有透露關於你的絲毫信息,嘖嘖嘖,感情深的讓人羨慕啊。」黑魂老怪死死的盯著秦毅,似乎想要從他的表情中找到憤怒來填補自己快感。

他如意了,秦毅微微閉眼,一抹痛苦之色浮現。

魂火灼燒,秦毅知道這是怎樣的折磨,不說普通人,即便是武道強者的意志很可能都承受不住。

小小那個丫頭,不怎麼善於表達男女間的情感,十幾年來或許都沒有對異性產生過什麼特殊的感情,秦毅應該算是第一個,只是這種感情一旦誕生,就是無比強烈的,她甚至可以用生命去保護喜歡的人。

可是秦毅……,卻沒有能夠保護她。

「是不是很憤怒?嘿嘿,若是所料不錯,現在那個小女娃應該已經靈魂破碎香消玉殞了吧,嘖嘖,可惜咯。」

「不過對於你這樣的年輕俊傑來說,區區一個女人,倒也沒有什麼,你千不該萬不該的還是不該招惹我們龍堂,這才是讓你毀滅的根源!」

黑魂老怪面色驀然陰沉了下來,露齣戲謔之色。

「你該死!」

秦毅額頭青筋綻放,渾身汗毛倒豎,他腳下水花、沙灘一瞬間爆裂開,被秦毅的氣勢衝擊出一道數十丈長的溝壑,一直延伸到了黑魂老怪的腳下。

黑魂老怪凌空一躍,躍上了數米高,眼中露出驚奇之色。

這小子果然有兩把刷子,光是這爆發出來的內勁,就是不普通天師高手能夠擁有的能力。

而就在他愣神的這片刻,海灘邊的秦毅雙目閃過一抹暴戾,如同一支蓄勢待發的衝天炮,他微微躬身,身體以一個不可思議的速度爆射出去,如若離弦之箭。

黑環老怪面色大變,他下意識的豎起手橫在胸前。

一股恐怖的撞擊襲來,他雙臂如同要斷裂了一般,身體響起不堪重負的聲音。

而他整個人也是倒飛出去,狠狠落在半人深的水中,止不住的後退了十幾步才停了下來,濺起漫天水花。

葬元劫 眼中露出一抹驚疑與凝重,黑魂老怪忽然覺得嗓子口一甜,他擦了擦嘴,一抹猩紅之色浮現在手背上。

滿場俱寂。

涼亭中、沙灘外圍、半坡山上。

喝茶的、聊天的、吃東西的、秀恩愛的,此刻都是張大了嘴,獃獃的望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幕。

他們討論的是這個小子能夠接住黑魂老怪一招?還是一招就會被抹殺?

他們討論的是龍堂日後進入華國,他們該如何站隊?該如何去跟對方靠攏關係。

討論的東西五花八門,偏偏沒有秦毅若是戰勝對方將會如何?

沒有人覺得這個小子有這種希望。

「咕~」

黃守鶴咽了口唾沫,「我怎麼感覺這秦大真人,比前兩天更恐怖了!」

黃勤虎黃勤龍不敢說話,今天該不是真要發生烏龍大逆轉吧?龍堂太上長老,堪比尊者的黑魂老怪竟然打不過這個不到二十歲的少年?

「小冰!小銳!你確定你們認識這個少年?」凌家的老者臉上露出一抹蒼白,這完全是被驚嚇的。

凌寒銳也是半響沒有回過神來,目光獃滯。

他只是以為這個小子能夠打得過他,最多不過內勁大成,而即便是內勁大成,也絕不是他這種人物可以媲美的天驕。

可他凌寒銳哪裡知道?即便是他以為自己高估了對方,到頭來發現卻還是嚴重的低估!

而最讓眾人無法理解的是……一擊得手,秦毅並沒有像人們想象中那種,從空中落了下去。

他就那麼立在虛空,從上而下的俯視,俯視著黑魂老怪。 夏雲澈最近在負責一個案子。

是城市的某個角落,發生了不太好的事情,非常影響治安。

上級命令他們儘快破案,因為難度比較高,所以交給了「年輕有為」和「資歷老道」的成員負責。

所以不得不沒日沒夜的出動去找線索。

他總是一次次的後悔,難得放假的那幾天,為什麼白白浪費了?像他們這種人,那幾天幾乎能頂上一年的假期了,現在一忙起來,完全沒辦法去見她。

他就應該一直賴在她家裡,怎麼趕也不走的。

夏雲澈抿了嘴,但是他又清楚的知道,他的阿靈,若沒有街上的那次遇見,她還會是那種不理他的態度的。

所以現在發信息能回他,他也應該滿足的。

「唉……」

一個晚上都在嘆氣。

同伴看著他,發笑。

嗯,還是上次那個同伴。

然後開聊的時候,又教了他一些招數。

可是見不到面,也無法實施。

討論到最後,還剩送花一個選項。

「還是不行,她在的公司有點特殊,送花的話太顯眼……」

搞不好還會給她帶來麻煩。

囧囧寶寶:媽咪太難追 「那住的小區?」

夏雲澈也搖搖頭,她住的不是小區,是自建房,快遞是可以收,可是花的話……他不太想暴露她的住址,即使是給快遞員,想想自己每天給她定花,然後同一個快遞員送去的話,反而給了別人機會!

「不住小區的話是比較麻煩~」

同伴的一句話,讓夏雲澈沉默了一下,他的確要考慮買房了?

雖然現在才開始追人,似乎也有很長的路,可是要是成功了呢?要是哪一天她肯嫁給自己了呢?如果她答應了自己的求婚……

同伴看著上了頭的人,用手肘撞了一下:「清醒點~」

他可不想一個人盯著。

夏雲澈耳根一紅,他剛才,想得有點遠了。

可是……很想那樣啊!

「受不了你,你盯著會,我下去走走~~」那思春的模樣,他也會想老婆的好嗎?

不過,他要是這樣說,可能會被人幽怨的盯死,畢竟人家只牽過小手什麼的。

夏雲澈心思有點亂了。

拿出手機,看著他們昨晚的聊天。

現在會跟他聊天了呢。

不過他也只敢在她下班后和她聊,怕太過頻繁又惹她生氣。

雖然,她生氣的樣子也好可愛。

他覺得自己真的情願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蹲在她身邊,工作啊出警啊什麼的,想丟一邊去,然後一直看著她,等著她叫喚自己,然後完美的完成,讓她給自己一個微笑就很滿足了。

他手下意識的打著字:很想看你對我笑的樣子……

發送過去會得到她的回應嗎?

他翻開自己偷偷拍來的照片,一張一張的,輕撫著她的臉。

他知道,他不會像自己想她一樣想自己。

他也知道,她甚至只把自己當朋友。

他甚至知道,她會拒絕自己走進她的心。

可就是想她啊,有什麼辦法。

理智什麼的,大概在她的事上都餵了狗了。

而他也唯一在這件事上,放任了自己。

相對於保持理智,他覺得不讓自己想她,會難受百倍。

在愛她這件事上頹廢不顧後果,很無腦,可很多時候……他看著她就快樂了,雖然有時候也會因為想多了難受。

痛並快樂著。

一一一

葉靈有看到他的消息,雖然又是撤回了。

而且撤得很快,像真的手誤一樣。

可她還是看見了。

想看她笑的樣子?

葉靈看著黑屏里自己的模樣,自然不是自己的模樣。

她恍惚了一下,不知道他看見真正的自己會是什麼表情?

可是他看得見嗎?

他不會看見。

在她走後,一切都像沒有發生過。

所以她為什麼要做那些事?

聊天說晚安什麼的。

有什麼益處嗎?

還是真的一到夜晚就空虛寂寞冷,然後到處找人說話?

能說上話的只有他就選了他?

列表上增加了些人,但是可以陪你說話閑扯的,不會多。

甚至只有他一個。

葉靈拒絕發照片給他。

所以他撤回,就省了她找理由了。

她可能又做了不應該的事情,如果因此給了他些什麼期望,是她的罪過。

會害人的。

像以往一樣。

在她走後,不管什麼樣的感情最後都只會……變成原主的。

如果她現在跟他好了,原主回來答應了他的話……所以她為什麼要鋪這些路?

而且,其他任何人都可以,只有他,自己是不願意的。

所以,為什麼要那樣做呢?

只因為察覺到了什麼嗎?

葉靈陷在沉默中。

孫麗雅連喊她三聲才聽到。

「很忙?」孫麗雅仍然是那副眉眼張揚,對著她似笑非笑的表情。

葉靈搖頭:「不好意思,在想些事情,有什麼事嗎?」

「上次那個吳少,說想請我們去參加他的生日party,去嗎?」

「請我們?」是不是用詞有誤?

「嗯,我們。他覺得上次蠻有意思的,聽著還想再玩一次。」

「可是,上次的事件……」

「哦,已經結案了。」孫麗雅沒表現出什麼神情來,彷彿只是件司空見慣的事。

「呃…」她倒沒有問過,「是怎麼了?」

「自己帶的東西,玩嗨了。」孫麗雅手上拿著煙,噴了噴煙霧。

葉靈退了退。

孫麗雅看著她的樣子把煙給熄了。

「是什麼東西?這麼……特別的么?」葉靈有些不相信這個結果,但是又不是沒有可能,某些物品只要過了劑量,的確會要命。

「很正常,玩粉的人都有這個自覺,只不過聽說上了癮,想要脫身就不是每個人都做得到的,加上有點錢,來源也不難,玩脫也是正常的事~」

葉靈看著孫麗雅輕描淡寫的說著人命關天的事。

或者是因為聽聞得多,便不覺新特,可是,對於人命沒有觸動了,真的還好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