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此人目前的排名雖然在我之後,卻也不可小視,我和他交手不多,一時也占不到什麼好處,他手段很詭異,據說是得到過古老黑騎士傳承……」展元說道。

  • Home
  • Blog
  • 「此人目前的排名雖然在我之後,卻也不可小視,我和他交手不多,一時也占不到什麼好處,他手段很詭異,據說是得到過古老黑騎士傳承……」展元說道。

千星點頭,回想一些資料,之前在玄盟他也看過萬象榜高手的介紹,都比較清楚,黑騎士排名六十多,差不多都是在萬象榜三星強者中墊底的,據說是他曾經的坐騎死了之後排名大降的。

展元的磐石掌厚重防禦著稱,短時間攻不下此人也很正常,三星強者各有手段本就相差不多。

『黑騎士』是獨行高手,很邪異,不合群,什麼事都敢做,偏偏還有無敵般實力,各方都不敢輕易招惹,有苦難言。

這樣一個高手,一個人沒有羈絆,簡直比人形核彈都恐怖,哪裡都可去得,三星高手太難殺,各方都沒把握,一旦殺不掉,哪個勢力經得住報復?

就算真有高手能殺,也得找的到他,此人行蹤也很詭秘。

千星皺眉,心中很憋悶。

既然已經離開不短時間,他也追不上,難找到的,再說他狀態不好,不能長時間的奔波,需要的是速戰速決。

暫且只能放下,自認倒霉。

「我玄盟一定會想辦法追回的。」展元也說道。

回看四周,看起來是他們勝了,千星卻根本沒有太多喜悅,東西丟了,羽衣碎了,人員死傷過半,之前在古迹內得到的有價值東西也損失過半。

玄盟的高手,之前熱情的要追隨他征戰,結果出來就遭遇滅頂之災,很多熟悉面孔已經不在,來的內門長老也就剩下五個,石鋒還在,傷勢很重。

小飛的星殿管家施安戰死了……很多很多,總體來說老輩戰死的要多,中青一輩血氣旺盛,重傷的多,很多還能恢復過來。

千星帶隊拜別戰場,氣氛頗為沉重,本該親自整理戰場的,但戰場太大太多,他們個個都傷痕纍纍,需要儘快回去休整。

玄盟大隊伍已經接連到了,後續會有人處理。

人們不再歡呼勝利的喜悅,這次慘勝,誰都不好受,有女孩都輕泣起來,太多同伴戰死,他們也都差一點死。

這一次都認識到惡魔的兇殘。

千星也第一次認識到,心中不好受,他帶隊傷亡太大,雖然他已經做到最好,哪怕展元帶隊,都未必能如此。

對手準備太足,二星一星惡魔也都遠佔優勢。

展元親自帶玄盟陸續趕來的高手,去獵殺零散惡魔隊伍,千星走過一遍,雖然殺的差不多,肯定還沒殺盡。

千星則是領著這些戰場上走過來的人一起回去。

各方的人馬也紛紛告別離去,都得回去修養。

****** 後方的山坡,亘古聯盟的隊伍也殺了出來,姜清涵遠遠看著千星離去的方向,靜靜看著,並沒有過去,剛好錯過。

她的小姐妹小蘋果在那裡等著,看到哭笑著跑回去。

有軍車到來接引,千星獨坐在一輛車內,閉目修行。

他太累了,血氣不足,元氣大損,內外傷都恐怖的很,真的需要慢慢調理,他也是慘勝,一直都是意志在堅持。

千星放鬆調整,並沒有睡過去,還不是真正鬆懈的時候。他也在感悟戰鬥所得,這次感悟的太多,很多都是抓住又飄渺的感覺,他在恢復,也在修行,很安靜。

大家基本都是一樣。

與此同時,這邊的驚天戰事風一般傳出,一些人本在憤怒,恨不得立馬殺過去,一些人原本在大笑,也有人在看戲,幸災樂禍。

得到消息,所有人都瞠目結舌,憤怒的開懷大笑,大笑的臉色陰沉,怒吼連連,更多都很複雜,難以置信。

一些原本平淡的,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惡魔出手震懾,並不太在意,聽聞消息也是大笑起來。

惡魔突現殺戮,讓世界震驚,但能擋住的又有幾個,即便這幾個,往往也都牽扯太多要麼不能隨便出去,要麼遠水解不了近火。

有心無力,都在密切的關注著。

外星惡魔自恃更強,經常都會這麼的出手震懾,挑釁,強勢的很,視天下人如無物。每次這麼出手,都是滅絕所有,殺戮新晉的強者,一次又一次,像是割韭菜一般,囂張殘酷,各方也是敢怒不敢言。

惡魔一方確實是佔上風的,沒人敢隨意開啟大戰,也組織不起來,或許還得等惡魔們先發起毀滅世界的大戰才可以。

惡魔們有顧及,並沒有如此,只是這種小範圍大規模的殺戮,立威天下,這樣各方不會真正抱團,這些年偷偷投靠的還不少。

這次強勢出擊,還是為千星而來,這點千星都不知道,他們有千星清晰的資料,覺得此人潛力很大,出手便不給任何機會。

更是為滅絕四方,例行出手威懾,很狂傲很隨意,正好是古迹出世,他們等所有人都來,一舉全滅。

這是海外群島惡魔基地的計劃,他們的人被玄盟擋住,讓沙漠惡魔基地的人出的手。

都是一樣的兇殘,到了之後知曉是星宿真跡,還有幾個星宿可以抓走,一個個都還覺得沒白來一趟,興奮的很。

他們有三星惡魔帶隊,還有很多一星二星,足以轉戰各方,絲毫無懼任何支援,再說很多都被他們的高手盯著,也不敢過來。這是玄盟地方,玄盟來了他們也不怕。

殺了也能大搖大擺的離開,哪次不是這樣?他們囂張的很。

結果傻眼了,接著就是暴怒,沙漠惡魔基地暴怒,群島惡魔基地一樣憤怒,不願意相信這個結果,哪怕是玄盟拼出了最強底牌勝的,他們也可以接受,至少知道了玄盟的一些底牌,但竟然是千星殺的。

沙漠惡魔基地損失慘重,想要報仇,不過最後還是忍住,如今的風波再大規模出動,就可能是世界大戰了,他們也不敢輕起戰端。

然後又是憤怒群島基地情報有誤,坑害他們,自己怎麼不去,之後就是不斷的扯皮,兩邊本來也並沒有那麼和諧。

各方無數高手都是傻眼,和千星有敵對的,更是沉重的很,現在又有幾個能擋住他?

尤其是之前心懷鬼胎,後來自顧逃出,還在那兒嗤笑,有的甚至想跑去南州接手什麼,掠奪什麼,若不是陌上在那殺了幾次,還鎮不住呢,現在一個個嚇懵了。

第一時間捨棄一切都逃了,哪怕是原本自以為在自家地盤不怕的戰神也逃了。

還有之前更多幸災樂禍,看笑話,在那說千星只會欺負自己人,面對惡魔就廢了,如今訕笑連連。

千星無聲的回應,殺給你們看,都能殺了,一個不留。

最年輕的星宿,戰神高手,之前消息傳出就讓無數人發懵,而不等人議論什麼,又傳出惡魔追殺死局……如今竟然殺了三星惡魔,這太逆天了,最高星宿,不負星宿威名。

一個個消息,簡直太精彩。

井木犴起初都無法相信,不過看到糾纏他的惡魔強者潮水般退走,他相信了,激動萬分。

星宿洞天內早已經熱鬧瘋了,無數人要出去征戰,先前是知曉惡魔肆虐的憤怒和熱血,現在更激昂,亢金龍哈哈大笑,「殺得好,哈哈……這小子,三星戰神,哈哈哈……好。」

「他這麼快就成了最不可冒犯的巔峰強者之一。」

「通知下去,誰也不能再得罪這個人。」

「我們準備一份厚禮送過去。」

「送到哪?」

「玄盟和南州都送。」

「三星戰神,無敵存在?這個世界瘋了。」

「偶像,我決定了,我要去南州嫁給他。」

「噗……別衝動,目標太高不好。」

「我和他同歲,連超凡都不是,我也得努力。」

「嘻嘻,上次在龜靈洞天他還對我笑過呢……」

「傳聞虛日鼠不是無影身法虛無劍嗎,他好像也不用劍啊。」

「……」

無數的年輕人熱切,火熱,千星人格魅力飆升,成為很多年輕人偶像,超出的太多就是崇拜,欽佩了。

自由國度,血族等等都頗為沉悶,這對他們不是好消息,他們去的高手也都折了,早先便被千星所滅。

「哼,沒想到此子成了氣候,不過我們也無懼。」有人哼道,他們一樣有萬象榜高手,「若有機會,全力殺掉。」

「千星,虛日鼠,沒想到玄盟又出個人物。」遙遠的險峻群山中,白猿王難得有些興緻。

外星惡魔時不時就例行的出手殺戮一番,每次基本都是完勝,各方膽寒,千星這次是第二次逆轉敗局。

第一次就是他白猿王逆轉的,也是臨戰突破,不過他只是殺殘三星惡魔對手,被對手跑了,並沒有殺掉。

「吾輩不孤。」白猿王笑道,那是多年前,如今他早已成為一方巔峰霸主,名列萬象榜前十,外星惡魔都忌憚的存在。

「猿空,以我的名義給千星送些猴兒靈酒過去,我這老胳膊老腿的,就不去了,你們年輕人多交流。」白猿王說道。

上次龜靈洞天爭鋒的猿猴猿空,和光明子風皓天等齊名的天才,如今已經化作一個黃頭髮年輕人,很時髦的裝扮,咧嘴笑著,「好嘞,正想去外面玩玩呢。」

他剛突破一星戰神,已經化形,本來還以為同輩無敵,沒想到千星更甚,超他太多,他還是頗為佩服的。

「千星?玄盟倒是好運。」深海地下蛟龍宮內,也有人詫異。他們也沒有過分在意,他們接觸不多,一個三星強者對他們來說也沒什麼。

****** 「虛日鼠,三星戰神,殺了藍老魔?」北美的某處小鎮,『黑騎士』已經馬不停蹄的轉換很多地方,來到這裡,喝著美酒沙灘曬太陽,接著猛然坐起,神色不怎麼好看,他差點遭到兩個高手圍攻?

「哼,那又怎樣,你的東西照樣落在我手中。」黑騎士又冷笑,他一個人,還擅長速度,不畏懼任何。

各方感嘆,也在歡呼,這可以算是世界的大勝,震驚四海。全滅惡魔隊伍,之前簡直不敢想象,白猿王那次都逃掉一部分。

千星的戰績更嚇人,這一次殺了多少戰神,先是覬覦襲擊他的一星戰神各路高手,又是惡魔隊伍,一星惡魔,二星惡魔,三星……這個三星高手的誕生,細數一下,伴隨的戰神隕落太多,讓各方忌憚。

現在他不止有後台,還有實力,有手段,有殺戮敵人轉戰天下的決心。

一些事情都被挖掘連貫,從千星在城外對付司徒絕開始,之前沒人知道,實力不符,也無從查起。誰能想到半年前他還連超凡都不是,除了要命的浮生訣,也沒有任何神通。

那個論壇上疑似超凡第一人就是他,南州四面環敵,全部殺退,一路反殺回去的還是他,當時他就是一方星宿,戰神強者……一步步走來,進步飛快,堪稱傳奇。

這更讓無數人崇拜。

這一次不用多說,南州已成禁地,沒人再敢去放肆。

這不比茫茫大山中,可以封鎖圍殺,惡魔都不敢再隨便前去,一旦在那裡動手,就是挑釁玄盟底線,到時無數星宿圍攏過來,玄盟底牌湧現,都得被轟成渣,除非爆發大決戰。

千星已經三星戰神,他們又能派什麼高手,沒人願意去冒險,三星惡魔也不是好指派的。

風波久久無法散去,還愈發火熱,同時又有風波大起。

之前的一些黑甲衣高手,都是沒有底線投靠惡魔的敗類,殺戮同類罪惡滔天,十分可恨。其中有些還是暗中加入的,明面上有著其它身份。

本以為這次十拿九穩,哪知全滅的是他們,一些屍體找到,身份也被揭出,有的還是名聲不錯的大勢力,隱藏的很深,東西方高手都有,妖王也有,海族都有。

以往的『意外』紛紛被挖掘,一些受害者大恨,還有別的,不論是憤恨這些叛徒,還是落井下石,都紛紛出動,這本就應是世界公敵。

女漢子的完美愛情 一時間這些惡魔的附庸勢力接連滅亡,資源也被攻擊的各方瓜分,惡魔們對此倒是不在乎。

各方都在歡呼,這次給與惡魔們一次很大打擊。

最尷尬的就是光明神庭了,這個時候一個勁的出面解釋,不容自己光輝偉岸形象遭受質疑,畢竟這次惡魔隊伍可是從他們那邊漏過的。

惡魔們狡猾,他們的高手被引開,正好不在……等等,悲天憫人的自責愧疚解釋,正義的光輝,很多人還是信了。

一夜驚喜:夫人,你命中缺我 「三星戰神?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怎麼能成長這麼快。」教廷內,大騎士穆漢德回來后就一直沉著臉,很煩躁。千星還沒有風皓天,有道,甚至還小的百里雲飛有名聲啊,怎麼就這麼忽然崛起了,這都沒死?

醫等邪妃 教廷深處光明子得知千星的實力,一臉冷淡,本來剛出關,又直接回去閉關了。

「大哥,我們怎麼辦?」旁邊的一個光明騎士說道。

「關我們什麼事,我們的信仰是仁慈的,內心是寬容的,讓人去玄盟送上禮物,祝賀虛日鼠成為巔峰強者,還為我人類斬殺無數惡魔,這是大功績,我們要學習。」大騎士又笑了起來。

一群惡魔先前還在興奮,認為遇到古老真跡,收穫很大,沒有白來,轉瞬全滅。

不論是海上群島的惡魔基地,還是沙漠深處惡魔基地,都很憤怒,最後卻也只能暫且放下。

三星高手難殺,暗殺的幾率太小,哪怕巔峰強者出手。尤其是千星神通手段詭異,底限難辨,好似更難對付,虛日鼠身法快,還能地下行走。

除非去拼,損耗太多,得不償失,還未必成功。一旦大規模闖出動,各方都會幫手的。

這已經是大勢,他們高端戰力優勢,一旦大規模去一方,別的都會幫手,不然下次別的勢力遭難,玄盟也不去……若是這樣,他們早佔據這裡了。

一般還在彼此爭鬥,但這原則性問題,大多老牌勢力還是不會退避的。當然局勢複雜,很多只能說是一般情況下。

「就讓這些土著得意一陣,等我們的支援降臨,本座第一個去誅殺此子。」有老者哼道。

很多也只是撒撒氣,千星剛突破就殺了一個三星惡魔,雖然藍老魔在三星中較為普通,但他們大多也都沒強太多,等到時候,誰知千星又進步沒。真要他們去,他們也未必願意冒險,到時候高手多了,誰去不是去。

「這一天不會太遠。」

「要我說,就是現在我們也不怕他們。」

「總會死傷很大,要做就萬無一失,這片大陸雖然已經腐朽,但有些古老布置這些年我們都見識過,還是不得不小心的,這一次我們不能再敗。」

「那就先便宜這小子幾天。」

「有機會還是要殺的,此子威脅很大,把他列為頭號獵殺目標,一旦有機會,必須全力扼殺。」

「還有那個百里雲飛,他是二號目標。」

「二號?」

「哼,現在已經可以確認,千星和百里雲飛都是掌握心魂力和元魄力的人,這在域外世界都很少見,哪怕差的已經可以稱作巔峰奇才,鬼才,大多已經可以稱為天驕級才俊,這類人每個都不可常理論之,潛力很大,氣運也好,有機會必須殺掉。」一個老者眯著眼沉聲說道,沒想到破落的地球,才多少人,修者更少,竟然都出了兩個天驕?雖然那兩個還都稚嫩,暫且不能算是。

他有很不好的感覺,這地方真這麼古怪,沒落了還想翻盤不成。

他們偌大的獨角魔一族,在域外也是霸主,嫡系乃至屬下附庸無數,修者高手無數,當代年輕一輩中也只有兩個掌握此等力量,一個還是庶出,雖然運氣有了元魄力,其它資質都太差,成就不大,只有另一個勉強算是天驕。

再和千星兩個比比,這兩個生在末法時代,竟然都年紀輕輕就掌握,其他各方面都出色的很,這明顯都有天驕潛質。

****** 他們得到有準確信息,這兩人本身還都是超凡境界,到這個境地,心境感悟更重要,境地已經沒有那麼優勢,但一旦突破,還是能更進的。尤其是千星,一旦破鏡,估計又是一個讓他們都頭疼的最巔峰高手。

「注意此子動向,包括那些有潛質的年輕人,一有機會都要抹殺,這段時間都別閑著。」老惡魔再次重申,殺機很重。

「不能動用那些底牌嗎,要殺應該也不難。」有人說道。

「閉嘴,此事不要再多說。」老惡魔輕喝,在座的都是上位三星惡魔,也只有他們知道這些辛密。

「他們責任重大,要做的事情更重要,這些小子雖然該死,但還不配我們暴露底牌。」老惡魔沉聲說道,「他們要在最關鍵的時刻,給予對手致命一擊,這些小子雖強,但還需要成長時間,不是太大威脅,等我們大批高手降臨,一個不成多去幾個圍殺,誰也跑不了,相反有些古老的傢伙,古老的布置,那才是威脅。」

「有這樣的人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