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是誰建造的這間密室?這裡有寶藏嗎?」

  • Home
  • Blog
  • 「是誰建造的這間密室?這裡有寶藏嗎?」

「這個說來就話長了,時間很充裕,給你講講也無妨,就當講故事了。」

范浪侃侃而談,講述了一段塵封千年的歷史。

兩千年以前,稱之為遠古。

那個時候,比現在還要波瀾壯闊。

有巨碑自天上來,破碎星空,砸落地面,刻滿玄妙碑文,記錄修鍊之法,劃分各種境界,開啟神浩星的民智,製造出第一批玄武者,以武入道,與魔斗,與妖斗,與天斗,與人斗,征戰不休。

有風華絕代的強者,不滿足於巨碑的記載,創造更多的武學,開宗立派,流芳千苦。

有人妄圖封神,力拔山河,舉上蒼穹,遠離凡人俗世,在高高的天上生活,亭台樓閣與雲霄相伴。

有惡龍稱霸,肅清大海千萬里,化作死亡禁區,但凡踏足者,無論人魔,皆殺之。

有魔族肆虐,佔據大陸,飼養人族,每日吞吃萬人,常年不斷。無數人前來挑戰,無數人落敗。

有天意弄人,化作無窮意志,但凡逆天而行者,九死一生,固有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之言。

有大地重生,引發地震,重塑世界,弭平裂縫,將滿目瘡痍的世界變為新的面貌。

好吧。扯遠了。

單說這裡的故事。

那時候有個遠古魔王為禍人間,名字叫做魔不現,他與一名人族的邪道強者發生了衝突,愈演愈烈,到最後變成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也就是說,這不是正邪不兩立的故事,而是兩個壞蛋掐架的故事。

遠古魔王跟邪道強者廝殺,最後的決戰地點就是這裡。

邪道強者實力略遜一籌,知道自己不是對手,提前在這裡建造了一套規模龐大的機關陷阱,還配合了一些強大陣法。

他將遠古魔王引到這裡,啟動機關,將其困住,整個過程很順利。他贏是贏了,卻沒能殺死遠古魔王,對方的生命力異常頑強。

無奈之下,邪道強者只能將對方困在這裡,用機關陣法慢慢消耗,希望有朝一日能夠殺死對方。

為了防止遠古魔王逃走,邪道強者不斷增加新的機關,慢慢構建出了一套完整的機關體系,花費了他很多的心血。

邪道強者只留下了一個通道進出,還製造了一把關鍵性的鑰匙,就等著某一天,能把遠古魔王殺死。

世事無常,還不等邪道強者成功,他就因為一場浩劫死在了外面,先一步死翹翹了,導致那個遠古魔王被困於此,無人知曉。

豪門四嫁:男神,求放過 人們可以潛入地底巨坑探秘,可以煉化吸收那些血水,卻找不到被困的遠古魔王。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一直持續到今天。

「後來呢?」魔夢雪問道。

「以後的故事,由我來書寫。」范浪笑答道。

「聽你這麼一說,我就明白了,原來這裡就是個巨大的機關,還困住了一個遠古魔王。那些血水,都是這個魔王戰鬥時揮灑出來的。」

「對,就是這麼一回事。」

「你來這裡要做什麼?」

「先幫海老頭突破到玄皇境界,再去把那個遠古魔王幹掉,最後操控這裡的機關,破封而出,大開殺戒!」

范浪越說越激動,雙眼綻放凶光,各種各樣的巨大利益就在他的眼前,如何能不激動。

至於海老頭,指的自然是平東王海無涯,范浪為人玩世不恭,隨便起了海老頭這麼一個綽號。反正是他的傀儡,隨便取名字。

計劃明確,接下來就該一個個實施了。

范浪帶人穿過這處宮殿般的房間,打開另一扇門,穿過一條通道,來到了一處類似於祭壇的地方。

祭壇是用骸骨構成的,在祭壇的上方,懸浮著一大團血水,直徑足有百丈,極其的濃郁,猶如活物一般流轉,散發著凶厲的氣息。血水的表面,時而化為人臉模樣,詭異非常。

這團血水,與遠古魔池裡的血水出自同源,但是又有所區別。

遠古魔池裡面的血水,不斷衍化再造,已經非常稀薄,效果大打折扣。

這裡的血水就不同了,千年來從未被人染指,而且還是遠古魔王噴湧出來的本命精血,營養價值最高……

「海老頭,快施展血戰八方訣,吸收這些血水,有這些血水,足以幫你突破到玄皇境界。你這些年之所以突破不了,主要是身體老化僵化,一個個穴竅都不開竅,用這些血水,可以洗髓伐毛,讓你煥發新生,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范浪下達命令。

「遵命!」

海老頭木訥的應了一聲,縱身跳到祭壇之上,施展出血戰八方訣,雙手結印,變換姿勢,最後張開大嘴,直接用嘴吞吸血水。

蘊含著驚人能量的血水,彷彿化作了一條血龍,注入到了海老頭的口中。

轟!

海老頭的身體瞬間變得血紅,被魔王之血注滿全身,洗刷著他的經脈與血肉,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是破而後立,先毀滅腐朽,再創造輝煌。

哪怕過了千年,這些血水依然強大,擁有驚人的生命力,還有極其濃郁的魔性。吸收這些血水,能讓海老頭入魔更深,變成更加徹底的魔族。

范浪看了一會兒,見海老頭情況相對平穩,這才放下心來,跳到了祭壇的另一邊。

他也要吸收這些血水! 莫江湘為難的看著姜小時,面色也是微微發白,「小時,別問好嗎?在總裁身邊你是不會有危險的。」

姜小時真的好像翻一個白眼,什麼都讓她別問,她什麼都不知道,那麼怎麼去面對危險,靠大佬保護,要是那天大佬不在她身邊了。

「我想知道。」姜小時堅持的看著莫江湘。

莫江湘咬著唇瓣,雙瞳之中的拒絕明顯,「小時,走吧我送你回學校。」

禍到請付款 姜小時,「……」她想罵人可以嗎?書中完全就沒有提過白月光跟女主還是姐妹的事,這意外之中的劇情,難道是因為她活下來的原因,所以劇情開始走向不對了……

「小時,到了合適的時候,姐姐會把一切都告訴你的,你不要生氣,還有不要跟總裁鬧脾氣了,總裁很愛你。」莫江湘說道最後的時候,姜小時都能從裡面聽出羨慕的味道來。

「……」姜小時看著莫江湘的側臉,秀氣的眉頭緊緊的蹙著,她怎麼感覺有點不對勁了……

作為書中的女主角,怎麼都會對男主有感覺啊!她現在什麼情況,還勸自己好好跟著大佬,這種完全不符合書中的走向劇情,讓她懵逼了,難道說自己穿了一個假書?

姜小時百思不解,雖然在聽到她說讓這跟大佬好好的不要鬧脾氣,心裡是歡喜的……

「我跟五叔是不可能的。」姜小時回答。

「不,你們必須在一起。」莫江湘言語一下激動起來。

姜小時猛的抓住安全帶,心都提到嗓子眼,安撫莫江湘,「莫秘書,你不要激動,好好開車。」

莫江湘這才把目光聚集到開車中,但是言語還是有點激動,「小時,你聽我說,傅辰修真的很愛你,真的,所以你要好好的活下去好嗎?算是姐姐求你了。」

姜小時看著莫江湘的眼神變的犀利起來,「莫秘書,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莫江湘也反應過來自己說錯話了,抿了抿唇,卷翹的睫毛微微顫抖了一下,很牽強的回答,「我當然知道總裁喜歡你的,不止我知道,羅亦也是知道的。」

姜小時眯了眯眼,盯著莫江湘,她又不是白月光,怎麼會相信她的那些鬼話,只不過沒有在繼續追問她。

……

莫江湘剛車停好,視線就停留在前面的那輛車上,開口「小時,總裁在前面。」

姜小時早就在很遠的地方就看到傅辰修的車了,想到大佬把自己丟在半路她就不怎麼想看到大佬,「莫秘書,我先下車了,謝謝你送我回學校。」

「小時,今天的事,你能先別跟總裁說嗎?」莫江湘用祈求的眼神看著姜小時。

姜小時點點頭,「你放心,我不會跟五叔說的,但是我還是希望你早點告訴我,到底是誰要對我下手,有些時候敵人在暗,我在明,要是那天五叔不在我身邊,我一點應對的辦法都沒有。」

莫江湘臉色泛白的回答,「我知道了,小時,姐姐會保護好你的。」

「莫秘書,我不管你知道些什麼事,我的事,希望你不要插手。」姜小時說完這些話,就打開車門下車。 這裡的血水如此之多,海老頭自己根本用不完,再加上范浪吸都綽綽有餘。

范浪運轉血戰八方訣,不是用嘴直接吸,而是以手掌作為媒介。

直接用嘴吸血太過重口,他無法接受。

【玩家吸收到魔王之血,經驗值+120000,魔力+300。】

【魔王之血起到淬體效果,進度1%。】

差距顯而易見!

吸收這裡的血水,加的經驗值比普通的血水多得多,還額外帶有淬體效果。

范浪暗暗叫爽,放開手腳大肆吸收,吸收速度越來越快,身體紅光籠罩,血氣森然。

經驗值滾屏冒出,增長速度非常快。

淬體效果的百分比,也在一起增長。

這個漲幅效果,就跟范浪擊殺強敵差不多,還是很可觀的。

對面的海老頭也在不斷增強,蒼老的身體煥發第二春,正在接近突破的節點。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

范浪這一邊,率先有了進展。

【玩家等級提升為玄君1級,玄力+8000,生命值+8000。】

他升級了!

之前擊殺三名通天塔弟子,就讓他收穫了不少經驗值,這次吸收魔王之血,終於攢夠了經驗值,升了一級。

他現在升級都是以億為單位,想升一級可是相當的不容易,甚至有種修成正果的感覺。

新生的力量在他體內涌動,在作弊的效果之下,直接提升六倍,相當於普通的玄君升了六級!

「還不夠,繼續收割經驗值!」

范浪來了勁頭,繼續修鍊血戰八方訣,經驗值繼續上漲。

隨後,淬體效果的百分比終於滿了。

【魔血淬體完成,玩家的魔力+13%,攻擊力+10%,防禦力+10%,速度+8%,生命值+12%。】

一連串的百分比增加,而且全都是永久增加,漲幅相當之高。

范浪還想繼續吸收,結果冒出了一個提示,警告他已經達到了極限,如果再吸收血水,物極必反。

他停了下來,不能再吸收了,要等到身體消化掉血水之後,才能再次吸收。

吸收這些特殊血水的效率,是吸收普通血水的十倍,差距太大了。

范浪意猶未盡,望向了對面的海老頭。

海老頭這邊,也有了很大的進展,越來越接近玄皇境界,身體引發異象,發出驚雷巨響,種種能量開始衝擊身體各處的穴竅。

他苦練多年,被瓶頸困擾,只差一步就能步入玄皇。

吸收這裡的魔王之血,幫助他洗髓伐毛,衝擊穴竅,有了突破的希望。

破而後立!

轟!

海老頭終於開始了突破,仰頭髮出咆哮,將血戰八方訣催動到極致,丹田完全爆發,身體發生蛻變。

一條條血龍在他周身進進出出,盤踞奔騰,衝擊穴竅,開闢新的玄奧空間,醞釀一粒粒玄力種子。

人為先天之靈,身體猶如宇宙,神奇不可思議,渾身上下,最為神奇之處便是丹田。

丹田無限渺小,小於塵埃,又無限大,遠超人體自身,可以承載浩瀚玄力。

玄皇開闢穴竅,就等於開闢出更多個小型丹田,有了新的儲存空間。

在穴竅之中種入玄力種子,將來就可以孕育出新的玄力源頭。

能開闢多少個穴竅,跟天賦、功法、實力等等有直接關係,多多益善。隨著玄皇後天的修鍊,還可以開闢更多的穴竅。

海老頭的意念早已被瓦解,但還有一絲靈性殘存,並非完全的木頭人。

此時此刻,那一絲靈性喚醒了沉睡的記憶,是他畢生最大的遺憾與執著。

「我要突破到玄皇境界!」

「啊啊啊!」

海老頭終於打破瓶頸,超越自我,粉碎桎梏,一腳步入玄皇境界,打通三百多個穴竅,作為初步玄皇來講,算是中等偏下水準。

三百多個穴竅開闢出來,其中的玄力種子開花結果,醞釀出新生的玄力,彷彿水池蓄水,注滿一個個穴竅。

海老頭體內的玄力總量,暴增了一大截,變得更加雄渾強悍。

他身上的魔性也變得更為深重,彷彿浴血重生的血魔,站在那裡,凶威滔天。

不管怎樣,他總算成為了玄皇!

范浪看得雙眼一亮,大叫了一聲好。從今往後,他算是有了一個玄皇打手,實力雖然不如他本人,但是吊打玄帝是絕對沒問題了。

以後他還會繼續強化海老頭這個打手,越強越好。

「不錯,這個實力才算是有點看頭,有資格當我的打手。」

范浪滿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