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此處是罪惡之城唯一的拍賣會所在,因為經常拍賣一些來歷不明的東西,因此被他人成為罪惡拍賣會,在這裡,所賣東西不問出處,而拍賣所得之物,我們也會保證在罪惡之城內絕對不會出現意外。」

  • Home
  • Blog
  • 「此處是罪惡之城唯一的拍賣會所在,因為經常拍賣一些來歷不明的東西,因此被他人成為罪惡拍賣會,在這裡,所賣東西不問出處,而拍賣所得之物,我們也會保證在罪惡之城內絕對不會出現意外。」

「而罪惡拍賣會分為五層,第一層拍賣的是玄決,所拍玄決至少也是天級高等,除了拍賣玄決之外,我們也會客人提供販賣服務。」

「第二層拍賣的是玄器和符筆,一月前甚至買拍出了符筆榜的一支符筆。」

「第三層是符紋,所拍符紋最低也是六品,不過因為符文的珍貴遠超玄決,再加上符紋稀少,因此第三層半月才會進行一次拍賣,距離下次拍賣還有三日時間。」

「第四層所拍之物就是其他一些天材地寶、稀有玄晶等了。」

「第五層一月舉行一次拍賣,所拍之物,就只有有資格參加的貴賓能夠知曉了。」

簡短的幾句話,已經讓傅然有了大概的了解,簡單來說,前四層是將所拍之物分類,至於第五層,所拍之物恐怕都是一些真正見不得光的東西。

前四層不限制進入,而第五層,唯有一些貴賓才能夠進入,至於這些貴賓,無非就是有強大的實力或者背景。

「我想前往第四層,還請帶路。」第四層所拍是雜物,對於想要長見識的他來說是正好合適。

若是第三層在拍賣符紋的話,他定然會去看看。

女子會意,單手在身前空間輕輕一點,一個漩渦突然出現,見此一幕,傅然心中暗嘆一聲高明。

通過空間隔斷了拍賣會場,這樣一來就不會出現意外,也沒有人敢鬧事。

跨入漩渦,來到一面石牆處,石牆兩側看不清,應該是利用空間符紋阻礙了視線。

一扇數丈大小的石門旁,坐著一位老嫗,正在假寐。

「石大人。」女子對著假寐的老嫗欠身行禮。

被稱為石大人的老嫗掙開了雙眼,目光落在傅然身上,雙目眼白突然消失,化為赤色,而瞳孔不停的旋轉,半響后這才點頭,屈指輕彈,光芒閃過,傅然連忙接住,是一枚玉牌,上面刻著一百九十三。

「進去吧!」老嫗淡淡開口,然後又閉目假寐。

石門大開,傅然向老嫗行了一禮之後,這才進入。

石門后是一個凹形空間,一排排石凳排開,每個石凳相距丈余,在上方則是一個個石洞,每個石洞存在一個窗戶,但是目光卻無法穿過看清其內,而中心十丈是一個平台。

此刻這個能夠容納數千人的空間內,已經坐了十之七八,至於那些石洞內是否有人,傅然就不得而知了。

中心十丈平台上還沒有人,顯然拍賣會並沒有開始。

傅然找個一個角落位置坐下,沉思半響后,微微改變了許些容貌,他這易容之術還是在獵獅軍中習得,在加爾帝國屬於頂尖的易容手段,不過在中州,很容易被看穿。

但是也比真容顯露要好一些。

大概過去半個時辰左右,空間內已經差不多坐滿了人,聚集了上千人,但是卻並沒有多少聲音,幾乎沒有人交談。

一位少婦突然出現在中心平台中央,一身華貴的衣裙包裹完美嬌軀,面容嬌好。

隨著此女的出現,傅然凝了凝神,拍賣會終於要開始了。

「首先歡迎各位來到第四層拍賣會,對於拍賣會的規矩,夜菀就不多說了,在今天的拍賣會開始之前,有件事需要告知各位。」夜菀聲音清甜。

「就在今日,一位貴賓送來一件物品拍賣,這件拍賣品將會在一至五層同時賣,為期一個月,一月後會在城中心廣場拍賣,最後是否成交,則看那位貴賓。」夜菀說道。

聲音剛剛落下,立即引起了眾人的嘩然,同時在五層拍賣的東西,不用想也明白其價值,絕對是鳳毛麟角的存在。

而更讓人震驚的居然是這件拍賣品將會拍賣一個月,豈不是說就算自己出價再高,不到最後,也不敢肯定能夠拍到此物。

「夜菀,我懂你們的規矩,好東西都放在最後,不過你不說明這件拍賣品是何物,這可讓我們難做了,若是好東西,前面的拍賣我就參與了,若不是好東西,前面出現了好東西,我是該競拍還是不競拍?」一位壯漢開口,立即引起其他人的附和。

這個道理連傅然都明白,至少也要讓這些競拍者有所準備。

「各位別著急,還請聽夜菀說完。」夜菀頓了頓,說道:「說實話,夜菀也是見多識廣,不過此物卻不識,或許在場諸位中有人能夠辨別此物。」

說話間,夜菀伸出一隻玉手,一道光暈浮現,一塊如同瓦片的物件投影出現。

「因為今日此物除了第四層之外,也會在一二層拍賣,所以無法給各位看實物,夜菀也感受過,無法感受出任何。」夜菀說道。

「夜菀,此物看上去就是一塊瓦片,而且還僅僅是投影,無法感受,我倒不是懷疑你們拍賣會,不過你口中這位貴賓出售此物,你們拍賣會難道沒有驗證此物價值?」一位老者沉聲開口。

罪惡拍賣會是不可能出現假物,任何拍賣品都會在拍賣前驗證價值個真偽,但是就這樣給個投影,讓人如何拍賣?

聞言,夜菀臉色出現一絲尷尬,說道:「不怕各位笑話,這件拍賣品經過我們拍賣會數位拍賣師和大師看過,沒有人能夠看出其價值,甚至是何物都無法分辨。」

一時間,不少冷哼響起,不知其價值,就拿出來拍賣,就算這拍賣會背後有城主府撐腰,也不能如此戲耍眾人。

「哼,夜菀,我看你們拍賣會的拍賣師和大師也該換人了,你這是戲耍我等,還是說你口中那位貴賓戲耍我等?」上方石洞中傳出一道不滿聲。

「說實話,這件拍賣品原本我們不打算接的,只因為是城主出面擔保,我們這才拿出來拍賣,同時也告訴各位,這件拍賣品的主人是城主的客人,想必各位今日也都知曉了那位貴賓的手段,對於這件拍賣品評價,城主的原話是……」

「若非輸給他半招,怕是我都要搶過來了」 城主有多強,幾乎沒有人知曉,數百年來,罪惡之城城主出手的次數屈指可數,甚至現在這位城主是否是五百年前的那位城主,也無人知曉。

但是城主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絕對在世間巔峰水準。

能夠勝城主半招的人又將是何等厲害?

夜菀的話是否屬實,在場之人都有各自判斷,若是以往,或許很多人都不會相信,但是現在呢?

今日的事情已經證明有一位絕世強者在罪惡之城。

而瓦片投影此刻在所有人眼中,瞬間成了世間珍寶,連城主都想要得到的東西,一定不一般。

「各位有自己的衡量,現在就開始今日拍賣會吧!第一件拍賣品是無憂草,總所周知,無憂草是少數能夠續命之物,沒有底價,也可拿出等價之物交換。」夜菀收回玉手,瓦片投影消失,同時一位捧著玉盒的少女出現在平台上,玉盒之中躺著一株小草。

這株小草看上去很是普通,葉子如柳葉,暗淡無光,但是即便是這樣,也立即引起了在場不少人的激動。

世間最為珍貴的便是能夠增壽之物,而無憂草便是其中之一。

這株無憂草明顯看得出藥效不高,不過也是價值非凡之物,否者也不會出現在這裡。

幽冥剪紙人 「一株無憂草能夠延緩壽命三十年左右,而眼前這株藥效不足,應該能夠延緩十年到十五年之間。」一位老嫗沉聲開口。

夜菀視線落在這位老嫗身上,雙眼一亮,笑道:「原來是盧大師,眼光獨到,經過鑒定,這株無憂草的確只能增加十年到十五年的壽命。」

老嫗罷了罷手,臉色一沉,說道:「老太婆當不起大師二字,當世大師只有一人。」

對於老嫗口中的那位,在場都知曉是誰,不過都是閉口不言,哪怕是夜菀也只是輕笑而已,深知老嫗與那位的恩怨。

「五十枚上等玄源晶。」

就在此時,上方石洞之一內傳出一道秀聲,從聲音上分辨,應該是一位年輕貌美的女子。

一出手就是五十枚上等玄源晶,可是大手筆。

「六十枚上等玄源晶,十枚中等玄源晶。」坐在傅然前方的一位中年淡笑開口。

傅然驚奇不已,沒有想到玄源晶在中州竟然可以如同錢財一般買賣東西。

「也不知我得到那塊屬於中等還是下等。」

「能夠增加壽命十年到十五年的藥材,竟然只值數十枚玄源晶,看樣子這玄源晶即便是在中州,也相當稀少。」見半響后沒有人繼續出價,傅然對這玄源晶的價值也有了一個大概的估計。

那位中年也沒有想到居然沒有人再加價,別頭望向上方某個石洞,笑道:「二小姐不加價了么?」

「既然胡三哥已經開價,小妹就不參與了,我家老爺子還有些年頭,倒是胡伯應該到了遲暮之年了吧?」石洞內傳出女子聲音。

聞言,原本淡笑的中年面上浮現陰沉,冷哼一聲,不過瞬間之後卻露出笑意,說道:「看樣子二小姐對那瓦片寶物有了興趣,不過你確定你莊家吃得下?接下來一個月里,罪惡之城可要熱鬧了!」

說完這句話,中年不再開口,若有所指的話讓不少人都陷入沉思。

在場的人沒有蠢貨,就算是沒有見識的傅然也明白。

這瓦片寶物會在拍賣會內進行一個月的拍賣,這一個月內一定會引起不少人的爭奪,最為重要的是,一個月的時間,足夠讓很多人趕到罪惡之城。

見中年點破,夜菀也不生氣,若非是那位貴賓要求一個月的時間,拍賣會甚至想增加拍賣時間。

罪惡之城在中州立身多年,什麼樣的寶物都出現過,但是能夠讓城主說出欲爭奪的話,唯有此物。

僅僅憑這句話,就會讓中州各大勢力參與其中,說不定就算是九大勢力,也會來那麼幾個。

「既然無人加價,這株無憂草就成交,下一件拍賣品是一塊稀有金屬。」

少女捧著無憂草消失,同時一塊半丈大小的黑色金屬出現在平台上,隨著此物的出現,周圍的光線似乎都昏暗了一些。

「稀有金屬暗金,這塊暗金重達兩千三百八十二斤,總所周知,暗金是上等煉器材料,麒麟門門主佩劍便是由暗金打造的一柄神器,沒有底價,拿出這塊暗金的貴賓提到過,若是有人願意拿出火耀石,可直接交易。」夜菀開口道。

暗金?

傅然好奇打量這塊黑色金屬,不知為何,他總覺得在什麼地方見過這種金屬,不過實在回憶不起來。

「此人胃口不小,先不說火耀石的稀有程度就不比暗金低,單單是火耀石內那純正的火玄力作用就比暗金作用大。」

「不錯,暗金的確是上等的煉器材料,然而暗金也是最為堅硬的金屬,想要用暗金打造一柄神器,除非能夠請動器大師,或者兩位火屬性天帝境以玄力慢慢煉化,否者就算得到這暗金也是無用。」

不得不說拍賣會是一個漲知識的好地方,這暗金傅然還有些眼熟,卻並不知道這是最為堅硬的金屬,聽剛才那人的話,想要用暗金打造玄器也不容易。

至於那火耀石,傅然還是第一次聽說。

夜菀玉面上尷尬之色一閃而過,她也知道這暗金不好拍賣,畢竟無論是器大師或者兩位天帝境都不是那麼容易請動的。

能夠一次性拿出兩位天帝境的都是大勢力,這樣的大勢力內一般都有暗金,而器大師,是當世最強器師,也是唯一一個能夠鍛造上等神器之人,想要請動此人,比請動兩位天帝境更難。

「你不拍就別多嘴。」石洞內傳出一道低沉的聲音,從聲音中判斷,應該是一位老者。

「三十枚上等玄源晶。」

拿出這塊暗金的人,並沒有說必須火耀石才能夠交易。

半響過去,並沒有人加價,對此,傅然暗暗咂舌,一株只能增加十年到十五年的無憂草,其價值已經是這塊暗金的兩倍。

增加壽命的藥材不愧是最為稀有的東西,若是出現能夠增加五十年的藥材,足以引起一場大爭奪。

接下來又拍了幾種東西,都是十分稀有,特別是一枚八階木屬性玄晶,最後竟然以七十枚玄源晶成交。

而當壓軸瓦片進行拍賣的時候,傅然明顯感覺到場內的氣氛變化。

即便是在場沒有任何人知曉此物是什麼,依然擋不住他們心中的渴望,連城主都想要得到的東西,可見不凡。

「一百二十枚上等玄源晶。」

當第一位競拍價出現,引起了不少人的倒吸涼氣,一出手就是一百二十枚玄源晶,這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拿得出來的。

玄源晶很是特殊,其內的玄力很是純正,能夠直接吸收提升自身實力,不但如此,在與人交戰的時候,玄源晶也能夠提供恢復。

一枚下等玄源晶就價值數十萬金幣,而中等玄源晶價值千萬金幣,至於上等玄源晶,不是金幣能夠衡量之物。

在中州,玄晶和玄源晶是通用交易物。

「夜菀,你之前說這塊瓦片今日會在一二層拍賣,那麼在不知道其他兩層的競拍情況下,這可不好出價呀?」一位矮小男子開口。

夜菀望向這位男子,對方是誰,她自然清楚,開口笑道:「萬兄,你可知曉為何這塊瓦片的拍賣會維持一個月?」

傅然輕搖頭,這男子腦子還真是簡單,這個道理用腳指頭都明白,這人居然還問出來。

場內不少人低笑搖頭,之所以這塊瓦片拍賣時間為期一個月,很明顯是因為拍賣會認為這塊瓦片價值過高,一時半會兒根本沒人出得起合適的價格。

這瓦片現在就是魚餌,一個月的時間就是魚線,所謂放長線釣大魚。

而現在出價之人也明白,只不過是預熱而已。

這東西不可能是玄源晶能夠拍下的,最後還會是以物換物,只是看這一次會有什麼好東西出現了。

其實此刻出價是否都無關重要,真正重要的是最後那一天,到時候就要見真章。

待第四層拍賣結束后,傅然又去了第一二層,不過這兩層的拍賣也到了尾聲。

離開了拍賣場,傅然在城中轉悠,半日時間下來,這罪惡之城已經讓他驚嘆不已。

「火龍果!」

「龍角草!」

這些都是極其稀有的藥草,但是在罪惡之城是另外一回事,僅僅是火龍果,傅然就在數間店鋪內見到,這火龍果可是能夠讓人肉生白骨的療傷聖葯。

不過價格也不菲,需要十枚上等玄源晶才能購買,亦或者兩枚七階玄獸的玄晶。

輕搖頭,這些東西可不是他能夠購買的。

「這罪惡之城魚龍混雜,是個打探消息的好地方。」傅然可不會忘記他來罪惡之城的目的。

既然要打探消息,那麼客棧是個最佳選擇。

當下,傅然便尋了一間酒樓,剛進門,一位小廝打扮的青年連忙躬身而來。

「這位公子是要住店嗎?小店還有上好的客房。」小廝殷勤道。

「一間普通客房就行了。」傅然說道。

「好嘞!公子這邊請。」

房內,傅然打量了一下房間,滿意的點了點頭,問道:「就這間了。」

說罷,傅然丟給小廝一枚五階玄獸玄晶,同時說道:「不知最近這中州可有什麼大事?」 小廝收起玄晶,搓了搓手,連忙說道:「要說這中州最近的大事情,無非也就那麼幾件。」

「湯裳斬雙尊這件事可以說是現在中州最大的事情了,雲堂兩位尊帝鏡死在湯裳手中,聽說現在雲堂已經對湯裳下了追殺令,中州十大尊帝鏡之中,必有湯裳一席之地,讓人覺得奇怪的是雲堂竟然沒有派出天帝境強者,所有人都認為湯裳背後一定有什麼大勢力支撐著。」

季少,我投降 傅然眉頭一挑,又是湯裳,現在走在任何地方,都能夠聽到這個名字。

小廝眼角的餘光望向傅然,見後者沒有露出任何神色的時候,又道:「再有就是凌族追查罪子這件事了,凌族幾乎將中州翻了個遍,依然沒有收穫,聽說凌族懷疑是其他八大勢力藏了人,打算向其他八大勢力施壓了。」

好強勢的凌族!

身為九大勢力之一,只是因為懷疑就膽敢向其他八大勢力施壓。

而這個消息對現在的傅然也最為有用,清風學府同樣屬於九大勢力之一,如果凌族真的施壓,清風學府會不會把他交出去?

清風學府東院院長鄭聲,可是親眼見過他施展流掌,必定是知曉他的身份,想必總院也是知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