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朱雀與滄淵完全不同。地域邊疆更加開闊廣袤,宗族勢力更加複雜。絕非你現在能對付的!就算墨九卿在你身邊,也要小心些。」

  • Home
  • Blog
  • 「朱雀與滄淵完全不同。地域邊疆更加開闊廣袤,宗族勢力更加複雜。絕非你現在能對付的!就算墨九卿在你身邊,也要小心些。」

「是。徒兒明白。」

月千歡點點頭,神情嚴肅。她微微眯眸,思忖。月家的敵人?

明家?還是那些十三年前暗算月江離和明芊芊的人?只可惜從太上長老和上將軍那兒得知的消息,並沒有這些人的身份。

墨九卿:「在你來之前,我會保護歡歡。」

墨九卿從未有過的示弱一面。他在暗示鳳九黎,他現在無法時刻保護月千歡。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因為靈魂傷痕,突然陷入沉睡之中。

鳳九黎明白他的意思。點頭開口:「嗯,我會儘快來的。」

「徒兒,如果沒有其他事。你就先留在四象門。如果有其他情況,你就先離開。拿好青銅鏡,我們隨時可以聯繫。」

「嗯好。」

青銅鏡上亮光消散,又重新變回普通的鏡子。

妖藤打著轉纏繞在青銅鏡上。這顯然也是一個寶物,讓妖藤垂涎三尺。

「墨九卿?」肩膀上一沉,月千歡扭頭。

果然,墨九卿毫無預兆的陷入了沉睡中。他的面色比先前好了一些,但依然很虛弱。月千歡低頭抵著墨九卿額頭,目光暗淡。 月千歡又守著墨九卿一會,墨九卿遲遲未醒。她該墨九卿把脈,又拿出打量的靈石堆砌組成靈陣。圍繞美人榻一圈,將墨九卿置身一個盡量舒服一點的地方。

月千歡垂眸深深看著墨九卿。他沒有戴面具,顯露出那張妖孽無雙的絕色。眉眼附近的魔紋,妖異神秘。

平添讓一副美人相變成了魔之面。但這樣,才是墨九卿!獨一無二,任何人都無法替代的墨九卿。

愣愣的一直看著墨九卿,月千歡才恍惚記憶起。好似在很早前,她就記住了墨九卿。心臟的地方,有他一個位置。哪怕嘴上拒絕冷淡,但反駁不了內心。

月千歡勾唇,戳了戳墨九卿臉頰。「墨九卿,你可是我月千歡兩輩子第一個喜歡的人。」

「你也是除了師父以外,第一個護我無微不至,甚至願意用命來保護我的人。你為什麼會相信一見鍾情呢?」

月千歡見過十年相愛,結婚生子。卻短短三年之間,就離婚老死不相往來的。

也見過浪花叢中,撩妹無數從未心動過的浪子。

但偏偏從未見過像墨九卿這樣,變態又妖孽,殘忍卻又溫柔。如果墨塵在,一定會說:主人溫柔,那是只對月姑娘你一個人啊!

對比一見鍾情,月千歡更相信日久深情。

「你我二人,正好一個人一見鍾情,一個人日久深情。應該說,好的正是時候,誰也不多一分,少一分嗎?」

「如果你不堅持,我定不會愛上你。畢竟你這樣的男人,十足的危險。一點也不像是女子該嫁的良人!」

說了一通。連帶著都鄙視墨九卿了。墨九卿還是沒有反應。

這下看來,是真的昏睡中醒不過來了。發現后,月千歡只能聳聳肩。「那你就在這裡好好休息。我該出去了。」

她的傷,不能再拖了。

一腳剛出玉佩空間,月千歡瞳孔驟然緊縮,臉色大變扭頭拔劍出鞘。

幽光月嗡鳴輕顫,月千歡冷冷盯著劍尖所向,鋒利劍尖只隔著一寸抵在女子脖子上。

這是她的房間,不應該有別人。

「是你!」

「冤家。你看見人家再激動,也用不著拔劍吧?小心點,快收起你的劍。要是劃上了人家嬌嫩的皮膚,人家會哭的。」

「你怎麼會在這兒。說!否則我現在就殺了你。」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合歡宗的妖女,妖妖。

妖妖一點也不怕。她朝月千歡拋了個媚眼,笑嘻嘻道:「人家當然是來找你的呀!夜深天涼,沒有人家的陪伴。冤家你難道不會覺得冷嗎?」

說著,妖妖還嗔怪的噘著嘴。她不滿,接著說。「人家在武力等你一晚上了。你這是去哪兒了?」

無視妖妖的撒嬌。劍尖縮短一寸距離,抵在妖妖脖子上。鋒利劍芒,有血絲沁出一條線。

面對絕色尤物,月千歡毫無反應。她有反應才是怪了!同為女人,有什麼好值得被蠱惑的?

月千歡冷冷道:「這不是你來的目的。」

「好吧,人家說就是了。其實,人家看上你了~~」 不管是道術還是法術,一定會遵循相生相剋的原理。這五行使者的修鍊雖然奇特,但卻沒有跳出五行之外。

只要他們還在五行之內,那就一定會有破綻。

我眼前這人,他五行屬火,能操控五行火的元素。但火的剋星是水,只要是有水,我就能破解他身上那種怪異的火焰!

剛意識到這一點,這五行屬火的使者就沖著我意味深長的笑了笑。笑容未落,他便再次朝我發動了進攻。

不與君言夏 配合著他們陰陽道的東洋忍術,嗖的一下就消失在了我的面前。我知道他在找機會,也知道他肯定會用火來攻擊我。

我不敢大意,迅速往寒玉棺材的地方退。我知道寒玉棺材里有液體,也是唯一能夠破解他的辦法。其餘的四個五行使者還在維持他們的陣法,彷彿已經要進入了尾聲。

在我靠近那寒玉棺材時,那寒玉棺材上封著的五帝錢紅繩也是承受不住了。先是聽到一陣激烈的五帝錢金屬響聲,隨後就聽到蹭的一聲,那紅繩竟然蹭蹭全數被折斷!

紅繩一段,那最開始進入寒玉棺材的四股陰氣,瞬間衝天而起。但只是在半空中轉悠了一圈后,便猛的沉了下來,正好搭在了另一口寒玉棺材的棺身上。

四股不同顏色的陰氣,剛好達成了一道拱橋,如同是彩虹橋一樣,剛好把兩口寒玉棺材聯繫了起來。

而那四種顏色,各不相同,好像和五彩祥雲的顏色差不多,只可惜還差一樣顏色。這應該就是那傳說中的五鬼拱仙橋,三魂七魄易新主吧?

我此時離寒玉棺材還有一兩米的距離,也不敢貿然前進,生怕遭到邪術的反噬。而就在我剛剛停下來之時,我就感覺背後一道凜冽的氣息正沖我而來。

同時,在感受到這股凜冽的氣息之時,我更是感受到了那股灼熱的高溫。那瞬間升騰起來的溫度,竟然讓我感受到一種窒息的壓抑!

不用想也知道,是那五行屬火的使者在偷襲我。來不及多想,我當即轉身應對,雙掌齊出,體內的玄真真氣瞬間瘋狂而出。

只感覺兩道強悍的真氣從我手掌心噴涌而出,無色無形,只能感受到周圍的氣息發生了強烈的異常。

砰!

就是電光火石之間的功夫,伴隨著一聲砰的氣體爆鳴聲響。我眼前一道鮮紅的聲音當即被我震的倒飛了出去,那身形在空中翻轉了好幾圈,重重的撞擊在了石台周圍的石柱上。

在他落下來之時,我只看到一滴滴殷紅的鮮血滴到了地上。但他的身形,卻又再一次消失了。

幾乎是只差了兩三秒鐘的時間差,我剛震退了這人,另外的四個五行使者突然加重了念咒的聲音。那念咒聲很急,如同是巫師念祭祀文書一樣,聽的人一陣心煩意亂!

而在我回頭看他們時,我就看到他們不知何時已經站了起來。雙手交叉相扣,唯獨兩根食指是立起來的。

等他們咒語聲一念完,這四個五行使者便同時睜開了眼睛,眼裡凶光畢露,那立起來的食指同時往上一挑。

剎那間,只看到一道兇橫的陰氣衝天而起!從那陰氣的虛影中可以看出來,正是葉棠的三魂七魄。

這三魂七魄在空中盤旋了一圈,迅速的沉了下來,直接落在了陰氣搭建的拱仙橋上。

葉棠的三魂七魄剛落到拱仙橋上,她的容貌立馬浮現了出來。不是實體,正是一道淡淡的魂體!她的魂梯正在拱仙橋上面走,好像要走到另一口寒玉棺材里。

而就在我看的怔住之時,那五行屬火的使者再次發動了進攻。這次我沒有著急轉身應對,而是對著寒玉棺材猛的一抓,一股強悍的玄真真氣瞬間噴涌而出。

隔空取物,這是練氣最基本的手段!等到了磊爺那樣的境界,便可以馭氣飛行,馭氣化形,根本不用任何的武器,利用自身的真氣便可以凝聚成各種各樣的武器。

而且,威力絲毫不必實體武器弱!不過,這種差距說起來雖然很簡單。但我心裡明白,想要達到磊爺那樣的高度,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而我這麼凌空一抓,地上那些散落的冰渣子立馬被我吸到了手心裡。

我握緊了冰渣子,猛的一轉身,只感覺一道灼熱的氣息撲面而來,彷彿把我的眉頭都燒起來了一樣,周圍只飄蕩著一股好像燒頭髮的燒焦味。

那高溫還在逼近我的面門,我的毛孔全部打開,皮膚瞬間赤紅,只差滲出了血液。為了保護我的眼睛,我只得把眼睛給閉上。

我在等攻擊距離,現在還不夠,還要等他在近一些!而隨著他逐漸逼近,我只感覺我的臉快被燒焦了一樣。

那種鑽心的疼痛,只差讓我痛呼喊叫了起來!但我還在強忍著,體內的玄真真氣瘋狂的縈繞在我的身上,盡量保護著我臉上的每一寸皮膚!

「李初九,去死吧!我這高溫火焰,足夠把你燒成焦炭!哈哈……」這時,我已經聽到了他那得意的大笑聲。

他現在離我近在咫尺,而我等的就是這一刻,當即咧嘴邪笑,咬牙道:「對不起,可能要讓你失望了!死的人不是我,而是你!」

話音一落,我猛的擊出了一掌!剛好和他那散發著火焰的掌擊打在了一起,只聽見砰的一聲巨響。他的身體再次被震的倒飛了出去,但在空中轉了一圈后,就穩穩噹噹的落在了地上。

他的力量不如我,沒有了火焰的加持,他根本不是我的對手,可以說我要出全力,他不堪一擊!

而我的手也沒有被他身上的火焰所傷,反倒是他,手上的火焰逐漸熄滅,臉上也是變得愈發蒼白。特別是他嘴唇的地方,完全已經變成了烏青色。

剛才我把寒冰渣子打進了他的身體中,這是千年寒玉的冰渣子,足夠破解他身上的火焰。就是這麼短暫的十來秒鐘,他的身體就開始打起了冷顫,身體更是時不時的抽搐著,如同打擺子的人。

再一看他的眉梢和劉海,赫然已經出現了冰渣子。這千年寒玉的冰渣子打進了他的身體,足夠讓他喝一壺了。

我笑了笑,道:「我告訴過你,乾坤出陰陽,陰陽分五行!法力雖無邊,但只要你們還沒有跳出三界,就永遠也擺脫不了相生相剋的約束!」

「哈哈!」誰知,這五行屬火的使者卻是發生大笑了起來。他此時很冷,緊緊的抱著身體,牙齒只打顫,哆嗦著說:「李……李初九,我……我知不……不是你……你對手!只……只是要……要故意……拖住你而已!我……我們一……一人無法……無法打敗你,但……但我們五……五人一起……必……必殺你!」

他這番話說的很艱難,因為身體太冷的緣故,牙齒咬的咔咔直響。特別是張嘴說話時,好像還咬到了舌頭。

那舌尖血,正從嘴角的位置滲透了出來。

我沒有想到這千年寒玉如此恐怖,還只是一些冰渣子而已。如果是一塊冰錐,估計能把他凍成一個冰人。

短短一兩分鐘的功夫,我就看到他的頭髮開始結冰了,頭頂更是冒著森森寒氣!就連他呼出來的氣體,也是冒著寒氣。

「李……李初九,你……你輸……你輸了!哈哈……哈……」這人終於是承受不住了,大笑著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我咬了咬牙,冷聲道:「我看你太難受,乾脆幫你解脫吧!你放心,黃泉路上你不會孤單,我會讓你的四個兄弟一起來陪你!」

說話之時,我便猛的震動了手腕,玄真真氣再次凝聚在了我的手上。

可誰知,就在我正準備動手之時,我身後突然傳來了轟的一聲巨響!一聽到這突然出現的響聲,我便猛的轉身去看。

這一看,正好就看到葉棠所躺的那口寒玉棺材,竟然不知何時已經飛了起來!在空中旋轉了一圈后,準確無誤的蓋在了另一口寒玉棺材上。

那裡面流出來的液體,更是灑落了一地!那水看起來很清澈,還散發著寒氣。這液體在寒玉棺材里並沒有凍結,可一落到地上后,竟然瞬間凍結成了冰渣子。

那四個五行使者還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依舊是雙手交叉相扣,食指高高立起,一邊繞著重疊的寒玉棺材轉圈子,一邊念動著急切而聽不懂的咒語!

「李道長,那另一口寒玉棺材里躺著的人,正是你的妻子林依依!你一定要阻止葉棠,否則互換身份后,她將會徹底取代你妻子!」 藥香逃妃 而就在我正不知如何下手之時,百曉生那驚慌的喊聲,忽然從石梯子的方向傳了過來! 其實,人家看上你了~~

聞言,月千歡挑了挑眉。戲謔盯著妖妖打量。還別說,有胸有腿有屁股。女性荷爾蒙,說的就是妖妖了。

嘴角微微上挑。月千歡忽然收起幽光月。她往前一步,掐著妖妖脖子把她按在床上。突然來這麼一下,妖妖愣了愣。

抬頭看著突然霸道起來的月千歡。妖妖兩眼發光,烈焰紅唇一勾。「來嘛~請大力的寵我,不用憐惜妖妖。」

「好皮相好身段。不知道把你剝皮做成人皮鼓,怎麼樣?」

「……」妖妖一愣,劇情不對啊!

她警覺聽出月千歡話里不像是開玩笑。冷漠嗜血的語氣,根本沒有被她蠱惑。反倒是妖妖自己把自己送到了一匹凶獸嘴下。

覺得不安。妖妖動了一下,「冤家你好凶啊!妖妖哪裡做錯了,你要這麼嚇人家?」

越是不安,妖妖越是激動。

她就喜歡被征服的感覺!朱雀的這些男人都太弱,太垃圾了!她勾勾手指,就能上她的床。就算把那些臭男人吸幹了,也沒任何爽點。

而太強了的,妖妖又勾引不了。

如今瞧見月千歡。妖妖兩眼亮晶晶。她好像突然間找到了自己的羅密歐一樣!她就喜歡這樣神秘強大,又霸道邪氣的男人。

讓她欲罷不能。恨不得臣服在他腳下。然而妖妖不知,這也是個女人。

接下來月千歡一句話,直接把妖妖鎮住了。月千歡嫌棄冷漠說:「我不好你這口。所以,你連呼吸都是錯的。」

「?!!!」

她可是朱雀鼎鼎大名的妖女!居然還有男人說不好她這口?明明她連女人都蠱惑過得。

下一刻,月千歡掐著妖妖的脖子,力道收緊。漸漸剝奪妖妖胸腔中的空氣。

不管是玉佩空間的隱秘,還是她自己的安全。都不能放過妖妖!

但是月千歡身為女人敏銳的第六感,卻讓她放過妖妖。奇怪!月千歡眯眸盯著妖妖打量。「你到底有什麼目的?說。否則我現在就扭斷你的脖子。」

「我說,我……說,你先放開我!」

妖妖艱難的翻白眼,她快被掐死了。這個「男人」一點也不憐香惜玉!

月千歡聞言稍稍鬆開一點力道。「說吧。」

「哼!」

妖妖冷哼一聲。掙脫一點空隙,立馬出手偷襲月千歡。她身影鬼魅,如今在月千歡手掌中就跟蛇一樣,溜出去了。

她佯裝偷襲月千歡。看見月千歡閃躲時,妖妖轉身就逃。

是她失策了!這個人不好勾引,是塊啃不動的硬骨頭。

「一,二……」

咦?她數數幹什麼?

「三。」

妖妖忽然間渾身失去力氣,「噗通!」面朝下摔倒在地。

摔懵了半秒。妖妖震驚瞪大眼,「你對我下毒!」

「這只是麻藥,不會要你性命。但你要是不乖乖配合,那麼我手裡的毒藥,只能拿你當實驗了?」

「等等!我沒說錯,我就是看上你了!我想今晚過來睡了你。這都是真的!你這個男人怎麼這麼冷酷無情?你難道看著本姑娘,都不會心動的嗎?」

「不會。」 百曉生的提醒聲,猶如驚雷,一聲聲的在我腦海中炸響開來!那一剎那,我整個人猶如電擊,完全呆在了原地,足足過了好幾秒鐘才反應了過來!

我一回頭,百曉生便迅速朝我跑了過來,一邊跑,一邊指著我身後的寒玉棺材喊,「李道長,快阻止他們!五鬼拱仙橋,就是要讓葉棠的三魂七魄取代你妻子的三魂七魄!只要三魂七魄過了仙橋,你妻子的肉體並不會排斥葉棠的三魂七魄!而你妻子的三魂七魄,會隨著拱仙橋進入葉棠那沒有心臟的身軀中!就等於說,她們是彼此互換了身軀!快,趁著她們還沒有交換融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