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有本事,你現在就打死我!否則,我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 Home
  • Blog
  • 「有本事,你現在就打死我!否則,我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外面傳來高月娥嘶聲裂肺的咒罵聲,宋靜書臉上泛著冷意,沖福伯冷冷的笑道,「福伯,你可聽見了吧?」

野王直播間 「我倒是想好好與她相處,不會對她做什麼。可是她沒有絲毫悔過之心,若我將來與周友安成親后,也要任由她這般放肆,不將我放在眼裡么?」

宋靜書的語氣,帶著說不出的冷酷。

福伯臉色為難,兩道微白的眉毛已經緊緊的擰在了一起。

方才碧珠沖宋靜書叫囂,咒罵的那些難聽的話,福伯也親耳聽到了。

說實話,這種情況若是放在其他有頭有臉的府中,只怕是早就將她給打死了!

這樣以下犯上、不把主子放在眼裡的丫鬟,還留著做什麼?!

只是,若是任由宋靜書這般責打下去的話,碧珠怕是就真的要丟掉性命了!

看出福伯眼中的遲疑與擔憂,宋靜書淡淡的說道,「福伯,不過是杖責二十罷了!別人能承受,碧珠為何不能承受?」

「果真是在周家過慣了錦衣玉食的生活,所以比旁人都要細皮嫩肉的緣故么?」

在周家,杖責二十不算是最嚴酷的懲罰。

連杖責二十都受不住的話,周家還立下更加嚴酷的懲罰做什麼?

難不成,旁人都能被打,就她碧珠打不得么?!

簡直是慣得她,什麼臭毛病!

聽到宋靜書的話,福伯也無話可說,畢竟宋靜書說的沒錯呀!

碧珠是個丫鬟,是周家的下人,而宋靜書是周家的少奶奶。少奶奶懲罰下人,本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且這這一切都是碧珠自找的,福伯還能說什麼?

若是多說下去,宋靜書只怕是對他也會心生不悅了。

今日宋靜書懲罰碧珠,福伯已經橫加阻攔多次。

福伯深知,因為自己是周家的管家,也上了年紀,因此宋靜書才對如此忍讓他。

倘若換做旁人,宋靜書只怕是將他一併發作了……

門外,仍是傳來碧珠的咒罵聲,混合著被杖責下去的慘叫聲。越是叫得慘,碧珠對宋靜書,就越是咒罵的更厲害、咒罵的話也越來越難聽。

最後,已經詛咒宋靜書生孩子怎麼怎麼樣的話了。

就連福伯,也聽不下去了。

「少奶奶,還望少奶奶原諒老奴的多嘴。今日碧珠著實該罰,老奴是一時忍不下心才會多加阻攔,還望少奶奶莫要怪罪……」

福伯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說道。

這個碧珠,當真是自尋死路啊!

周家所有人,都在周友安的吩咐下,承認了宋靜書這個少奶奶。

偏偏是碧珠,如此放肆!

簡直該打!

見福伯總算是知道自己的問題了,宋靜書這才鬆了一口氣,臉上不悅的神色也稍微消散一些。

「嗯。」

宋靜書眼皮子也沒抬,語氣仍是淡淡的,「待碧珠杖責完了后,就將她送回莊子上去!日後務必好生看管,莫要讓她再跑出來,惹出什麼禍端。」

「今日之事,我會親自告訴周友安……放心,我不會顛倒是非黑白,今日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會完完整整告訴他。」

幽暗主宰 末了,宋靜書又補充了一句,「對了,碧珠那邊,還是請個大夫去瞧瞧,莫要讓她死了。」

「好歹她父母是周友安的救命恩人,我也不能讓周友安背負『不仁不義、不知感恩』的惡名,畢竟今日都是我一個人做的。」

看著宋靜書神色淡淡,但是幾句話就將事情交代的一清二楚,福伯對她不由更是生出了幾分敬意。

福伯連忙應了一聲,親自出去盯著。

碧珠已經挨了十一板子,這一次倒是強撐著沒有暈過去。

可能是心中對宋靜書的恨意支配著,也可能是自己罵的太爽了,所以才一直扛著吧?

福伯到底上了年紀,見不得這樣血肉模糊的情景,一邊勸說碧珠,一邊眼神示意家丁打板子的力氣放輕一些。

但是,這些家丁自然更聽從宋靜書的吩咐。

對於福伯的眼神示意,幾名家丁只當沒有看見。

其中一名家丁,還好生勸阻福伯,「福伯,您若是要與少奶奶對著干,只怕是少爺不會放過你的!碧珠跟就該罰,少奶奶怎麼吩咐我們怎麼做。」

福伯老臉一紅,連忙解釋道,「我自然知道碧珠該罰,也知道少奶奶的吩咐不能違抗,只是人老了,見不得血罷了。」

「既然見不得血,福伯就進屋去,眼不見為凈。」

說罷,家丁落下去的板子,甚至比方才更重了些!

一絲血,飛濺到了福伯臉上,嚇得他臉色一白整個人已經暈倒在地。

見福伯被嚇暈過去了,一名家丁將他送回了自己的屋子。

直到將碧珠二十板子打完了,碧珠也已經再次昏厥不醒。家丁才放下板子,進去給宋靜書回話。

「既然打完了,就送回莊子上去吧!請個大夫瞧瞧,別讓她死了。」

宋靜書放下手中的茶杯,神色晦暗的吩咐道。

「是,少奶奶。」

家丁神色恭敬的出去了。

看著家丁離開的背影,宋靜書眼中閃過一絲冷意,隨後低低的笑出了聲,「碧珠,這一次是你逼我的!這段時日想必你能消停一些了吧?」

她宋靜書,何時是咄咄逼人的人了?

有什麼時候,會仗勢欺人?!

這一切,都是碧珠自找的!

今日,她懲罰為了碧珠,便是讓碧珠心裡清楚。這些年來周友安如此照顧她,便是為了報答當年她父母的救命之恩,但若是因為這救命之恩,碧珠要對她宋靜書如何……

呵呵不好意思,你父母救得又不是我!!

惡魔總裁:借腹生子 況且,今日她也算是殺雞儆猴了,日後周家怕也沒有下人敢對她不敬了! 處置了碧珠后,宋靜書只覺得神清氣爽。

她收拾了一下,瞧著時辰尚早,便再一次去了靜香樓。

翠荷幾人還在猜測著,她方才神色匆匆的離開,是要回周家去做什麼呢。抬頭便看見宋靜書又來了,像是解決了一件什麼大事一般,宋靜書的臉上帶著舒暢。

翠荷不禁站起身來,好奇的問道,「宋姐姐,你這是幹什麼去了?」

「想知道嗎?」

宋靜書神神秘秘的問道。

「想!」

不等翠荷回答,卻是青玉率先開口,就連強子幾人,也紛紛點頭表達了自己內心的好奇。

這會子是午後,也沒什麼客人,宋靜書便在他們身邊坐下,「既然想知道,我也不妨告訴你們。」

說著,宋靜書便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聞言,翠荷不住的拍手,一臉敬佩的看著宋靜書,「宋姐姐,你乾的真是太好了!碧珠這個小賤人,每次來了靜香樓都是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

「就像是巡視自家鋪子一般,那高高在上的可惡嘴臉,我真是想一腳將她踹出去!」

可惜,她也只能想想罷了,不敢真的踹碧珠。

在寧武鎮上,誰人不知碧珠就是周友安的貼身丫鬟?

在周家,尚且權力不小的那種。

甚至,不少人還以為,碧珠就是周友安的通房丫鬟……加之碧珠父母與周友安之間的關係,將來碧珠若是能直接做了周友安身邊的妾,也不是沒可能是的事兒。

因此在外面,又有誰敢招惹碧珠?

就連翠荷,對這些事兒也聽說的不少。

每每碧珠出門,身邊還要跟著小丫鬟,自己一副「周家少奶奶」的派頭,看得人真是心頭生厭。

尤其是來了靜香樓,總以為這靜香樓是周友安給宋靜書開得,總想著宋靜書曾經是周家的丫鬟,因此這靜香樓便是周家的產業。

於是,面對翠荷幾人,更是不拿正眼相看。

若非是翠荷他們極力阻止的話,青玉都不知道揍了碧珠多少回了!

宋靜書的話,讓青玉幾人也感到很是暢快,「不愧是我宋姐姐,人狠話不多!」

青玉讚歎的說道。

強子拍了拍他的胳膊,「我覺得,跟了宋姐姐這麼久,你的脾性也跟宋姐姐也相差不遠了。每次若非是我們攔著,你只怕是早就用拳頭教碧珠做人了吧?」

青玉輕哼一聲,「那是自然。」

不管碧珠什麼身份,在青玉眼裡那都是屁!

聽著幾人七嘴八舌的話,宋靜書不由好笑,「你們一個個的,心中對碧珠不滿,怎的不早早告訴我?」

若是早早地告訴了她,她不就有了理由,早些收拾碧珠了?

妃常傾城:廢妃難再逑 唉,實在是可惜啊,讓碧珠囂張到了今日……

高興歸高興,翠荷神色又漸漸變得有些擔憂了,「宋姐姐,今日你收拾了碧珠,這事兒周少爺還不知道吧?」

「等周少爺知道了,會不會責怪你啊?畢竟碧珠的身份還是有些特殊,就怕周少爺動怒呢。」

知道翠荷這是在擔心她,宋靜書心下一暖,對她搖了搖頭,「沒事,你們放心吧。」

「好歹我是周友安的人,碧珠不過是個丫鬟罷了。碧珠對我一再挑釁、甚至到了指著鼻子罵的地步,我也只是沒有將這些事情告訴周友安罷了。」

「倘若周友安知道這事兒,指不定還要如何處罰碧珠呢。」

到時候,周友安一動怒,可是比她今日的懲罰還要殘酷十倍!

對於周友安,宋靜書還是有信心的。

聽到宋靜書這樣說,碧珠也就放心了不少。

「現在礙眼的人已經被我處置了,我心裡也沒有什麼壓力了。來吧!咱們一起動起來,搞點新鮮的小吃吧!」

宋靜書勁頭十足的站起身來,拍了拍手示意大家一起動起來。

李媽媽家中有事,早在宋靜書回去收拾碧珠前,就告假回家了。

這會子,能給宋靜書進廚房打下手的,也就只有碧珠了……看著仨個男人穩坐泰山,宋靜書拍了拍桌子,「還坐著幹嘛?沒聽到我說要一起動起來么?!」

這幾人,將她的話當做耳旁風了么?

「宋姐姐,每次搞新鮮菜式,不都是你和翠荷、還有李媽媽的事兒嗎?」

強子一臉無辜的看著她,「我們三個大老爺們兒,只能幫你品嘗一下,這味道怎麼樣。至於要緊廚房,我們進去也沒用,用你的話說還佔地方呢。」

喲呵!

看來果真是與青玉混在一起的時間太長了,強子如今也知道頂嘴了?

聽聽,這舉一反三的功夫,不是青玉的功勞還有誰?

反倒是大山,一臉憨厚的笑了笑……繼續穩坐泰山,屁股都沒想著挪一下。

青玉眼觀鼻鼻觀心,一副充耳不聞的狀態。

「你們一個個的!是不是平日里我太縱著你們了?」

宋靜書隨手抄起牆根處的掃帚,朝著三人身上就打了過去,「都給我進廚房做事去!在這裡坐著當大爺么?!」

瞬間,三人就原地彈了起來,一溜煙進了廚房。

宋靜書冷哼一聲,放下手中的掃帚,這才得意的說道,「一個個的,還需要我動用武力才能解決。我好歹是老闆,不把我的話當回事,分明就是不給我面子!」

翠荷悶笑一聲,低著頭也進了廚房。

今日,宋靜書打算將火鍋給搞出來。

瞧著這天兒一日日的涼下去,到了該吃火鍋的季節了!

來到這裡前,宋靜書本就是四川姑娘,對於火鍋可謂是……一日三頓吃火鍋都不會膩得慌,因此想到那纏得人垂涎欲滴的香味,她就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剛進廚房,青玉就湊了過來,「宋姐姐,我瞧著你方才在舔嘴唇,可是今日的新菜能賽過麻辣小龍蝦?」

「那是自然!麻辣小龍蝦算什麼,今日我要弄得,保管讓你們好吃的吞掉舌頭!」

宋靜書信心滿滿。

聽到這話,青玉幾分頓時就不敢置信了。

在他們眼中,麻辣小龍眼儼然是好吃到能上天的美食了,宋靜書居然還說,要做出比麻辣小龍蝦還好吃的菜來?!

對於這個新菜,幾人更是期待了。 早在前一個月,宋靜書已經做出了豆瓣醬。

她做的豆瓣醬,自然是郫縣味兒的。

有了川菜的靈魂,近段時日來靜香樓的食物更是繽紛多彩,讓顧客們好吃到停不下筷子。

就比如說一道菜:麻婆豆腐,已經成為近段時日來靜香樓最賣座的菜。

還不用說其它加了豆瓣醬做出來的炒菜,那叫一個唇齒生香,好吃的不要不要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