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有現成的,為何還要自己動手。」

  • Home
  • Blog
  • 「有現成的,為何還要自己動手。」

適時,卓念冰被帶了進來,蕭戰仔細端詳了片刻,發現他除了身體比較虛外,並無大礙。一手交人,一手交秘笈,很快雙方就已談妥。

臨了蝶紫衣看著蕭戰笑道:「以後歡迎弟弟來傲世盟做客哦。」

「放心,如果路過的話定會去看望姐姐。」蕭戰應聲回道。

接著目送著傲世盟一群人離去,暗暗舒了口氣,總算將這幫瘟神送走了,還好這次有驚無險,沒出什麼大事。蕭戰掃了一眼已經破爛不堪的山莊,頓時愣住,心下懊惱之極,不由捶胸頓足道:「哎呀!怎麼就將這麼重要的事兒給忘了,山莊被毀成這樣,應當叫他們傲世盟賠償才對啊,反正他們財大氣粗,錢多的是。」

就在蕭戰嘆息不止時,一個男子出現在他的跟前。體態健碩,俊朗不凡,年約二十五六歲左右,他笑得很是燦爛,一雙眼睛熱烈如火,躍躍欲試。讓蕭戰心下沒來由的一陣惡寒,緊蹙著眉頭,疑惑萬分道:「閣下有事兒?」

「在下詭劍門司徒劍,見過蕭公子。」司徒劍說道。

蕭戰雙目一凝,盯著他道:「哦?你跟名劍山莊有過節?」

「沒有?」

「那你同家師任遙有過節?」

「有一點。」

「什麼叫有一點?」

「當年任遙強行將本門鎮派秘典給搶了去。」

蕭戰凝神戒備道:「哦,那你是來尋仇的?」

「不是,我是來跟你切磋的。」

「切磋!?」

司徒劍很是熱切的道:「剛剛聽聞公子講解劍道八境,在下心儀已久。只盼能與公子一較高下,親身體味一番絕世劍法的精妙。」

「那你們的仇不報了!?」蕭戰很是驚異的說道。

司徒劍不以為意的道:「那只是小事兒,反正那本秘笈是我爹所創,他老人家事後又重新寫了一份,沒什麼大不了的。」

蕭戰很是感慨,要是世人都向他那該多好啊,就不會有今日之事了。一下子對他略有了些好感。當下和顏悅色道:「改日吧,今日山莊發生了這麼大的事兒,這個爛攤子我還要收拾,有時間咱們再切磋不遲。」

司徒劍掃了一眼一片狼藉的大廳,點了點頭道:「那我就在名劍山莊盤桓幾天,不知可否?」

「沒問題,既然不找麻煩,那自然再好不過了。」

說完蕭戰叫來目光始終沒有離開過他身邊的詩情,柔聲道:「去為司徒公子安排一下住處。」

「是,師父。」詩情乖巧的應了一聲,扭頭沖著喬管家道:「去為司徒公子準備上好廂房。」說完她笑靨如花的跟在蕭戰的身後,雙眸內愛意如絲,牢牢地系在了他身上。

蕭戰搖頭一嘆,將剛剛得到的解藥一一發給眾人,不斷輕聲安慰著。不一會卓不群面色陰沉的走了過來,蕭戰將解藥遞給他后,關心道:「那傢伙怎樣了?」

服下解藥,卓不群沉聲道:「死了。」

「死了好啊,永除後患,這樣的人活著是一個麻煩。」

搖頭一嘆,卓不群來到葉離的身旁,雙眼很是複雜的看著他,微微一嘆,說道:「離兒,你爺爺他死在了外公手裡。」

葉離小臉很是平靜,清澈的雙眼凝視著卓不群道:「離兒知道,任何都要對他做的事負責,爺爺他是咎由自取,外公無需介懷。」

苦澀一笑,卓不群輕輕撫摸著葉離的小腦袋,一時間不知該說些什麼,弄得一家子跟著傷神。掃了一眼情緒不高的眾人,蕭戰將顧玉清叫了過來,柔聲道:「玉清,你待會去將喬管家被媚術迷住的心神解開,記得要徹底。」

接著他扭頭看著身後的詩情道:「玉清的媚術已到了第四境的巔峰,待會兒你要全力配合,知道嗎?」

「啊,玉清姐姐的媚術竟有這般厲害?」聞言,詩情一臉興奮的看著顧玉清。

蕭戰點頭笑道:「那是當然,待會兒你可要好好向玉清學習。」

「放心!徒兒知道該要如何做。」

說完她上前不斷討好顧氏姐妹,嘴中姐姐叫個不停。兩女見她已被蕭戰迷住,料想她用不了多久就會被蕭戰給收了,因而同她有說有笑,不時指點一二,狀似和睦之極,直看得一旁的蕭戰欣慰不已。

蕭戰目光落到了詩情的身上,仔細一看才發覺她換了衣裳,雖然仍是紫色,但是這套跟適合打鬥,顯然她是做了準備的。她的身段非常高挑,纖細,比之他還略微高點,可看上去不但不瘦,還給人非常豐滿的感覺。

此時詩情正背對著蕭戰,他的視線很自然的落到了她的翹臀上。雙眼一熱,暗贊一聲,當真是肉滾滾的,翹得讓人心癢,將她不堪一握的蠻腰襯得愈發的纖細起來。再想到她胸前那對豐滿得讓人心旌搖曳,不可自持的飽滿,心下頓時熱乎乎的,這女人的肉怕是都長到了這兩處了,真想上去捏上兩把。

蕭戰心下暗喜不已,收了這麼一個漂亮徒弟,似乎也很不錯啊。不但養眼,還可以暖床,閑來無事時傳授一些高深媚術,開心時摟在懷中品味一番她身體的美妙。越想越是心動,看到正在指揮僕人收拾殘局的喬管家,蕭戰苦笑搖頭。現在詩情還是人家名義上的老婆,他這個做長輩的搞晚輩的老婆,似乎有點說不過去,唉!還是等離開山莊再說。

當下將顧玉清叫了過來,囑咐一番,解除媚術時一定要將他們間的情絲徹底斬斷,一切辦妥后,蕭戰笑得很是開心。 山莊內所有人都在忙碌,蕭戰住處的院落內,葉離埋頭苦練著雷電術。

失敗,失敗,……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之後,葉離仍是咬牙繼續著,他的小臉上滿是堅毅之色。一旁的蕭戰嘆了口氣,今天發生的事情讓這小傢伙對力量的渴望越來越強,隨他去吧,只有掌握了《夢》他才有重獲新生的希望。

囑咐一番,蕭戰獨自回到了屋內,滿屋子掃了一眼,一時間他覺得沒事可干。練功?搖了搖頭,有了夢境空間加鳳閣內的百倍時間加速,讓沒日沒夜修鍊的他有點膩味了。現在是該勞逸結合,休息一番的時候了。

「咿呀!」

倏地,房門被人推開,一身雪白勁裝的顧玉梅笑意盈盈的飄了進來。此時的莫莫已經取下了面紗,瞧著她那美得讓人心跳加速的玉容,蕭戰頓覺幸福填膺,心中暖烘烘的。有如此美人常伴左右,還有什麼好煩惱的。當下張開雙臂,等待著美人兒的投懷送抱。

顧玉梅嫣然一笑,很是乖巧的依偎在蕭戰的懷中,一對纏人的藕臂圍住他的脖頸,凝視著他的眼眸痴痴的,柔柔的。體內獨特的馨香四溢,熏得蕭戰暈乎乎的,沉醉間身心內的火都被挑了起來,惹得他的一雙手在她的身體上恣情遊走著。

暢意間,蕭戰滿足而嘆:「怎麼沒去幫玉清的忙?」

任由蕭戰的雙手遊走於身體上,顧玉梅雙目綻火,鼻息漸促,翕動的紅唇吐氣如蘭道:「那隻不過是小事一件,有什麼好幫的,有玉清一人足矣,玉梅還不如過來陪主人解悶來得實在。」

說完她那瑰麗的紅唇尋著蕭戰的嘴巴吻了下去,一時間她盡展吻技與情挑的手段,將他身心內的火統統引誘而出。

就在雙方情酥欲漾,欲罷不能之際,顧玉梅的玉手忽然化作五指山,似欲將蕭戰的**鎮壓。

四境巔峰的媚術運至極致,情絲欲線模擬之效全開,竟讓他產生了一種錯覺,不知身在何處了。

……

歡樂的時光總是短暫,一臉滿足的蕭戰擦了擦汗,低頭看了一眼褲子上的狼藉,不由搖頭苦笑。媚術還真是玄妙,那模擬之效竟讓他飄飄欲仙,彷彿登臨極樂仙境。

舒了口氣,蕭戰看著笑容嫵媚的顧玉梅,嘿嘿笑道:「玉梅,你今日當真是所向披靡,一套掌法施展出來竟無人是你一合之敵,簡直就是摧枯拉朽,可是羨煞本公子了。」

顧玉梅吃吃笑道:「主人謬讚了,玉梅只不過是占著境界的強橫罷了,可惜就算如此也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主人降伏,由此可見在同等條件之下,玉梅根本就無法同主人相提並論。」

蕭戰翻著白眼道:「我說的可不是這個,而是先前宴廳上你那睥睨天下的掌法。」

顧玉梅媚眼橫飛,嫣然笑道:「玉梅的掌法豈能和主人的《隻手遮天》相比,如果不是占著虛武的修為,豈能做到摧枯拉朽。」

蕭戰伸手拍了拍顧玉梅的翹臀,咧嘴笑道:「好了,咱們也就別再互相稱讚了,本公子現在這個樣子怪難受的,還是沐完浴再說。」

再次扭頭看了一眼窗外苦練的葉離,蕭戰任由顧玉梅挽著胳膊消失在屋內。

兩人很快鑽進了澡房內的浴桶中,雙雙鴛鴦戲水起來。剛一入水,顧玉梅就迫不及待的痴纏而上,使盡渾身解數的她似欲將蕭戰榨乾。

此時正值炎炎夏日,澡房內溫度很高,同美人**相擁,永遠初哥一個的蕭戰哪經受得住,連媚術還未來得及用上,他就已情痴如狂了。

……

浴桶內盡興的男女滿足相擁。

顧玉梅率先打破沉默道:「主人覺得司徒劍如何?」

蕭戰眉尖一蹙,片刻後方道:「他?恩……修為比我強多了,至於劍道修為嘛,料他定是遠不及我多矣。」

「主人可有把握戰勝他?」

蕭戰搖頭嘆道:「今天之所以能夠一劍擊殺修為已至仙武之巔的聶凡,主要是因為其太過輕敵,在出其不意下又被詭異劍道所趁,如果是正常情況下要想戰勝他根本就不可能。這次與那司徒劍對敵情況就不同了,有前車之鑒在,他定會有所戒備,我就算動用所有增幅,也沒有一點兒把握戰勝他。」

顧玉梅搖頭道:「主人用不著灰心,那司徒劍單論修為不及聶凡,要想戰勝他並非不可能。」

蕭戰皺眉道:「他的修為怎樣?」

「仙武十七重天,主人增幅全開的話要勝他一籌。」

「修為勝一籌又有何用,仙武最大的優勢就是可以調用天地之力,隨意一擊的力量都可以倍數增幅,如果動用絕招的話更恐怖。除非我們之間純粹是比拼劍道,限制動用強大的修為,不然要勝他幾乎不可能。」

見蕭戰興緻不高,顧玉梅咯咯笑道:「主人修為的虛實那司徒劍定是早已知曉,以他那高傲的性格,只要主人提出要求他定會同意的。到時同等修為之下,他還不是任主人拿捏。」

蕭戰雙目一亮,喜道:「這倒是一個不錯的方法,不管輸贏我想雙方都能接受。」

……

午後山莊內忙得熱火朝天,而蕭戰一個人則顯得無所事事。並非他不想幫忙,而是他的輩分在那擺著,以卓不群的性格是不會讓他插手的。

同顧玉梅痴纏了一會兒,閑下來的蕭戰突然想到了正在鳳閣內修鍊的三女。算來他們已有一個多月沒見了,按一百比一的時間比例,她們應當已經修鍊了**年了,不知到底有否練成各自的武道之心?

念頭一起,幾乎就一發不可收拾了。三女跟他也有段時間了,雖然都有過親密的接觸,但並未發生實質性的關係,尤其是天宓和秦月兩女,目前為止仍保留著處女之身。說實話蕭戰已經三世為人了,第一人還沒來得及找女人就穿越了,而第二世在他的腦海中根本就沒有一點印象。這麼一算來他迄今為止除了嫣姨外,再也沒有經歷過處女了。

想到嫣姨,蕭戰就覺得有點遺憾。那《玄陰九轉》太恐怖了,記憶中最深刻的不是奪得了嫣姨的第一次,而是那整個人都被吞噬的感覺。

天!這樣的第一次未免也太失敗了!

雖然蕭戰不大在乎女人是否是處女,尤其對他來說這第一次和第n次結果都一樣,但做為三世為人以來,這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他仍是充滿了強烈期待。

手摸龍戒,蕭戰臉上的笑容燦爛之極。

……

ps:第二章7點。 「少主!」

「公子!」

秦月和柳玉剛一出現,就一左一右挽住蕭戰的胳膊。她們笑容滿面,雙眸內綻滿了歡喜和如絲的愛意,只把夾在中間的蕭戰感動得無以復加。

而天宓則是可愛的皺了皺鼻子,俏臉上亦是綻現出甜美的笑容。也許是長時間不見,她看向蕭戰的目光顯得非常柔和,有種柔情脈脈的感覺。

平時這丫頭見了面不是瞪眼睛,就是撅嘴悶哼,這般溫柔的表現還是第一次。兩人都拜堂成親這麼久了,這讓是蕭戰第一次有了兩人已是夫妻的感覺。

其實這種情況蕭戰也知道,雖然現實中的他僅過了一個多月,但處於鳳閣中修鍊的天宓卻已過去了差不多**年了。如此長的時間沉浸在修鍊中,再次相見,真情流露也可以理解,說不定下一刻這丫頭又恢復了原狀。

蕭戰現在的心情非常不錯,當下微微笑道:「宓兒,修鍊得怎樣了?」

天宓驕傲的哼了一聲,眉開眼笑道:「宓兒已經凝聚了『武道之心』,再次比過的話,阿戰要想獲勝可就難了。」

蕭戰嘿嘿笑道:「劍心之境分三個層次,而為夫如今已到了無劍之境,豈是宓兒剛剛入門的物劍可以比擬的。」

天宓妙目一瞪,不屑道:「吹牛了吧,我天宓豈會再次輸給你。」

蕭戰咧嘴笑道:「不信的話咱們再次比過如何?」

天宓哼道:「比就比,誰怕誰啊!」

蕭戰笑容滿面道:「好啊,為夫今天就讓你瞧瞧何為心劍。」說到這他沖著秦月和柳玉道:「兩位美人,你們就在一旁看著,悄悄本公子是如何讓這小丫頭心服口服的。」

待兩女鬆開緊挽的玉臂后,蕭戰看著天宓嘿嘿笑道:「準備好了么,為夫可要出手了哦?」

天宓悶哼了一聲,妙目掃過屋子,忽然蹙眉道:「就在這裡?」

蕭戰不以為意道:「那是當然,為夫只要心劍之境一出,收拾你這小丫頭片子也就揮揮手之間的事情。這地方足夠了,換地方顯得太麻煩了。」

天宓氣急,心中惱怒異常,暗暗發誓,待會兒定要讓蕭戰吃不了兜著走。想到這她妙目兇狠的瞪著蕭戰,氣哼哼道:「來吧,看姑奶奶如何收拾你。」

心劍不但可以萬劍合一,融為一劍,還是一把攻心之劍。

蕭戰大喝一聲:「看好了!」

話音剛落,他身形動了,一招「隻手遮天」打出,猛地抓向天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