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殺!」

  • Home
  • Blog
  • 「殺!」

一鳴黑髮根根倒豎,仰天怒吼。五彩的火焰在他周圍燃燒,熊熊聖火像是要燃燒世間的一切有形物質。

五座燃界輪轉,中央的第六座燃界已經快要成型了。道紋不斷的在交織,倒映出世間的一切,有連綿不斷蜿蜒的山脈,有九曲婉轉的大河,有波濤洶湧的海洋,有蔚藍的蒼穹。

兩人碰撞在一起,炙熱的火焰像是發生了爆炸,波濤洶湧衝擊四方。整個天空都迅速的沸騰了起來,五彩璀璨,流光溢彩。

「好!就是這樣,壓制著對方打!」楚英看到一鳴慢慢的佔據了上風,激動的大叫道。

「哈哈,老五不錯!揍他丫的!」韓信更是舉起了拳頭,興高采烈。

肖楚楚也會心的一笑,不再擔心了。看到一鳴沒有了危險,已經慢慢的佔據了上風,破涕為笑。

雙腿化作旋風,橫掃八方。一鳴依舊採取的是和人型生物同樣的戰鬥方式,憑藉的就是單傳的肉身強度,強大的玄術力量隱藏在體內隱忍不發。但是在近戰中,這種蘊含的力量卻沒有一絲一毫的減少,反而增強了不少。

五彩的光芒在一鳴的身體表皮下流動,彷彿化作了五彩琉璃,強大晶瑩。

吞天術、開雲術、化龍術、奔雷術、三天歸元術、朱雀術、怒濤十擊、以及藍月燃傳授給他的術法全都被他演化了出來。

雖然演化可是卻沒有什麼磅礴的力量出現,依舊隱忍在體內。等待最後的爆發,必定是驚天一擊。

人型生物雖然此時落在了下風。可是身上的氣勢已經開始穩步的恢復了。戰力也在逐步的增強,那一縷的下風也消失不見了。

「等的就是現在!」看到人型生物的戰力再次恢復。一鳴大吼一聲,雙眼爆發出炙熱的神芒。

雙手震動。劃出道道的秩序鏈條,嘩啦作響。這還是他在戰鬥了這麼久之後,率先將玄術的力量滿體而出。

「乾坤五道,金,固體之本,演化實質。木,生命本源,天地同理。水,萬物潤養。承天之運。火,狂暴無極,肆無忌憚。土,皇天后土,承載萬物!化神!」

一鳴嘴中念念有詞,雙手不停的划動,在瞬間結出了萬般道法。道紋不斷的交織,浮動,法則都在隨之而鳴。大道都在咕咚。

寶態莊嚴,如同神祗,身後五座燃界輪轉,形成了一道璀璨的神環。而在這神環中央。還有一座剛剛形成,正在融合天地萬道的燃界。

如果仔細觀察的話,就能發現這座燃界和其他燃界的不同之處。別的燃界都是倒映世間的一種道法、法則、秩序。也只能蘊養一種玄術。

可是這第六座燃界竟然能映證世間萬般法,好像是將整個天大大道的力量都蘊養在其中一樣。

「吼!」

而就在這個第六燃界成型的關鍵時期。原本一直默不作聲的人型生物,突然發狂了。竟然發出了如同野獸一般的吼叫。

「去死吧!」

看著人型生物發狂,一鳴不再凝聚力量。雙手揮動,將這一招全力的劈了下去。

「轟!」

始一出手,他周圍的空間瞬間就破碎了。形成了一片真空,除了他的身體,什麼都不復存在了。

道紋閃爍,一道道法則秩序神鏈衝擊,在空中形成了一尊身高萬丈,全身閃爍著五彩神芒的神靈。

頭頂蒼天,腳踏大地。

頂天立地!威逼神明!

楚英他們幾人此時已經震驚的膛目結舌,久久不能言語了。一個個獃滯的站在那裡,眼睛都快掉在了地上,張大了嘴吧,看著遠處那尊頂天立地,神芒衝天的巨人。

「神……神……神靈!」韓信身為一個帝國的皇子,當然知道他們每年都會祭拜神靈,祈求國運昌盛。

雖然每年都會祭拜,可是他們這些統治者那可是不會相信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神靈的。只是為了愚弄下面無知的百姓而已。

可是現在他原本的觀念被顛覆了,真的沒有神靈嘛?那心在的這尊頂天立地巨人是什麼,不就是傳說中的神靈嘛!

「不對!那是老五!」楚英回過神來,大驚道。

果然,他們幾個這才認真的打量起這尊頂天立地的巨人來。一看,他們可是真真實實的嚇了一跳。因為這全身散發著五彩神芒,道紋交織,法則鳴和的巨人竟然是一鳴。

其實他們猜錯了,這並不是一鳴。因為一鳴就在這巨人的身後,這只是他施展出來一種術法而已。

巨人慢慢的張開了眼睛,照耀萬物,彷彿是日月鑲嵌在眼眶之中。他看著自己胸前不遠處,渺小的人型生物,慢慢的伸出了一隻手掌,向前拍了過去。

看似緩慢,可是實際上卻是快若閃電。遮天大手,瞬間就籠罩了下去。任憑那人型生物如何躲避,都無法真正的逃脫出去。

「轟!」

終於,遮天的手掌蓋了下來。那人型生物直接被扇飛了,恍若是流星一樣。

「這也太強了吧,就這樣簡單?」楚英他們幾個有些無法接受,之前一鳴跟人型生物的戰鬥,那可是浴血奮戰,以命相搏。可是現在巨人竟然只是一巴掌閃過去,就將人型生物扇飛了。這前後對比之下,反差也太大了吧。

就在這個時候,那尊巨大的五彩巨人瞬間消失在了人們的眼前。而一鳴則是大口的吐出一口鮮血踉蹌後退,臉色有些蒼白。

「怎麼消失了?跑哪去了?」韓信四處尋找,可是什麼都沒有看到。

孟玄看著空中踉蹌後退,像是自身也遭受到了重創的一鳴,有些擔心的道:「可能是老五施展出了自身無法承受的術法,不可能長時間的出現。」

的確,一鳴的確是施展出了超越自身極限的術法。因為這招是他剛才心有感悟,直接就強行施展出來了。自身骨骼欲裂,肌體都差點崩碎。

好在他的身體強橫,硬撐了下來。盤坐在虛空,開始修復上體,另一方面開始藉助這時間穩固自身的第六座燃界。

「道可道,世間有道亦無道。法則成空,以為有道。秩序空靈,以為有道。反之,法則有韻,而成道。秩序有序,而成道。何為道衍,天道之術,道為道,是為這天,是為這地,是為這萬物,是為這蒼生……」

一鳴體內陣陣經文不斷的鳴和,這是他修行的襁褓中無名的功法中的一則法決。而這個法決的名字叫做《化神》。

襁褓中記載的無名功法,並沒有什麼確切實際的修行體系。只是演化講解這最為本源的天地道法,適合任何的玄術施展。

他將這無名功法當成了自己最本源的修行法門,鞏固自身的本源。用來點燃開闢出自身的燃界。

身體寶態莊嚴,五彩流光不停的在他周身流轉。宛若九天之上的神靈,五彩的神環在他身後旋轉,道道法則交織,秩序之鏈嘩啦作響。

每一座燃界中都有各自的映像在晃動,有紫色的奔雷神獸在咆哮,有真龍在遨遊,有朱雀在飛舞,有青鸞火鳳在鳴叫,有恐怖的黑洞在吞噬八方等等各種映像不一而足。

「轟隆!」

五行芒陣中心的第六座燃界已經沒有什麼能阻擋住它的演化了,一道道虛無縹緲的力量在波動。散發出陣陣恐怖的氣息,彷彿是上蒼的天威,讓人膽戰心驚。

「嗷吼!」就在這個時候,遠處一處山峰崩碎,人型生物從碎石崩雲中飛了出來。仰天咆哮,竟然有了一縷情緒的波動,彷彿有了自主意識一般。

「他怎麼還沒有死,竟然挺了下來!」楚英大駭。

原本他們都以為這人型生物已經在那巨人一掌之威下,粉身碎骨了。可是卻萬萬沒有想到,現在竟然又完整無損的跑了出來,這可是名副其實的跑出來嚇人了。

「嗡!」

一鳴盤坐在虛空之中,渾然不動,雙手不停的結印,體內飄動著悠然的大道聲響,像是億萬神魔在吼叫,又像是萬千妖魔在誦經。

「咔嚓!」

人型生物沖了過來,所過之處,空間寸寸破碎,崩塌。龐大的力量雖然沒有爆發出來,可是那隱藏的氣勢,卻讓天地都在顫抖。不可抗衡,這是楚英他們心底生出的寒意。

就算他們現在實力都增長了不少,可是面對人型生物的時候,依舊生出一種無力感。只是身體強度,都無法與之抗衡。

這個時候,不只是人型生物向著一鳴沖了過去。就連天空中一直沒有降落下來的雷海,此時也轟然而動,波濤洶湧的降落了下來。讓天地顫抖,下方海嘯涌動。

天地失色,天昏地暗。一股迫人的天威從天而降,地面顫抖,山峰搖搖欲墜,彷彿是發生了地震。

「嘩啦!」

一鳴依舊巍然不動,身後的五座燃界組成的神環迅速的放大,將他守護在了其中。而那座剛剛成型的第六燃界,紫色的氣息瀰漫,火焰熊熊燃燒,裡面有天地初開,萬物初生的景象。

他盤坐在裡面,寶態莊嚴,如同神魔。而一個全身散發著五彩神芒的巨人頂天立地,從初開的混沌中走了出來,站在了他的身後。(未完待續。。) 第一百五十二章【毀天滅地】

暗淡的混沌被開闢,一尊頂天立地的巨人從中巍然而動出現在了人們的視野。他腳踏大地,頭頂蒼天,成為天地間的唯一。

五行之力波動,形成了一座龐大的磨世盤。大地震動,火山爆發,衝天的煙塵瀰漫天際,看不到光亮。下面的江河湖海,根本就沒有水流,而是赤紅色的岩漿彙集而成。

「轟隆!」

第六燃界中的映像一直在重複的演化,就到了這裡。天地並沒有開啟,和之前倒映周圍世界的不同,真正的成為了穩定的燃界。

天空的雷海降落了下來,波濤洶湧,海嘯翻騰,衝擊四方,肆虐八荒。下方的山脈都承受不住了,成片成片的破碎,大地都在塌陷。海水倒卷,大海翻騰,無盡的海水被蒸發殆盡。

下面的海岸線竟然被逼退了幾千米,裡面的生物死了一大片,不計其數。

「老五!」

「一鳴!」

「……」

「不要過去!」幾人心驚膽顫,從來沒有見到過如此強大的雷劫。這哪是雷劫呀,這分明是要滅世呀。幾人大吼,不忍心看到一鳴隕落。肖楚楚哭著喊著就要衝過去,卻被小鳳仙和孟玄死死的拉住了。

這個時候不論誰上去都會必死無疑,因為外人上去會增加天罰的強度。到時候,去多少人就帶死多少人。說不定,這一片地域被毀滅都不在話下。

一鳴寶態莊嚴,身體如同七彩琉璃流轉。晶瑩剔透,彷彿能看到五臟六腑。奇經八脈。他看到天罰降臨,緩緩的站起了身來。左手彎曲。虛抱成圓,一輪圓月出現在了他的左手中。

右手同樣彎曲,平舉上空。一輪散發著金色光芒的太陽蒸騰,裡面還能隱約看到一隻三足金烏在裡面飛舞。

陰陽相隔,左右輪轉,他的體內三處丹田同時震動,道道經文吟唱了出來。猶如萬千神魔在誦經,猶如萬千妖魔在吼叫,神威驚天動地。

「轟!」

太極陰陽印被他打出。這是他結合了陰陽五行演化出來的一則法印。雖然只是剛剛感悟出來,可是一經出世竟然強大如神。

人型生物剛剛沖了過來,隔著老遠就被這陰陽魚震得不斷倒退。而就在這個時候,天罰也終於降臨了。

恐怖如天威,雷電如大海,波濤如怒,肆虐九天。

一鳴全力出擊,平生所學全都盡皆施展了出來。此時不能藏拙,不然必死無疑。

吞天術!

一座無邊的龐大漩渦出現在半空中。一鳴雙手划動駕馭而行。陰陽二氣輪轉,吞噬一切,將落下來的雷電竟然被吸收了一小半。可是它的承載了也只能到這了,最後迅速的崩塌。瓦解了,不能阻止後面的雷電。

奔雷術!

這和天罰中的雷電有異曲同工之妙,一鳴在天罰中行走。在無盡的雷海中破風斬浪,艱難的行走前進。

一頭青色的巨獸出現了。直立起來,雙手捶胸。彷彿是擂響了天空這面巨鼓。頭上兩隻紫色的長角,綻放出兩道紫色的閃電,化作了兩件兵器,被它拎在手中,身高百丈,咆哮一聲就沖了上去。

那些雷電竟然被它張口緊吞噬了進去,竟然震撼心駭,駭人聽聞,彷彿是看到了神話。

經過吸收天罰的力量,一鳴心中頓時明悟了不少。而這意象雷澤巨獸的身上不斷的有雷電的符文閃爍,身體更加的凝實,已經有了質感。

「竟然有化實的趨向,難道這所謂的進化能演化出真正的生靈不成?」一鳴看到這意境演化而出的雷澤巨獸的身體,在吸收了天罰的雷電之後,越發的凝實,越發的清晰之後,不由得暗自驚道。

當然了,現在不是考慮這個的時候,畢竟這是危及姓名的時刻,不能分心。

雖然奔雷術和天罰的雷劫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是畢竟兩者還是有很大差別的。在吸收了一部分雷電之後,終於這雷澤巨獸也達到了極限,最後哀鳴一聲崩碎消失了。

雖然只是支撐了片刻的時間,但是一鳴已經對雷電的感悟又加深了不少。以後如果在施展而出這奔雷術,恐怕能更上一層樓。

化龍術!

又是一種玄術出現了,一鳴拼盡全力在戰鬥,對抗天上的天罰。雖然九死一生,甚至是百死一生。但是這同樣也是一種天大的機遇,畢竟他的第六燃界已經形成了。而且,機遇不單單是這些,甚至還能不斷的演化自己的玄術。和天罰對抗,這絕對是感悟天地大道的好機會。

這可是一般人想都不敢想的,畢竟太瘋狂了,這可是名副其實的步步都是死鏡。沒有人願意冒這個險來感悟大道。

很快,化龍術就支撐不下來了。一鳴直接換用其他的玄術,最後他將自己所有的玄術都動用了一邊。雖然身體遭受到了重創,肌體欲裂,血肉模糊。但是他的感悟也是很大的,至少只要以後稍加鞏固,他的玄術就能剛上一層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