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東天聖君來也!」

  • Home
  • Blog
  • 「東天聖君來也!」

刀光收斂,化作一件至寶神刀,落在了一位霸道之極的中年人手中。

這位正是東天聖君,曾經的聖人,現在的准聖大圓滿強者。

他一出現,就刀指丁峰,語氣不善,「爾之頭顱,吾取也!」

丁峰早已經和帝星分開,退到了遠處,瞥了一眼東天聖君,沖著身旁眾人幽幽說道:「插標賣首爾!」

「又是一個蠢貨!」

紫皇嗤笑一聲,絲毫不懼,他可是知道丁峰的可怕,後手的強悍,怎麼會懼怕曾經的聖人。

剛才一戰,兩方傷亡並不大,只有秦羽屠了一個黑洞星君,還有死在紫皇手中的七殺星君,要不是這幾位聖君出現,恐怕又會屠殺幾位了。

嗡……!

虛空顫抖,星辰搖曳,無邊的綠色光華鋪散開來,化作一片綠色海洋,將整個星空的顏色都改變了。

一顆三丈高的碧綠之樹憑空出現,迎風便長,瞬間達到十萬丈高,紮根無盡時空。吸收萬界生靈之氣,散發出來的氣息帶著長生之意,蘊含著不朽意味。

「東極聖君來也,諸位有禮了!」

一個道人出現碧樹之下,正是東極聖君。他張開手掌,十萬丈高的東極長生木落在手中,化作三尺高下,發出的綠色光芒將東極聖君籠罩進去。

又一位聖君出現。

咚咚咚……!

鐘聲悠揚,鎮壓時空,蕩漾的音之波紋。宛若水波一樣席捲開來,瞬間擴散到萬億里開外。鐘聲所過,萬物為之凝滯,生機為之停頓。

「西華聖君來也!」

這是位女子,氣質雍容華貴。絕世無雙,甚至比星母都要顯的有氣質,而且更霸道。她端坐一座金色山峰上,頭頂上懸浮著一座古樸大鐘,正是她的至寶西華鍾。

「道師,一向可好,西華有禮了!」

西華聖君站起身,沖丁峰打了個稽首。丁峰迴禮,微微點頭。

砰……!

虛空裂開,一座三十三層寶塔破碎虛空。鎮壓中天,支撐蒼穹。塔有三十三層,每一層,都演化一方世界,孕育無數生靈,又有強大的鎮壓之力。讓虛空都隱隱承受不住,顫抖龜裂。

「中天聖君來也!」

人沒到。一個九天王座率先出現,隨後一位傲絕八方的中年男子出現王座之上。端坐王座。鎮壓九天,俯視八荒,稱霸諸天,是真正的王者,無雙的聖君。

這正是中天聖君,他手一招,三十三層的中央無極塔落在他手中,真乃掌托三十三層天。

至此,一共六位聖君出現。

手執北辰劍的北辰聖君,執掌南極劍的南極聖君,掌控東聖刀的東天聖君,執掌東極長生木的東極聖君,頭頂西華鐘的西華聖君,擁有中央無極塔的中天聖君。

六大聖君現世,鎮壓虛空,無窮無量的氣息,磅礴如潮。

再加上帝星還有手下眾多星君,這樣豪華的陣容,讓洪荒大地,蒼穹八方的強者無不倒吸口涼氣,駭然失色。

原來,洪荒之中,還有這麼多的強者,讓一些準備冒頭的老祖再次龜縮了起來。

千萬里開外的紫薇帝君和星母也震驚了。

「原來他真有後手!」紫薇帝君低喃一聲,傳音星母,「他肯定是打算,一旦我們合圍道師,受創之後,六大聖君出現,將我們一網打盡。畢竟當初只是我們三方立誓,不得攻擊彼此,卻不包括聖君在內。帝星,好一個帝星,心思當真歹毒,謀划道師,順便將我們剷除,他好稱霸星空。」

「他該死!」

星母冰冷說道。

從現在開始當男神 「要不要?」

紫薇帝君心有所動,眸光冷芒閃閃。

「還是先看著吧,想必道師也有手段!」

星母搖頭。

兩位強者在千萬里開外,靜靜的看著,可對於帝星,他們是徹底的斷了合作的念頭,甚至都動了殺機。

「道師,感覺如何?」

帝星一步萬里,來到丁峰對面,冷漠的臉上露出了勝券在握的笑容,帶著一副掌控一切的自信。

「請六大聖君助拳,不得不說,帝星你是個人物。」丁峰微笑點頭,掃了一眼帝星身後的強者,數著道,「貪狼星君,破軍星君,北極星君,北斗七星君,熒惑星君,計都星君,武曲星君,星空獸皇,中子星君,帝星,再加上六大聖君,這樣的隊伍,試看天下,真的很難有誰抵擋了!」

「那你呢?你們呢?還要反抗?」

帝星上前一步,目光逼人。

丁峰笑了,笑的很詭異,很冷酷,甚至有些殘忍。

他一揮手,虛空裂開,憑空出現一個空間之門,連通世間各處。這道空間之門一出現,帝星的臉色就狂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遙想當年,丁峰初見武祖時,這位分身,也是當年的劫拿出了一個圖冊,遞給了丁峰,「這是洪荒萬界冊,先天至寶,沒有攻防之能,卻演化洪荒天地各處的真實情況,連通八荒,只要在各處留下標記,就可以利用洪荒萬界冊直接打開空間之門。甚至實力足夠強了,直接利用洪荒萬界冊,打開連接洪荒天地的任何一處地方。此冊雖沒有攻防之能,但他的特殊功能,絕不比任何至寶差,與我無用,還是本尊留著吧,將來若有不測,也可以隨時召喚我等!」

洪荒萬界冊,這才是丁峰真正的底牌。

天武皇朝。

大牛神色一動,露出森然殺機,周圍空間蕩漾,出現了一個門戶,他仰頭喝道,「老白,是時候出手了!」

遠方征戰的白劍一,一呲牙,體內爆發出無盡的殺戮氣息,還帶著至陽的炙熱,「嘿嘿,放心,不屠他個血漫蒼茫,絕不收劍!」

與此同時,乾坤老祖、陰陽老祖、李小白、劍無雙、楚雲飛、鎮天大帝、擎天大帝、金峰老祖等人身前方紛紛出現一個空間之門,都毫不猶豫的踏入了門戶,而南宮無殤等人則留了下來。

撐天山上,法祖站了起來,「當年一戰,殺的還是不夠啊!」

「這一次,那就殺他個星辰損落,天空血紅,星海化血海!」

龍天露出龐大的戾氣,他本就不是善茬,現在洪荒人族的氣運已經和天武皇朝連接一起,圍殺道師,破壞皇朝氣運,就是他的死敵。

他冷冷一笑,看著身前的空間之門,「法祖,走吧!」

「一起走!」

我用餘生紀念你 法祖率先踏入了門戶,隨後龍天還有太昊、少康緊跟而去。

他們三位一直在撐天山上修鍊,這裡先天靈氣太過濃郁,又有著無邊的氣運造化,也可以和法祖交流,再加上和丁峰的關係,就自然而然的留在了這裡修鍊。

鎮天峰上,武祖盤坐在巔峰之上。

這裡是真正的巔峰,屬於鎮天峰的巔峰,這裡何止千億丈之高,壓力之強,能讓任意一位老祖都恐懼,可他卻坐在這裡紋絲不動。

忽然,他抬起了頭,眸光幽幽,看遍諸天萬界,最終看到了太陰星一側。

「帝星啊帝星,你還真是不知死活。」武祖一翻手,膝前出現了一柄神斧,黝黑的光澤,蘊含著破滅混沌的威能。他緩緩的撫摸著神斧,幽幽道,「這一次,就讓世人看看天武皇朝真正的底蘊,真正的實力!」

「不過……我感覺到了一股詭異的氣息,似乎……!」

武祖皺起了眉頭,雙手握緊著斧柄,他卻沒有動彈。

太陽星上,盤坐在太陽神木上,正在吸收太陽星本源之力進行修鍊的柳紅,忽然睜開了眸子,兩道太陽神火噴射而出,形成了兩個巨大的漩渦。

「帝星,好一個帝星,竟敢圍攻峰哥哥,不知死活的東西。我就屠了你,剷除你的根底,打碎你的真靈。」

柳紅銀牙一咬,踏入了剛剛形成的空間門戶中。(未完待續) 「那我換一個,拿日記本和你交換一個你小時候的故事怎麼樣?我實在很好奇姑蘇家的二小姐的故事!也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從北國姑蘇家來到了C城做一名普通的大學生!北望,你真的身上充滿了吸引我的地方!我實在是對你忍不住的好奇!我的目光無法不停留在你的身上,你和我認識的那些女孩完全不一樣!」

林北望聽著厲千陽情真意切的一番傾訴,想了一下,對於外界好奇姑蘇家的事情也算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情。一本母親的日記本換一個小時候的故事,也不虧啊!

「好,我答應你!我們現在就走吧?」

「現在?」

日日念朝朝 「嗯,快走!我必須快點找到日記本!」其實是她明天就要離開C城了,要去尼羅河一段時間,要不然也不會這麼晚還來找厲千陽!

五分鐘后,厲氏集團頂樓天台上停了一輛直升飛機。

坐上飛機的林北望一路上能想的最大可能掉落日記本的地方應該就是那個孤島別墅里了。除此之外這個包就再也沒有離身過了。是在自己家裡掉落的話是不可能的,包包上有拉鏈,平時都是拉緊的,根本沒有可能掉出來。其實她內心裡比較懷疑的還是有人故意拿走的。

林北望這麼想著看了一眼身旁的厲千陽。

厲千陽正目不斜視的一直深情滿滿的看著林北望。豪門紈絝子弟大概說的就是厲千陽這樣的大少爺吧!

飛機安穩的降落在了孤島平整的大草坪地上,厲千陽紳士的扶著林北望下了飛機。

奢華的大別墅內,厲千陽叫了全部的下人。

「你們有沒見過一本發黃髮舊的日記本啊?大概就是這麼大的!」林北望邊說邊比劃著。

「你們都給我好好想一想有沒見過!」厲千陽大喝了一聲。

下人們面面相覷,都紛紛搖頭。

厲千陽從沙發上站起身,「你們看到沒,我身旁站著的這一位是姑蘇家的二小姐,姑蘇北望!日記本就是她丟的!你們現在給我別墅里各個角落好好找尋一番!找到的話,本少爺重重有賞!」

纏綿遊戲:邪性總裁求放過 林北望瞥了一眼厲千陽,不知他為什麼還要特意強調了一下自己是誰……算了,先找到日記本吧!

「北望,」厲千陽拉過林北望的手,大步往前走,「走,陪我去看星星!」

林北望欲要掙扎。

「你在這裡等和去外面草坪上等都是一樣的!良宵苦短,走吧走吧!你不知道在這廣闊的孤島上看星星有多美!」

架不住厲千陽,林北望和厲千陽來到了別墅外的大草坪上。

厲千陽牽著林北望的手來到了一人造小湖旁,月色正隱隱約約的倒映在湖水裡,使得湖水好像有了光亮。

厲千陽在草坪上仰躺了下來。

林北望坐了下來,抬眼看著滿天的星空,好像確實挺美的。

厲千陽用力一拉林北望,林北望躺在了草坪上。

「這樣看更美!」他看著林北望的側顏,笑著說出這麼一句話! ?丁峰身前的空間之門瞬間穩固,不過呼吸之間,大牛就從裡面走了出來,他左手御天盾,右手裂天斧,背後還長著一雙三丈長的大手,擎著降魔杵,高舉頭頂,做出一副雷霆一擊的樣子。【更新快請搜索】

霸道的形象,戰神的無敵,他一出現,狂暴的氣息就橫掃當場。

准聖後期,他的修為提升之快,令人心驚駭然。

這也是丁峰和法祖全力催動道韻,助他還有白劍一等人提升境界的結果。

「帝星,你敢謀算道師,我劈死你這個後娘養的!」

說話之間,大牛御天盾鎮壓,裂天斧劈下,頭頂上的降魔杵狠狠的轟擊。

轟隆隆……!

虛空爆響,秩序斷裂,打成了混沌,一擊之下,竟然將帝星轟退千里開外。

大牛威武,一出場便震懾了所有人,哪怕北辰聖君等絕世強者也心神狠狠一跳,冒出一個念頭:這一位很難對付啊!

緊接著,空間門之中,走出一位白衣男子,氣息冷傲,凌厲屠天,霸道的殺伐之氣,讓破軍星君和貪狼星君眉頭直跳。

這正是白劍一。

他手中已經不是極品靈寶級別的殺生劍了,而是紫陽劍,紫氣橫空,大日映照,這是屬於被法祖收復的紫陽聖君的劍器至寶,被丁峰悄無聲息間轉交給了白劍一。

本來想給白劍一昊陽劍的,卻將這件轉給了他,能快速煉化。

至於紫陽聖君,丁峰另有安排。

「帝星,你必死!」

白劍一話落。一劍橫空,紫氣瀰漫,又有大日升起,殺戮滔天。一劍落下,無盡的虛空都被殺戮劍意充斥。讓人皮膚都發疼。

轟……!

帝星臉色微微一變,他頭頂上的星空圖擋住劍光,卻掀起了無盡的風暴狂潮,讓他不自覺的再次後退千里之遠。

看到白劍一這一劍,北辰聖君等人心頭更是狂跳,駭然不已:這一位。凝然找到了自己的道,可直達聖境啊,再加上天武皇朝恐怖無邊的氣運,只要不損落,妥妥的一位聖人。

白劍一的修為。赫然也達到了准聖後期。

他的境界提升速度,比大牛還要快,這就是找到了自己道路的可怕之處,再加上丁峰和法祖的全力幫助,想不提升都困難。

「帝星,必斬你頭顱!」

劍無雙抱劍走出,他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帝星一眼,發出淡漠的聲音。便走到了丁峰身側。他懷中的正是至寶天誅劍,凌霄的劍意,誅殺一切。讓聖君都眼皮子直跳,這一位竟然是不下於白劍一的存在。

太過可怕了。

緊接著,楚雲飛走了出來,遙想當年,重華大陸上,楚雲飛一直走在眾位天才身前。即使是現在,他的修為亦不差眾人絲毫。赫然也是准聖後期。

他手提一柄神兵寶劍,亦是至寶。可這柄神劍,在場的眾人幾乎都沒有見過。

「諸位聖君,你們不該參與!」

楚雲飛沒有看帝星,反而掃視了一眼六位聖君,淡淡的說了一句,就手提神劍來到了丁峰身後。

在場的眾人看到他手中的神劍,無不眼皮子直跳,心中狂呼:這絕對是一件極品的至寶!

唯有丁峰清楚楚雲飛的這柄神劍的來歷。

自從來到洪荒世界,實力大增,成為武皇,他就徹底的參悟了無限系統空間的終極隱秘。

所謂無限系統,乃是一件令丁峰戰慄的寶物,哪怕至今,他都難以催動幾分。這件寶物的名字為無限混元鏡,溝通諸天,窺探萬界,演化萬物,轟殺一切,強大的令丁峰都戰慄。

在無限空間中,悟道台和造化池都是極致的先天至寶,輔助之用,功效逆天。

另外還有無限之眼,也是一件極致的先天至寶,他的名字就是無限之眼,掃描蒼天萬物,窺視世間一切本質,還有著湮滅威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