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有些人即便是懷孕了最開始也會來一次月事,這是正常的生理現象,不信你可以去醫院測試一下。」林飛說完便閉口不語。

  • Home
  • Blog
  • 「有些人即便是懷孕了最開始也會來一次月事,這是正常的生理現象,不信你可以去醫院測試一下。」林飛說完便閉口不語。

「這……」

女子見林飛說的有理有據,心裡不由生出一絲動搖,想起前不久自己為了一時暢快沒有做好安全措施的一次房事,心中更加沒底。

這時林飛右側的少婦目睹了剛才林飛和女子的對話,也在猶豫要不要拉下面子向林飛詢問一下自己孩子的病情。

林飛注意到她的神情,雖然猜測到她的想法不過並未主動挑明,畢竟治病救人本就是你情我願的事,之前你不相信我的醫術,那也何必這麼熱情地求著替你的孩子治病。

最後沉默一會兒,還是右側少婦打破沉默和林飛說起話來。

靈貓異志 「這位小兄弟,我聽你口音不像是本地人,你是哪裡的?」少婦問道。

林飛微微一笑道,「在下來自京城,這次有事才來到黑河省。」

少婦聞言點點頭,

又說道,「我看你年紀輕輕還在上學吧,不知是哪所大學?」

林飛略一沉吟並未將自己在京城大學就讀的事說出來,畢竟這種全國聞名的高校能進去的都是人中龍鳳,自己要是說出來豈不太過引人注目,實在非他所願。

最後他淡淡道,「不過是京城一所普通高校,不值一提。」

少婦點點頭又和林飛聊了一些其他,就在這時未曾想忽然一道驚呼聲響起,坐在車廂前面忽然倒下了一位頭髮花白的老者。

老者倒在地上臉上滿是痛苦之色,不到片刻時間臉上已然是一片烏紫之色,雖然不知是患了何種疾病但明顯已經病入膏肓,已然到了生死關頭。

眾人一片驚呼亂成一鍋粥,司機也把車停了下來,有人提議去撥打急救電話,不過忽然意識到此處是前往子貢山的唯一一趟班車,而且而且現在地處荒山野嶺,若是真的等急救車來了估計老爺子也就一命嗚呼了。

「對了,我們這車上不是有位會中醫的小夥子嗎?讓他給老爺子看看。」有人忽然提議道。

這時眾人才反應過來有林飛這號人物,不禁連連點頭看向林飛。

這時林飛也正好注意著這位病情突發的病人,他身為醫者遇到這種情況自然是義不容辭,不過剛打算上前沒想到已經有人搶先走在了他前面。

只見這人身材高大西裝革履,戴著一副金絲邊眼鏡,儼然一副社會精英的模樣。

只聽這人高聲道,「大家讓一讓,我是一名醫生,且讓我幫病人看看。」

其他人聞言看向男子,頓時眼前一亮,畢竟剛才的林飛不過是一位還在上學的學生,相比較之下估計還是前者靠譜一些,於是眾人便將林飛給遺忘在一旁。

對此林飛也只能是無奈一笑,沒想到在什麼地方都能遇到這種情況,不過只要能將病人治好那他也沒必要非要出這個風頭。

眾人自覺給這位男子讓出一個空隙,男子來到老人身前蹲下身體用手翻了翻老者眼皮,又檢查了口腔,隨後臉色有些難看道,「不好,是突發性心臟病,快找找他身上有沒有葯。」

其他人聞言頓時一陣手忙腳亂,在老者身上上下摸了一圈。

「找過了,沒藥啊!」有人道。

「這可如何是好?」

眾人又是亂成一鍋粥,畢竟誰都知道突發性心臟病意味著什麼,若是沒藥或者得不到及時搶救,估計就不行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極品小醫神》,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div 男子一聽說病人身上沒藥,頓時眉頭緊鎖,急急說道,「現在只有把病人送到醫院才能救他,我建議立即調轉車輛,前往醫院。」

「這……」眾人遲疑起來,雖說人命關天但為了一個人浪費大家的時間還是讓人有些遲疑。

「即便現在把車開到醫院也來不及了啊。」有人說道。

這話是實話,畢竟從此處前往青元縣唯一的小醫院也得一二個小時,只怕到時候病人都不行了。

最關鍵的是這還是以正常的車速計算,公交車本身體型龐大速度就跟不上,再加上一路顛簸,病人真要到了醫院估計就不行了。

這時男子又沉聲道,「你們放心吧,我是青元縣人民醫院腦科主治醫師,這裡沒有設備我無法對病人治療,只要到了醫院我就有辦法把病人搶救過來。」

眾人聞言又是一陣騷動,沒想到眼前這個男子竟有如此身份,當下不由得對他的話更加信任幾分。

就在眾人打算讓司機調轉車頭之時,車廂里忽然響起一道充滿磁性的聲音。

「大家讓一讓,情況危急還請讓在下幫病人看一看。」

眾人循聲望去,只見竟是坐在後排的一個一二十歲模樣的年輕人,頓時不少人都面露猶豫之色。

畢竟眼前這個年輕人實在太過年輕,一副涉世未深的模樣,怎麼也難以讓他們將其和一些醫術高超的醫者聯繫在一起。

林飛不等眾人決定已經起身向前走去,隨即來到老人身前,此刻老人已經昏迷過去,不過臉色仍然難看無比。

就在他打算拿出銀針替老人施針之時,一旁的男子卻是忽然喝到,「慢著,你是何人?人命關天,豈是由你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胡來的?!」

林飛抬眼看去,渾身散發出一陣驚人氣勢,冷冷道,「我是一名中醫,現在要治病救人。」

眾人聞言一驚,一般能有如此氣場之人定不一般。

在場大多不過是一些普通人,見到這一幕頓時膽氣先被嚇掉了一半。

男子雖然也是一愣不過很快便反應過來,同時因為自己竟然被一個毛頭小子嚇了一跳不由惱羞成怒,恨恨道,「中醫?呵呵這年頭中醫能給人看病嗎?不過是一群招搖撞騙的江湖術士罷了!」

林飛神色一冷,他生平最聽不慣的就是別人侮辱中醫,不過眼下當務之急還是治病救人為先,因此只是語氣冰冷地說道,「怎麼看中醫是你的自由,不過眼下這位病人危在旦夕,由不得你耽誤,若是再出言阻撓別怪我不客氣。」

「呦呵,我今天就要阻撓你了怎麼樣?!」

說著男人就要上前擋在林飛身前,不過還沒等他站穩忽然一道拳影襲來,猛地打在鼻子上,接著就感覺到鼻孔有兩道熱乎乎的東西流出。

「你……你竟敢打我!」

男子用手一抹赫然發現自己竟然一拳被眼前這小子打得鼻血橫流,不顧頭暈眼花就要上前和林飛扭打在一起。

這時一旁的其他幾個大老爺們急忙抓住他勸解道,「算了算了兄弟,既然你沒辦法給病人醫治,何不讓這位小兄弟試試呢?」

「就是,病人這樣子看起來是快不行了,這位小兄弟說自己能治就讓他試試,而且剛才已經有人打急救電話了,我們在這乾等著也不是辦法啊。」有人說道。

此時不等男子再說什麼,林飛已經走上前去拿出隨身攜帶的針盒三下五除二地在老人身上幾處重要穴道施針,接著又又拿出一個精緻小瓶,從裡面倒出一粒褐色丹丸。

這粒丹丸一出現立即整個車內都飄蕩著奇異的葯香,眾人見此頓時眼中露出異色,不自覺地對林飛剛才的話信服幾分。

「在場哪位有水,將這粒丹丸在水中化開喂老人

服下就能救他一命。」林飛看向四周道。

此話一出不一會兒就有人拿出一杯水遞了過來,林飛將丹丸放在水中,接著眾人便見到丹丸遇水即溶,很快原本透明的清水化為赫然漸漸整杯水竟然都變成了一劑中藥湯的模樣。

隨後林飛將這藥劑小心喂老人服下,做完這些事後他已然是額頭浮現些許晶瑩汗水,不過卻是鬆了口氣。

眾人眼睛死死盯著老者,只見不出幾分鐘老者臉色果然逐漸好轉,原本的醬紫之色也逐漸變得紅潤,甚至原本幾乎停止跳動的胸口也再次正常起伏。

「這,……這真是神了!」

有人喃喃自語,被眾人攔住的男人更是瞪大了眼珠子,眼前發生的事簡直顛覆了他的認知。

他看的清清楚楚,犯病的老者患的是心臟病,如今複發后又耽擱了一些時間,按理說即便是送到當今全國最大的醫院在最現金的儀器全力搶救下都不一定能夠留住他的命,更別說其他。

可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就憑著手裡細細的幾根銀針,再服下一劑藥劑竟然就這個糊裡糊塗好了?

這怎麼都讓他有些難以置信。

林飛根本懶得與之解釋,只是直直盯著老者,片刻后老人眼皮抖動最後眼睛緩緩睜開,顫巍巍地問道,「我……我這是怎麼了?」

眾人七嘴八舌地將剛才發生的事情跟老人講了,老者聞言一雙渾濁的老眼看向林飛道,「原來是你這個小夥子救了我啊,謝……謝謝你,要不然今天恐怕我這個老傢伙就真的要歸西了。」

林飛聞言微微一笑道,、「老人家你有病在身以後出門一定要帶好藥品,今日若非碰巧遇到我在此,恐怕真的危險了。」

老人也是點點頭道,「確實如此,前幾天家裡的葯吃完了本來打算過兩天就買,沒想到遇到這種事。」

說著他忽然像是想起什麼,說道,「對了剛才我聽別人說是你施針救了我,小兄弟你還是一名中醫嗎?」

林飛點頭道,「沒錯,在下的確是一名中醫。」

老者聞言深深看了林飛一眼,嘴巴上的鬍子抖動道,「不錯不錯,沒想中醫中竟然能有你這樣出色的人才出現,看來中醫後繼有人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極品小醫神》,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div 老先生謬讚了,在下不過會些醫術皮毛,哪裡能承擔如此重擔。」林飛呵呵一笑道。

老者微微一笑不再言語,隨後林飛將針具等收起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

不過經過這件事後,車內眾人看向他的目光已然是變了,畢竟眼前這位不知來歷的青年可是能夠僅僅靠一人之力便能救治心臟病複發的病人,有此醫術可謂神醫。

眾人心思各異,不過大多皆是想著自己若是能與其攀上一些關係結交一二,日後生病了也能夠有所依仗,因此一時間林飛儼然成了整車人的中心。

林飛無視這些人各色目光,自顧看向一旁窗外風景,此時原本那位自稱是青元縣人民醫院腦科主治醫師的男子仍然站在原地神色陰晴不定。

他原本以為林飛不過是一個打腫臉充胖子的毛頭小子,沒想到竟然真的能把人給治好,現在自己反倒成了那個要打腫臉充胖子的人。

想到這裡他是心中更是暗恨林飛搶了自己的風頭。尤其是剛才林飛為了讓他閉上嘴巴老實安靜的時候給了他一拳,讓其懷恨在心,心中已經問候了林飛全家一遍。

「老爺子你確定已經沒事了嗎?要不我們掉頭送你去醫院?」有人不放心地問道。

沒想到老爺子卻是呵呵一笑,談笑風生道,「我身體的情況自己能不清楚嗎?放心吧,剛才經過那位小兄弟醫治后渾身上下簡直充滿了無窮無盡的力量,估計現在就是一拳打死一頭牛都差不多了。」

眾人聽他這麼說才算是放下心來,隨後公交車司機再次驅動車輛向著子貢山前進。

林飛回到座位上后左側的女子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估計是在為自己若是真懷孕后的結果擔心,林飛懶得計較自顧看著沿途窗外風景。

至於他右側的女子因為剛才林飛的表現現在已經完全相信了林飛能夠醫治好自己的孩子,不過她還是拉不下面子請林飛幫孩子看看病。

林飛當做沒看到,治病救人些事講究緣分和你情我願,你之前既然不相信我的醫術,現在又拉不下臉來說好話,那自己已然沒有主動幫你孩子看病的必要,熱情過度反倒會讓人生疑。

終於在女子懷中的孩子又一陣劇烈咳嗽之後,女子率先打破沉默道,「小兄弟剛才我看你給那位老人家看病了,沒想到你的醫術這麼厲害。」

「不過是些皮毛之術罷了。」林飛不以為意道。

少婦見林飛沒多少情緒,尷尬地笑了笑,不過想著懷裡仍在咳嗽,終於又鼓起勇氣道,「小兄弟剛才是我無禮了,你看我的孩子咳嗽的這麼厲害,能不能幫忙給看看?」

說著她那一雙充滿魅力的大眼楚楚可憐地看著林飛。

林飛見她服軟也不多追究剛才的事情,微微一笑道,「無妨,其實這也是人之常情,換做在下恐怕也會如此。既然小姐這麼說了,那我就幫你的孩子看看。」

說著他看向少婦懷中的懷疑,此刻孩子小臉漲的通紅,聽說林飛要給自己看病一雙大眼睛好奇地打量著林飛。

林飛先是微笑著讓孩子張開嘴巴查看口腔,接著又替他查看脈象,做完這些后他忽然臉上露出一抹異色,看向孩子的母親道,「孩子這咳嗽什麼時候開始的?」

「大概……有兩三天了,起初我不在意,沒想到上車后越來越嚴重了。」少婦聞言急忙說道。

林飛聞言眉頭微皺,這又看的女子一陣緊張,問道,「怎麼了小兄弟,我孩子的病情嚴重嗎?」

「這個……你孩子得病並非普通咳嗽,其實是由於他體質特殊而引起的,這病症若是以尋常方式醫治恐怕只會治標不治本,錯過了最佳時間恐怕情況會更加嚴重。」

「啊這是真的嗎?」

女子驚呼一聲,滿

臉不可置信,說實話要不是剛才他出手搶救過來了犯了心臟病的老者,她一定會毫不猶豫地認定林飛同其它人一樣是個打著中醫旗號招搖撞騙的騙子。

林飛似乎看出對方心中的疑慮,不過並未開口解釋什麼,只是淡淡說道,「你的孩子體質陰寒,自小體弱多病,此次咳嗽其實也是由他的體質引起。」

他的話並未說完,其實當日在馬家村遇到的串子也是一個體質特殊的孩子,不過相反卻是一個多福多壽之人,即便當初在全家被劫運的情況下他也只不過是身體虛弱,若是換成尋常孩子估計早就被陰魂勾去了魂魄,斷然等不到自己到來破解劫運風水局的時候。

而自己眼前的這個孩子就沒這麼幸運了,此子乃是天生的多災多難體質,若是沒有其它機緣會霉運不斷,一生大小病不斷。

女子見林飛竟然能說出孩子小時候的情況心中的疑慮少了幾分,不過還是擔心林飛只是隨口一說瞎貓碰到死耗子。

這時林飛忽然說道,「你我既然相識一場便是緣分,今日我便替你家孩子略微施針一二,助他緩解病情如何?」

女子雖然略微遲疑,最後還是點了點頭道,「好吧,一切擺脫小兄弟你了。」

林飛見她同意,隨後從身上取出隨身攜帶的精緻針盒,打開后裡面露出金光閃閃的八根銀針,一看就不是普通之物,這正是傳說中的思邈八針。

少婦見到林飛如此年輕竟然擁有如此寶貴的針具,並且治病救人行醫動作熟練流暢如行雲流水,十分專業,當下心中更加相信林飛的話。

畢竟現在的騙子怎麼可能有如此專業的中醫知識和針具?

這時不知何時已經有不少人已經將目光看向此處,時刻觀察著林飛的動作。畢竟剛才這位年輕人可是憑藉幾根銀針就穩定住了心臟病突發的老者的病情,現在又見其施針自然要關注。

林飛幾乎是毫不遲疑地從針盒中取出銀針,接著雙手如風快速將其扎在孩子身上,本來孩子臉上還有害怕的神情,不過林飛沖其和煦一笑后便安靜下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極品小醫神》,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div 等林飛將思邈八針盡數扎在孩子身上后,孩子竟然立時便停止了咳嗽,原本微微漲紅的小臉也逐漸恢復正常的紅潤之色。

眾人見到這一幕也是忍不住嘖嘖稱奇,暗嘆林飛醫術精妙。

接著林飛略微沉吟,隨後從身上取出一小塊兒玉石,這玉石拴在一截紅繩之上,整體看起來晶瑩剔透十分漂亮。

「小朋友,這個東西你以後戴在身上不要輕易拿開,這樣以後就不會輕易生病了知道嗎?」林飛沖孩子說道。

孩子似懂非懂地點點頭,剛想伸手去拿玉石沒想到卻被他母親阻止了。

「這……小兄弟,我們不能要你這東西,有些貴重了。」少婦說道。

林飛微微一笑,把玉石塞到孩子手裡后才說道,「無妨,這玉石不值錢,不過是我以前在某個靈驗的寺廟求來的平安符,具有驅災禳福的作用,給孩子帶上后能夠一定程度上改善他多病的體質。」

少婦聽了林飛的話半信半疑,最後還是不再說些什麼,不過心中卻已經做好了回去就把它扔掉的打算。

林飛自然不知其心中所想,片刻后替孩子拔出了銀針,說來奇怪自從林飛替孩子施針后這麼長時間孩子竟然真的沒有再咳嗽一聲,不由得不讓眾人嘖嘖稱奇。

少婦見到這一幕也是頗感奇異,連忙向林飛道謝,車上眾人見到這一幕頓時覺得十分奇異。

這時忽然又有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呵呵,不過是瞎貓碰到死耗子,走狗屎運罷了。這孩子原本得的病就已經好的差不多了,現在這小子隨便扎了幾針倒撿了個便宜!」

眾人循聲望去,只見剛才說話之人正是之前那位自稱是來自青元縣人民醫院腦科主治醫師的男子,此刻他正一臉怨毒地看著林飛,似乎恨不得讓其立即滾下車去。

不過這人雖然心胸狹窄了一些,但卻是貨真價實的醫生,因此他說的話倒也有人相信。

頓時一陣唏噓不屑之聲響起,眾人看向林飛時目光都變了。

「呦呵原來是個狐假虎威的人,剛才我竟然真的以為這是個神醫呢?」

聽了眾人的冷嘲熱諷,林飛絲毫不以為意,這些人和自己初次見面無冤無仇,甚至有的人一會兒一輩子都不會再見面,自己又何必跟他們生氣呢?

做完這些后林飛才呼了口氣,他之所以願意贈送平安福給孩子也不過是想起了串子從小體弱多病的悲慘命運,所以才對這個孩子動了惻隱之心,至於其他人怎麼想自己那就是他們的事了。

隨即他又看向孩子的母親道,「回去以後切記三日內不要讓孩子靠近陰氣強盛的地方,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