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死不了。」

  • Home
  • Blog
  • 「死不了。」

葉雄掙扎著爬起來,眼中閃爍著寒芒。

重修以來,他還從來沒吃過這麼大的虧,這個傢伙,他必須弄死。

「還能飛嗎,要不我帶你?」洛荷問。

葉雄試了一下,元氣大傷,雖然還能勉強飛行,但不利於恢復,當下點了點頭。

洛荷摟著他的腰,帶著他御空而起,朝前世禁制所在的星球飛去。

被美女摟著,聞著她的體香,原本是幸福快樂的事情。

只是葉雄此刻並沒有心思旖旎。

他得好好想想,怎麼解開面前的困境。

兩天之後,三人再次回到那顆星球,從天而降,進入海底,來到禁制面前。

白袍老者一手抓出,直接卡著葉雄的脖子,喝道:「乖乖把禁制打開,不然我弄死他。」

() 你放開他。」洛荷急道。

「把禁制打開,快。」白袍老者命令。

洛荷看了葉雄一眼,這才走到禁制面前,按動上面的符號。

片刻之後,禁制破開。

「走前面,別耍花招,不然我弄死他。」白袍老者命令。

洛荷在前面走著,將步子放得很慢。

兩情若是腹黑時 腦子裡面飛快地想著脫困之計。

「速度快點,還擺著幹什麼?」

洛荷加快速度,沒多久,就到了第二個禁制面前,然後是第三個禁制。

突然出現一個蟲洞,正是進入境界的蟲洞。

「蟲洞通向的是什麼地方?」白袍老者問。

「一個秘境,裡面有很多天地靈藥。」洛荷說道。

「你先進去。」

「這個蟲洞長時間的空間穿梭,不定點傳送,無法帶人,你要放開他。」洛荷說道。

「休想。」白袍老者冷哼。

「如果你不放人,我是不會過去的,你有本事把我們都殺了。」洛荷說道。

「你以為我不敢?」

白袍老者冷哼,下一刻,手運轉元氣,手上用勁。

突然,他感覺到手上元氣狂涌而出,頓時臉色微變。

砰!

他的身體突然被葉雄一掌拍飛了,狠狠撞在禁制上,跌落下來。

噗!

白袍老者一口血噴出,震驚地望著葉雄,怒道:「臭小子,你剛才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沒做什麼,就是把你的元氣吸了兩成而已。」

葉雄冷笑著,原本頹廢的樣子瞬間就不見了。

就在剛才,他被白袍男子抓住的時候,啟動《佛魔功》第二層吞噬萬物。

沒想到居然起作用了,瞬間就將對方的元氣吸引,然後趁他不備,偷襲成功。

一招得手,葉雄怎麼可以放棄,瞬間就凝聚元氣,一掌拍出,狠狠地擊了出去。

「你以為偷襲了一招就能贏我嗎?」白袍老者冷哼一聲,同一樣一掌拍出。

兩人身體同時被震飛,整個石洞轟然倒塌。

石洞本來就小,被如此攻擊,怎麼受得了。

「別在這裡動手,會毀了秘境入口的。」洛荷急道。

「你布陣防禦波動,我去殺了他。」葉雄咬牙切齒。

先前一路上,他都在默默地恢復元氣,恢復了八成左右,但是對付也受了傷白袍男子,鹿死誰手還說不定。

洛荷點了點頭,連忙布陣,防止波動。

「再來。」

葉雄帶著佛魔元,狠狠地殺了出去。

「不知死活。」

雙方再次碰撼,兩人被震飛。

「再來。」

葉雄彷彿不知疲倦一樣,繼續出手。

兩人一連對抗了十幾掌,每一次對抗都是葉雄落在下風。

但是,他就像打不死的小強一樣,每次倒下,很快就會站起來,繼續攻擊。

石洞裡面根本就沒有躲閃之處,每一次都是硬撼。

白袍老作感覺自己的元氣下降得非常厲害,臉色越來越難看。

「不可能,你怎麼可能這麼耐打。」他拚命地搖晃著腦袋,不敢置信。

就連他都有些受不了,但是對方身體好像銅鐵所鑄一樣。

葉雄越戰,血液越沸騰,神獸血脈在他受傷之下,幾乎要暴動。

但是,每次血脈力量要爆發的時候,都被封印給壓了下去。

雖然沒有血脈力脈,但是有一點卻是別人無法相比的,那就是由於血脈的存在,他的身體特別抗打。

化神期的境界,合體巔峰的肉身,所以,他才有種打不死小強的感覺!

況且,白袍老者又受了傷,攻擊力變弱。

這種發生,讓葉雄更加不要命地攻擊,因為對方跟他不一樣,對方沒有他這麼強大的肉身。

不知道對了幾十掌,白袍老者攻擊力越來越弱。

他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目光在四下轉著。

「想逃嗎,難以登天。」

葉雄凝聚最後的力量,佛魔有晴轟出!

地動山搖,山崩地裂。

強大的衝擊波之下,哪怕有禁制擋住,四下依然崩塌。

白袍老者的身體就像敗草一樣,狠狠落到地上。

「結束了。」

葉雄拿出落日箭,彎弓凝箭,一箭射出。

白袍老者再無元氣阻擋,被一箭穿心。

至此,葉雄元氣耗盡,倒在地上,直接暈死過去。

洛荷飛奔過來,扶住他。

……

再一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床上,洛荷跟小白正在急切地望著他。

「你終於醒了。」洛荷鬆了口氣,說道:「我還真怕自己選錯了。」

「什麼選錯了?」葉雄問。

他動了動身體,發現疼得厲害,大傷未好。

「你吃了白袍人的毒丹,我從他的身體身上找到十幾瓶葯,以前世的經驗,找到兩瓶有可能是解藥的東西,選擇其中一種讓你服下,沒想到還真是解毒了。」洛荷解釋。

「謝謝你。」葉雄道。

「我應該謝謝你才對。」洛荷笑道。

生死與共之後,兩人關係好了不少。

「你傷得不輕,在這裡再養一陣時間傷吧,等好了再離開。」洛荷道。

「好的!」葉雄有些困,又睡了過去。

三天之後,葉雄才能下床,元氣也還沒恢復。

這一次死裡逃生,讓葉雄明白了一個道理。

在阿修羅道,在沒有實力之前,最好低調一點,不然怎麼死都不知道。

「現在是半步煉虛,還差一隻腳才能進入煉虛境界,煉虛之上還有合體,合體境界還要修鍊到半步大乘,未來的路還遠著呢!」葉雄嘆了口氣。

好在重修的修鍊速度,比他想像之中要快得多。

只不過是兩百三年時間,他就從元嬰初期進入化神巔峰,這是別的修士望塵莫及的。

葉雄下床,走出木,去外面走走。

秘境裡面很靜,空氣很清新!

洛荷跟小白都不在附近,不知道到哪去了。

他四下走著,片刻之間就來到了湖邊,遠遠聽聞湖裡面傳來嬉戲的聲音。

定晴一看,卻是洛荷跟小白在湖裡游泳。

兩女雖然並非赤身裸體,但是也只穿著褻衣,露出大片白玉般的脖頸。

洛荷成熟,小女初長成,兩個女人,兩種味道,如同出水芙蓉。

葉雄沒有走近,怕嚇跑他們,在湖邊坐了下來,靜靜地看著。

望著她們,他不由得又想起了幽冥,還有下界的楊心怡她們。

(本章完) 本來覺得重修之路很累,但是腦海裡面浮現出她們的身影,他瞬間就動力滿滿。

為了成聖,為了見她們,不管未來的路有多難走,他都必須走下去。

「不許偷看。」

遠處,洛荷發現了他,大聲叫了起來。

「我可沒偷看,正光明正大地看呢!」葉雄笑了起來。

半小時之後。

兩道人影從湖裡面衝天而起。

身上的水珠直接被元氣蒸發,然後再穿上外衣。

片刻之間,兩女就來到了葉雄身邊。

「看女孩子洗澡這麼光明正大,除了你也沒誰了。」

嘴上雖然這樣說,但是洛荷並沒有生氣的樣子,在葉雄身邊坐了下來。

「姐姐,你們聊吧,我不打擾你們了。」小白笑了笑,轉身離開了。

「她什麼時候這麼懂事,主動不當燈泡了?」葉雄笑道。

「當什麼燈泡,她只是還不太習慣跟你相處。」洛荷道。

「有時候我真的很羨慕小白,腦海裡面沒有多少東西想,那麼天真快活,不像咱們,一輩子都在追求。追求完這種又追求第二種,永無止境。」葉雄嘆了口氣。

「有目標不好嗎,沒有目標哪來的動力。」

「這倒是。」葉雄點了點頭。

洛荷目光落到他臉上,問:「我聽你說有妻子了是嗎?」

「是的,還不只一個。」葉雄點頭。

「你們男人都是風流,花心,每到一個地方都會找一個女人,不像咱們女人,一輩子都忠誠一個男人。」

「也不能盡說花心吧,就是走心的感覺。有時候感覺對了,自然就在一起了。感覺不對,硬磋合也沒用。」

「走心,這兩個字我喜歡聽。」洛荷點了點頭,然後又問:「對了,你現在有幾個妻子了?」

「阿修羅道有一個,不過不是你們這裡的,是從人間道來的。」

「下界還有幾個,我們已經一千多年沒見過面了。」

「我這麼努力,自廢修為重修,就是為了有一天,能入道成聖,飛升天道,無視天道法則,以後可以隨時跟她們見過。」相處了這麼久,葉雄也漸漸相信了洛荷,如實相告。

「你是人間道的?」洛荷有些震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